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称昆明主城区试点车改一年 一半公车被拍卖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12月27日 10:03 京华时报
官员称昆明主城区试点车改一年 一半公车被拍卖
  今年1月,昆明市西山等4个主城区启动车改试点,共封存920辆公务用车。其中,462辆公车经过评估后对外公开拍卖。季志远/供图

  今年年初,昆明市四主城区启动公车改革试点——封存的920辆公务用车中,一半被拍卖。明年2月,在试点基础上,昆明市市级机关公车改革将全面推行。

  试点一年来,昆明公车改革遇到了哪些问题?各界期盼已久的车改路径设计,可从中获得哪些镜鉴?昨天,本报对话昆明市公车改革方案设计者之一、昆明市纪委党风廉政建设室主任季志远。

  ■人物

  季志远

  男,汉族,2001年开始从事纪检监察工作,2009年4月着手调研公车改革事宜,为昆明公务用车改革方案设计者之一。现任昆明市公务用车非货币化改革领导小组成员、昆明市纪委党风廉政建设室主任。

  插图/李明辉

  ■关键词

  “昆明车改”方案

  2010年1月,昆明市西山、五华、盘龙、官渡等4个区启动车改试点,共清理封存920辆公务用车。其中,半数车辆经评估后拍卖,剩余车辆(报废车辆除外)或用于组建各区机关公务交通服务车队,或划拨执法部门。

  同时,区财政根据每个单位实际在编人数,按每人每月400元的标准把公务交通经费划拨到各单位的公务用车专用卡上,由各单位统筹使用。专用卡的使用范围为:购买公交车IC卡;使用区机关事务管理中心公务车费用;私车公用时产生的维修、加油费用;其它社会车辆租车费用。每月没用完的费用可转到下月继续使用,超支财政不补。

  “昆明车改”,最突出的亮点有二:一是人车分治;二是费用到卡不到人。

  ■车改启动

  难在决心和魄力

  京华时报:昆明为什么要实施车改?

  季志远:2009年年初中央下发通知,要求公车购置运行费用在近3年基础水平上降低15%,这个刚性指标是公车改革的原因之一。同时,昆明市开展了“干部作风改进年”和“行政效能提升年”活动,并将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之一——公车私用、私驾问题,作为两个年活动的重要抓手,市委领导多次强调并提出明确要求,加强源头治理。车改就在这种背景下展开。

  京华时报:为什么挑选官渡这4个区?

  季志远:官渡等4个区是昆明的主城区,公共交通相对比较发达,区级财政基础比较好,辖区面积相对较小,涉农区域相对较少,具备公务用车定额包干管理制度创新的条件。

  京华时报:改革对象中,为何未将县处级干部纳入?

  季志远:我们的目标是把公车全部拿掉,但这项制度创新没有经验可循,本着积极、稳妥的态度,采取试点引路、逐步推开的办法,因此暂时未将县处级干部纳入改革范围。目前,4个区仅剩党政、人大和政协班子成员,约120人未列入改革。我们计划在2011年2月启动市级机关非货币化车改时,将这部分干部同步纳入改革范围。

  京华时报:这是为了减少改革阻力?

  季志远:必须承认,改革的阻力是客观存在的,公车改革是对利益的重新分配,而且带有剥夺性质,习惯于使用公车的干部肯定会有想法。在现行机制下,公务出行已形成了依赖公车的观念和习惯,对某些领导干部来说,公车不仅是身份体现,一定程度上也演化成了一种待遇。把面子和待遇拿掉,你说没有阻力吗?但是,公车制度改革是一个趋势、必然,只要下决心迈出第一步,干部的观念是会发生转变的,不满情绪也会消除的。

  京华时报:制定车改方案,有没有遇到公开的反对意见?

  季志远:制定过程中确实存在争议,主要是领导层面上的意见分歧,焦点集中在改革对象、定额包干标准、试点时间和国家有关政策等方面。总之,车改方案的制度设计并不难,难在观念转变,难在决心和魄力。

  ■方案设计

  多数人认同车改

  京华时报:设计车改方案用了多长时间?主要需要考虑哪些因素?

  季志远:2009年5月至12月,我们从调研到拿出定稿,前后近7个月,其间几易其稿。设计时主要考虑实行非货币化改革后,如何保障公务出行;怎么处置封存的公务用车;怎么安排使用公务用车的定额包干经费;怎么组建机关服务车队及司机安置等问题。

  京华时报:怎么平衡各方面的利益?

  季志远:设计方案时,我们对各方面的诉求和利益都有所考虑,并力求在方案和试点中得到统一和体现。我们推行的非货币化车改方案具有三大特点,首先是不发现金,杜绝福利化,车补下发到单位而非个人,保证用于公务出行。其次,有效降低行政成本。过去公车支出不可控,现在按人头划拨,成本完全可控,而且从长远来看,不再新购公车,也节省了购置费和维修保养费。第三,不设级差,完全根据工作需要来安排使用包干经费。这三点为多数人所认同。

  京华时报:2005年,昆明有3个开发区曾推行过货币化车改,为何未能推广?

  季志远:在制定主城4个区车改方案前,我们曾对3个开发区的货币化车改情况进行调研,发现褒贬意见各占一半。在本次车改方案的第一、第二稿中,我们也曾考虑推行货币化车改,但进一步了解后发现,货币化车改存在一些弊端,能够走下去的很少,而且车补作为一项改革性津贴,在2007年公务员阳光工资后,很难获批。基于现实和政策层面的双重原因,我们确定了非货币化改革方式。

  京华时报:每月400元的定额包干标准是如何确定的?

