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梅州选票革命 基层党员用晴天霹雳形容感受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1月12日 14:40 《小康》杂志

  广东梅州:一张选票的革命

  当广东首推直选镇党委书记并真正依据选票说话的时候,基层党员用“晴天霹雳”来形容自己的感受,遣词造句上的偏差,反映出的却是党内直选对于基层政治参与者的内心震动

  文|《小康》记者 刘建华 广东报道

  过去几十年从未开封的选票,现在却掌握在自己手里,“第一次听说镇党委书记由我们自己选,简直是晴天霹雳!” 看到《致石扇镇、石坑镇全体党员的公开信》后,广东省梅州市梅县石扇镇和石坑镇的很多党员简直不敢相信,直到他们亲手投下选票,并看到县委组织部推荐的两位人选在直选中“落选”的事实,他们才惊呼,“这次还真的动了真格!”

  这是广东省在干部人事制度改革上做出的又一次探索。2008年6月,梅州首次公推直选产生团市委副书记;2010年,深圳公推直选8名正局级、20名副局级领导职位。这一次,当广东首推直选镇党委书记并真正依据选票说话的时候,基层党员用“晴天霹雳”来形容自己的感受,遣词造句上的偏差,反映出的却是党内直选对于基层政治参与者的内心震动。

  “组织部革了自己的命”

  2010年11月16日,从公推直选中胜出的黄增国、冯勇文分别走马上任梅县石扇镇党委书记、石坑镇党委书记。

  “我在这个镇上二十多年了,从没有看见过哪一个镇委书记是真正由普通老百姓投票选出来的。”2010年国庆节前夕,石扇镇中和圩的肖明从外地回到村里,有人通知他要去为选举镇委书记投票时,他根本没当回事,“也许只是走走过场而已,不必当真。”

  有关于梅县石扇镇和石坑镇公推直选镇党委书记的消息是在2010年9月30日传出来的。报名者需具有公务员或参与公共管理人员身份,中共正式党员,大专以上学历,两年以上基层工作经验。此次公推直选最终只有2人能当选,梅县县委组织部考虑要扩大报名的参与面,把年龄放宽到了45周岁以下,让全县有资格的干部都来参选。最终,共有45人参加公推直选,其中石扇镇21人,石坑镇24人。直到此时,肖明才发现,这次公推直选是动真格的。

  10月12日,梅县召开全县公开推荐会议,通过推荐分别确定了2个职位的前5名考察对象人选。10月22日,梅县县委全委会差额投票产生3名候选人,初步确定人选。据梅县县委组织部介绍说,“之所以在进5、进3时由县委推荐和县委全委会票决,主要是因为参会者在平时的工作中对参选者的‘德能勤绩’都相当了解,也能推出最优秀的人选,把最优秀的人选交给党员去选择。”

  从11月1日到10日,3名候选人深入到基层走访群众,和老百姓交流沟通,畅谈他们今后的发展思路和措施。“每个镇都有好几个村,数千人,很多村民对候选人并不了解。”肖明告诉记者,这个试岗调研可以让群众对他们有一个基本的认识,为最终投票提供依据。

  在全封闭的“试岗调研”之后,11月10日,石扇、石坑又通过公开差额推选会议产生了2名候选人预备人选。

  11月13日上午,石扇镇和石坑镇的公推直选党委书记党员大会拉开帷幕,两地的差额票选活动同步进行。据有关统计数据,梅县石扇镇全镇有755名党员到达了竞选会场,占全镇841名党员的九成。在梅县石坑镇,全镇721名党员中有688人赴竞选会场投票。

  每位候选人都要在演讲中进行自我介绍并做出承诺,还要当场接受党员的提问,“你讲话要算数啊!当选后,你的这些措施都能保证做到吗?”一位老党员甚至在现场呛声质问候选人。

  “谁讲得实在,我就将选票投给谁!”石扇镇新东村村支书肖仕均毫不犹豫地把票投给了黄增国,他认为黄增国的竞选演说非常具体,没有空话和大话,值得信任。比如,黄增国在竞选时承诺,每年将拨付各村3000元,以解决垃圾清运费用问题和重点整治圩镇垃圾卫生,确保圩镇和各村环境整洁。村村通也是石扇镇党员关心的大事。“石扇镇要以小财政解决大民生!”黄增国在演讲中还承诺要抓好道路建设,并列出五段共9.7公里的村村通道路建设名单。

  石坑镇的张均祥把选票投给了冯勇文。“我最关心的自然村行路难问题,他给出了明确的答复!”张均祥称,该镇50%以上的自然村道路没有实现硬底化,导致村民雨天行路困难,影响村经济发展。

  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副院长肖滨教授认为,梅州两镇在直选过程中增加演讲环节,并且各个环节都比较公开化,是两镇公推直选的最大亮点。

  值得一提的是,梅县县委组织部推荐的两位人选在直选中遭到“落选”。以致有媒体评论“组织部革了自己的命”。肖滨表示,这个结果正好说明了直选的不确定性,在许多人心里,以往的投票任命都是走个过场而已,实际上早已内定。而现在的结果却是由绝大多数党员投票产生的。

  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科学发展与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郑奋明在接受《小康》记者采访时表示,两镇公推直选镇党委书记,不论成功与否,都能对民主推举起到积极的作用,值得其他城市借鉴和推广。

  任重道远的公推直选

  公推直选乡镇党委书记可以追溯到2003年,时任四川成都新都区木兰镇长的刘刚毅以480票当选全国首位公推直选的乡镇党委书记。此后,广西贺州、湖北麻城、山东乳城、江西南昌、浙江宁波等地都纷纷启动基层公推直选,被称为基层党内民主变革的亮点。

  公推直选在程序上分为报名、推荐和直选三步式设置,是一种层层筛选式程序。“公推直选落实了党章中提到的每个党员都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更真实地、公开化地行使每个党员的权力和义务,而且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遏制买官卖官现象,在官员选拔方面有利于预防腐败。”肖滨说,一旦依靠选票来决定官员,贿选、家族选的概率就会很大,但民主的进程不能因噎废食,也不能因此否认公推直选的积极意义,只能及时做出反应,采取对策防范贿选,保证推选的公开、公平和公正。

  参与本次投票的一位老党员说,尽管直选可以体现民主,但获得票数较多的党员,却并不一定就是最能胜任的人选,这种现象在村一级的直选中更能说明问题。农村客观存在着不同的利益群体,有些村庄是由一个大姓掺杂几个小姓人口组成,姓与姓之间,不同宗族、家族势力代表不同的利益群体,容易出现拉票、贿选等现象。

  乡镇党委书记公推直选已经在很多地区进行了多年的试点,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地区在成功试点后全面推广,原因何在?

  在肖滨看来,通常选择在工作难度较小的地方开展试点工作,一定程度上起不到示范作用,基层民主在很多地区推广难度太大,加上没有人力、物力的支持,就很难将“直接民主”的范围扩大到党员,而且在目前,我国还没有形成一套成熟的公推直选办法,在推荐、选举过程中还存在很多漏洞,如公推的人选在地方主要领导的“默契”下变成了私定,公推人选之间差异较大,实质是毫无悬念的差额选举、贿选等,致使基层党员和群众参与民主建设的积极性受到挫伤。

  对此,肖滨说:“乡镇直选镇委书记,毕竟还仅仅是在党内直选,不防碍执政党政权,推广具备了很多有利条件,但是,能否成功实施直选,我认为主要是取决于各级党组织的决心和勇气。公推直选,符合党中央和地方的利益,也符合老百姓的利益,值得推广,也应该推广。”

  只是,公推直选的推广,还任重道远。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