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2300亿“整容”记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12月06日 10:00 华夏时报

  本报记者 周开平 广州报道

  12月1日,广东奥体中心没有了为赛事狂欢的人流,盛装却没有褪下,大观南路高大的亚热带绿化树和花丛娇艳欲滴。

  亚运前夕,这个曾经偏僻的区域被广州政府规划为奥体新城,开通了直通这里的地铁4号线,附近中海康城小区的市民再也不为出行发愁。此外,新开通的5条地铁则把广州的多个规划中心串联起来。

  “现在,广州拉开空间格局的总体规划初见成效。”广州市规划局副局长彭高峰自豪地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然而,尽管亚运会带给了广州飞跃式的发展,但其发展中的隐患仍不容忽视。广州在长达10年投入2300亿元拉开城市格局的建设中,政府对于新规划区域功能失位的“事后”检讨就出现多次。

  据本报记者统计,广州现在确立了五大城市经济功能区和数个新城,总体规划区域超过10个,而且在老城区还计划进行138个城中村改造和231条河涌治理。广州在城市功能规划中曾一度陷入“摊大饼”的误区,亚运节点下的巨大棋盘,广州如何掌控?

  广州“说不清楚”

  广州在数年的调整城市功能棋局中,曾一度陷入误区。其中,广州主政者最为看重的珠江新城建设,一度成为广州的“鸡肋”。时至今日,珠江新城仍然被当成广州规划中指责的对象。

  17年前,珠江新城成为国务院批准的全国第三个CBD,时值广州大力提倡城市功能分区。广州当年雄心勃勃,希望把它建成和北京的建国门、上海的陆家嘴两个当年已经名扬在外的国际金融中心一样的广州城市名片。

  然而,主政者无法料到的是,它会成为广州城市功能规划的反面教材。规划初期,广州土地市场并不繁荣,为了获取开发珠江新城所需资金,相关部门计划用小地块和高容积率吸引开发商。

  这样的土地出让思路导致了规划误区,当时负责规划的美国公司把珠江新城划分成了400多个地块。这成为多年后珠江新城道路混乱,“像迷宫一样”的祸根。

  而上世纪90年代末期土地市场的低迷,使得当时主管部门更改规划,为了“好卖”而把商业地块转成住宅地块出让,最后导致这个当初规划的金融中心变成了商住混杂的功能缺失区域。

  什么都有又什么都没有。1999年,广州被评为“最说不清的城市”。

  一百多个杂乱的城中村散布在写字楼、商业区中间,拥挤的交通让人麻木,恶臭的河涌遍布城区;有悠久的历史,但不是历史文化名城;有制造业,但名声不及近邻东莞;有科技和人才,但比不上深圳;辐射能力更不及香港。广州一度担心沦为区域二流城市。

  后来,广州不得不把目标确立为建设成“华南中心城市”。而广州当年的失落,此后被从全球召集的专家们“诊断”为城市功能的缺失。之后的10年间,广州才真正开始了蜕变。

  亚运城变

  广州开始为“说清楚”做总体规划。2000年确立了“东进、西联、南拓、北优”的发展方向。

  最初几年,总体规划因为资金等因素进展缓慢。2004年申亚成功恰逢其时,广州的总体规划开始具备前所未有的动力,拉开城市空间格局的项目大规模上马,亚运建设期间单是为完善基础设施建设就投入超过1000亿元。

  广州开始形成南沙科学城、大学城、生物岛、亚运城等环绕传统中心城市的新城市功能区。而亚运前开通的地铁,几乎把这些初具雏形的新城全部连接起来。

  除了外扩,中心城区的调整也被纳入日程。2006年广州增加了“三旧改造”,诸如珠江新城等中心城区功能在一片大拆大建中调整。

  2008年广州决定将跳出6.4平方公里小CBD的局限,延展CBD功能,总体规划范围23.6平方公里的琶洲-员村地区将成为珠江新城CBD的延伸区域。

  广州新城市中心珠江新城区域内的猎德村在历经数年的拉锯战后,终于在亚运前夕整体搬迁成功,为珠江新城这一广州城市功能规划史上的“反面教材”了结了一桩心事。

  亚运前夕,珠江新城发起的最后一轮建设使得这个区域高楼林立,耸立着441米高的东塔和530米的西塔,在它的中心,沿广州城市新中轴线建成了总规划占地面积约56万平方米的花城广场。这些景观在亚运会开闭幕式时为广州争足了脸面。

  亚运过后,城中村的改造继续进行。12月2日,因为亚运暂停施工的杨箕村内空无一人,村民已经整体搬迁,半个村庄的楼房已经夷为平地。

  在普通市民看来,广州变的是市容市貌。在广州开了十多年出租车的孙先生说:“亚运确实让广州变漂亮了,现在和两年前的广州完全不是一个城市了。”

  而主政者借此谋划的是城市功能。“我们的亚运建设,都是依照城市功能的规划铺开的。亚运场馆几乎覆盖了广州的每个区县,为的就是当地基础设施的完善,推动城市功能的完善。”兼任亚运场馆部部长的彭高峰对本报记者说。

  规划大棋盘

  成功举办完亚运会的广州仍在狂欢。一度被热情掩盖的“摊大饼”式发展再度浮出水面。

  “这么大一盘棋,缺憾在所难免,但广州的总体发展是值得肯定的。”广州城市规划委员会的一位人士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这样评价珠江新城与广州的总体规划。

  广州也因这一轮突飞猛进的总体规划而风光,城市地位一改下滑趋势。2008年中央政府颁布《珠三角改革发展规划纲要》就把广州定位为国家中心城市,远远跳出了当年争夺的“华南中心”。

  “亚运契机让城市整体功能得到大幅度提升。”彭高峰说。根据已有基础,广州发动新一轮城市总体规划,启动了珠江新城-员村、琶洲、白云新城、白鹅潭、新城市中轴线南段等五大重点地区的规划。

  前所未有的多个功能区同时发展,给广州主政者提出了考验。摊大饼发展成为挥之不去的阴霾。最近的一次反思则是2009年,广州政府对发展规划进行了检讨,提出的还是避免摊大饼。

  “实际上,摊大饼和好的功能区也仅一线之差,就是多种关系能否处理恰当。”上述规划委人士称。该人士暗示,广州现在确立了前所未有的多个中心多个功能区同时发展,如果规划关系处理不好,就有摊大饼的嫌疑。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