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世界文化名城 广州不缺高楼缺创意人才(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1月05日 11:09 南方都市报
建世界文化名城 广州不缺高楼缺创意人才(组图)
国际知名文化研究学者、美国哈佛大学荣誉教授李欧梵
建世界文化名城 广州不缺高楼缺创意人才(组图)
北京大学中文系主任陈平原教授
建世界文化名城 广州不缺高楼缺创意人才(组图)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党委书记、南方日报社社长杨兴锋

  南都讯“广州论坛·广州建设世界文化名城高峰论坛”昨日在广州召开。来自哈佛大学、巴黎大学、柏林自由大学、东京大学、香港大学、北京大学等全球著名高校、学术机构和广州地区专家学者齐聚一堂,为广州建设世界文化名城建言献策。

  刚刚举办完第16届亚运会和亚残运会的广州,正站在新的发展起点上,以建设国际商贸中心和世界文化名城为载体,全力推进国家中心城市建设。在这样的背景下,广州市和中山大学启动“广州论坛”,以广州建设世界文化名城为主题进行研讨。

  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汪洋为本次论坛发来贺信,寄语广州论坛广纳全球之智、广揽天下之才。昨晚,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万庆良宴请了部分专家学者。

  中山大学党委书记郑德涛教授在论坛发表该校“广州建设世界文化名城”课题组的研究报告。他说,衡量世界文化名城的指标很多,包括具备著名的文化机构、有国际影响力的媒体、办大型国际赛事的经验、世界知名大学和研究机构、著名世界文化遗产、文化活动场所等等。以这些指标衡量,广州有潜力跻身世界文化名城行列。

  美国哈佛大学荣誉教授、香港中文大学宗教及文化系讲座教授李欧梵表示,广州打造文化名城一定要国际化,这不是全球资本流动的国际化,更是要求居住人群的多元化,创意人才的聚集和活跃以及广州这座城市与其它世界名城的互动。他认为,广州不缺高楼,则缺创意人才,广州创建世界文化名城,当务之急不仅是盖高楼大厦,更应聚集优秀创意人才。

  香港西九龙文化区管理局董事局成员李焯芬介绍了西九龙文化区建设的经验,特别分享了西九龙文化区建设征集民众意见的三个阶段,表示民众参与城市文化建设的必要性和重要性。

  中国工程院院士、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院长兼设计院院长何镜堂教授说,广州打造世界文化名城,要保持云山珠水的视觉通廊。只有利用云山珠水以及其他丰富的自然资源,建立开放型的、山水相容的城市空间,才能把广州打造成为一座彰显文化交流、弘扬革命传统、代表改革开放、体现岭南特色,历史文化与现代文明交相辉映的门户性世界文化名城。

  在下午的总结会上,广州市副市长贡儿珍表示,广州将建立健全文化强市和世界文化名城建设的财政保障机制,确保各级文化事业费不低于当地财政事业费的1%,确保各级财政对文化建设的投资不低于经常性财政收入的增幅。

  专题报告

  建设一个亲民的世界文化名城

  中山大学课题组认为广州应培养市民文化认同感和现代公民意识

  昨天上午,广州论坛上,中山大学党委书记郑德涛代表中大“广州建设世界文化名城课题组”做了“广州与世界文化名城建设的历史、现状和未来”的主题报告。报告建议广州应潜移默化培养市民的文化认同感和现代公民意识,建设一个亲民的世界文化名城。

  2010年8月以来,中大受广州市委宣传部的委托,组建课题组,分为六个方向进行专题研究。课题组包括了历史学、人类学、文学、社会学、经济学、公共管理、艺术设计、城市规划、景观研究等学科领域的学者。

  据介绍,该课题组目前已将研究成果形成近6万字的研究报告,将提交广州市委市政府作为施政参考。

  广州有足够潜力跻身世界文化名城

  郑德涛说,广州建设世界文化名城的主旨是弘扬历史文化,保护历史文化名城风貌,形成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交相辉映,具有高度包容性、多元化的世界文化名城。

  课题组认为,广州有中外闻名的历史遗存,有走向世界的粤语和粤语文化,广州的城市变迁和文化辐射能力与整个珠三角的水上生活和海洋文明息息相关,具备文化名城建设的基础。

  但郑德涛也指出,“广州仍然是一个以地域文化为主导的地区性城市,与公认的世界文化名城有距离。”课题组总结了世界文化名城的共同特点,即著名的文化机构和文化场景、有国际影响力的媒体、强大的运动社区及举办大赛经验、世界知名大学及教育机构、世界文化遗址和遗产,发达的旅游和相关产业,成为文化艺术热衷表现的场所和主题,具有榜样效应。课题组认为,参照上述特点,广州有足够潜力跻身世界文化名城之列。

  坚持本土立场,尽量不要模仿

  课题组分析指出,广州建设世界文化名城面对的困难,主要来自市民的文化认同感和现代市民意识有待提升。“广州市民比较重视日常生活,对抽象思辨缺乏认识。”广州仍需对历史文化资源加大保护力度,城市文化景观有待大力改善,文艺研究与文艺活动的影响力有待提高。

