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年症”成为都市流行病 年关成钱关、情关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2月09日 10:18 南方日报
“恐年症”成为都市流行病 年关成钱关、情关
“恐年症”成为都市流行病

  对许多都市白领来说,过年再也没有了小时候那样的期待,不少年轻人甚至把过年变成了“过关”,年关成了他们心里最难过的“天下第一关”。

  日前,一项网络调查表明,只有11.01%的人仍然期待过年,过年时会觉得很幸福和兴奋。而近9成的受访者却觉得年关似乎变成了“钱关”和“情关”,过半受访者甚至认为自己有“年关恐慌症”。

  他们或为节日没完没了的人情而烦恼,或为仍然单身无法面对亲朋好友而焦虑,或为年终奖缩水而困惑……“恐年症”,已经变成了一种都市流行病。

  单身难以逃脱

  单身贵族们,在平常常常以“被羡慕”自居,而到了过年,他们的心情可就轻松不起来了。因为在父母、亲戚的眼里,他们还是逃不开“被剩”的标签。年关来了,剩男剩女们头痛的一桩大事儿来了。到哪儿去给爸妈找个媳妇或女婿呢?假期又该如何面对家人的唠叨和相亲总动员?

  “这两年每到年关,父母总是先打电话来询问是否已有带回家的人选,如果说没有,就会听到家人的一声长叹。”单身白领波波如是说。

  与波波的经历相似,很多漂泊在城市中的大龄男女们都面临着这样的困惑:回到家,父母逼婚,亲戚朋友见面就打听终身大事,家里千方百计安排各种相亲,不管靠不靠谱都得乖乖地去,跟自己一起长大的朋友早已经结婚生子,同学聚会的时候都带着另一半,每次见面都觉得很难堪。

  针对单身男女们年关将近的最大困惑,国内最大的婚恋网站世纪佳缘日前特别推出“30天告别单身计划”,帮助单身的人们在这短短的一个月时间内,挑战寻爱能力,双双回家过年。

  但对许多剩男剩女来说,30天告别单身回家过年似乎是一项不可能的艰巨任务。于是租个男(女)友回家应付一下成为无奈之举。网络调查显示,近一半人赞成租个男(女)友回家这一应对办法。

  年关将近,被父母催婚多次的李磊选择租一个女友回家。日前,李磊在网上发帖租女友,称吃住全包、日租400元,表现好还有1000元奖金。网友多怀疑其诚意,李却称只把此事当做工作任务,会先跟对方签订协议。今年27岁的李磊,2008年大学毕业后在东莞从事金融行业,收入不错。因为国庆回家的时候,父母下了“死命令”,过年必须带个女友回家,当时他就想,如果到年底没有其他解决办法,就选择租个女友。

  元旦过后,李磊在天涯东莞发帖,正式开始“租女友”。帖中称,“老爹要我今年无论如何要给他弄个儿媳回家过年”,故诚心聘请一个女孩子回家过年,并约法三章。李要求“女友”年龄得在21岁以上,长相不能太差,因为自己是重点大学本科毕业,对方得是大专以上学历。最为关键的是,因为自己闷骚,“女友”得能说会道,帮他一起在父母和亲戚面前演戏。同时,李会提供“吃住全包、日租400元”的酬劳,表现好给千元奖金。因单位过年只放7天假,所以租赁期限只有7天。

  有人赞成的同时,也有人竖起了反对牌,认为租对象不是真孝顺,若谎言被父母识破,只会让他们更伤心。“逼婚的前提,是有结婚对象!”一位网友说:“我父母对我只是无奈,为了不让这种无奈转化成见面时的叹息,我去年春节就找了个理由没回家。”

  从租对象回家过年这个现象中,我们看到了年轻人孝顺的一面,也看到了欺骗的一面,而更多的是“80后”的无奈。这些人迫于生活的压力,没有时间去谈恋爱,没有时间去找对象。不少人在青春时期,迫于压力都拼命工作,为成家做各种物质的准备,等真到了结婚的年龄,就错过了真正相爱的机会。租对象回家这一现象的产生,是年轻一代所受压力的体现,也是社会的一大“怪圈”。

