上海大火追问 谁吞噬了58条生命?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11月23日 10:25 经济观察报

  作者:陈哲 仇子明 田鹏

  着火的那天中午,上海胶州教师公寓728号楼2201室的退休干部刘树兴、沈勤玉夫妇在家休息,家里还有一个16个月的小男孩夏雨辰。

  小雨辰并不是刘树兴夫妇家的孩子,他的父亲夏雨跟刘家是世交,一年多前喜获一对龙凤胎。遗憾的是,小女儿患有先天性疾病,由奶奶在家照顾。而小雨辰健康可爱,刘家夫妇甚是喜欢,常在夏雨夫妇工作忙时,将小家伙接到家中帮忙照顾。

  下午1点半,804住户90岁的老太太陈秀秀在保姆的陪伴下,去街道居委会办事。几乎同时,65岁的章家英还在2303的家中午休。由于是在上班时间,此时楼里的居民多是老人和小孩。

  此前公寓业主委员会和物业管理处向小区业主发布了一封告知书,通知在小区节能改造和综合治理工程开展过程中,应该谨防入室盗窃,尤其在调换窗扇时,请把家中贵重物品保管好,家中不要离开人。

  728号楼是胶州教师公寓小区三幢中的一幢28层住宅楼,建于1998年,有156户住户。不过,728号在建成时就被作为商品住宅对外销售,另外两幢楼是教师公寓。

  2009年,静安区开始对高层旧住宅外立面进行整治工程,主要针对1996年以前竣工的公房类高层住宅和高层商品房,其中还包括“节能保温改造工程”。胶州教师公寓成为其中的一个试点楼盘。

  今年11月初,施工队开始在三幢高楼外墙上搭建脚手架,而728号楼的脚手架已经搭建到23层。脚手架每一层上都是竹片板,外围用尼龙过滤网包裹。这项花费了政府3000万的工程,没有向居民们收一分钱,也没有动用维修基金,居民们对此表示满意,即便是要忍受施工造成的各种污染和施工人员随手扔烟蒂带来的隐患。

  也许只有上帝会知道,一场大火就在11月15日那天下午等着他们。这场上海本世纪最大的火灾让至少58人失去生命,其中包括只有16个月大的夏雨辰,他也是年龄最小的遇难者。不久前,世博会就在这个城市落下帷幕。本届世博会的主题是“城市,让生活更美好”。

  (一)

  15日下午两点半,正在上班的刘彦接到父亲刘树兴的电话,说大楼失火了。刘彦一面嘱咐刘树兴尽快逃离,并保持电话通畅,一面扔下活往回赶。

  刘树兴夫妇带着小雨辰三人逃到第19层时,安全通道已经充满了烟火,此后便与外界失去联络。

  章家英也听到外面传来玻璃爆碎的声音,开始以为施工的声音。后来爆裂声此起彼伏,房间里弥漫着一股刺鼻的味道。章家英赶紧起身打开窗户,发现楼下已经冒起了浓烟,她决定赶紧跑下楼。

  728号楼共28层,每层6户,有两个消防楼梯。当她准备从房间里冲出去时,发现门外浓烟滚滚。

  她开始呼喊救命,但呼救声已经被玻璃爆裂声和其他人的呼喊声所掩盖,“我当时想,与其被火烧死,不如从窗户跳出去摔死,外面还有架子和网兜着。” 章家英后来回忆。她横下一条心,爬出窗外,抱着脚手架一点点往下挪,模糊听见有消防车的声音,她觉得可能有救了。

  那一刻可能是在下午2点40分左右,因为后来官方信息称正在此时消防车开进胶州路、余姚路路口。

  一位上海市政府知情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了一个细节:火灾事发当时,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正在新疆考察,市长韩正也在北京出差。下午两点左右俞正声得知火情,立即给正在市建交委组织会议的副市长沈骏打电话,令沈骏迅速赶赴现场组织救援。

