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东莞相对贫穷小镇推行高福利模式引争议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12月28日 14:37 南方都市报
广东东莞相对贫穷小镇推行高福利模式引争议
石排镇地理位置。
广东东莞相对贫穷小镇推行高福利模式引争议
2008年第一批入住石排新莞人廉租公寓的市民笑逐颜开。
广东东莞相对贫穷小镇推行高福利模式引争议
2010年7月,石排户籍人口免费公交启动。
广东东莞相对贫穷小镇推行高福利模式引争议
2007年春运,石排开通国内首趟新莞人专列,时至今日已有上万新莞人受益。

  石排突然红了。

  虽然“中国镇”的口号渐渐响亮起来,但石排真正引人关注的是民生行动。

  户籍人口25年免费教育、镇内公交免费、居民体检免费、新莞人返乡专列……随着政策从纸面走向现实,并且真正影响到普通人的生活,这个东莞北部并不特别发达的小镇因为“高福利”隐隐有了乐土的味道。

  以“石排模式”之名,争论随之而起。

  焦点是钱。

  一镇的经济实力能否支撑高福利模式?“切蛋糕”虽然是门艺术,但总归是闪转腾挪,石排如何能将蛋糕做大?

  但是,石排模式的可贵之处在于一个简单的事实:让更多的人分享发展成果。

  按照十七届五中全会描绘的“十二五”蓝图,保障和改善民生是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根本出发点和落脚点。如今和未来的中国关注的重点,从追求经济增长向以人为本、科学发展转型;中国政府执政方略,要从“国富”向“民贵”转身。

  如何实现这种转型和转身,需要更多尝试和探索。

  石排,会是一个成功的探索者吗?

  石排红了!

  五年前,通过网上搜索,石排的相关信息还几乎为零,现在相关信息达560多万条,以至于现在不少内地人士不知道东莞,但知道石排。

  尽管天气寒冷,可在大堂内穿梭的黄忠却已是满头大汗。

  黄忠原本在东莞石碣开茶餐厅,去年过年的时候因为无意中看到一篇关于石排政府领导带着财神爷到企业慰问的报道,感觉特别新鲜,刚好那会又正有扩大经营的想法,于是到石排实地考察,最终将餐厅搬到了石排,而且改头换面成了一家湘菜馆。

  目前,湘菜馆生意红火,一到中午就爆满,黄忠心里特别痛快。

  这些年,类似黄忠这样被石排的相关报道吸引住目光的人还很多很多。自2007年以来,石排这个地处东莞东北部的边缘小镇可以说是迅速蹿红,中央电视台、新华社、凤凰卫视、诸多广东本地媒体,甚至是人民日报都对其争相报道。

  这种局面一直维持至今。就在不久前,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栏目还深入石排普通居民家里,进行专题拍摄。因为同一时间段,来自全国各省市高校的50多名院长、教授正好也组团前来参观考察,石排政府甚至因此忙不过来接待。

  国内最大的网络搜索引擎提供的数据同样反映了这种蹿红的速度。就在五年前,通过搜索,石排的相关信息还几乎为零,可现在搜索石排两个字,相关信息达560多万条,这一数据在东莞32个镇街中仅次于有着虎门销烟这般非凡历史的虎门镇,以至于现在不少内地人士不知道东莞,但知道石排。

  这在几年前是无法想象的。现任石排镇党委书记的翟崇碧是2005年调到石排的,据其回忆,初到石排时,每每有外地朋友问起他在哪任职时,他直接回答石排,很多朋友都不知所以,最后他只好无奈地补充一句“在石龙旁边”。

  而这一切的变化,都得益于石排近几年来连续推出一系列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措施。

  2007年,石排镇提出用三年时间为全镇户籍人口进行免费体检,为居民建立健康档案。

  2008年起,石排在九年制义务教育的基础上,陆续推出从幼儿园到博士25年免费教育新举措。

  2010年年初,石排全面实施户籍人口养老保障工程,首设户籍人口居住中心。年中,再次推出户籍人口免费公交政策。

  在关注民生已成为社会主旋律的今天,对比国内其他城市推行的民生福利方案,石排无论从深度还是胆识上,都明显走得更远,这一次次的免费,一次次打破了人们的心理预期,亦一次次地牵动了全国人民的心。因此,石排的蹿红几乎成了一种必然。

  在网络世界,这种蹿红更为明显,类似“真想做一个石排人”这样的网络愿望比比皆是,而更多已身处石排的外来务工人员则开始行动起来了,在石排石崇工业区上班的新莞人林晓娟就是其中之一。

  今年35岁的林晓娟在东莞打工已近十年。她说,在四川达州老家不要说读书免费了,就连平时孩子上个学都要步行近一个小时。她算了笔账,光小孩读书读到大学至少得要十万元,再算上家里老人的开支,这对于打工夫妇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

  林晓娟现在正忙着和丈夫一起申请入户石排,他们希望能以此搭上石排高福利模式的顺风车。只是,盛名之下,已吸引了大批关注目光的石排真的就那么好吗?

