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选拔“关键岗位”干部首次剥尽神秘面具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12月09日 15:08 法制日报

  报名无需单位同意外省评委刁钻提问观摩民众当场打分

  “公务员热”已经成为目前社会共同关注的现象,对公务员设置“准入门槛”,虽然保证了公开透明,但从长远来看,这样单一的考试,有点走向“死胡同”的趋势。较狭窄的笔试范围、较单一的结构化面试试题,已经引发了“读死书”和“考试专业户”的出现。

  从全国选才的形势以及干部人事制度改革的趋势来看,竞争性选才是一个大方向。公推竞职始终坚持民主、公开、竞争、择优的重要原则,在选拔出合适领导干部的同时,也营造出一种良好的舆论氛围,这种舆论氛围不应等同于组织方或普通群众的单向需求和热情,而是形成了一种示范效应和风向标。

  长期以来,我国政府官员较普遍的晋升方式是委任制。但由于选拔视野有限,用人决策权相对集中,选拔过程相对神秘,选拔结果容易受个别人员个人意志左右,给一些“跑官要官”的投机分子留下了可乘之机。

  有业内人士认为,在“阳光”下选人用人,无疑是最佳选择。让真正德才兼备的官员,让想做事的、有能力做事的、能够踏实做事的官员畅通晋升,这是人事制度改革的重要方向,也是一个社会进步的重要标志和目标。公开选拔官员,增强选拔渠道的广度和过程的透明度,开阔了选人用人的视野,倡导公平竞争,自然能够有效避免各种弊端,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制定公共政策的民主参与程度

  “你的上级领导政法委书记出差在外,给你打电话说他马上要开会,手机会被屏蔽,收不到任何信息。但刚挂掉电话,你就接到政法委值班室的电话,说此刻道路上发生3000人的围堵事件,这时你该咋办?”

  这是安徽省合肥市公推竞职县处级领导干部现场答辩环节,评委抛给竞选合肥市委政法委副书记、维稳办主任选手的一个问题。

  选手们对这些针对性极强的问题可以说是要攥紧着拳头回答,因为他们不仅要面对评委的“刁钻”,还要取得场内400多名现场观众的认可,甚至还有更多的市民在政务中心等公共场所通过直播屏幕评判回答有没有“跑题”。

  据了解,从今年11月19日10名入围市委办公厅主任的人选进行首场竞职答辩开始,至12月6日合肥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竞职答辩结束,合肥市以公推竞职方式选拔县处级领导干部的活动已接近尾声。

  有业内人士认为,全程公开、全程差额、采用省外“飞行评委”、现场亮分等一系列“个性元素”,让阳光穿透公选全过程,尤其是把市委办公厅主任、组织部副部长、政法委副书记等“优势岗位”的职位拿出来公选,不像某些地方把无关紧要的职位拿出来走走秀场,不搞特定人选,不搞量身定制,在目前“公招”丑闻屡出的今天显得“尤为可贵”。

  拿出最关键的岗位进行公推竞职,报名采取个人公开报名方式,符合参选要求的个人,只要直接到组织部门报名即可,不需要经过单位或领导同意,也不需要单位盖章

  据悉,以公推竞职的方式公开选拔县处级领导干部在合肥市还是首次,在安徽省同样尚属首次。

  为此,合肥市有关部门设计了一套公推竞职流程:对于每位报名竞职选拔的竞职者来说,从报名到最终任命,两个月的时间中需要“闯过”7关。

  合肥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李学明介绍说,从报名开始,首先由合肥市公推竞职选拔工作办公室对报名者进行资格审查;随后召开市委全委扩大会议,对公推竞选职位按1:2比例推荐提名人选,每个职位按得票数取前10名进入下一轮;获得推荐提名的竞职者将接受“领导能力测评”和“40分钟的竞职答辩”,“领导能力测评”围绕竞职岗位的工作情景,依据竞职者对每个情景给出的解决措施的有效性,由电脑系统评定等级并生成分值,每个职位中成绩前5名者进入现场民意调查、差额考察阶段,按照“5进3”的原则,每个职位产生3个推荐人选,最终交由合肥市委常委会议票决进行任命。

  一直关注合肥公选的有关专家认为,此次公选的一个很大的亮点就是把重要的关键岗位拿出来公选。

  据悉,合肥市公推竞职的职位包括:正县级领导职位5名,其中有市委办公厅主任、市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市政府驻上海联络处主任;副县级领导职位4名,为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市城乡统筹办专职副主任、市委市政府信访局副局长。

  据知情人士透露,除了合肥市政府驻上海联络处主任职位因报名人数未达要求而取消外,其他职位报名者踊跃。

  “拿出这些关键的岗位进行公推竞职,就是要通过竞争性选拔的方式,为合肥发展选出最有能力的领导干部。”李学明说,“关键性岗位竞岗绝对是第一次。”