  报告对广州文化建设提出了具体的目标,即到2020年,把广州建设成为首善之区、创意之都、文化之城、汇聚之地。

  报告明确提出要强调从人类文明发展的脉络出发,重新认识和定位广州的历史文化资源的价值和意识,要强调坚持本土立场,尽量不要模仿和借用非本土的知识。

  报告同时指出,要潜移默化培养市民的文化认同感和现代公民意识。使市民甘于、乐于参与城市文化建设。通过博物馆教育,城市文化夏令营,让市民为成为广州人而骄傲。开展公民教育和人文教育,培养全面发展的文明都市人。

  报告着重强调了要提高城市建设中与百姓日常生活贴近的文化设施品味,建设一个亲民的世界文化名城。“加强建设比如绿地,小社区图书馆,粤剧粤曲剧场,咖啡厅等文化聚集场所。欧美国家很多文化品味,都是通过这些亲民的细节营造出来的。要充分重视微观环境和景观布局,尤其是要重视在城市改造和建设中的细节。”

  成为文化人“最适宜生活”的城市

  报告着重指出,要吸引更多的卓越人才定居广州,使广州成为学者和文化人“最适宜生活”的城市。“目前广州的标志性大师还不够多,不仅要提供卓越的生活待遇,更要营造适于创造和发挥的软环境。”

  何为亲民城市

  世界文化名城共同特点

  即著名的文化机构和文化场景、有国际影响力的媒体、强大的运动社区及举办大赛经验、世界知名大学及教育机构、世界文化遗址和遗产,发达的旅游和相关产业,成为文化艺术热衷表现的场所和主题,具有榜样效应。

  提高城市建设中与百姓日常生活贴近的文化设施品味,如绿地、小社区图书馆、粤剧粤曲剧场、咖啡厅等文化聚集场所。欧美国家很多文化品味,都是通过这些亲民的细节营造出来的。要充分重视微观环境和景观布局,尤其是要重视在城市改造和建设中的细节。

  观点

  李欧梵:广州应有更多更有活力的文化空间

  与不少大城市相比,广州在“人”的聚集方面还不够,比如现在有了超级现代建筑,但是否有足够的艺术团体在这些空间表演?台湾光一个台北市就有5个交响乐团,广州市只有一个交响乐团。

  衡量世界文化名城最重要的指标是什么?国际知名文化研究学者、美国哈佛大学荣誉教授李欧梵给出的答案是“人”。他在接受南方都市报记者采访时说,文化组成最重要还是人,广州创建世界文化名城,当务之急不仅是盖高楼大厦,更应聚集优秀创意人才。

  李欧梵从瑞典一位人文和社会学学者的观点谈起,这位学者认为全球化的都市必须有几个指标:首先是金融和商业中心,拥有多元化种族的居民,还必须是旅游中心,最重要一点是,有自由流动中的大量优秀创造性人才。

  “如果一个城市能产生出几千个创意团队,而且都是自发性的聚集,我觉得这个城市大概可以开始算是世界文化名城。”李欧梵特别强调,所谓创意人才,不仅是传统的文人、作家、教授,也包括商业性、文化性的,比如广告、摄影人才,目前他个人最关注的是都市建筑设计人才。

  李欧梵提到,如今全世界有一个很明显的都市化现象,即产生并关注超级现代性建筑,在中国大家最熟悉的有鸟巢,广州人有引以为豪的广州大剧院等,如何把这些新的标志性建筑变成一个更有意义、更有活力的创意空间,需要集思广益来探讨。

  李欧梵认为,与不少大城市相比,广州在“人”的聚集方面还不够,比如现在有了超级现代建筑,但是否有足够的艺术团体在这些空间表演?台湾光一个台北市就有5个交响乐团,但广州市只有一个交响乐团。

  除了外来的“人”,还要注重本土的“人”。李欧梵以香港为例,香港被称为“动感之都”,但“动感”的背后是什么?实质上是人民的日常生活,“我们可以发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世界性游客到一个地方,最想看的反而是最本土的东西,比如去香港不见得会去看会展中心,但会去上岛吃老饭菜,会去重庆大厦看老电影院。”

  提到刚刚落幕的亚运会,李欧梵笑言,现在全世界重要的城市都有一个共识,要想把自己打造为全球化都市,最方便的方法就是举办世界性的活动竞赛,在这个方面中国做得非常好,奥运会、世博会都非常成功。但他提醒,“世界性活动涉及到如何持续的问题,广州要举办某一种世界性的活动,它的实质意义是什么,要怎样去做,如何持续,应该有更深层次的思考。”

