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委书记的压力能否变成百姓福祉?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2月15日 10:49 中国青年报

  县委书记曾经是一个较为神秘的群体,如今他们正在成为人们特别关注的对象。最新调查显示,在众所周知的权力背后,他们面临着许多不为人知的压力:发展的压力、社会稳定的压力、抵制腐败的压力……以至于不乏圈内外人士慨叹,县委书记正在成为一种“高危职业”。(《人民日报》2月13日)

  作为一个民众自认为看得见够得着的官员样本,县委书记早已不再只是权力的载体,也不再仅仅作为耀眼的政治明星和政坛新星让民众仰望,他们也有较大的职位压力,也能真切地感觉到与权力相伴生的危机感——这不全是官员们别样的矫情和娇嗔。

  围绕县域经济的竞跑和考核,县委书记的压力又天然地充满着GDP气质。由此一来,仅经济实力位次的较劲、刻不容缓的招商引资进项之类,就足以令县委书记们不用扬鞭自奋蹄。广西荔浦县委书记罗永东说,“以前当县长的时候是没时间睡觉;当了县委书记是睡不着觉。”毫无疑问,居于压力顶端的县委书记们的牺牲是最大的。不仅自己长期处于“白加黑”、“5+2”的工作状态,甚至于由交流任职带来的连锁反应,还捎带着让家人团聚、孩子求学之类都处于一种不确定的压力状态。

  权力本身也意味着压力。随着社会的进步,权为民所赋、权为民所用,已经越来越清晰地成为一种社会共识。而转型时期,权力需要评价和监督亦正在成为常识和现实。县委书记们的压力在这一层面更是呈现出两面性,一方面,权力的分配、资源的调度、官帽的派发,让他们容易成为资本和权力赤裸裸地追逐的对象;另一方面,重权在握身任要职,他们的施政风格、政绩诉求以及个人风度之类,也容易招致物议纷纷。这一切他们暂时未必能适应和习惯,但县委书记本来应该是一个有压力和危机感的岗位,否则就不太符合现代权力的逻辑。

  不过,无论持续高位运行的以GDP为标志的经济较量,还是防不胜防的腐败追逐;无论是必要的治懒治庸等吏治风格,还是较流行的在干部队伍身后“时刻拿着鞭子抽”的铁腕政治之类;只要是拿捏有度,都大有希望换算成官员的政绩。从结果导向来看,当县委书记们的事业如火如荼、官帽节节高升之际,他治下民众的幸福指数是否也相应地有了提升?换言之,如果我们的县委书记们努力过了、拚搏过了、极大的压力指数杠过了,县治的各项事业并未有大的起色,尤其是老百姓的幸福指数因政绩折腾所导致的拆迁、行政开支泛滥挤压民生之类不增反减,正所谓“官有仁心仁闻,而民不被其泽”,那么这种官员压力的价值何在?

  已经不乏专家建议,要将民众的幸福指数纳入政绩考核,有的地方甚至于由官员主导试水民生幸福指数评价体系,其着眼点的确值得肯定。如果首先能从县委书记皱眉的压力背后,看到民生幸福的笑靥,则县委书记幸甚,百姓幸甚了。

  严辉文 《中国青年报》(2011年02月15日 02版)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