  石排真相

  石排的经济实力在东莞的32个镇街中一直处于倒数前几名的位置。这样一个相对贫穷的城镇推行高福利模式,在很多人看来都是天方夜谭。

  在石排迅速蹿红的同时,各种异样的声音也在出现。

  因为不管人们怎么宣传,石排都有个绕不开的事实,那就是石排的经济实力在东莞的32个镇街中一直处于倒数前几名的位置,至今还是东莞的欠发达镇,是东莞少有的几个没有大型企业、更没有产业集群的城镇之一。

  这样一个相对贫穷的城镇推行高福利模式,在很多人看来都是天方夜谭。因此,在各方宣传石排模式的同时,作秀说几乎都相伴相随。北京即有媒体称,石排的高福利模式其实是翟崇碧为石排赚名气的一种城市营销手段。

  而东莞本地一些官员则认为这是翟崇碧捞取政绩的一种方式。在他们看来,目前国内体制下考核官员政绩往往看经济发展、社会稳定等硬指标,石排作为东莞经济实力的欠发达镇,搞这一系列的民生措施主要是因为明知自己在招商引资和产业发展上作为的空间不大,从而采取的“曲线救镇”之道。

  起初,翟崇碧会对这些质疑一一回应,甚至坦承,“如果要说我是作秀也可以,我就是要吸引全国、世界投资者、创业者、打工者的眼球,希望他们关注石排、投资石排、建设石排”。可时间长了,他也懒得回应了,因为他更喜欢用事实说话。

  石排田边村村民肖大新或许就是翟崇碧可以举的事实之一,尽管两人素不相识,可肖大新很感激翟崇碧。

  肖大新是珠三角典型的穷人。现年42岁的他是个肺气肿病人,几年下来的顽疾让他丧失了基本的劳动能力,只能在家中做些简单的手工活来补贴家用。妻子在村里当环卫工,月收入不到一千元,两个小孩正在读小学和中专,都是急需用钱的年龄。可与贫苦人家常有的唏嘘悲叹不同,在谈及自己多年的疾病和家庭困境时,肖大新脸上始终挂着一丝平淡的微笑。因为他是石排人,在高福利模式下,他的生活有保障。

  肖大新算了一笔账,现年,他每年可以报销一万多元的医疗费,每个月还可以领取600元的低保补贴,这对治疗肺气肿来说足够了,小孩的学费则全部政府买单,只要小孩品学兼优,每年还可以从村里和学校获得两三千元的奖学金。再算上逢年过年,村里和镇政府送来的生活用品和慰问金,这些福利措施每年至少帮他减少两三万元的负担,而这笔费用甚至超过了他们全家一年的总收入。

  肖大新感慨,刚得知自己患上肺气肿这种慢性疾病时,觉得生活失去了希望,既怕对不起孩子,又担心成为家人的累赘,甚至想过逃离这个地方,是政府的这些福利措施让他坚持了下来,让他相信随着孩子的长大,这个家一定不会贫穷下去。

  肖大新享受的福利其实还只是“石排模式”的一部分,石排户籍居民享受到的惠民政策远不止于此。石排燕窝村党支部书记王牛奶称,除了免费教育、医保社保,就拿老人养老来说,燕窝村里的200多名老人平均每个月都能领到500左右的养老金,一些富裕村的老人每月甚至都能拿到七八百元,凡是有老人去世,政府还会给3000元的慰问补贴。而根据镇里社会保障工作的规划设想,在未来,石排还将实现村民结婚、生小孩等都将有慰问补贴。

  王牛奶说,可以说要不了多少年,在石排生老病死都可以有钱拿。说话间,王牛奶身为石排人的骄傲感溢于言表。

  对此,翟崇碧说,“就是要让居住的老百姓有安全感、归属感、幸福感,大家认同这个地方,以这个地方为荣。”在其看来,中国最有特点的是大连人,因为大连人什么都以“我是大连人”而自豪,大连人到外地打工也是全国最少的。其次是杭州人,不希望很高的工资待遇、不希望很辛苦,悠哉游哉坐在西湖边品品龙井,啃瓜子、聊天。翟崇碧希望有一天石排人也能如此。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