  当“被租方”看在金钱的份上,把爱情当作一项任务来完成了,就完全是把爱情作为盈利的手段,这纯粹属于一种商业行为,这是对爱情的亵渎。此外,租对象回家的行为不受法律保护,即便真的有人应征,双方之间达成的“租赁合同”也是无效的。根据民法的基本原理,人身不能作为债权的标的物,也就是说人的身体是不能拿来出租的,因其违背了公序良俗,所以以人身为标的物的租赁协议不受法律保护。如果提出与“女友”必须同处一室,即使在“合同”中保证不会“占便宜”,但事实上“同处一室”就是非法同居。

  游子过年“恐归”

  在春节这个中国传统文化中最讲究团聚的日子,回家团圆这个本应让每个人期待的时刻,在一些人眼里却成了压力巨大希望逃避的“关卡”。“又快过年了,荷包空空;在外面一年,忙忙碌碌;物价上涨,人情难却;回家怎么办?来年又如何?”这首打油诗,或许多少代表了众多在外游子年关前的心声。

  网友“痛快的伤”在网上发帖称,离春节不到一个月了,他已在为回家的支出头疼。按照预算,在广州打工的他,回山东老家过年,自己和妻子的飞机票就要6000元,加上给父母的红包5000元、分给亲戚的红包3000元,和朋友吃饭、买年货等1000元,加起来已超过15000元,硬生生用掉了“两个月的收入”。

  尽管感慨支出高昂,但“痛快的伤”表示,自己肯定是要回家的——父母都在老家,过年不回家可是“大不孝”。

  忙碌了一年,刘小姐终于盼到春节假期可以回家过年了,可是一想到春节里的大笔花销和各种同事、上司的应酬,原本预期的轻松变成了郁闷。“想想过节还要给领导拜年、给家人购买新衣新鞋、给亲戚准备各种礼品,真让人心烦的。”由此,她开始失眠,整日焦虑。

  另一位网友的自述更有点“悲情”:去年回家过年,算上给父母、亲戚长辈的红包、给亲友的礼物和一次就近旅游的支出,小夫妻俩总共花去了28000多元,把一年的积蓄花得差不多了。她在帖子里无奈地表示,尽管今年非常非常想回家,但想到“按揭的贷款”,还是不得不伤心地跟父母说,今年不回家了,她表示,自己虽然今年才24岁,还年轻,但是现实的压力下,让她也认为,不回家过年,是一个“性价比”更高的选择。

  除了经济成本,害怕有负家人期望,也让不少年轻人在春节临近时“近乡情怯”。去年春节,一名网友写了《一个漂泊在外的应届毕业生写给农民工父亲的忏悔信》,讲述自己因为大学毕业后收入还不如做农民工的父亲而不敢回家的痛苦,引发了许多年轻人的共鸣。与去年相比,经历了这一年的物价上涨,兔年春节的压力更大。家在内蒙古、今年刚毕业在深圳工作的时松说,以前总期待着工作了能够给父母更好的生活,但如今毕业半年,自己几乎“月月精光”,手头只有几百元积蓄,真不知道过年回家怎么面对殷切期盼的父母。其实,对很多父母来说,儿女能不能挣到大钱并不重要,儿女健康、走正道,心里有爹娘,比啥都重要。

  “恐归族”并不是今年刚刚出现的新鲜事物,因为种种原因不愿意或者说不敢回家过年的现象,虽然恐归族已经日渐成规模,但其人群主体还是以80后和90后为主,尤其以工作时间不久的年轻白领居多。因为这部分人群往往受过良好的教育,承担了家庭较高的期望,并且80后由于是独生子女,因此来自家庭的期望和关注就会更高,这也无形中加大了这部分群体对过年回家的恐惧感。

