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障房分配 深圳式样本调查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1月18日 10:45 中国经营报

  编者按:1000万套的保障房建设任务,应该是2011年房地产调控的最大亮点。因为它不仅可以成为商品房市场最重要的调节器,更因为它直接关系民生问题。本报记者对深圳和重庆经济适用房案件的调查显示,目前保障房制度仍有待完善。保障房如何实现住房保障,或许是目前最急需关注的。

  作者:龙飞

  2011年房地产市场的重点就是保障房,无论是今年1000万套的建设任务,还是政府为市民制定的“居者有其屋”目标,无不预示着保障房在未来五年里将再度回到人们的生活中。然而保障房建好了,要怎样才能落到真正需要“政府补贴”的人群手中?新年伊始,深圳就为我们演示了一个不太成功的案例。

  近十倍回报的保障房

  “如果通过房管局的审核,可能就会分到这里的房子。”王欣鑫指着一个大型小区说着,这是位于深圳福田区香蜜湖的侨香村,北靠北环大道,正对地铁站,配套有室外游泳池与幼儿园。小区由22栋高楼构成,从现场看,每栋住宅楼顶都设置了太阳能集热板,据资料显示,这个小区的太阳能热水系统是全世界最先进的,除此之外还配备了世界最大的中央水处理系统。

  无论从哪个角度讲,这个小区都不逊色于商品房。但与片区内单价超3万元,总价动辄千万元的商品房相比,这个售价在3000~4000元/平方米的保障性小区可谓奇货可居。“只有5年的限售期,只要过了5年就有着翻几番的回报。”王欣鑫语气中略显不甘。早在去年年初,他也提交了购买保障性住房的申请,但在复审阶段被刷了下来。“就因为我们是工薪阶层,所有收入都体现在两份工资里,非常吃亏。”他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许多比他收入高得多的申请者,名字依然高挂在终审名单上。

  深圳管理层也明白,保障房是巨大的蛋糕。去年年初,为了让保障房分配更显公平,其制定了极为繁琐的审核制度。申请者需要经过初审、复审、终审三个阶段。前两个阶段由街道与区房管部门实施,最后终审由深圳住建局亲自主抓。

  而且最后终审采取的是联合终审,即联合民政部门,并在市公安、规划、国土、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地税以及金融办、信息办、人民银行等相关职能部门的协助下,对申请家庭户籍、车辆、住房、保险、个税、存贷款、证券、残疾等级及优抚对象等情况进行审查核实,此即“九查九核”。

  无论是“三审”还是“九查”,深圳保障房分配审核之严前所未见,而且所有审核与查证过程住建局均在网上公示。对比国内各大城市的保障房分配办法,深圳设定的制度几乎是最为严格与公开。

  然而结果如何呢?“查得越细,漏洞越大。”1月7日,深圳盐田区一位主管保障房审核的官员向记者抱怨道。

  终审依旧漏洞百出

  1月7日,深圳住建局向深圳市民发回书面回复,表示将纠正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并严查其中的问题申请。

  事情要从半个月前讲起。2010年最后一天,深圳住建局公布了第一份终审名单。但这份经过重重审核的终审名单却卷起了轩然大波,市民以及媒体为申请人找出了无数的漏洞,包括年收入不过才两三千元,却开着十几二十万元的车;甚至还有不少申请人的居住地址是深圳公认的“豪宅”区。1月4日,住建局再在上述名单上附加上申请人的证券、保险等财产情况,并对50多个申请人“终审结论”一栏由“同意”改为“待定”。但修正后的终审名单依旧遭到市民网友的众多质疑,例如从复审到终审被查出资产不一致;部分申请者收入过低,甚至是“零资产”、“负资产”等等。

  对于阵阵“炮轰”,深圳住建局书面回复承认,抢在2010年12月31日公布数据“确实考虑欠周到”,住建局副局长以及新闻发言人胡建文表示,终审工作非常繁琐,基本到2010年12月30日才完成大部分数据的汇总计算。抢在第二天公布的初衷是“抓紧在年内尽快落实住房保障政策”。

  胡建文表示,在网友和媒体的监督和帮助下,住建局已经发现了一批隐瞒资产的申请者,20多名申请者被查出已有房产或自有用地,且证据比较充分,住建局已启动调查处罚程序,若的确为“弄虚作假”,将根据法律驳回其申请,并进行处罚。

  对于出现的诸多漏洞,胡建文解析道,保障房的申请资料涉及证券、车辆、财产、计生等诸多方面,并非一个政府部门能够提供,而街道办与社区也并未设专人对这些情况进行调查,皆是兼职工作。深圳市住宅售房管理服务中心七八个人要处理8000多份申请材料,“审核工作极其复杂,工作量巨大,工作的机制体制还很不完善。”

