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之心:千米高空鸟瞰新城(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12月02日 11:06 南方报业网-城市画报
广州之心:千米高空鸟瞰新城(组图)
广州之心:千米高空鸟瞰新城
广州之心:千米高空鸟瞰新城(组图)
广州之心:千米高空鸟瞰新城

  如果把十年前的广州称为“旧广州”,显然会让人摸不着头脑,因为,以广州漫长的两千年历史为时间纵轴来看,十年只不过增加了短短一个刻度而已……

  但是,如果以全球化的浪潮为空间横轴来观察,当下的广州是见证那个让西方人难以解释的“中国奇迹”的最佳范例——与中国的许多城市陆续进入到“爆发期”相比较,十年以来的广州,似乎发生了一场“聚变”,其变化的速度和规模可能超过了历史上任何时期。因此,这本长达两千多页的历史之书仅仅只翻过了十页,一个“新广州”就已经从“旧广州”的轮廓中脱颖而出。顺着广州城“西旧东新”的传统空间格局,由西边的旧城区走向东边的新城区,我们会发现,广州的变化主要发生在东部和南部——以珠江新城为核心,一直延伸到珠江对岸的琶州——一个全新的大都市建筑群正在珠江边拨地而起,从横卧在江边的新广交会到高耸入云的广州塔,一系列新的标志性建筑组成起伏的天际轮廓线,勾勒出一种宏大的都市意象。

  在沿着东西向的珠江岸线和南北向的新中轴线分布的新建筑群中,起码就那些最重要的公共建筑而言,广州似乎已经摆脱了在“地方性”和“国际性”上徘徊不定的两难困境,从而在塑造面向世界的开放形象上面大大迈进了一步。无论是全球最高塔——广州塔还是全球第二大会展中心——新广交会,也包括广州大剧院这样的前卫风格的文化建筑,都一致地表达了超越原有的地方性的强烈愿望,不仅这些建筑的设计师来自欧美或日本,更重要的是,透过这些具有鲜明个性和实验意味的建筑外观,广州,即使它还不是,也好像很快就要从一个地方性城市跨过了全球性城市的门槛。让我们看一看广州塔的形式,再“聆听”一下由巨大的钢管旋转而成的形态韵律,就像巴赫在珠江岸边弹奏《哥德堡变奏曲》,广州塔把严密的音律学转译成可见的视觉符码,它以一种普世主义的科学性明确地表现了新广州的内在理念。

  也许并非是历史的巧合,在广州塔以东几公里之外,建于明代万历年间的琶州古塔正被修缮一新,夜晚璀灿的灯火使得这座五百年历史的古塔如同一座玲珑的玉雕。几百年以来,来自西洋的大帆船抵达珠江口,琶州塔是那些水手们看到广州城的显著地标。据中山大学的刘志伟教授说,由于明清两代广州都是中国与西方世界的贸易中心地,因此,珠江边的琶州塔是出现在西方典籍中次数最多、也是最著名的中国建筑之一然而,可能世界上还没有哪一座城市能像广州这样,同样在珠江之滨,同样在过去的西洋大帆船的锚地边上,在广州古城的“风水塔”旁边,一座由荷兰人设计的全球最高塔横空出世,它似乎是一个未来主义式的预言,预示了新千年的广州与世界的新关系。

  与北京和上海相比,现代的广州曾经是一个被世界所忽略,然而事实上又不应该被忽略的城市,因为几百年以来,西方世界对于中国的认知,有很大一部分是建立在对于广州的认识之上的。近世以降,中西贸易在沿海地缘上的重新分布,使近代广州的作用大为减弱,这使得广州逐步蜕变成一个地方性城市之后,与曾经的国际性城市的历史失去了联系。在城市形象和知名度上,如同英文名的旧称Canton和现在的Guangzhou之别,广州的过去和现在被分裂为两段,以致今天的西方人只知有Canton,不知有Guangzhou。事实上,改革开放以来的广州,从经济总量和发展前景上已经达到了这样的程度——广州有必要重新把它的辉煌过去和充满朝气的现在联为一体,所以,广州比以往更积极地去建立大都市的形象,这包括承办16届亚运会,也包括建设一系列的公共建筑,其实承办亚运会和建设新的标志性建筑都共同指向了同一个目标——广州想要重返世界舞台,以强化它对于世界的重要性。

  如此说来,也许我们不能简单地把诞生在珠江岸边的新城市空间看成是一般意义的新城建设,这条延绵十多公里的新城市中轴线把一个中古时代的世界性城市和今天的大都市联接到一起。在亚运会开幕的2010年,人们还不好去断言,亚洲,或者全世界将会用什么样的眼光来看待广州。不过,当我们站在广州塔的云端之上极目远眺之时,完全有理由去相信,广州被世界所忽略的时期很快就要结束了。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