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原国土副厅长落马始末:从江湖义气沦为贪污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11月23日 14:23 法制与新闻

  2010年6月13日,江西省金溪县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江西省国土厅原副厅长陈爱民有期徒刑15年。此前,该厅副厅长许建斌因犯受贿罪获刑15年,原副厅长李江华也因受贿被判无期徒刑。至此,江西省国土厅3名原副厅长同时落马领刑。而此前传出这3名副厅长落马一案牵涉一起“监控门”事件,经笔者多方了解,“监控门”事件只涉及许建斌一人。

  那么,这样一位手握重权的 “土地爷”,是如何在腐败的泥潭中越陷越深的呢?

  “监控门”事件牵扯出腐败副厅长

  秋风/文

  为当地政府争取5个亿的无偿拨款

  许建斌,1967年出生于山东省鄄城县一个贫穷的家庭。儿时,父母就希望许建斌长大后能出人头地,成就一番事业。为此,他寒窗苦读,一步一个台阶,最终取得了南京大学农业经济学博士学位。之后,他在国土资源部土地整理中心任项目计划处副处长。

  1999年,许建斌在江西丰城市挂职,任丰城市副市长、宜春行署专员助理。此时的他30岁出头,是红极一时的下派干部。

  高学历、不俗的才能,让许建斌很快脱颖而出。2003年10月,作为中组部、团中央第四批赴赣“博士服务团”成员,许建斌再次从国土资源部来到江西上饶市挂职,任市长助理。

  刚到上饶时,正赶上声势浩大的全国土地市场秩序治理整顿,这无疑给地方经济带来了影响和考验。从市领导焦虑的目光中,曾担任国土资源部副处长的许建斌感到了殷切的期望和沉甸甸的责任。多少个不眠之夜,许建斌认真研读土地政策、查阅资料并对一宗宗土地案卷进行梳理。

  由于熟悉土地政策和在部委的工作经历,使得许建斌在土地治理整顿与经济发展中找到了较好的“结合点”。在当地政府的领导下,他妥善解决了一些土地重点遗留问题。由于整改到位,材料扎实,赢得了国务院检查组的信任。

  浙赣铁路在上饶市城区段的北移取直工程,是上饶地区多年努力争取的一件大事。为了把握好这个难得的机遇,许建斌协助分管市领导先后5次到铁道部汇报工作,两次到南昌铁路局沟通情况,3次到铁道部第二设计院协商建设方案。最终,这个总投资7.9亿元的重点项目确定并进入了实施阶段。

  那时的许建斌务实肯干,深受领导和同事的信赖。在许建斌的努力下,2004年全市申报批准项目12个,整理规模9670公顷,新增耕地1142.7公顷,预算总额13216万元;2005年全市申报批准项目12个,预算总额31296万元。这是迄今为止上饶市从国家争取到的最大农业投资,因而被当地群众誉为“德政、民心工程”。据许建斌在庭审中称,在上饶挂职锻炼的两年时间里,他共为上饶市向国土部门申请无偿拨款5个亿。

  2005年,许建斌决定扎根江西。他认为自己有责任为老区人民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为江西实现在中部地区崛起贡献自己的才智。

  2007年8月,年仅40岁的许建斌被任命为江西省国土厅副厅长,许建斌的分工为协助厅长分管耕地保护和农民补偿安置工作,协管耕地保护处、土地整理中心、建设用地事务中心、地产总公司,可谓是位高权重。从国土经济研究的博士学者成为手握大权的副厅级干部,许建斌完成了自己人生当中的一次华丽转身。

  副厅长利用职权为妻子换得宝马车

  早在许建斌来江西挂职以前,他在国土资源部土地整理中心项目计划处任副处长时,就认识了山东菏泽老乡薛世强。经过一段时间的交往,许建斌对薛世强的人品极为欣赏,并将他视为知己。两人称兄道弟,几乎到了无话不谈的地步。

  当上副厅长之后的许建斌官大了,权重了,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也对他极尽逢迎。然而许建斌却发现,虽然自己的权力大了,但生活水准却没有很大程度的改善。而一些资历比他差,头衔比他少、级别甚至比他低的人却开着豪华轿车,领着“小蜜”住着别墅,他的心理开始失衡。手中的权力,现在不用更待何时?