  “我已经53岁了,这次站在讲台上,可能是我拿到的最后一张‘船票’。我并不是想跟年轻人争‘饭碗’,而是真心觉得自己适合这个岗位。”此次公选中年龄最大的竞职者纪开学在演讲时说。

  19年前,纪开学参加了合肥市公开招考副处级领导干部的选拔,经过第一轮的知识面测试、第二轮的专业测试以及第三轮的面试,他最终以第一名胜出。“这是我第二次参加公开选拔领导干部,与第一次相比大不一样。”纪开学说。

  事实上,纪开学53岁的年纪在竞选领导干部方面,已算得上高龄,而53岁也是此次合肥市公推竞职年龄的上限。据合肥市公选办工作人员介绍,放宽年龄限度,正是为了给“大龄考生”一次挑战自己、实现自我的机会。而且,报名也一改以往组织推荐的惯例,采取个人公开报名方式,将报名权由组织交还个人,符合参选要求的个人,只要直接到组织部门报名即可,不需要经过单位或领导同意,也不需要单位盖章。

  选择外省相似岗位官员、专家担任评委,在当场竞职答辩开始前,评委的个人材料一律对外保密。考试采取非结构化面试,没有既定的模式、框架和程序,试题无固定答题标准

  “有4个人掉到水里,分别是军人、官员、商人和妇女,请问你先救谁?”

  “如果选择与人交往,下列5种人,你怎样排序来选择?”

  这些看起来有点像网上的心理测试题,如果没有前往竞职现场,人们肯定想不到这是县处级领导干部选拔“考试”。但这就是12月6日合肥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竞职现场主评委、厦门大学人力资源研究所所长廖泉文的问题。

  在场旁听的观众告诉记者,这是合肥市公推竞职现场演讲答辩的常见考题,“评委的问题开放、专业、刁钻”。诸如“有一辆囚车正在押解死刑犯,因闯红灯与交警发生冲突,警车被砸,交警被扣住,引起群众上千人围观”、“都说政法委副书记、维稳办主任这个职位‘责任大、油水少’,你干嘛还要来竞职”、“你是如何孝顺岳父母的”都是来自评委们的问题。

  据了解,这些“刁钻”的评委是为合肥公选远道而来的“飞行评委”,均来自安徽省外的各领域专业人士。

  合肥市公推竞职办公室工作人员说,为保障公平,公选的每个环节都尽量降低人为因素干扰。在领导能力测评上,采用的是“人机对话”方式,选用的测评题库和系统均由中组部领导干部考试与测评中心提供。

  “用这种方式测评领导能力,在安徽省竞争性选拔领导干部测试中尚属首次,在全国也很少见。”这名工作人员说。

  此外,每个职位的5名评委同样经过严格筛选。这些评委专家均要经过相应职位的竞职答辩考评委员会多次分析、权衡,选择外省行政机关中相关岗位的主要领导、从事组织工作的干部和人力资源或公共管理方面的专家共同组成。而且,在当场竞职答辩开始前,评委的个人材料一律对外保密。

  对于评委看似刁钻的“心理测试”考题,廖泉文解释说,其实这些并不是单纯的心理题,这些题目是对选手分析能力、判断能力、提炼能力和价值观的考察,没有标准的答案,怎么回答都不会错,但是在回答的过程中,就能反映出选手个人的分析能力和判断能力,以及个人的价值取向。

  他告诉记者,评委的问题问得尖锐,选手的回答同样精彩。

  “谢谢评委老师的提问,如果让我选择的话,我会把当一个‘优秀的母亲’放在首位,因为只有先在家里当好母亲、当好妻子,处理好家庭关系,才能在外做好自己的工作,这样才能内外兼顾。”面对女富豪、女强人,还有优秀的母亲的选择,竞职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的王海霞以一番声情并茂的讲述打动评委,最终以88.4分摘得当场竞职答辩的桂冠。

  合肥市委组织部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以前在干部考试中,最常用的是结构化面试,经常参加考试的人很容易做针对性的准备。而此次是合肥市首次在竞争性选拔干部中采取非结构化面试的方式。非结构化面试没有既定的模式、框架和程序,主考官可以临场发挥向被测者提出问题,而对被测者来说也无固定答题标准。这种方式,主考官可以针对被测者的特点进行有区别地提问,避免了产生死记硬背型、考试型的胜出者,目的就是要真正测出一个人的综合素质与能力。

  “这些题目的出现,与以前竞职答辩明显不同,让很多竞职选手猝不及防。”不少选手向记者表示,之前准备的材料一个都没用上,听到问题时都感觉非常奇怪。

  在竞职答辩环节,设置民意调查、大屏幕直播等环节,目的就是让民众由旁观者变成参与者、监督者,甚至变成“考官”

  “您曾经参加过合肥市委常委扩大会议和合肥市委中心组学习会议,请问这两种会之间有什么区别?根据它们的区别,请说说您会怎样举行这两场会议。”这是现场观众问的一个问题。

