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个深圳人2011的新规划新梦想(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1月05日 14:42 南方都市报
11个深圳人2011的新规划新梦想(组图)
符凡迪一夜成名,但一直追逐梦想。
11个深圳人2011的新规划新梦想(组图)
被访者刘芳。
11个深圳人2011的新规划新梦想(组图)
被访者吴丹丹。
11个深圳人2011的新规划新梦想(组图)
深圳飞速发展,人们期待百姓生活也越来越幸福。

  无论是主动选择或被选择,都是一种生活方式的继续或转变。生活总是要继续,我们希望,在2011年新的一年里,发现快乐,找到快乐,才是我们最重要的选择。

  人生就是不停地选择和被选择。对深圳这座年轻的城市而言,朝气蓬勃,机会与诱惑无处不在。一年一度,新一年的开始,新的规划,也是新的选择!在这些选择中,也许是惊喜、期待、憧憬,也许是无奈、在他们的身上,或许,我们可以找到自己的身影……

  2011年新年伊始,南都记者特别选取了11个深圳人,看看他们在新的一年面临哪些选择,或者被迫作出哪些选择。他们每个人的选择背后,或多或少与这座城市的特质与发展相关。

  朱清时,深圳最年轻高校南方科技大学的创校校长。在过去的一年里,这位矢志高校创新的改革者,为了南方科大奔走不息,面对的却是人们对他所致力事业的毁誉参半。新的一年,是否要继续高擎改革大旗,对朱清时来说,也许并不是一道复杂的选择题。

  事实上,这同样是一道摆在很多深圳改革者面前的选择题,在利益格局日益复杂,改革难度与日俱增的今天,是继续像30年前那样大踏步改革,还是固步自封,对于已过而立之年的深圳至关重要。

  其余的10个人中,有的因为房价日益高涨,不得不在买房与租房中作出选择;有的面临越来越大的竞争压力,在是否回老家发展的问题上艰难徘徊;有的跟随特区一体化的步伐,考虑是否做一名关外生活、关内工作的“钟摆族”;还有的眼看着地铁开通,盘算着是否要调整买车计划……

  在他们的身上,或许,我们可以找到自己的身影。

  竞争激烈 考虑逃离

  姓名:王琴

  职业:公司职员

  选择题:留在深圳V S老家发展

  该留在深圳还是回老家发展?这个选择题,在一家网站工作的王琴整整做了一年。来深圳已经3年,刚来这个城市感觉一切都很新鲜,现在渐渐发现,物价高涨,房价太贵,而收入却一直在中低位徘徊,每天还忙得要命,真正成了“穷忙族”。因为工作太忙碌,自己错过了谈恋爱最好时机,至今仍单身。她每次一回家,就很受刺激,老家同学个个工作稳定,收入不错,“要是在老家,我也早就能过上这样的日子”。

  但转念一想,王琴说,自己心里又没底,如果真的离开深圳,自己能否适应老家的节奏,是否能真的过上工作稳定、家庭幸福的生活?她说,如果找个异地男朋友,或者是有一份前景更好的工作,她一定会义无反顾地离开。但这样情况迟迟没有出现。王琴说,希望2011年能有好的机会,让她果断做出决定。

  学习理财 学会投资

  姓名:俞微子

  职业:民营企业职员

  选择题:钱存银行V S月月用光

  月薪8000元,在一家民营企业工作的俞微子是一个典型居家型80后女孩,存钱是习惯,节省是理念。她曾因为节省而被朋友戏称为“抠女”。对于这个称呼,俞微子有着自己的观点:单身在这个城市打拼,不懂得理财,再不存点现金,万一有急用怎么办?存钱目的是为增强安全感。

  但2010年“嗖嗖”上涨的物价却令俞微子的“钱袋子”有些捏不住了。她说,仔细一算,按照这个涨幅,她工作2、3年的20万元存款缩水了快1/3。于是她开始寻找理财出路。“我的2010年就是这样度过的,一面看着物价上涨,一面捏着不太厚的钱包叹息”,俞微子在自己的微博中写道。新的一年到来了,俞微子决定学习理财,同时给自己投资,“如果有喜欢的东西需要购买,我愿意当个‘月光族’”。

  岗厦“特钉”继续“留低”

  姓名:文添银 职业:退休

  选择题:签约拆迁V S独守阵地

  对岗厦“特钉”文添银来说,2011年的选择近在眼前。自从紧邻的最后一栋3层房屋2010年11月倒下后,她的10层红色小楼已成为真正的孤楼。岗厦河园片区改造正在拆空地块上展开,不时被施工打断的水电供应成了文姨的头号心病;2011年,签或不签的选择依旧横亘于她面前。