  许建斌开始煞费苦心寻找着捞钱的机会,别人他信不过,于是他决定和好朋友薛世强合作。

  “做规划设计业务来钱快。”在许建斌的指导下,薛世强走上开设计院的路。2003年下半年,薛世强成立了北京某农田规划设计中心(后来更名为北京某农田规划设计院)。在此期间,他经常找许建斌请教技术性的问题,许建斌总是有问必答。

  2007年8月,许建斌到江西省国土厅任职后,他把自家的汽车从北京带到了南昌。一天,他和薛世强聊到买车的事情,便说妻子在北京出行很不方便,每次都是借用薛世强的那辆奥迪车,总是给薛世强添麻烦。

  薛世强听后心领神会,随后便带着许建斌的妻子卢某购买了一辆60多万元的“宝马”530轿车。为了避免带来不必要的影响,许建斌与薛世强商量,将该车登记到薛世强的名下,之后这辆车一直由许建斌的妻子“借用”着。直到薛世强出事后,许建斌才让妻子将该车还给薛世强的妻子。

  薛世强确实对许建斌这位朋友关心备至,他特别关心许建斌一家的生活。许建斌在北京买房子的时候,薛世强一次性出了30万元;许建斌购买车库,他又一次性给许建斌22万元。

  正所谓投之以桃,报之以李。许建斌的官做到哪儿,薛世强的业务就延伸到哪。有了许建斌这棵大树,薛世强分别成立了两家公司,专门承揽土地整理项目规划设计,并在江西丰城、弋阳、高安等地承揽到各种业务。

  公诉机关指控,许建斌为薛世强包揽到的项目金额高达数亿元。

  为好友公司充当顾问敛财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一些犯罪分子作案的目的不只限于满足一时的消费和占有,作案对象也不仅限于钱和物,已经出现由生活资料的占有向生产资料的占有转化,从财物的积累向资本的积累转化,从个人占有转向长期经营,通过资本经营和资本运作使钱再生钱,以满足未来更高的利益需求。

  收受一些贿赂后,许建斌也感觉直接收受钱物过于明显。薛世强似乎看透了许建斌的心思,他决定聘请许建斌担任公司的顾问,这样一来,在业务上不但能得到许建斌的指点,赚到的钱也能名正言顺地交给许建斌。更重要的是,公司一旦有事务需要协调,同样能名正言顺地得到许建斌的关照。许建斌高兴地接受了这个聘任。

  2005年4月,江西高安县准备计划申报一个国家投资土地整理项目。为使项目能顺利获得审批,丰城市有关领导请来许建斌帮忙。许建斌爽快地答应了,并前往北京斡旋,最后国土部批准了该项目。

  在项目申报过程中,许建斌不仅主动向有关领导推荐薛世强开办的规划设计单位,还给薛世强的公司提供政策咨询和技术指导,并向有关部门打招呼,暗中帮忙协调处理薛公司的一些业务,这使薛世强的公司不断发展壮大,经济效益也越来越好。

  在审理此案过程中,法院查明,2002年至2009年间,许建斌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以及利用其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索取或非法收受薛世强财物共计人民币145.49万元。

  北京新大国基农公司实际上是许建斌之妻卢某以她云南老乡康跃英的名义开办的一家空壳公司,该公司只聘请了一名会计,没有办公地点,不具备制作土地规划设计的条件。该公司自成立至被注销只承接了曲阜市采煤塌陷地复垦项目规划设计与预算书一个工程项目。为了请时任国土部副处长的许建斌帮助,尽早通过项目审批,曲阜国土局与这家只有两个人的公司签下了86万元的规划设计合同。此后,许建斌把这项与曲阜国土局签订的项目以30万元委托给南京的一家设计院制作。许建斌及其妻子在该工程中未做任何实际规划设计工作。由于许建斌为该项目的立项审查及审批提供了帮助,因此收受好处费41万元。

  除了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谋取利益外,许建斌还向有关单位打招呼,收取好处费。

  2008年至2009年,许建斌应江西某拍卖公司总经理陈某的请求,向芦溪县等地的市长、国土资源局局长等人打招呼,要他们关照陈某的拍卖业务。为感谢许建斌的关照,2008年上半年的一天,在许建斌北京家中,陈某送给许建斌妻子卢某面值为5000元人民币的北京“燕莎商场”购物卡两张;2008年7、8月的一天,陈某在北京一家饭店送给许建斌面值为5000元人民币的商场购物卡两张;2008年,为帮助许建斌调动工作,许建斌和陈某找到在北京经商的陈某的亲戚胡某帮忙,许建斌和陈某商量,由陈某以许建斌的名义先后送给胡某父母人民币1万元、送给胡某面值为5000元人民币的商场购物卡两张。

  2008年底,许建斌在南昌恒茂会所打麻将时,陈某送给许建斌人民币0.3万元。经查实,许建斌非法收受陈某财物共计人民币5.1万元。

  讲江湖义气忘党纪国法越走越远

  在庭审中,许建斌总结自己之所以“出事”, 是因为自己交错了朋友,太重江湖义气。一位对许建斌有所了解的“社会人士”称他很讲义气,很仗义,有着山东人特有的爽快,只要他能办的事,他一定会尽力帮忙。而让许建斌做梦都想不到的是,自己曾经的好兄弟薛世强,却成为自己落马的引爆点。

  许建斌到江西省国土厅任副厅长后,薛世强凭着他的关系经常出入国土厅。该厅不少工作人员都知道薛世强和许建斌关系不一般,所以只要薛世强来办事,都会给予关照。为此,薛世强行事也十分张扬。但是,也有人不买他的账。这个人就是江西省国土厅某部门一位负责人刘华(化名)。

