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百余农民工宿舍被拆 大批生活用品被埋(图)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12月24日 13:52 京华时报
北京百余农民工宿舍被拆 大批生活用品被埋(图)
原来的宿舍所在处已被夷平,农民工老刘试图寻找出一些自己在此生活的印记。
北京百余农民工宿舍被拆 大批生活用品被埋(图)
白天为了赶工,大伙拼命干活,到了晚上就在冰冷的仓库里打地铺休息。
北京百余农民工宿舍被拆 大批生活用品被埋(图)
包工头在其他村子找了个新暂住地,大家趁晚上的休息时间匆忙搬迁。
北京百余农民工宿舍被拆 大批生活用品被埋(图)
众农民工在这个仓库已住了两夜。

  12月21日下午,海淀区温泉镇东埠头村村委会北侧,十几间平房在轰隆声中被铲车推倒。这些平房是140余名农民工的宿舍,拆除是因为房屋被认定为违建。工人们称,他们并不知房屋要拆,因措手不及,许多财物都未能抢出。连续两天,百余农民工是在一处作为临时安置点的仓库里过的夜。他们最担忧的就是,返乡过节前的日子,他们会一直“居无定所”。

  大批生活用品被埋

  昨天傍晚,在东埠头村村委会北侧,年过六旬的河南籍农民工刘毛指着一片空地说,两天前这里还是他的宿舍,“据说是违章建筑,可我们毫不知情,说没就没了”。刘毛沮丧地在那片空地上走来走去,试图从中找出些自己曾经在此生活的痕迹。记者留意到,这地上有明显的车轮印记,靠近马路的地点还贴有写着“拆除一处违建恢复一片净土”等字样的宣传条幅。

  刘毛说,自己今年10月中旬从老家来京务工,随后跟着一名叫李磊的包工头四处干活,夜晚就回这里的宿舍休息。据他描述,这里此前有十几间平房,面积数百平方米,住有140余名来自河南的农民工,其中五六十岁的人居多。21日下午2点多,他还在外面干活,留在宿舍的人给他打电话,说房子要拆,快回来抢点东西。一阵狂奔回到宿舍后,他看到房子已被拆了一大半,成了废墟,一些保安模样的人制止他进入现场,“说是不安全”。“我的外套,还有两百块钱当时都被埋了,可能已经被铲没了吧。没几个人能把自己所有东西都抢出来”。

  工厂仓库暂住两夜

  “据说是区里下令要求拆除的。”包工头李磊说,自己当初经过村委会协调租来这片地建宿舍,在近几年里不断翻新建设,已小有规模,却没想到在自己并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政府强制拆除。

  农民工队长黄先生说,21日晚上9点多,众多农民工不仅面临着没有地方睡觉的窘境,很多人甚至连可以御寒的被褥也没有。最终,他们决定去镇政府反映情况,大家要求住到镇政府的办公楼里,“后来干脆在镇政府前烧起了柴火取暖”。

  昨天,温泉镇镇政府主抓信访工作的相关负责人李先生告诉记者,当晚他得知此事后立刻赶到镇政府。据他了解,有关部门曾多次告知房东关于即将对其房屋进行强拆的事项。他认为,房东并没有将情况及时告诉农民工及采取相应安置措施。为了帮农民工御寒,他联系了一家构件厂,将农民工暂时安置到该厂的仓库中。随后,他亲自前往镇里的超市购置了32床新被褥。就这样,120多名农民工在当晚11点左右暂时住进仓库,另有20余名农民工住进一处洗浴城。

  工人担忧年关难熬

  “人心都是肉长的,那里的条件我也知道。”李先生称,22日白天他去仓库看望农民工,见到那里的生活环境很差,让他“很揪心”。

  农民工队长黄先生称,大部分物品被埋,连锅碗瓢勺都没留下,这两天,工人们每天只能在仓库里就着咸菜吃馒头;由于无法烧水,只好买来瓶装的矿泉水,大家一口一口地轮着喝。“关键还是太冷啊,现在已经有20多个人重感冒了,还得每天出去接着干活。活干不完,就拿不到钱回家过年啊”。

  包工头李磊说,他认为有关部门的强拆行为不合情理,正在和有关部门交涉。此外,他已为工人在温泉镇杨家庄村另寻了一处暂住地点,那里的环境较仓库稍有改善。

  昨天傍晚,众农民工趁着休息时间将行李转移至新住处。“年关眼看就要来了,现在却不知道怎么熬下去了。”农民工刘毛猛抽了一口烟说,新住处估计也没法长住,“这趟出来可真不容易啊”。(采写/记者王维维摄影/记者朱嘉磊)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