  救援的确此时正在展开。听到消息前来寻找长辈陈秀秀的桑修智向记者描述,当时现场的消防力量明显不足,“设备太差了”,高压水枪的喷射高度“只能到10楼”。消防队也在附近的楼上支起了水枪,但灭火效果也不好。

  此时的明火已经非常迅猛。玻璃、家电爆裂的声音此起彼伏,烧烂的空调架子不断往下砸。大火从窗户涌进房间后,迅速扩大,呈立体式燃烧。“大火把建筑烧透了。” 当时正在728号楼附近的作家韩寒说。

  公安部消防局副局长朱力平后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其灭火救援经历中,这么特殊的火灾非常罕见。当时,楼房外面所有的方位都被浓烟封闭,烟气的温度在800摄氏度以上,普通窗户玻璃遇到200摄氏度左右的温度,会迅速爆裂,使火灾向室内蔓延,情况非常危急。

  下午4时左右,更多的消防车进入昌平路常德路大楼背后的一个工地上,其中有一台臂长90米的云梯车进入现场,才能对高层进行有效扑救。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章家英发现火已经烧到自己身下的脚手架上,无路可去。她绝望了,坐在脚手架上竭力呼救,被毒烟熏得几乎睁不开眼睛。

  此时,这层的一扇窗户打开了。一对老夫妇探出身,“阿婆,快进来。”章家英赶紧起身,在二人的帮助下艰难地爬进房间。老夫妇赶紧递过一个湿毛巾,让她捂住口鼻,一起躲在床下。“什么也看不见,只听见老先生喊我捂住鼻子,他偶尔会使劲喊人救命。”

  “不一会儿,有两个人把我架起来,我就晕过去了。”章家英说,隐隐约约地感觉有人背着她下楼。后来,她被送到了静安区中心医院,连夜又转进了瑞金医院。

  下午3点50分许,警用直升机开始试图使用索降对屋顶进行救援,但此时浓烟太大,整栋楼都在燃烧,索降失败。

  目击者称,不断有遇难居民的遗体被抬出大楼,送往医院和殡仪馆。一名消防队员在救出被困群众后,突然昏倒在地。

  来自消防部门的消息称,大火在18点30分被扑灭。消防队员再次进入楼道,收拾残火,搜救楼内居民,救援一直持续到15日深夜。

  晚上,已经被送往附近静安中心医院、长海医院等的一些重症病人被送往呼吸、灼伤科医疗力量更为雄厚的瑞金医院。

  (二)

  大火是怎么着起来的?

  16日傍晚,上海市政府召开火灾新闻发布会,初步认定事故直接原因是728号10层4名电焊工的违章操作。

  官方称,15日大火当夜上海警方连夜侦查,先锁定了隶属保温改造工程施工方上海佳艺建筑装饰工程公司(下称上海佳艺)名下4名无证的电焊工为犯罪嫌疑人,罪名是涉嫌重大事故责任罪,理由是物证(现场的电焊枪、电机设备)、人证、证言俱全。第二天上海警方将嫌疑人对象扩大为8名,其中包括佳艺法人代表黄佩信。

  17日下午,一群赴上海佳艺公司讨薪的民工代表告诉记者,该公司没有自己的施工队,工程均是临时雇用附近工地的零散民工。失火大楼的“节能保温综合整治”项目多由河南籍民工作业,临近的两幢建筑物作业者,则多为安徽籍民工。

  上海佳艺建筑装饰工程公司为国有企业,二级施工资质,注册资本500万元人民币。近年来,这家公司获得的标的项目多达40个以上,均为上海市静安区政府工程项目,集中于教育系统。黄本人曾获“世博建筑整治先进个人”殊荣。不过,这家在静安区的“明星公司”,在上海市却是“黑名单”上的常客。

