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寿光蔬菜进京后涨数倍 菜农中间商抱怨利薄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12月03日 12:20 京华时报

  新发地市场里在过秤芹菜。(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范继文摄

  一斤黄瓜,中间商从山东寿光菜农手中收购时,价格约为1元。运到北京,市民从小区周边的市场或超市购买时,价格已至少为每斤3元。

  经过数百公里辗转,山东寿光菜身价倍增。 

  在这个物价高企的年代,市民普遍感觉“菜贵了”;与之相关的菜农、中间商却纷纷抱怨,这个行业的利润薄了,甚至赔本。 

  人工成本急剧上升、汽柴油价格上涨带来的运输价格高昂、各项杂费“不约而同”的上涨,助推寿光菜完成身价倍增。 

  同样是这些因素,削减着这个行业的利润空间。于是,“菜贵”与“菜贱”这对矛盾的感觉,存乎不同人心中。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易靖 于杰

  人工金贵

  太多的成本在不断上涨。其中,人工成本上涨显著。

  一周前,张强(化名)对今年的蔬菜市场是很乐观的。 

  作为新发地较大的一家蔬菜供应商,他在山东寿光有数百亩蔬菜基地,还有成百上千签约、未签约的代销农户。张强认为,他既是菜农,也是中间商。 

  当时,他从山东起运的黄瓜差不多1块1一斤,到新发地能卖到1块4左右。此后,在多项干预政策作用下,黄瓜等蔬菜价格开始回落。 

  即便在一周前,张强感觉与往年相比,利润仍然薄了。太多的成本在不断上涨。其中,人工成本上涨显著。 

  11月24日,张强发了一车菜到新发地。其中,黄瓜有1.6万斤。张强说,这么多黄瓜要雇3个男工、6个女工采摘、装箱。一个男工一天120元,一个女工100元。要紧急装运时,还可能加价。去年,一个男工一天只要80元,一个女工只要70元。 

  多数情况下,发往北京的运菜车都会满载而行。张强介绍,满载差不多六七万斤,用人工得有近百人。跟去年相比,一车的人工成本上涨两三千元。 

  菜运到新发地后,张强会在当地雇3个装卸工,每天的费用是500元;另外,他从山东带去4个人帮忙销售,每天的费用是400元。这些工人每天都包伙食。算下来,在新发地每天的人工成本差不多是1000元。而在去年,装卸工100多点儿都能找到一个,整个成本得少约300元。

  运费高昂

  近期菜价下行,成本高企,已有4家停车不运菜了。

  成本上涨的第二大块儿,张强认为是运输费用。 

  在基地摘下黄瓜后,要用小型农用车运到大货车附近。因为汽柴油价格的上涨,一辆小型农用车用一天要付280元,外加100元油钱,一天就要380元。这跟去年相比,上涨超过50元。装满一个大货车,不着急时需两辆农用车,着急时得用四五辆。 

  大货车的运输费用也上涨颇多。张强说,从寿光到北京,现在的大车车费是2800元,去年也就两千二三。 

  去年的行情,让菜农和中间商都大赚。张强说,今年,往新发地发菜的中间商由不到10家增加到17家。近期菜价下行,成本高企,已有4家停车不运菜了。

  杂费“火爆”

  张强往北京发了一车蔬菜,光包装费就支出2980元。

  除了人工、运输成本上涨,还有多种杂费都很“火爆”。比如,用于蔬菜包装的包装箱、胶带等。 

  11月24日,张强往北京发了一车蔬菜,光包装费就支出2980元。去年,这个费用可以控制在1500元左右。张强说,现在的纸包装箱大量批发的价格是3.9元钱一个,去年是2元钱一个,上涨了近一倍。 

  此外,给当地合作社的“代办费”,进新发地市场的“进场费”等费用也都“水涨船高”。新发地的老商户、在山东寿光有蔬菜基地的毛勇习说,今年,每车菜进入新发地的“进场费”是900元。前年,这个价码还是300元。 

  “成本涨了,我总不能都自己担吧,得加到菜里”,根据张强的测算,去年,每斤菜在寿光收购价的基础上加价1毛5分钱到2毛钱左右,卖到新发地就能保本。今年,至少每斤加价两毛五才能保本。以黄瓜为例,收购价1.1元每斤,卖到新发地至少要到1.35元。 

  本周以来,张强他们卖到新发地的黄瓜的实际交易价也就在1.3元至1.4元每斤之间,有时微赚,有时赔钱。

  分羹者众

  每次转手,都有相关主体的利益诉求,层层推高菜价。

  至此,寿光蔬菜进京刚完成第一次身价上升。 

  其后,经过大批发商进入大型市场、大超市,再经过中小批发商进入小区周边的小市场。每次转手,都有相关主体的利益诉求,层层推高菜价。 

  毛勇习说,如果蔬菜进入超市,要交进门费、场地费,要再包装,还要返点,保证超市的利润。最终,一块三四一斤的寿光黄瓜,在超市要卖到4块钱左右。 

  同样的黄瓜,在朝阳区东纬路市场李明的摊位上卖价是3块钱一斤。对买菜者连连惊呼“太贵了”,李明很不以为然。 

  事实上,在新发地售价一块三四一斤的黄瓜,到李明进货的通州八里桥市场已经涨到两块钱左右。同样受油价等诸多成本上涨影响,李明把价格定到了3块钱一斤,“总要给我留点儿利润吧,不然,我起早贪黑的干啥?” 