  文添银选择“留低”,按照去年流行说法,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因为可能获得的千万补偿,网上总有人给她贴上贪得无厌的标签;因为岗厦占据着深圳C BD核心位置,阻滞深圳发展的罪责常由“特钉”们扛起;因为同一“战壕”的“战友”渐少,因为城市更新的车轮滚滚而来。

  选择“留低”,就是选择承受。这外部的艰难动摇不了文添银内心的选择。她认为,自己早与家人反目,年事将高,后半生唯有寄托在这栋孤楼上;她描绘着自己的公平,“房子多的打点折,小房子给多点(补偿)”,希望自己的800余平方米住宅能获得更高补偿。

  迁居关外 担心教育

  姓名:刘军 职业:文化界人士

  选择题:关外置业V S关内定居

  关内还是关外,在2011年,的确是一个折磨购房者的两难问题。因为就在今年,分别连接龙岗、宝安的三条地铁线都将开通。地铁开通,阻碍市民出关置业的最大绊脚石,即将被搬走。

  在深圳一份杂志工作的刘军说,他月入万元上下,想买一套120平方米的房子,只能迁居关外,令他最开心的是,他关注一年多的民治片区,终于要通地铁了,但令他犹豫的是,很担心迁居关外后,小孩没有好学校读书。

  但刘军认为,随着关外基础设施的逐步完善和特区一体化的推进,关外与关内的差距一定会越来越小,“更重要的是,价格就是竞争力啊。”

  回家过年 费用高昂

  姓名:吴丹丹 职业:麦道广告有限公司总经理

  选择题:回家过年V S留守深圳

  对于28岁的创业者吴丹丹来说,春节回不回家是一道非常困难的选择题。“想回,但回家要面对太多人的眼光,要给他们一个答案。”吴丹丹和许多深圳创业者一样,放弃了内地稳定的教师职业,只身来到深圳追寻梦想,而且终于开办了自己的公司。即便如此,她告诉南都记者,如果回家,她依然要面对七大姑八大姨的质疑眼光,“他们认为,放弃了那么好的工作,在深圳究竟混得怎么样,回去总是要给他们一个答复。”同时,也有非常现实的问题,回到北方的费用相当“高昂”,“不是路费,光是散红包就至少要1万块以上。”和男友商量后,她现在决定把父母接过来过年,“买了房子,让他们来住住也是理所当然的”。

  来深三年 四度跳槽

  姓名:李恭(化名) 职业:品牌策划

  选择题:安于现状V S另攀高枝

  今年27岁的李恭决定春节回深圳后,就迎接她的第四份工作。按照她的说法,“换工作是正常现象,就像植物长大了要换盆一样”。

  2004年大学毕业后,李恭选择了继续读研。2007年从厦门大学广告专业研究生毕业后,7月份她来到了深圳,并从未离开过这座城市。在深圳这几年间,她一直按照自己的想法进行跳槽,目前所呆的一家著名内衣公司,是她的第三份工作。在这家内衣公司做品牌策划到今年下半年,她发现自己的空间越来越小了,就一直有了跳槽的想法,并在最近基本确定肯定要离职了。

  “目前呆的公司没有发展平台了,从个人利益角度被迫跳槽。”李恭无奈地说。她表示,趁自己年轻,她想按照自己的想法去生活,并多锻炼一些,最终目标她是希望“还是以自负盈亏为目标,自己经营小店就好”。

  寻梦之旅 坚定而为

  姓名:符凡迪 职业:拾荒者

  选择题:追逐梦想V S放弃所好

  符凡迪选择在深圳市少儿图书馆里度过寒冷的昨天。2010年,生活向这个雷州男人展示了最神奇的一面,一夜成名的奇迹却未改变他的轨迹,正如成名前他不曾自卑一样,成名后他也毫无自喜;一路追了梦想20多年,终于到了节骨眼,符凡迪的2011年仍在路上。

  拾荒者身份让符凡迪在去年的《中国达人秀》上一炮而红,他抱着装有全部家当的塑料袋登台,亮出“唯一的朋友”英语字典,震撼了周立波、高晓松、伊能静等一众评委和千百网民。成名让符凡迪感觉离梦想实现又近了一步。报纸之外,深圳的电视台上有了关于他的专题报道,D V频道特意将他请去录制节目,好心人还敞开录音棚的大门,为他录下几支单曲,投递给央视网络春晚、海南旅游岛春晚节目组。

