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首都经济圈 ”不应是“河北做事情,北京做表情”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12月14日 10:04 中国经济周刊
“环首都经济圈 ”不应是“河北做事情,北京做表情”
河北燕郊的地产广告,倾吐着“环首都”对首都的渴望。记者 肖翊摄

  对话河北省委省政府决策咨询委员会副主任薛维君:

  “环首都经济圈 ”不应是“河北做事情,北京做表情”

  “环首都经济圈”这一新概念一经出炉,以往被称为“环京津贫困带”的河北13县市区,似乎一夜之间有望升格为“发展特区”,并将获得“比深圳更优惠的政策”,以至与在民生福利方面令人艳羡的北京能够“一体化”。

  但目前,除了共用区号“010”,更多的期待和设想还只停留在纸面上,且保持低调。“环首都经济圈”将如何具体操作?“发展特区”特在哪里?与北京达成“一体化”有多难?11月29日,《中国经济周刊》专访了河北省委省政府决策咨询委员会副主任、河北省社会科学院经济所所长薛维君。

  《中国经济周刊》:河北省常务副省长赵勇表示,河北将把“环首都经济圈”定位为“发展特区”,对这个特区,“将给予比深圳更优惠的政策”。如何理解“发展特区”这个新概念?“发展特区”特在哪里?

  薛维君:特区的“特”可以体现在四个方面:

  首先是特殊的定位和地位,把这一“圈”在未来河北全省发展中的作用提到“引领”和“新动力”的高度。

  其次是特殊的目标和要求,这一“圈”到2015年主要经济指标比2010年翻两番,城镇化 率也要达到60%,这基本上是一个超常的跨越目标。

  再次是特殊的政策,包括土地、政策、工商、行政审批等,一句话,就是要清除障碍。

  最后是特殊的力度。由常务副省长牵头组成了“河北省加快环首都经济圈产业发展协调领导小组”,提出了工作方案,明确了责任分工,这是少有的力度。

  《中国经济周刊》:以往河北省的经济发展规划大都是把“京津冀 ”放在一起,为什么这次只谈“环首都”?

  薛维君:我个人认为有三个原因:

  第一个是从与河北的联系程度和依赖程度上看,北京相比天津大很多,对河北影响更大。

  第二个是探索、试验的技术考虑。经验证明,概念太大,往往无从下手,不管你认识怎么到位,在实践上都很难操作。“环首都”要小于“环京津”,更小于“环渤海”,是京津冀一体化的一个试验田,以后再一步步扩大。

  第三个是从互补性和梯度差的角度来选择。北京已经提出建立国际大都会、世界历史文化名城,内涵非常丰富,与河北“建设沿海经济社会发展强省”的发展重点追求的目标不同,需要的发展要素不同,所以冲突和矛盾就少了很多,一体化的阻力也相对较小。

  《中国经济周刊》:“环首都经济圈”要跟北京实现一体化,难点在哪里?

  薛维君:一体化有三个阶段:第一步是基础设施一体化,这方面已经做了很多,近期要有大突破;第二步是经济一体化,优势互补,统一布局;第三步是社会生活一体化,就是相互给对方国民待遇 ,这也是一体化的最高境界。现在离这个目标很远,估计这个突破了,全国都打通了。

  河北与北京,两地都是省级社会经济体,但北京是首都,河北是行政省区。

  在这种情况下实现一体化,难点有三个:一个是不同步,河北走得快,北京走得慢,北京到今天并没有做出与河北同等程度的呼应;一个是不同力,河北做事情,北京做表情,虚实不对应。

  最重要的一个是中央是否给支持。这件事没有国务院有关部委的参与,推动起来是很吃力的。不说别的,光是行政方面,北京各县区长都是正厅级,河北13县(市、区)是正处级,平等对话都困难,你说怎么办?所以,制度上的障碍不可低估,每走一步都会遇到。

  《中国经济周刊》:“环首都经济圈”是河北先提出来的,现在感觉更像是河北的一厢情愿,甚至有一种观点认为,是“穷人想沾光”,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薛维君:京津冀一体化是河北最早开展的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这容易给人一种错觉,好像河北特别迫切要干这件事。其实,这件事的重要性、迫切性并不在河北,而在北京。