  季志远:定额包干标准,是以各区党政机关近3年车辆购置运行费支出情况为基数测算出来的。也就是说,实行定额包干管理后,财政支出不得高于近3年车辆购置运行费支出的平均水平。

  ■试点效果

  一半公车被拍卖

  京华时报:昆明车改如何推行?

  季志远:车改自今年1月15日开始推行,涵盖主城4区221个单位(含9个办事处),共涉及5344人,封存上缴920辆公车,除258辆用于组建机关公务交通服务车队、66辆划拨执法部门、134辆报废外,其余462辆经评估后用于公开拍卖。拍卖所得1654.98万元全部收归区财政,主要用于改善民生和市政建设。

  京华时报:车改了,原来的司机怎么办?有统计资料称,公车使用中,公用占三分之一,干部私用占三分之一,司机私用占三分之一。您怎么看这个说法?

  季志远:这4个区共有127位司机,根据身份不变、待遇不变的原则,有两种出路安置他们——45岁以下的全部划拨到机关服务车队统一管理,45岁以上的就地消化,即在原单位转岗,转成工勤人员。这个网上评论有一定道理,公车私用和私驾问题确实存在,这也是我们实行公车改革的诱因之一。

  京华时报:从新闻照片来看,各单位上缴车辆多为桑塔纳。有网友提出了一些质疑。

  季志远:网友的质疑可以理解,但老旧车偏多是昆明的现状。近年来,昆明新增公务用车数量很少,配车标准均严格按照国家标准执行,很多区、县从2008年起就几乎没有新增公务车;2009年,昆明市为“无车年”。

  京华时报:公车改革后,有什么变化?

  季志远:车改主要有四大影响,首先是干部出行观念正在发生深刻转变,试点区超过八成的公务员选择私家车、公交车、自行车和步行等方式,自行解决公务出行问题,其余不到两成的公务员主要选择机关服务车队解决公务出行问题。其次,财政支出明显降低,预计4区公务交通费年支出比过去3年平均水平减少约2051万元,降幅达到35%。第三,公车私用私驾问题得到有效防治。第四,厉行节约意识明显增强,干部作风改进,密切了党群干群关系。

  京华时报:每月400元定额包干,会不会出现“减少外出或不外出,从而影响工作”的情况?此外,方案规定,用私车办公事可报销油费可修车,这个如何界定?

  季志远:车改方案中,有利于工作是首要目标。实际操作中,可能会有少数人尽量减少外出的情况,但调研结果显示,近七成干部认为车改对自己的公务出行没有影响或一般。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干部的觉悟,没有了公车,很多干部私车公用也毫无怨言。但由于私车公用可能引发的问题不可预计,以及行驶里程等较难界定,因此,目前私车公用给予油补的工作还未启动。

  京华时报:试点已近1年,出现问题了么?

  季志远:据我们跟踪了解,问题和意见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一是反映400元的定额包干标准过低,尤其是农业局、林业局和水务局等下乡较多的部门,经费更加紧张;二是反映机关服务车队服务质量不高、运行效率较低,存在派车时间长、出车核算标准不统一等问题;三是反映定额包干专用卡使用过程中,由于POS机不普遍,刷卡不方便。比如,购买公交IC卡和乘坐出租车,都难以使用。

  ■下一步举措

  市级机关明年推行

  京华时报:各地车改已推行十余年,多以失败告终,昆明车改如何走出这个怪圈?

  季志远:各地车改基本以货币化改革(即发放现金交通补贴)为主,容易出现几个问题,首先是群众质疑车改变成了变相增加干部福利;其次是把车补发到干部手里,变成了私人的钱,是否真正用于公务出行难以衡量;最后,有的地方还出现了拿了补贴,公车照开现象,反倒增加财政负担。昆明车改采用的非货币化方式可以避免出现这些问题。

  京华时报:在车改方面,下一步有何计划?

  季志远:我们将进一步深化扩大试点范围,同时研究制定市级机关的非货币化车改办法,涵盖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协等众多部门。下一轮车改将涉及一万多人,计划在2011年2月启动,市级管理权限范围内的干部将全部纳入车改范围。同时,各区县可结合实际参照执行,根据自身条件,可以选择改,或不改,或部分改。

  京华时报:为什么要赋予区县选择权?

  季志远:一些区县并不完全具备实行车改的条件,如辖区范围大、公共交通出行不便等,如果实行“一刀切”的车改方案,就显得太武断,不切合实际。因此,我们赋予区县选择权,让它们根据自身情况决定是否要改。

  京华时报:还是这个方案么?

  季志远:方案基本一致,但在市级机关车改方案中,可以比较有效地解决试点中存在的问题。变化主要有三大方面,在定额包干标准上,对部分公务出行量大的单位,根据出行量和财政支出能力予以适当调整;机关服务车队考虑实行企业化管理,按市场运作方式操作,以提高服务水平和运营效率;针对定额包干专用卡使用不便问题,与银行对接,并争取实现刷卡乘坐公交、出租车等功能。

  京华时报:你认为,昆明的车改模式可以被其他地方复制么?

  季志远:昆明车改从未想过要成为全国的统一模式。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昆明的试点经验可以提供一点借鉴。各地具体情况各异,也不可能一刀切,需结合实际来推行。就全国而言,我们希望车改能自上而下推行,制定统一政策,破解现实阻力。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