  另一方面,恐归族除了经济、精神等各方面的压力之外,也和社会生活的多样化转变有关。在过去,休闲生活单一化的时代,国人过新年的方式选择性极小,往往只能是一家人围在饭桌前看春晚,但随着社会服务的丰富性,越来越多的人们尤其是年轻人,倾向于一种多元化的过年方式,更看重的是过年的休闲氛围,而不愿意面对人情来往的“繁文缛节”,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催生了日益庞大的恐归族。

  过年“恐归”多数还是受“人情债”的困扰。对付“人情债”,中国有句古话,“礼轻情意重”。回归送礼的本意,量力而为,更重要的是送出的那份心意。当真心送出一份礼物,哪怕就是一个短信,也会有不同的结果,真心的祝福可以让人莞尔,可以让人感动。在经济上给自己减压的同时,也让对方松一口气,因为在这个文化中,收礼也不是一件那么轻松的事情啊!

  白领担心前途

  都说年关难过,对一些白领来说更是如此。年终奖兑现、人事调整、岗位变化、跳槽与去留……这些职场上事关白领切身利益的敏感事宜往往都在春节前后见分晓,令职场人士关注、焦虑。近日,中华英才网对IT、金融、制造业等15个行业的1500余名企事业职员进行的调查显示,认为年终焦虑的主要原因是“一年碌碌无为”的最多,占28.40%;26.70%的人认为是“计划的目标没有实现”;另有17.1%的职场人认为今年工作不顺,担忧年龄渐长的占14.5%。

  小胡是去年新进外企的大学生,按照惯例公司要对员工进行考核后再定年终奖,这几天大家都在抓紧准备即将到来的公司年考。“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公司的年考,领导也没告诉我们具体考核什么内容,哪些是重点。再加上事关薪资收入、今后公司对自身的评价,因此很多同事都十分紧张,就怕过不了关,影响以后升职,很多人急得上了火。”小胡说,最近一周自己吃饭没味、睡觉失眠,脑子成天想着考试、年奖,快要崩溃了。由此,患上焦虑症。

  其实无论是职场新人,还是职场老将,面临年终考核,难免会患得患失,毕竟大部分人的自我价值、自尊,和经济收入、他人认同都会相关。与其惶惶不可终日,不如调整心态,积极应对考核,轻松表现成绩,圆满完成年底的任务,同时展望新年,做好新年的工作计划,相信每个领导都是会赞赏走在时间前面的员工的。另外,要客观看待自己,降低对结果的过分关注。

  年终对女性白领来说,随着年龄增大,更易患上“年关恐慌症”。在一家外贸公司上班的黄女士过了年虚岁就35岁了。日历一天天向兔年翻,她却没几分喜气。

  原来,学哲学出身的她为了到广州发展,放弃原来专业而加入了一家小型外贸公司,7年前跳到目前所在的公司。由于结婚生子后大部分精力投在了家庭,黄女士的事业并无起色,且随着工作年限增加,她越发清楚在这个行业里发展空间窄小。“现在专业废掉了,找新工作时根本帮不上忙;完全另起炉灶从头来过,对我来说又不太现实;回家当家庭主妇,经济状况又不允许。”黄女士表示,每到年关临界点,她都会生出“唉,一年又拖过去了”的蹉跎之感。

  面对“年关恐慌症”,职场女性首先要下定决心有所改变,通过重新进行职业规划、调整角色定位,进一步学习培训等方式,提升自己的职场竞争力及为企业创造价值的能力。同时,在暂时无法消除“年关恐慌症”的情况下,保持充足睡眠、尽量让自己生活得有规律、向好友倾诉一番,都是能帮助缓解年关恐慌的“技术手段”。需要注意的是,向好友倾诉要达成一种“不打断、不指责对方、听过算数”的默契,千万不可变成三五闺蜜一同开“诉苦大会”,否则只能徒增年关恐慌情绪。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