  “其实我就是想看看这位竞职者是不是一位懂行的领导。”私下里,这位观众对记者说。

  据了解,在此次公推竞职中,首次纳入了民众多环节参与机会。每一场竞职答辩现场都是座无虚席,约400名“两代表一委员”和群众代表进行现场观摩,而类似上述的观众提问也是每场都有。

  李学明告诉记者,不仅如此,在竞职答辩环节,还设置了民意调查、大屏幕直播等环节,目的就是让民众由旁观者变成参与者、监督者,甚至变成“考官”。

  “我觉得这个表现不错,其实,我们老百姓比公务员更加关注这些,因为上来的领导最后都是为老百姓服务的。今天时间不多,而且这样站着看,太累了,如果允许的话,我想去现场把所有竞聘者的答辩都听完。”12月6日,合肥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竞职时,合肥市民曹女士提着文件袋,靠在电视机前面的一个柱子上静静地看起来。

  《法制日报》记者注意到,在每一场现场,工作人员都发放了民意调查表。同时,在竞职答辩现场及阳光大厅、行政服务中心大厅大屏幕现场观看的干部、群众中也人手一份民意调查表。在这份调查表上,观众可以根据自己对竞职人的表现,给出“满意、基本满意、不满意、不了解”4个等次的评价,也可写出评价意见。

  “调查结果是考察候选人的一个重要参考意见,民意调查以无记名方式进行,目的就是真正将老百姓的知情权、参与权、选择权和监督权落到实处。”竞职现场的工作人员说。

  对公务员设置“准入门槛”,虽然保证了公开透明,但较狭窄的笔试范围、较单一的结构化面试试题,已经引发了“读死书”和“考试专业户”的出现,公推竞职畅通了官员晋升渠道

  众所周知,长期以来,我国政府官员较普遍的晋升方式是委任制。但由于选拔视野有限,用人决策权相对集中,选拔过程相对神秘,选拔结果容易受个别人员个人意志左右,给一些“跑官要官”的投机分子留下了可乘之机。

  有业内人士认为,在“阳光”下选人用人,无疑是最佳选择。让真正德才兼备的官员,让想做事的、有能力做事的、能够踏实做事的官员畅通晋升,这是人事制度改革的重要方向,也是一个社会进步的重要标志和目标。公开选拔官员,增强选拔渠道的广度和过程的透明度,开阔了选人用人的视野,倡导公平竞争,自然能够有效避免各种弊端,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制定公共政策的民主参与程度。

  “参加本次竞职答辩除了能够锻炼个人能力以外,最大的收获就是发现不足和缺点。我常年在基层工作,具有一定实践能力,可对照市委组织部副部长的职位要求,发现自己理论水平还有待提高,大局思维也应进一步拓宽,这些以后都需要弥补。”一位竞职者感触颇深。

  “都说竞争的目的在于胜出,可我要说今天的公推竞职没有失败者,大家都在这一平台得到锻炼,胜出的并非某一两个选手,而是合肥的发展事业。”一位观看公推竞职全程的人力资源专家说,公推竞职的实际效果已充分表明了它对干部人事制度改革的推动作用,“公推竞职,一改过去的‘伯乐相马’为‘赛场选马’,为广大优秀干部提供了展示才华的舞台,也便于那些才华出众的‘千里马’脱颖而出。”

  “从全国选才的形势以及干部人事制度改革的趋势来看,竞争性选才是一个大方向。”李学明说,本次公推竞职始终坚持民主、公开、竞争、择优的重要原则,在选拔出合适领导干部的同时,也营造出一种良好的舆论氛围,这种舆论氛围不应等同于组织方或普通群众的单向需求和热情,而是形成了一种示范效应和风向标。

  在合肥公推竞职首场答辩担任主评的重庆市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林泽炎告诉《法制日报》记者:“经我评审过的干部起码有3000人,此次合肥公推竞职让我印象深刻,可以说是合肥干部选拔改革迈出的一大步。”

  “合肥的这次公推竞职,很规范,也很科学。任何一种方法、措施是不是好,要看它是否符合本地的实际,得到百姓认可。”林泽炎说。

  “‘公务员热’已经成为目前社会共同关注的现象,对公务员设置‘准入门槛’,虽然保证了公开透明,但从长远来看,这样单一的考试,有点走向‘死胡同’的趋势。”合肥市公务员局局长单虎说,较狭窄的笔试范围、较单一的结构化面试试题,已经引发了“读死书”和“考试专业户”的出现。

  “在明年的公务员考录中,合肥将相应增加对大学生村官、优秀村干部的名额。”单虎表示,根据国家公务员考试的意向,农民、工人报考公务员也将进入试点阶段,“在我个人看来,除了在申论和行测的基础上拓展考题外,无领导小组讨论等考试形式都很有可能会逐渐推行,这样才能考出真正有水平的人才。”(记者李光明)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