  公开信息显示,2006年上海佳艺被列入“取得安全生产许可证但已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的建筑企业名单”,被通报要求整改并被扣除企业安全生产许可证;2008年,该公司又在上海城乡建交委公布的未按规定开展2008年度安全质量标准化考核的企业名单中榜上有名。

  而上海佳艺的母公司,此次失火大楼装修项目总包方上海静安区建设总公司(简称静安建总),同样上了“未按规定开展2008年度安全质量标准化考核的企业名单”。

  在工程失火上,静安建总已有前科。2010年7月7日,也就是世博期间,由该公司担任总施工方的上海百乐门大酒店装饰装修工程,因施工不规范烧损外墙保温材料,造成火灾。所幸的是消防车及时赶到现场用水灌注,避免了更为严重的后果。

  静安区对当时火灾原因进行总结时提出三点:一是生产经营单位的安全教育培训不到位;二是消防措施不到位;三是现场监管不到位。并“责成静安区建设总公司对分包单位和事故责任人进行责任追究。要求各有关单位的领导一定要举一反三,吸取教训,强化隐患排查治理,确保一方平安”。

  很显然,静安建总并未吸取教训。“如此差的管理质量,还有前科,却还能够竞标成功胶州路教师公寓改造项目,又犯几乎同样的错误,实在令人难以理解,很可能项目竞标成为了一种仪式。”一位沪上资深房产建筑界人士说。

  此外,前述讨薪民工代表告诉记者,静安建总将项目分包给上海佳艺后,上海佳艺又将项目层层分包。其中的门窗部分、空调施工部分、保温工程三个子项目均转包给了三家不同的公司,而工程具体施工则分包给了一名个体业主,这名个体业主又分别将脚手架部分和电焊部分再度分包给两名小包工头,像他们这样的民工,并无正规公司,只是马路散工,由小包工头临时聘用。

  (三)

  关于整场火灾,人们最大的疑问在于,为什么火势会如此迅猛。

  上海市的灾情通报发布会上,上海市消防局局长陈飞称,一方面,周边的竹片板和尼龙网均为易燃物,大火迅速蔓延;另一方面,15日风力大,风助火势,在高层建筑内形成了可怕的“立体燃烧”。

  一些建筑业人士认为,火势迅猛或与“外墙节能综合整治”项目所使用的保温材料有关,而政府并未在发布会上提及。

  16日上午,记者在烧毁住宅楼下看到一堆塑料泡沫材料,包装上写着“保温防火材料”。而傍晚时分,记者看到这堆材料已经不在原处。当时事发地,一辆车身印有静安环境建设公司字样的货车正在匆忙装运材料。

  记者在该处发现一片塑料泡沫材料,其一面有附着在水泥墙上的痕迹,另一面则是撕开的断面,疑似是从火灾建筑物墙上拆下来的。随后,记者将该材料送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材料专家鉴定。

  该专家认定,该材料学名为聚氨脂(PU),相比一般有机保温材料,聚氨酯导热系数更高、保温性更好。但由于价格偏高,市场份额并不大。

  “但这种材料缺点在于其阻燃性能差,燃烧速度快且过程中会产生过度溶滴,容易导致火势加速蔓延。并且,聚氨酯在燃烧时还会产生更多的有毒气体,以一氧化碳为主。”这位勘察过火情的专家称,“聚氨脂在燃烧的过程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而中国聚氨酯工业协会副秘书长李建波并不认可聚氨酯熔滴的说法。李建波称,聚氨酯是热固性材料,在他们所进行的实验中没有产生过熔滴现象,但他没有说明实验进行的具体温度范围。李建波的另一个身份是,中国最大的聚氨酯生产商烟台万华股份有限公司的市场部经理。

