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亚运时代 广州不能重蹈“首堵”北京的覆辙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12月24日 10:04 南方日报

  广州应该认真对待“治堵”,趁着还未“疾入腠理”的时候,拿出一个长期的“治堵”方案,将城市规划和交通设计统一起来,真正解决问题。

  从昨天起,随着机动车单双号限行全面解禁,广州正式跨入后亚运时代。广州市交委主任冼伟雄前天透露,广州将探索高峰时段在主干道通过车牌号码来调节车流量,同时优化红绿灯配时,市区部分拥堵路段还将改成单行道。据悉,市交委近期将公开亚运后交通治堵方案,向社会各界征求意见。

  广州交委的这一表态非常及时。昨天广州又开始出现堵车现象,到昨晚,某些主干道已经堵得很严重,这让人对后亚运时代广州的交通状况不甚乐观。最近一些重大汽车制造集团纷纷表示,明年的汽车产量将超过今年,而前天开始的广州车展更是分外火爆。这些都说明汽车市场的旺盛需求暂时不会冷却。12月6日,广州市副市长甘新明确表示:“单双号不是解决交通(拥堵)问题的好办法,(亚运会后)让大家恢复到以前的状态。”现在看来,就算采用单双号限行方法,也非解决堵车问题的治本之道,汽车渐渐从奢侈品转变为日常消费品,中产家庭购置两部车并不困难,车市火爆已经说明了这一点。

  上周某知名社区网站推出年度汉字评选,“堵”字赫然在列,而且投票选这个字的人还不少,可见“堵”车之苦早已人神共愤,其中,北京市民当是最受其苦。一场小雨就能让北京交通全城瘫痪,一次交通管制就能让二环内的汽车长龙寸步难行,首都早就有了“首堵”的戏称,更有专家将堵车列为城市病的头号元凶,而学界竟因此提出“迁都”建议,惹来坊间好事者的热烈讨论。12月中旬,媒体盛传北京即将出台“史上最严厉”治堵方案,包括将治堵纳入政绩考核体系、政府机关和事业单位5年内不再购买公务车、单双号限行制度化等杀手锏。这些狠招个个都打到七寸上,但值得忧虑的是,每一招都是短期行为,或许可以如同2008年为迎接奥运会“治堵”一样,虽能一时解决问题,但长久的效果仍然令人忧虑。

  广州不能重蹈“首堵”覆辙。为什么首都成“首堵”,根本上不是这个治堵方案、那个治堵高招行不行,而是治堵没有一个长期规划。北京对待“治堵”的态度是短期性的,等到堵得民怨沸腾连领导都过问了才会赶紧当个头等大事来对付,短期内通过各种方法缓解一阵子之后各种治理方案又被搁置了,过段时间又将堵得更厉害,接着再出来“治堵”,如此循环反复,终于形成了今天这样积重难返的局面。虽然“堵车”是城市化高速发展的必然附带品,但是类似于北京这样相对成熟的大城市出现这么大规模的堵车仍然不能完全归咎于城市化,城市设计者和管理者要负很大责任。早有专家指出,车太多或者人太多并不是“堵车”的根本原因,纽约人口和北京差不多,汽车总量是北京的三倍,但纽约的交通状况比北京好得多。问题出在哪,公共交通系统不发达固然是重要原因,但主要还是因为城市规划设计不合理。比如,某些地方行政区、商业区和金融区多重功能重叠,导致车流过分集中。再比如,道路设计不合理,需要分流的地方没有道路,有些环路又过宽。城市功能区的规划设计与城市交通体系的设计各自为政、各行其是,事实上,二者需要紧密配合,才能让城市交通与城市功能完美配合。

  幸好,广州的交通状况还没到北京那么严重。北京现在的治堵已经不仅仅是交通问题,牵一发动全身,小打小闹难以根治,下猛药又会伤筋动骨、代价太大,难怪有人提出“迁都”建议。广州应该认真对待“治堵”,趁着还未“疾入腠理”的时候,拿出一个长期的“治堵”方案,将城市规划和交通设计统一起来,真正解决问题。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