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长:要让双职工家庭5-6年就能买套房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2月16日 10:48 重庆晚报

  据重庆日报消息 市长黄奇帆在全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工作会上指出,要进一步强化土地管理,切实抓好房地产调控,为建设“宜居重庆”,保障和促进全市经济社会更好更快发展作出更大贡献。

  “十一五”,全市商品住房销售量由2005年的1466万多平方米增加到2010年的3214万多平方米,保障家庭占全市城镇家庭总户数的比例达到15.7%

  “十一五”期间,全市国土房管系统坚持保障发展与保护耕地并重,保障新增建设用地的同时,实现了国家下达的耕地保有量目标;构建了“市场+保障”住房供应体系,全市商品住房销售量稳步增长,由2005年的1466万多平方米增加到2010年的3214万多平方米,保障家庭占全市城镇家庭总户数的比例达到15.7%;推动“宜居重庆”建设,主城区近15万户家庭迁出危旧房,户均居住面积增长58%,特别是49.5万户低收入住房困难家庭户均面积增幅超过100%。在保障和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同时加快改革步伐,2008年12月成立了全国唯一的农村土地交易所,创设了地票制度,两年多来,组织成交地票3.82万亩,成交金额53亿元;同时建立了以公租房为重点的住房保障模式,制定了重庆市户籍制度改革农村土地退出与利用政策。

  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要进一步强化土地管理,突出“五个严控”

  黄奇帆充分肯定了全市国土房管工作取得的成绩,并对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如何进一步抓好国土房管工作提出要求。他说,首先要进一步强化土地管理,突出“五个严控”。

  一是要严格控制土地储备整治的开发模式。在土地储备整治方面,重庆总体是做得比较好的。2002年,重庆市地产集团成立,市级土地储备体系开始建立,目前主城区已形成“一个龙头放水、一个池子蓄水、一个渠道供水”的土地储备体系,储备土地30多万亩。从实践看,这个体系除了规范土地储备外,还有三大作用:第一,可以有节奏地供应土地,调控房价;第二,由于这个体系实现了财务周转、土地开发运作、决策批准的“三权”分离,有利于防治腐败;第三它不光是储备土地,还要整治土地,使土地升值,社会财富增加。今后,全市各区县(自治县)都要像主城区一样建立土地储备体系,实现一级土地开发由政府储备公司来运作,并将这一工作原则当成纪律来抓。

  二是要严格土地的招拍挂程序。土地要经征地动迁、“七通一平”成为熟地后再招拍挂;在招拍挂之前,土地要走完规划程序,应有控制性详规,重要地块还应搞好建筑设计,像天际线、绿化率、容积率等都要有明确规定;而且,招拍挂中不能搞“玻璃门”,避免招拍挂变成协议转让、底价转让,要做到公平、公开、公正。

  三是要严格土地交易中预算外基金的监管。管住土地整治成本,不越权减免土地出让金,卖地资金做到应收尽收并按规定及时入国库。

  四是要严格控制土地储备集团及与土地储备相关联的投资集团的过度负债。这里面,需要把握好土地储备整治中的两个循环,一是土地储备后向银行融的资金要用在土地整治上,而不是用到别的项目中去;二是储备的土地在整治后,要进行招拍挂,通过招拍挂所得的资金扣除土地整治成本形成预算外基金,再到银行融资搞建设。只要认真做好了这两个循环,就不会出现过度负债的情况。

  五是要严格土地使用条件,集约用地,提高土地效益。重庆山高坡陡,平地少,我们搞建设每天都要“愚公移山”、劈山造地。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一定要节约使用土地。对工业用地来说,就是要求提高“亩产量”。具体来讲,每平方公里的投资强度应在50亿元以上,产出80亿~100亿元,主城区标准还要更高,每平方公里的产出应在100亿元以上。对城市用地来说,不能照搬平原地区的做法,而要因地制宜,合理布局,节约用地。

  重庆房地产调控目标是:双职工家庭6~7年能买房;房价的增长率做到“三个不超过”:不超过全市GDP的增长率,不超过城市职工年均收入的增长率,不超过城市人均收入的增长率;同时,努力使房屋月租金控制在城镇居民月收入的1/6

  黄奇帆说,房地产是关系国计民生的产业,商品房兼具消费品和投资品两重属性,是广大市民的主要财富,也是人与人贫富差距的主要标志。为此,大家都很关注房地产的调控。熙来书记说过关于房地产的一段很精辟的话:过去,共产党打天下,靠打土豪分田地,搞土地革命;现在,稳天下,也要解决好住房问题。黄奇帆说,3年前,重庆提出要建设“宜居重庆”,除了改善生活环境外,很更要的一点就是房价要合理。而房价要合理,就需要对房价进行调控,使之随着老百姓收入的增长适度上涨,避免出现大起大落。

  重庆的调控目标是:让房价的增长率做到“三个不超过”:不超过全市GDP的增长率;不超过城市职工年均收入的增长率;不超过城市人均收入的增长率。通过这样的控制,使主城双职工家庭(平均6万~7万元的年收入),用六七年时间能够买套40~50平方米(现在主城均价为六七千元)的房子。同时,对房屋租金也进行调控,努力使房屋月租金控制在城镇居民月收入的1/6以内。

  公租房配租申请的审核,要注意抓住本质,化繁为简,不搞繁琐的审批程序,重在把握主要特征,做到实事求是

  黄奇帆说,对房地产的调控是一个系统工程,大致有5大杠杆,只有这5大杠杆都综合发挥作用,调控才能真正解决问题。

  第一是“市场+保障”双轨制的住房供应体系。重庆从去年开始大规模建设以公租房为主体的住房保障体系,去年开工建设1300万平方米,今年还将开工建设1350万平方米公租房。去年建设的1300万平方米公租房今年会陆续建成投用,其中1000万平方米公租房实行摇号配租。对此,有人会质疑,还有300万平方米的公租房为什么不一起拿出来摇号配租。这300万平方米将为重庆笔记本电脑基地等重大项目的产业工人准备,这些农民工都需要住房。