  “怎么样能够使一个城市有它的文化特色,我觉得需要靠全民的努力。最后我不自量力地希望,在广州这个南方的城市,应该有更多、更有活力的文化空间。”李欧梵说。

  陈平原:城市不是一块铁,烧红了就能打成剑

  城市的口号除了“建设”、“经营”、“打造”之外,还应该加上“养育”一词。人需要养育,城也需要养育———包括体贴、呵护与扶持。

  “你以为城市是一块铁,只要烧红了,就可以随心所欲地将其‘打造’成刀剑、犁耙或玩具,那是不对的!人需要养育,城也需要养育,包括体贴、呵护与扶持。”北京大学中文系主任陈平原教授昨日在论坛“咬文嚼字”,他建议广州建设世界文化名城,提出城市的口号除了“建设”、“经营”、“打造”之外,还应该加上“养育”一词。

  陈平原说,谈及“城市”的规划或远景,常能听到很多铿锵有力的论述,但他自己会特别在意论述者对于动词的使用,“三十年前是平实的说法,叫‘建设城市’,让人联想到迅速拓宽的马路,还有拔地而起的高楼,在这过程中,工程师是主角。二十年前是商业味道十足的‘经营城市’,金融家登场,资本力量加上推土机所向披靡,城市像摊大饼一样急剧扩张。最近十年,听到的则是‘打造’什么‘城市’,毫无疑问,能抡起大锤,像打铁一样对待一座城市,让其日新月异的,只有政府官员才做得到。”

  陈平原说,表面上是一个动词的选择,背后却是一种城市发展思路,之所以不喜欢“打造”这个词,因为主事者过高估计了人的主观能动性。

  “你以为城市是一块铁,只要烧红了(转化成现实条件,就是有钱或有权),就可以随心所欲地将其打造成刀剑、犁耙或玩具,那是不对的。人需要养育,城也需要养育———包括体贴、呵护与扶持。这是人文学者与工程师或经济学家不一样的地方。”陈平原说道。

  对于广州提出建设“国际商贸中心”、“世界文化名城”两大目标,陈平原认为,前者指日可待,后者则任重道远。如果对这一漫长而艰辛的过程的描述选择动词的话,他建议舍弃雷霆万钧的“打造”,而采用春风化雨的“养育”,因为城市不仅是外在于人的建筑群,而是人及其生活方式的自然延伸。

  “以今天的技术水平,短时间内建成一座新城,甚至是高低错落的仿古建筑,都不是什么难事,但这只是徒有外表,缺乏修养与内涵。”陈平原说,好的城市应该像油画一样,是一层层涂上去的,看得出每个时代不同的笔触,以及这些笔触背后的情怀。因此,即便你很有钱,也很有权,请尊重先人的努力,不要一切推倒重来。

  杨兴锋:名城建设,媒体应敢于并善于监督

  在广州建设文化名城的过程中,可能会出现一些人急于求成、盲目模仿的现象,媒体应站在客观中立的立场,敢于并善于监督、鞭挞文化名城建设中的落后现象……才能真正助力文化名城建设。

  “广州建设世界文化名城,需要媒体力量的配合呼应,媒体要给力。我在这里作个明确表态,南方报业一定给力!”昨日下午,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党委书记、南方日报社社长杨兴锋在“媒体力量与文化名城建设”分论坛上讲道。

  杨兴锋说,广州在举办亚运会之后提出建设世界文化名城,对媒体来说不仅是机遇也是挑战,作为主流媒体,不仅要以最大的热情为名城建设鼓与呼,也应敢于并善于监督,鞭挞文化名城建设中存在的不科学、不和谐现象。

  “一个媒体要成为优秀媒体,成为精神世界里的中流砥柱,就必须胸怀伟大的历史使命感和强烈的责任感,这就要求职业传媒人有所担当。不仅敢于担当,而且善于担当。”杨兴锋以非典时期《南方日报》刊发的《非典的元凶是衣原体?》报道为例,当时国家级机构及专家指出,非典元凶基本确定为衣原体,但广东省以钟南山院士为首的一批专家,基于一线医疗实践,认为非典元凶不是细菌,而是病毒。

  “当时钟院士问我们的记者,你们敢不敢登?我们经过反复考虑第二天还是登出来了,成为全国唯一一篇提出质疑的报道,报道在第十四届中国新闻奖中全票获得消息类一等奖,这是中国新闻作品的年度最高奖!”杨兴锋认为,这篇报道的可贵之处在于为非典扫除了认识误区,也体现了主流媒体在关键时刻不唯上、只唯实、勇于担当的风骨。

  杨兴锋还提到,在广州建设文化名城的过程中,可能会出现一些人急于求成、盲目模仿的现象,媒体应站在客观中立的立场,敢于并善于监督、鞭挞文化名城建设中的落后现象,提醒人们修正文化名城建设过程中的盲目和冒进,不断拷问建设进程中的不科学、不和谐因素,才能真正助力文化名城建设,“在此,也欢迎广州市委、市政府积极利用我们媒体的舆论力量和监督力量,作为推进文化名城建设的重要武器。”

  采写:南都记者 刘黎霞 吴渤 吴瑶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