  人工成本急剧上升、汽柴油价格上涨带来的运输价格高昂、各项杂费“不约而同”的上涨,加上诸多主体要在其中获利,寿光菜身价最终倍增。 

  当市民普遍感觉菜贵时,菜农和中间商却感觉菜贱。张强说,今年的天气好,寿光蔬菜产量大增。因此,蔬菜的收购价很可能还会下跌。今年,很多菜农每亩的收益比去年减少一两万元。 

  另一方面,因为诸多成本上涨因素的存在,张强认为菜价不会大跌。 

  11月30日,张强打算停运几天蔬菜,看看行情再说。在他之前,已经有4家寿光蔬菜中间商停运。张强期待着更多的人“赔死”,到最后只有几家运寿光菜。到时候,他再杀进去。

  ■幕后

  新发地菜霸助推菜价

  “流通环节的最后一公里对菜价影响最大。”新发地农产品股份有限公司治安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菜霸蒋勇宝等人人数不多,但是能量却不小,从进新发地到出新发地,可能不到一公里的路程却会增加更多的成本。

  收取“代卖费”

  今年11月中旬,警方在新发地市场打掉一个菜霸团伙,该团伙在市场内欺行霸市、垄断市场价格、寻衅滋事、敲诈勒索、强迫交易、故意伤害他人。新发地市场工作人员称,该团伙的行为对新发地市场菜价造成干扰。 

  该工作人员介绍,商户只要在进入新发地市场时一次性交纳少量管理费就可以卖菜。以大葱为例,15吨的半挂货车收费不会超过千元,“每斤葱进入新发地后新增加的成本不会超过4分钱,实际上更低,因为大多数商户的货车都会多拉点儿,而新发地收费是按照车辆核载重量收费的。” 

  但是蒋勇宝等人在暗地里对一些商户收取所谓的“代卖费”。慑于蒋勇宝等人的淫威,被他们盯上的商户大多数都屈服了,向其交纳1000元到2000元的“代卖费”,就算核载1.9吨的小货车也会收取500元。这样,每斤葱的价格至少会增加4分钱。

  控制供应总量

  除了代卖费,蒋勇宝等人还会在商户中强行“入干股”。新发地农产品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开介绍,看到哪家商户效益好,蒋勇宝等人就会入股,“一分钱不交,不经营,不承担损失,只收利润。”张开说,蒋勇宝团伙一般与商户利润六四开,他们拿六,商户拿四,有时蒋勇宝等人甚至拿得更多,“为了多挣点利润,这些商户不得不大幅度提高价格。” 

  蒋勇宝等人还控制商户的进出货渠道。“原来商户每天能进10车,现在只能进2车,商户要是多进货就会遭到拳打脚踢或者威吓。”工作人员说,总供应量下来后,菜价自然要上涨,这是供需的必然规律使然,由此,蒋勇宝等人入干股的摊位菜价就可提高,“因北京整体菜品供应需求量大,所以不愁卖不出去。”

  增加流通环节

  除了控制进货量,蒋勇宝等人还控制了北京一些二级市场在新发地进货的渠道,这样就增加了流通环节。 

  张开介绍,清河小营菜市场的大葱渠道就被控制。蒋勇宝等人指定只有清河小营菜市场的部分商户可从新发地进货,其他商户敢来的话轻则被恫吓,重则吃拳脚。 

  被允许进货的商户按照多少钱进货也是蒋勇宝等人说了算,蒋勇宝等人会采用强买强卖的方式,霸住菜品,不允许商户出售并压低菜品价格,然后高价卖给二级市场的商户,完成“空手套白狼”的过程。 

  被允许从新发地市场进货的商户将大葱运回所在的二级市场后,其他商户要想卖葱只能从那些商户手中批发,流通环节的增加直接导致价格上涨。 

  新发地市场工作人员介绍,作为一级市场,新发地市场的菜品供应量占北京的至少八成,从一级市场到二级市场,菜价一般会翻一倍,这样才能保证商户有利润。经过三级甚至四级市场流通渠道售卖,菜价会进一步提高,所以,蒋勇宝等人在新发地提高1毛钱菜价,百姓餐桌上的菜品价格提高不会少于2毛。 

  该工作人员表示,11月中旬,蒋勇宝等人被警方打黑部门端掉后,新发地市场秩序井然。

  蔬菜供给“追不上”人口增长

  耕地越来越少,人口越来越多。“耕地总量‘追不上’人口增速,蔬菜自给率也就上不去了,供应不上,价格必然上涨。”北京市农委相关负责人说。 

  增产保供应成为稳定物价的首选措施,北京市政府在11月30日提出12条措施,第一条就是“大力发展生产,提高农产品自给能力。”北京拟在本月出台菜篮子工程计划,未来5年,北京的菜田要达到70万亩。 本报记者文静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