  现在,即将投用的首批公租房已开始进入配租申请阶段。有关方面在审核摇号配租条件时,要注意抓住本质,化繁为简,不搞繁琐的申请程序,对原住民、刚毕业的大学生和农民工三大主要申请群体,在审核条件时重在把握主要特征,做到实事求是。对原住民,主要看他的居住状况,而不是看他收入的多少,有的原住民收入高,但由于生病或是小孩上学等原因,仍然可能居住在狭窄的空间里,只要是人均居住面积在13平方米以下的,就符合申请条件;对刚毕业的大学生,不管其收入多少,他们刚出来工作,没有积蓄,肯定也买不起房,当然也符合申请条件;对农民工,只要有工作,没住房,就应算在申请之列。

  在供应土地时,不要做房价推高的“推手”,而要做稳定房价的“砝码”。政府推出的土地楼面价格应不超过当期房价的1/3。

  第二是土地调控。这里分三个层面,一是保障房的土地供应要保障;二是普通商品房的土地供应要满足;三是高端商品房的土地供应要有一定的限度。总而言之,政府在供应土地时,不要做房价推高的“推手”,而要做稳定房价的“砝码”。政府推出的土地楼面价格应不超过当期房价的1/3。

  具体来说,政府在土地调控中可运用多种手段,比如在规划上,对城市进行多中心、组团式布局,分散土地的级差效应,从而达到调控房价的作用;又比如,可以有节奏地投放储备的土地来调控房价;还比如,可以通过对城市容积率的合理分摊来调控房价。

  第三是力求住房供求的平衡。从供应的角度讲,城市人均建筑面积应在30平方米左右,如果一个城市有1000万人口,那这个城市造3亿平方米的房子,就能基本平衡,这是总的目标控制,如果从每年的供应量来讲,合理的供给量应该是房地产投资占这个地方固定资产投资的25%左右,这些年,重庆一直遵循这条原则。从需求的角度讲,现在国家出台一系列关于限买、限贷、限首付的调控措施,就是通过控制购买来寻求供求平衡。总之,保持住房供应的平衡,既可以从供应的角度来控制,也可以从需求的角度来控制,也可以双管齐下,同时从两个方面来着力。

  第四是货币政策。由于房地产具有金本位保值的属性,所以是银行喜欢的一种抵押品,银行也就乐于给房产商、老百姓提供资金。我们可以通过调整银行的准备金率、利率、房贷首付比例,以及汇率、限贷等手段,来调控房地产。

  重庆提出“低端有保障,中端有市场,高端有约束”的住房调控原则,里面就包含税收的调节作用。低端有保障,就是建公租房不收相关的税费;中端有市场,就是在税费方面有适当优惠;高端有约束,就是对别墅或者高级公寓等豪宅征收房产税。

  第五是税收。通过对房地产生产、交易、持有各个环节的不同税种的征收来实现调控的目标,施工环节有施工营业税;交易环节有营业税、契税、土地增值税、所得税等;持有环节有房产税。前不久,重庆与上海在全国率先试点房产税,在社会上发挥四方面的功能。

  一是健全和完善国家的财税体系,以前我们国家生产环节的税比较多,财产环节的持有税基本没有或者很少。房产税属于财产环节持有税,开征以后对整个国家的财税体系起一定完善作用。

  二是对房价有调控作用。重庆提出“低端有保障,中端有市场,高端有约束”的住房调控原则,里面就包含税收的调节作用。所谓低端有保障,就是建公租房不收相关的税费;中端有市场,就是在税费方面有适当优惠;高端有约束,就是对别墅或者高级公寓等豪宅征收房产税。

  三是房产税属于二次分配,有缩小贫富差距的作用。

  四是适当改变社会住房消费习惯,对于自住的人,可以达到适当降低居住面积的目的,对于囤房的人,征税后使其持有成本增加,迫使其增加房屋出租量,使出租房屋供应量增加和租房价格下降,对于炒房的,则减缓炒房的预期。

  黄奇帆说,调控房地产的这五大杠杆,除了货币政策地方政府更多的是扮演执行角色外,其余四项地方政府都可以主动作为。为此,重庆在上述几个方面都在积极探索改革,有突破有亮点,只要重庆坚持不懈地干下去,综合发挥五大杠杆的作用,重庆房地产调控目标和“宜居重庆”就能实现。

  对重大基础设施项目、保障性住房的用地、每平方公里投资强度在50亿元以上或是销售值在80亿~100亿元以上的工业项目(主城区100亿以上),土地指标要给予保障

  黄奇帆还就国土房管工作需要注意的几个问题提出具体要求。他说,各地要严防违规用地;对重大基础设施项目、保障性住房的用地、每平方公里投资强度在50亿元以上或是销售值在80亿~100亿元以上的工业项目(主城区100亿以上),有关部门在土地指标上要给予保障;各地要充分利用土地交易所,发挥其四大功能:城市资金反哺农村的功能,让偏远农村分享城市级差地租、缩小“三大差距”的功能,促进城乡要素流动的功能,加快区县城市化进程的功能;同时还要加大土地整治力度,加强廉政建设和干部队伍建设,构筑起公平、公正、公开的交易平台和财务周转、土地开发运作、决策批准“三权”分离的操作机制。

  市领导王洪华、凌月明、杨天怡参加会议。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