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迷信风水折射信仰危机 分析称系为现实利益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11月24日 10:04 《小康》杂志

  天下所有的官场都是金字塔型,越往上走竞争者越多,机会越小。一些成就动机更强烈的人,他们把现实中所有能够动用的资源都运作起来以后,却还是闲不下来,于是就开始积极地运作神仙

  文|刘戈

  又一位“风水书记”新鲜出炉。

  重庆江津区一地产商开发的楼盘突然被叫停。开发商去找区委书记评理,不料,区委书记说那楼盘挡了后面区委大楼的风水。

  前任领导显然是不懂风水的,批了这块宝地给开发商盖楼。新书记懂风水,担心风水被挡耽误了自己的前程,因此痛下决心停了楼盘。

  “风水书记”不止这一个,在河北高邑县还有一位县委书记,因为风水的原因生生用一架退役的战斗机把县委大院前的十字路口堵成了丁字路口。那架凌空展翅的战鹰俨然成为书记官运亨通的图腾。

  还有一位迷信风水登峰造极的书记,原山东省泰安市委书记胡建学被某位“大师”忽悠说自己命中有当副总理的命,只是还缺一座“桥”,之后,他硬是让一条国道改线,穿过一个水库,建起一座大桥。胡书记没有当成副总理,却进了班房。

  如今,求神拜佛、看风水、论八卦已经成为一种官场风气。大年初一,警车开道到名寺中抢上第一柱香;新搬办公室,要在风水大师指导下摆放家具;出门旅行前看黄历算日子。领导干部们的“虔诚”,让寺庙里的香火日益旺盛,让佛教、道教、易经、麻衣相等各路大师纷纷涌现。

  最近看到企业家黄怒波的一则微博(http://t.sina.com.cn):“去美国出差,当地分公司的老总来接机,我看到他车的后座上有一本佛经,让人一打听,果然,此兄是一位外逃的贪官。于是就把此人开掉了。”黄怒波的判断方式肯定会惹真真假假的佛家弟子们不高兴,但他的眼光够准。

  在中国,人们从小受到唯物论、无神论的教育,长大后却突然成了一个虔诚的信徒。尤其是一个已经在官场、职场上打拼多年的人,突然迷上了佛经,这很难不让人好奇。

  佛教是讲究遁世的,那些真信的人大体会看破红尘,远离世俗的喧嚣。求神拜佛却不舍得花花世界,真信还是假信不由得让人心中起疑。

  如果不用一段文字专门解释一下,我想我上面的那些文字是要遭骂的。万一以后遇到什么大灾小难的,别人会说:“看,那个人遭了报应。”我想强调的是,风水也好、八卦也好、佛教也好、道教也好,作为个人的信仰是无可指责的。我打心眼里支持人们找到一处能安放自己精神家园的地方,因为有信仰而变得幸福和宁静。

  但我看到的是,一些领导干部们对超自然力量的信仰,不是来自内心的善缘,而是来自于对个人现实利益进一步贪婪攫取的强烈期待和为恶太多对自身安全感的深度担忧。于是,即使对待信仰也是现实为人处世方法的翻版。看风水、论八卦、求神拜佛不过是另外一种行贿:向佛祖、玉皇大帝、太上老君、观音菩萨等各路神仙以及他们的代言人——各种大师——行贿,求得他们的保佑,或加官进爵,或贪污受贿不被暴露。

  人在官场,身不由己。天下所有的官场都是金字塔型,越往上走竞争者越多,机会越小。心态坦然的人除了相信自己的努力也相信运气。但也有一些成就动机更强烈的人,他们无法控制自己通过“运作”搞定事情的冲动。他们把现实中所有能够动用的资源都运作起来以后,却还是闲不下来,于是就开始积极地运作神仙。从这一点上来说,他们根本没有信仰,他们只信自己。信自己的努力可以达成一切,信仰只是一个工具。

  当对风水的膜拜已经达到没有任何说得出的理由就要强停人家楼盘的时候,在书记的内心深处,他自己已经成为掌控风水的神灵了。天灵灵、地灵灵,谁挡我的风水谁不宁。

  看风水、论八卦、求神拜佛不过是另外一种行贿:向佛祖、玉皇大帝、太上老君、观音菩萨等各路神仙以及他们的代言人——各种大师——行贿,求得他们的保佑。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