  2007年,薛世强开办的北京某农田设计院在萍乡市湘东区、安源区做了一些规划设计工作。按照有关规定,该院应到江西省国土厅和江西省国土厅某部门进行备案,可是薛世强却凭着许建斌的关系,一直未及时办理相关手续。 2008年5月,北京某农田设计院向江西省国土厅某部门提出要求备案管理。该部门工作人员称,要按设计院做的规划设计工作的总收入上交一定比例的管理费,并且还要以该部门的名义接业务。“管理费用太高了,能不能少点?” 薛世强希望对方能作出让步,提出仍然想纳入中心的管理,并想少交一些管理费,但遭到该部门工作人员拒绝,双方不欢而散。随后,薛世强多次提出宴请江西省国土厅某部门负责人刘华(化名),但均被婉拒。

  “这人(指刘华)真是太难打交道了,一点面子都不给。”无计可施的薛世强将此事告诉了许建斌,希望能让他亲自给刘华打个招呼。“这是我一个老乡,请关照一下。”许建斌找到刘华,提出免收该公司的管理费并纳入该部门管理。可是,刘华态度坚决地说:“既然不收管理费,就不能纳入该部门管理,要纳入管理必须收取规定的管理费。”

  许建斌此后多次以自己或朋友的名义约刘华一起“坐坐”,但刘华每次都找各种理由推脱,令许建斌在朋友面前颜面尽失。

  “这不是明摆着和我过不去嘛。”许建斌想。

  “他根本就没把你这个厅长当回事。” 薛世强旁敲侧击地对许建斌说,“刘华只要一天呆在这个位置上,我们的业务就会受到严重的影响,难道你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薛世强随后对许建斌说:“既然关系已经搞僵,不如一不做二不休,好好修理修理刘华,让刘华以后不敢再小瞧我们。”

  随后,薛世强开始实施自己的计划。他通过朋友关系,找到北京某私家侦探公司。“我受领导委托,准备对一名涉嫌违纪的干部进行调查,但是目前苦于没有证据,不能正式立案。”他对工作人员谎称。侦探公司闻听此言,立即承诺办好此事。

  双方商谈后,决定采取监控摄像头等手段来收集刘华的犯罪证据。此后,侦探公司派出四名工作人员来到南昌,在火车站附近的一家酒店租了一间房子。然后,悄无声息地进入刘华的办公室,将一个微型摄像头安装在空调页片上,用于监控刘华的行踪,收集他犯罪的证据。而许建斌得知此事后,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反而抱有一丝侥幸心理在旁静观。

  摄像头安装完毕后,侦探公司的工作人员终于发现,一名行贿者将装有现金的一个信封在办公室送给了刘华。调查公司如获至宝将监控录像资料制作成光盘寄到有关部门。可是,过了一段时间,薛世强发现刘华相安无事,国土资源厅里也没有任何人议论过这个话题。

  “怎么回事?” 薛世强感觉十分纳闷,难道这没有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还是哪个环节出现了什么问题呢?他和调查公司仔细分析了安装摄像头的整个过程,发现并没有出现任何破绽。

  于是,薛世强又叫调查公司的一名工作人员再次将光盘寄到有关部门。

  之后,有关领导找到许建斌了解摄像头事件,许建斌对此含糊其辞,未正面回答,也未向这位领导主动坦白违法违纪之事。

  很快,在国家机关秘密安装摄像头的“监控门”事件就被警方查明。原来,刘华将收到的款项及时上缴到了上级部门,并向组织如实说明了事情的原委。按照相关法律规定,通过不法手段,在政府机关安装摄像头,获取信息的行为,涉嫌犯罪。江西省国土厅立即向警方报案。警方随即介入调查,侦探公司的行踪很快就被警方“锁定”。随后,侦探公司工作人员一五一十地供述了此事,薛世强不久就锒铛入狱。正是“拔出萝卜带出泥”,许建斌、程爱民、李江华三名副厅长随即停职接受调查,直至被提起公诉。

  江西省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人许建斌于2001年8月至2004年11月任国土资源部土地整理中心项目发展处副处长,2004年12月至2007年8月任江西省上饶市人民政府党组成员、市长助理,2007年8月至2009年2月任江西省国土资源厅党组成员、副厅长。

  2002年至2009年期间,许建斌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以及利用其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索取或非法收受北京某农田设计院院长薛世强财物共计人民币145.49万元;江西某建筑企业公司上饶分公司经理林某人民币4万元;某旅游集团董事长、总经理陈某某人民币1万元;江西某拍卖公司总经理陈某财物共计人民币5.1万元;南昌县某单位张某人民币2万元;山东省曲阜市国土资源局人民币计41万元;山东省滨州市某集团公司副总经理杨某人民币20万元;山东省鄄城县什集乡党委书记王某人民币3万元。许建斌先后索取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221.59万元。

  2009年11月20日,该院作出一审判决,以受贿罪判处被告人许建斌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50万元。一审宣判后,被告人许建斌未提起上诉,目前该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