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宜宾市委书记杨冬生:再造绿色“酒都”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12月22日 10:44 中国经营报

  如何让地处四川中南部的“长江第一城”既能吸引各路投资者和更多客商,又能实现可持续发展,正是宜宾市委书记杨冬生最操心的事。

  本报记者 何勇 薛凌 四川宜宾报道

  任何一个中国人,不管喝不喝酒,都应该听说过五粮液的大名。但对孕育出这一名酒的那方水土,真正熟悉的人可能不太多。

  如何让地处四川中南部的“长江第一城”既能吸引各路投资者和更多客商,又能实现可持续发展,正是宜宾市委书记杨冬生最操心的事。这位上世纪80年代中期留学国外的“海归”,出身林业系统,当过大学老师和林业厅厅长,且英文流利,其国际视野在中西部地方官员中甚为少见。

  近日,借APEC中小企业峰会在宜宾召开之机,《中国经营报》记者对他进行了专访。

  “绿色发展”不仅为了五粮液

  《中国经营报》:你在很多场合都曾提出“绿色发展、生态宜宾”的概念,类似的思路现在国内众多城市都在说,但感觉实际工作做得并不够,你这个施政理念是怎样形成的,如何避免名实不符?

  杨冬生:宜宾是金沙江、岷江汇合之处,也是长江的起点,地理位置和生态地位都极其重要。但宜宾的生态环境也比较脆弱,它地处四川盆地和云贵高原结合部,地质条件复杂,滑坡、泥石流频繁发生,还不时有轻微的地震。宜宾的生态系统一旦遭到破坏,不仅影响城市本身,更直接威胁到长江中下游。所以,宜宾的生态保护应提升到为国家构建长江上游生态屏障这样的战略高度上来。

  从地方经济角度讲,宜宾的市情可用12个字概括:“人口多、基础弱、差距大、不平衡。”我们要加快经济增长,要解决580多万人口的就业,就需要一种好的发展模式。尽管宜宾资源比较丰富,煤炭、石灰岩储量都不少,但这些资源早晚会用完,我们不能重蹈“矿尽城衰”的覆辙,所以提倡“绿色发展、生态宜宾”,既是为大局着想,也是基于自身现实的考虑。

  当然,宜宾的主导产业是酿酒工业,没有良好的生态,没有优质的水土,就没有五粮液。你可以把酿酒技术拿到别的地方去,使用同样的配方,但在外地就是酿不出醇正的五粮液。这些年,我们花了很大的精力保护生态环境,以前宜宾曾是全国十大空气污染城市,现在全市每年空气质量优良天数比例达到了99.8%,一年里只有两三天天气不达标。

  “四个宜宾”谋划未来

  《中国经营报》:我们了解到,过去五年是宜宾历史上发展最快的五年,即将到来的“十二五”期间你们的目标何在?你们刚刚又提出建设“产业宜宾、畅通宜宾、生态宜宾、人居宜宾”,具体如何理解?

  杨冬生:过去五年,宜宾GDP增速高于全省以及全国的平均水平,绝大多数经济指标都提前两年实现了,即使是最困难的节能减排目标,到今年年底应该也能够完成。现在中央推进新一轮西部大开发,成渝经济区又呼之欲出,宜宾市受益于此,“十二五”期间没有理由搞不好。我们估计,今年年底全市GDP能达到850亿元,确保省内四强地位。如果未来五年经济保持年均13.5%增长率,经济总量就能在今年基础上翻一番。

  我们过去是一个资源大市,也是农业大市,这些年来实施的“工业强市”战略,尽管使工业占GDP的比重提高了,但仍属于刚刚迈进工业化中期门槛的阶段。“产业宜宾”,就是变资源大市为产业大市,以工业为主导,实行新型工业化、新型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三化联动”。我们面临加快经济发展和保护生态环境的双重压力,但归根到底,产业不发展,城市就没法进步。

  宜宾地处川滇黔渝三省一市交界,周边是成都、重庆、贵阳、昆明四个西南大城市,拥有形成区域物资集散中心和区域中心城市的极大潜力,“畅通宜宾”指的就是大力投资现代交通设施,打造综合交通枢纽,建设出川“南大门”和通江达海“桥头堡”,缩短与成渝经济区、长三角、珠三角、北部经济湾等经济区的时空距离,进而打通出境出海国际通道。

  “生态宜宾”前面已经说过,“人居宜宾”则是指我们现在的城市化率仅为36.6%,低于四川省平均水平的41%,更比全国平均水平的46%落后了近10%。“十二五”规划期间,我们加快推进城镇化建设。

  《中国经营报》:听说宜宾港将在12月底开港,作为“长江第一港”,过去宜宾航运对本地乃至整个四川似乎未能发挥应有的作用,未来你们对宜宾港的发展有哪些规划和期待?

  杨冬生:世界银行对长江经济带发展做过一份报告,其中预测宜宾港将成为长江的六大枢纽港之一,宜宾市将是长江沿岸发展最快的25座城市之一。我们是顺势而为,从长江整个经济带发展角度出发,提出把宜宾港建设成枢纽港。目前四川省正在打造西部经济发展高地,急需一个条件优越的开放港口,而宜宾港拥有长江、金沙江、岷江三江295公里的天然航道资源,是四川省唯一可利用三江沿江岸线资源和水运优势的城市。随着港口规划建设顺利推进,宜宾港将会成为四川省最大的内河枢纽港。

  目前,我们正与上海港合作,使长江上游下游一头一尾两个港联动起来,现在货物可以在宜宾出港,办完海关手续后,到了上海就不再转船了,或者转船不再转集装箱了,这是一个很大的优势。

  争当“白酒金三角”龙头

  《中国经营报》:宜宾因五粮液而闻名于世,酿酒产业也是宜宾支柱产业,四川省提出打造“白酒金三角”,宜宾无疑是中坚,你们怎么利用这一机遇?

  杨冬生:“白酒金三角”的战略思路,是四川省委书记刘奇葆两年前到宜宾考察时提出来的,因为我们这一带集中了贵州茅台、泸州老窖和宜宾五粮液三大著名白酒品牌的生产基地。目前只有宜宾拿到了中国酿酒协会、中国食品工业协会等官方机构颁发的“中国白酒之都”称号,省里在做“白酒金三角”规划时也提出宜宾要成为核心区。

  我们现在主要抓几件事,首先要把白酒产业做好,把生态保护起来,其次还要建设酿酒原料基地,宜宾既然能叫“中国白酒之都”,也应该叫“中国白酒原料之都”。除了一线品牌五粮液以外,我们还要发展二线品牌,目前正在注册一个区域性的品牌叫“宜宾酒”。宜宾酿酒工业的年产能达到60万吨,应该是世界上最大的,但这个产能没有完全释放,比如五粮液目前年产大约只有10多万吨,因为白酒市场竞争很激烈,不是说生产出来就能卖掉,所以未来发展还有很大的潜力。

  第二是要弘扬酒文化。宜宾的酒文化历史悠久,坦率地说,现在我们的五粮液,吃的还是“祖宗饭”,这个历史流传下来的老品牌价值已经高达人民币520亿元,今后我们要争取形成更大的品牌效应和更高的品牌价值。

  第三就是要进一步加大“酒都”的宣传推广力度。归根到底,发展酒产业,弘扬酒文化,打造“白酒金三角”,地方生态环境一定要保持好。没有良好的生态,就没有五粮液,也就没有酒带给宜宾的一切。

  实习生张荷纳对本文亦有贡献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