  街道与社区为什么没有对申请人进行详细调查?“我们区只有两个人负责全区的保障房申请受理,你叫我怎么调查。”上述盐田区的官员告诉记者,保障房的审查涉及申请人财产的方方面面,深圳全市55个街道,600多个社区,但每个社区真正负责这些工作的往往只有1个人,而且不少还是兼职工作。“我只能把申请人提交的资料一一汇总上交。”深圳园东社区的一位刘姓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他只是一个传达员的角色,“而且这些申请人的户口虽然在这里,但很多已不在附近居住,根本无从查起。”他表示。

  正因为前两级审核无法顺畅实施,最后压力只能在终审阶段。据胡建文透露,在汇总审核各财产资料上也是问题诸多,虽然住建局已在2011年1月4日下午将申请家庭目前已有的资产情况予以了公示,但这些数据仍然未包括异地结算证券、理财数据和车辆价值。前者需要等待异地证券公司提供的数据,后者需要专业人员评估处理。

  保障房分配机制落后

  深圳市住房研究会秘书长陈蔼贫表示,香港专职处理公共房屋的房屋署就有8000名工作人员,但深圳全市加上兼职人员也不超过1000人,审核人员能力有限直接制约了保障房分配的公平性。“但我们与香港没法比啊,房屋署每年是有收入的,我们每增加一个工作人员就增加一份财政负担。”上述盐田区的官员表示。

  房委会是香港公屋的法定机构,而房屋署是其执行机关,香港市民如果想要申请公屋,需要向房屋署提供申请表以及各项财产资料,房屋署在收到所有资料后一个月内确定,申请人是否有资格申请公共房屋。如果申请人符合资格,房屋署将给予市民一个登记号码,市民凭借此号码排队轮候公屋。

  经过几十年的运作,香港房屋署已经相当庞大而且高效。在2011年房委会预算案中,为公屋提供服务的工作人员薪酬支出已经高达23亿港元,这令公屋租住出现高达22亿港元的巨额赤字。但是房屋署同时运用旗下商业楼宇以及出售居屋(类似内地经济适用房)补贴,总体上2011年反而会有4.6亿港元的盈余。

  为保障房审核人员支付23亿元的薪酬,这在国内还不可能出现,深圳包括全国各大城市,现有的审核机构依旧依托于社区、街道以及房屋管理部门两大系统,两者的收入均源于财政支出。

  所以,“内地要向香港学习,要有一个类似于香港房委会的专职部门跟进。”香港中原地产主席施永青认为,香港公共房屋计划的巨大成功,与香港政府的长期积极投入、公屋管理部门高效务实的专业运营和管理密不可分。

  另一方面,香港对于申请人提供虚假资料的惩罚也是相当严重。香港将其列入刑事罪,最高可罚5万港元以及监禁6个月。而反观《深圳市保障性住房条例》规定,只是出于三万元以下罚款,并且三年内禁止申请保障房。

  正是因为获益巨大以及惩罚措施不力,直接导致了前赴后继的作假。

  信用机制是癌症

  但是否建立了一个高效的专职部门,同时加大惩罚措施,国内的保障房分配就能如香港般高效运作?

  “你看看这次终审名单上有多少深圳城中村村民,就知道保障房是否公平。”王欣鑫表示。由于历史原因,深圳这个城市中存在大量城中村,深圳市房地产研究中心发布的最新报告称,“老深圳”人均住房高达388平方米,这些人通常依靠出租房产获利。但是这些小产权房通常难以查实、而出租收入又大多依赖于业主自觉申报。于是没有房产、没有固定收入的城中村村民顺理成章申请保障房。有深圳媒体曾经总结,复审名单中有超过600户的深圳原住民。

  与小产权房同样无法查实的,还包括申请者在深圳以外的房产。“深圳本来就是一个移民城市,许多在深圳有户口的人在老家都是房产,”但现在房产情况全国并未联网。王欣鑫觉得如果剔除了这部分人员,他本该顺利申请到保障性住房。

  房产问题只是诸多财产审核的一小环节,其他还包括存款、证券等资料,深圳规定申请保障房的家庭总资产不得超过32万元。其实这与香港申请公屋所需资料大同小异。记者在香港房屋署下载的资料显示,申请人需要申报的资产包括土地、房产、车辆及银行活定期存折等内容。

  但这些内容在国内核实就相当困难,就如胡建文所言,在审核申请人拥有的深圳以外的证券以及理财产品时,需要异地的证券公司提供数据,审核部门不能主动查验,当中不免挂一漏百。而通过银行等机构审查申请人存款,的确可以查实申请人国内的资金,但其在国外的资金就无法查实。

  所有这一切,都直指国内的信用制度。保障房属于政府补贴无能力购房的家庭,但补贴的前提是要确认哪些家庭无能力购房。在国内收入水平无法准确统计的背景下,深圳凭什么保证保障房分配公平公正?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