  试想,富人住在一个小区里,但旁边尽是穷人,而你又搬不了家,这种情况是穷人着急还是富人着急,破坏的是谁的幸福指数?要纠正一个概念:“环首都经济圈”不是河北通过一体化占北京什么便宜,而恰恰是为了给北京一个更加宽裕的发展环境,将北京的压力向外释放。

  对河北而言,北京不但强大,而且有点“怪”,在很多方面体现出“首都经济”特质,其实是动用了一定的国家权力 来发展经济,北京正是借助首都这个属性,成为强权强势经济,很快完成了工业化和城市化过程,也完成了区域经济学所说的“极化”过程的第一步“集聚”。

  但北京不可能不顾周边的发展而成为现代化的孤岛。以奥运会为标志,北京已经开始进入功能扩散和能量辐射阶段,表现为更多发展要素和供给向外转移,除了高能耗、高污染产业转移,还有现代服务业,比如金融业、会展业 、房地产业、文化产业、教育产业、咨询服务和技术服务业等等,都有向周边扩散的需要。如果再加上北京“城市病 ”的考虑,应该说,“环首都经济圈”的设想,打动了双方利益的“结”。

  要知道,区域现代化类似于自行车团体赛,它不是看骑得最快的选手的成绩,要看团队成绩,特别是最慢的选手能骑多快。

  《中国经济周刊》:目前,“环首都经济圈”已经成为很多房地产项目的炒作概念,相关地区的房价也开始攀升,这对经济圈的建设会产生何种影响?

  薛维君:房地产是一个副产品,但是老百姓肯定把眼睛盯着这件事。对“环首都经济圈”来说,房地产能够产生多大影响,取决于一体化进程的速度和深度,这是一个正相关的关系。

  “环首都经济圈”方案中提出“打造宜居生活基地”,并不是为了吸引首都居民购房置业,主要是为了吸引北漂一族。很多北漂没有固定的住所,但是他们与普通的农民工相比有一定的技术特长,如果能吸引他们到河北来创业,将来跟北京一体化了,实际上跟在北京生活差别不大。(记者 王红茹)

  “环首都”:又一场“造城运动”?

  按照河北省的“环首都经济圈 ”方案,要把北京周边的十余个县市区打造成河北省的“发展特区”。

  实际上,从房价 上讲,环北京的河北省十余个县市区已经是特区了。

  如果从行政层级上来讲,这些地区位于经济发展体系的最末端,是三四线城市,但这些城市有个鲜明的特点:房价已远超过河北省的省会城市石家庄。

  几乎在中国任何一个省级行政区域,其省府所在地的房价在全省各个城市中都是最高的,但有几个省例外,其中一个是广东,深圳房价远在省会广州之上,另一个典型就是河北。

  因此,河北省要做的将是再造一个新的更高水平的经济圈。

  “制定一个世界一流的规划。环首都的城市生活品质一定要高于北京,才能够形成吸引效应。在这些城市不仅能够享受到与北京同城的优惠,而且还有不同的东西,比如更好的空气、环境,更宽松、舒适的生活品质,这些会和北京不一样。这就是‘环首都经济圈’的魅力所在。”河北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赵勇说。

  根据中国城市化发展轨迹,一旦后发优势确立,先发地区必将迎来更大的发展,这尤其体现在房价上。比如北京刚发展到三环时,二环房价猛涨,而发展到四环时,三环房价飞涨。

  对河北而言,随着“环首都经济圈”方案的展开,与北京一衣带水之隔的河北香河 、涿州等相对成熟区势必将率先起跳。

  也正是因为这个规律推导,在“环首都经济圈”方案尚未完全成型之时,燕郊、涿州等相关地域的房价已一马当先,沾染了沦为“开发商 收金地段”的尴尬。

  这会不会是又一场“造城运动”的先兆?