  婉拒了收容救助、夜夜在快餐店避风,符凡迪继续着流浪、拾荒、读书、歌唱。眼下,他已被邀请参加2011深圳达人晚会的演出,将在世界之窗的舞台上亮相。2011才刚开始,符凡迪选择坚持梦想,寻梦之旅仍“在路上”。

  改革之路 争议缠身

  姓名:朱清时 职业:南方科技大学校长

  选择题:勇往直前V S明哲保身

  2009年,朱清时获任南科大创校校长不久,就有人预言他将成为改革的“烈士”,当时的他意气风发、踌躇满志,根本不在乎这样的担心。一年多过去了,南科大不知碰过多少壁,朱清时不知经历多少不眠夜,他说现在吃安眠药,一种药不顶用,要混合着吃。但当有人再次提起“烈士之问”,朱清时还是很乐观,“即使我们做不成,我们做的工作也为后来人探了路,总结了经验,他们可以站在我们的肩上,看得更远,站得更高。”

  2011年新年第一天,朱清时接受采访时说,南科大的改革之路已不能回头,“现在不是要不要走,或者走哪条路的问题,我们一定要做下去。”问及南科大改革会不会被叫停,朱清时坚定地说,这是全国人民对教改的殷切期望,加上南科大首届招生的规模并不多,改革还是会继续做下去。

  一等再等 屡失良机

  姓名:张冉文 职业:外资企业文员

  选择题:及时出手V S继续观望

  买不买房,张冉文已经挣扎了两年。2008年大学毕业后,张冉文先是在上海一家公司工作了半年,随后跳槽到深圳一家外资企业做文员工作,“现在最后悔的事情,就是2008年毕业那年没有听妈妈的建议,在上海买一套房子。”2009年下半年开始,张冉文开始在深圳看房,看房足迹遍布六区,,到今年年底,她户头上的存款终于突破了10万元,勉强够得上两成首付。结果再去看房子,60万元根本买不到张冉文想要的房子了。她说,过去三年里不买房的经历,让她一直成为跟在房价屁股后面追的人。一再观望的张冉文表示,不管今年房价是涨还是降,一定要完成买房的任务,“就算是抗通胀,买套房子总不会吃亏。”

  地铁开通 买车两难

  姓名:刘芳 职业:中央驻深某报社记者

  选择题:买车代步V S环保出行

  刚刚过去的2010年,深圳登记在册的机动车数量突破了170万辆。面对越来越严峻的交通拥堵和即将全面开通的地铁,买车还是不买,成为令许多人纠结的一个话题。

  中央驻深某报社的刘芳也为此困惑。由于从事媒体行业,许多采访需要赶时间,买车代步被提上日程。由于经常要在深圳全市采访,尤其是要到原特区外的一些地区,刘芳开始考虑买一辆大排量的汽车。然而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油价开始飞涨,她改变了主意,决定买一辆小排量的汽车。然而就在她对选哪种车型而犹豫的时候,小排量汽车购置税优惠也取消了。看来看去,刘芳决定买一辆更加经济的油气一体车,但是2011年家门口的地铁即将开通了,刘芳最终的决定是干脆暂时不买了。

  “地铁修好了,每天走走路去坐地铁其实很健康也很环保。如果大家都去买车,实际上对于整个城市而言并不是一件好事。”

  想要宝宝 害怕被炒

  姓名:游游(网名) 职业:某杂志编辑

  选择题:赚够再生V S生了再说

  游游和她先生赵先生是典型“革命夫妻”。大学开始谈恋爱,毕业后分居两地,仍坚持走到现在,并最终在深圳“会师”,成了当年大学同学羡慕的一对。看着身边同学都结婚生子了,自认为目前经济条件基本可以允许了,他们决定今年必须要小宝宝了。

  游游说,现在很多同班同学也都有小孩子了,而她最担心的是怀孕后可能丢掉工作,这样养小孩就麻烦,所以才会等到有一定积蓄后,觉得即使自己离职也能养起小孩了,才和丈夫决定今年要个兔宝宝。

  AⅡ10-11版:

  专题统筹:南都记者孙天明

  专题采写:南都记者 刘凡 王莹 叶飙 刘荣 付可 庄树雄 任笑一刘春林 孙天明

  专题摄影:南都记者 霍健斌 陈文才 赵炎雄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