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杰:北京治堵切勿“两个桃子都要摘”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12月15日 10:30 中国经营报

  作者:梁宵

  如此严厉的“治堵方案”能否成为解决北京交通堵塞的一剂良药?大城市治堵的关键点又是什么?

  11月30日,北京市委书记刘淇表示,国务院已原则同意北京市关于治理交通拥堵的方案。此后媒体报道称,“即将出台更加严厉的治堵方案”,其中不乏社会上一直热议的拥堵费开征问题和非京籍户口人群购车的诸多限制措施。

  如此严厉的“治堵方案”能否成为解决北京交通堵塞的一剂良药?大城市治堵的关键点又是什么?《中国经营报》记者就此专访了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城市交通研究所所长赵杰。

  《中国经营报》:北京从2004年开始集中整治交通拥堵问题,也陆续出台了许多治堵方案,但时至今日,北京的拥堵现状却日益严重,甚至一度出现交通瘫痪,你认为根本原因是什么?

  赵杰:交通问题的解决从来不是通过交通措施来实现的,而是通过交通政策,即城市倾向于哪一种交通方式来进行引导的。比如香港,就是以公共交通系统为主导的政策倾向,所以一切政策都是基于鼓励公共交通、惩罚小汽车的原则;比如对购车时所交的附加购置税、牌照税、燃油税都很高,政策的制订是一致的,因此也就能形成合力,达到预想的效果。

  但现在北京在交通治理方面的政策是“两个桃子都要摘”,交通治理的思路从根源上来说就不清晰,即还不清楚究竟需要什么样的交通系统。一方面是大力投入公交和轨道交通建设,另一方面,也通过贷款优惠等方式来鼓励购车。两方面的政策“平分秋色”的结果就是,对交通政策倾向没有一个很明确的信号,出现了问题,往往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如果大的原则和方向缺失,再多的治堵措施都无济于事。

  《中国经营报》:最近有消息称,“史上最严治堵方案”即将于12月20日公布,其中包括“收取机动车污染治理费及拥堵费,并对外地人购车实施行政手段的限制”等意见,对“社会车辆”进行严厉管理是否能够真正解决道路拥堵呢?

  赵杰:小汽车的使用占用的是社会资源,所以对其一定要进行管理,燃油税、拥堵费等都是可能的手段,也能起到一定的效果。但是现在的交通治理没有找到问题的根源所在,方式过于简单化和一刀切。比如现行的限号出行方案,表面上力度很大,初期也获得了一定的效果,但是时间长了,有些家庭又会购入新车来规避这个限制。因此,单双号、拥堵费等只是附加手段,最关键的前提还是要建立快速而便利的公交系统。

  这可以称之为“在堵车的背景下不堵车的系统”。坦白地说,现在要想解决所有的拥堵问题是做不到的,那么能不能先构建一个不拥堵的公共交通系统?这与保障房的设置是一样的道理,公交系统是要维持城市的基本运行,保证居民的基本出行,这一部分,政府要保证它的顺畅和快捷;而在“不堵车的系统之外”,甚至不需要收取什么额外的拥堵费,“拥堵”本身对使用社会车辆系统的人来说就是一种惩罚;而且,在这样的系统中,公共交通相对于私家车来说更有吸引力,这也将引导人们改变交通方式,进而减少路上的社会车辆。

  下一步就是要提高轨道交通和地面交通的服务性能。现在轨道交通的服务性做得很不好,比如现在的地铁站,不管周边什么设施,就是简单的四个出口,其实完全可以有更好的设计。比如在上海徐家汇,一个站点设了19个出口,整个以轨道站点作为一个中心,向四周的设施进行辐射,让人们从轨道交通出来之后,能够直达目的地。只有构建了更加有竞争力的公交系统,才能说交通拥堵问题有了一个调整的前提。

  《中国经营报》:根据北京“十二五”规划的建议,未来五年北京也将继续坚持公交优先的方针,建设公交城市。构建服务型的公交系统面临哪些现实的困难?

  赵杰:交通是一个系统性的社会问题,必须在城市布局,城市规划管理中来进行,中国是行政主导的国家,单一部门会受到职能限制,因此应该建立一个部门间的协调机制,从政策、技术、到信息系统服务都要实现一体化,导向一致。现在大城市的交通问题,一招一式已经不能解决问题,而是要依赖部门之间的协调机制打好组合拳。

  链接

  盘点世界各地治“堵”样本

  马德里

  宜居城市的动脉系统

  西班牙拥有全世界第二大高铁网络。马德里的地铁比30年前扩大一倍,而每辆公交车都能够通过WIFI接入互联网,实时了解路况信息。从马德里市中心去机场只需要乘坐1.5欧元的地铁,8分钟到达。而通过高铁,更是构成了3个小时的国内交通圈。

  香港

  不堵车是交通最大的人性化

  中国香港是世界上交通密度最高的城市之一。香港采取鼓励公交的政策,购车虽便宜,但用车极贵。在交通法规上,香港倾向于重罚违规。行人闯红灯,罚款以上千港元计;危及自身或他人生命安全的行为,会受到重罚;对机动车闯红灯的处罚更不用说。在繁忙的路口会细化红绿灯设置,即便不太宽的马路也尽可能分段控制,一条道路上相反方向的人流和车流也尽量用两组或多组红绿灯分段控制。有时候,一个十字路口会有10组控制人流的红绿灯。

  东京

  立体交通严格执法双管齐下

  日本东京是著名的国际大都市,集中了日本全国十分之一以上的人口,拥有各类机动车800多万辆,但平常却很少遇到道路被堵死的现象。东京拥有完善的立体化道路交通体系,在硬件方面缓解了拥堵问题。目前,东京的公路网主要由3条环状总长320公里的高速公路、10条国道和数百条普通公路,以及1222座总长72公里的桥梁、112个总长37公里的隧道、735座总长42公里的步行天桥等构成,总里程长达2.4万多公里。

  伦敦

  只要进入拥堵区就高收费

  在解决拥堵问题上,伦敦最著名的措施就是收取“交通拥堵费”。对许多伦敦居民来说,开车时必须注意前方是否有标注字母C的收费区,一旦越过界线,便须交纳“交通拥堵费”。收费区是伦敦市中心交通最繁忙的地方,也是过去拥堵最严重的地方。数据显示,这一政策使得伦敦市中心的交通流量减少了21%,与收费前相比,每天进入伦敦市中心的车辆减少了7万辆。

  纽约

  地铁公交全天24小时运转

  美国是世界上汽车最多、最普及的国家,号称“车轮上的国度”。在全美各大城市中,纽约居民走路或利用公共交通上班的比例是最高的,纽约人均碳排放量在全美大城市里是最低的。纽约共有24条地铁线路纵横交错,468个车站遍及全市各地。工作日每天平均运送500多万人次,比美国其他所有城市地铁运送的乘客总和还多。纽约还有5900多辆公共汽车,很多地铁和公交线路都是一年365天、全天24小时运转。

  本报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