  李建波还称,引发起火的10楼之下的楼层燃烧的不是熔滴的聚氨酯,而是工程中一起使用的EPS材料和燃烧的竹排等物。

  17日,多位火灾小区的居民都向记者证实,这片材料就是保温工程所用的泡沫材料。不过,更多的人并没有关注到这些材料,更不知道这些材料在火灾中究竟造成了怎样的后果。

  不过,国务院调查组组长、国家安监总局局长骆琳17日在发布调查组初步认定的五大原因中,明确表示事故现场违规使用大量尼龙网、聚氨酯泡沫等易燃材料,导致大火迅速蔓延列为火灾的五大原因之一。

  而火灾发生后到达现场的公安部消防局副局长朱力平指责聚氨酯是此次特别重大火灾的“罪魁祸首”,并对媒体称“有关部门应尽快出台规定,建筑工地脚手架必须用难燃和不燃材料搭建,杜绝聚氨酯泡沫用于外墙保温和室内装修,必须用难燃的物质代替”。

  朱力平的担忧似乎不无道理。一些上海的建筑商告诉记者,聚氨酯只占市面上保温材料的小部分,更多的是聚苯乙烯这种材料,其耐火性更差。而过去几年发生的央视大楼大火、济南奥体中心大火,都是因聚苯乙烯、聚氨酯这些保温材料的选用、设计和施工方式不当造成。

  当前实施建筑保温节能综合改造试点的静安区或许仅仅只是一个缩影。“国内的楼房越建越高,政府也在不断地推动保温节能材料的推广,但往往忽略了其在防火、耐水等方面的性能。这需要引起相关部门的注意。”前述匿名专家说。

  (四)

  为了避免毒气伤人和烧损大楼可能发生的后续灾难,数百名小区内的教师和家属,在火灾发生当日便被安排在附近的静安体育中心、赣园宾馆等安置点。街道工作人员开始统计,各家是否有值钱物品留在火场。

  刘树兴夫妇的家属被安置在离家不远的赣园宾馆内。17日下午3点,人们都眉头紧锁,紧盯着电视新闻中关于火灾救助安置的最新进展。刘彦的堂姐刘玉芳在一束白花前,暗暗落泪。

  16日上午,小雨辰和刘树兴的亲友来到龙华殡仪馆,但未能确定小雨辰和刘树兴是否遇难。随后,上海市方面组织力量对遇难者和亲属DNA通过比对确认。

  17日5点左右,小雨辰的亲友接到相关部门的电话,通知到火灾安置接待中心静安区业余体育学校。工作人员向小雨辰父母和刘树兴家属通报,确认了小雨辰和刘树兴的遇难,但徐勤玉的下落仍然不明。得知这一消息,小雨辰母亲泪如雨注,刘彦在窗前发呆。

  18日晚间,刘树兴的侄女刘玉芳在电话中告诉记者,通过DNA比对,政府已经确定了婶婶徐勤玉的遇难。

  此刻,刘家正在帮助小雨辰料理后事,“这叫我们今后怎么跟夏家相处呢?”刘玉芳说。事实上,刘、夏两家都不知道,就在他们楼下的13楼,一个和小雨辰一般大的小男孩沈奕博,也在大火中丧生。

  小奕博是某网络即时通讯工具的妈妈群里最受欢迎的小家伙,出生后的照片被群里年轻的妈妈们来回传阅。然而,大火中,小奕博和姥姥双双遇难,殡仪馆的景象中,是两具紧紧相拥的焦尸。

  11月18日的下午,阳光透过宽大的玻璃照进病房,被亲人围绕的章家英感叹恍如隔世。

  “后来我才晓得,电视上表扬的两个消防员焦晓阳、黄江,就是救我的人。”不过,她到现在,还不知道17层的老夫妇叫什么名字。“我现在状况还好,我女儿正在帮我找他们,这都是恩人。”

  (本报记者 刘兆琼 张勇 特约记者 顾仁懿 对本文亦有贡献)

> 相关阅读:
多方证据显示保温材料为上海火灾祸首
上海大火真相调查:城市消防能力面临诘问
上海高楼大火:3000万政府资金改建的是与非
上海特大火灾 不能只是烧痛了一个“上海”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