  “环首都”一出房价暴涨

  一踏进燕郊地域,在高速公路两端的是不停出现的巨大售楼广告,而进入市区琳琅满目的也是色泽不同的售楼处装饰。《中国经济周刊》在采访中发现,原本受到“限外令”打压的楼市二手房 价格已经由低谷时的均价6000元一路飙升超过7000元,基本形成一天一价的非理智增长。正在预售新盘的期房均价已经被“环首都经济圈”概念推升到8500元的均价。

  “可以说没有北京的买房人,就没有燕郊。”一位开发商基层销售人员对记者说,自从“环首都经济圈”的概念传出来之后,确实吸引了大量的北京投资者前来购买房产。尽管燕郊目前执行外地户籍人口不能贷款买房,但是仍然有大量的全款购买以及河北户籍在北京工作者的贷款购买。

  这位销售人员告诉记者,他们此前所剩下的14套复式高层寓所已经被抢购一空,正在出售的底商则已近3/4被售出。“这些卖家都是外面那些车主。”顺着他指的方向,记者看到外面停靠着的全部是“京”开头的小型轿车,并不豪华。

  在另一家大型楼盘的销售处,一位销售人员则言之凿凿地告诉记者,轻轨一定会从她所销售的楼盘附近经过。“最近来预购我们项目的北京来的人太多了,每天能接近100组。”但是记者走访了解,除此一家外,其他售楼处均表示目前轻轨的建设还没有确切答案。

  或许存在不同程度夸大其词的销售手段,但是他们的共同之处在于所售房价的一路高走。一个月前,这里的房价已下降了千元左右。一个月后,这里的价格再次接近顶峰。

  在售楼处里的置业顾问们为了卖出更多的房子,不禁将“环首都经济圈”比作长三角上海与昆山等地的关系。但实际上,环绕北京的河北地市与紧邻上海的苏杭腹地有本质区别。

  华东师范大学长江流域发展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徐长乐 是长三角区域规划编制小组成员,他向《中国经济周刊》分析认为,“环首都经济圈”与长三角区域有本质的区别。“上海与昆山等地有共同的文化底蕴,上海在江浙文化的基础上植根于长三角,市场一体化明显。”昆山依托上海,实行错位发展的战略,与上海形成产业等方面的互补。“现在昆山人均GDP大约市是上海的两倍左右。”

  但是相比之下,北京与河北则没有形成错位发展。大量的优质自然资源和人力资源通通被北京所吸收,北京对河北的带动作用便被抹杀。

  开发商扎堆“环首都”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经有大批开发商大规模进入“环首都经济圈”的各个城市,如绿地、万科 、富力、珠江、首创、万通、香江控股等。

  万通地产董事长冯仑日前表示,该集团规划的超级建筑体系“立体城市”,已初步选定在河北廊坊兴建,总投资将达500亿元人民币,预计明年下半年开工。据悉,该“立体城市”要在一平方公里土地上,兴建600万平米的建筑,可供应4万套住宅,未来销售价格将控制在每平方米1万元人民币以内。

  “与北京相比,‘环首都经济圈’各城市房价仍然相差巨大,是价格洼地,而且在环境、规划等方面拥有后发优势,因此地产业发展潜力巨大。”信达证券地产分析师张冬峰表示。

  这种局势吸引了社会各类资本的进入,比如传媒企业阳光传媒斥资数十亿在廊坊市香河县 打造阳光领袖文化产业园项目,北京首创集团和河北建设集团共同投资70亿元,在香河打造一个养老基地。

  据一位正在河北省积极参与撤村并镇做土地一级开发的开发商分析,目前在北京拿地已经越来越困难,即使手握几十亿资金也买不到一块好地,而同样的一笔资金,在河北却能买到位置、规模都比较不错的地块,在河北做地产项目利润空间越来越大,利润率甚至普遍超过北京项目,因为他们公司正在积极做一级开发,为未来在二级市场拿地做准备。

  据河北香河县有关人士介绍,香河作为京津之间的纽带,已成功吸引中交集团、阳光媒体集团、深圳万科集团、上海绿地集团、北京万通集团等40余家上市公司和航母型企业相继落户,预计未来几年内,投资规模将超过3000亿元。

  未来,从河北直达北京的轻轨或许将穿过潮白河向西疾驰,13个河北县市区的居民可以拿着“小蓝本”去北京刷卡看病,年轻人可以在国道周边不远处创业工作……但目前,人们只能抱着这种梦想,乘坐930路等公交车往返在京冀之间。

  “我回北京了,下周你再带着人来看房子吧。下次多带几个,争取一次全部看完,再不买燕郊的房子涨得更厉害。”伴随着一个中年妇女叫卖一般的大声喧哗,一路并行数辆的930路公交车披着晚霞向北京驶去。路途周边的荒草丛生慢慢与高楼霓虹一同,没入了地平线。(记者 刘德炳 孙维晨)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