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文锦路:活在迟滞舒缓的时光里(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2月16日 10:55 南方都市报
深圳文锦路:活在迟滞舒缓的时光里(组图)
深圳文锦路:活在迟滞舒缓的时光里
深圳文锦路:活在迟滞舒缓的时光里(组图)
深圳文锦路:活在迟滞舒缓的时光里
深圳文锦路:活在迟滞舒缓的时光里(组图)
深圳文锦路:活在迟滞舒缓的时光里
深圳文锦路:活在迟滞舒缓的时光里(组图)
深圳文锦路:活在迟滞舒缓的时光里

  对历史的继承和容留,对逝去时光的追忆和流连,使得文锦路难得地与城市发展的快节奏保持了安全距离,滋生了舒缓的休闲气息、有故事的老城质地。

  文锦路,与爱国路、深南路、春风路、凤凰路、东门中路等数条繁华的商业大道交会,但提起它,老深圳人首先联想到的可能不是罗湖的行政中心,而是那家金碧辉煌、曾经创造连夜爆满奇迹的夜总会,以及在四岔路口耸立的、充满各种迷信流言的大楼。

  如今,文锦路已经被后起的城市新景观所取代并逐渐远离人们的视线,远比福田、南山更悠久厚实的历史负重似乎让它变得步履迟滞、拖沓,无力追随周边商圈大起大落的变迁。但也就是这种对历史的继承和容留,对逝去时光的追忆和流连,使得文锦路难得地与城市发展的快生活保持了安全距离,在舒缓的节奏下,竭力挽留一种叫做“从前”的属性,整条路弥散着浓郁的休闲气氛、有故事的老城质地。你看它的街道,不管马路、交通灯下有多拥堵,两旁仍开出大片的留白,让居民找到自在的生活。

  ●小街界面

  仿佛能听到传统和历史在坊间“窃窃私语”

  文锦路,这里是罗湖区绝对的行政中心,因为罗湖区委的旗杆屹立在此。

  从外表看,宽阔的道路、高耸的楼宇与周边其他道路如深南东路、东门路等相比,没有太多特别之处。但偶然一瞥,你会发现它似乎藏了点独特的细节,等到你沉浸其中,更会发现,它骨子里的别致。这不是由于行政中心存在而导致的高高在上的姿态,也不是简单地在建筑外墙上描画出来的风貌,而是这条街的风骨——细腻、含蓄,刻有中国传统文化的印记。

  深圳的交通要道如深南大道、笋岗路等大多笔直,但文锦路却例外。从深南中路方向转过来,行至万科俊园处,直观上就会以为这里就是路的尽头——这栋大厦兀自立在道路的中间,但却如书法中的笔锋一转,道路又从大厦的面前直奔雅园立交而去。何谓“车到山前必有路”?如是而已。当然,充满着各种流言的俊园也挥不去迷信文化的影子。一个“路冲”的大厦,是如何犯了风水学上的大忌,又是如何用一把竖琴雕塑破势,改变运程的?

  中国文化讲究不愠不火,因此,飞快的生活节奏非这里所求。在车水马龙的车道旁,总有大片绿地,芳草青青,棕榈立于其间。而将视野放置全深圳,这里更是有罕见的自行车道镶嵌在人行道旁。虽然,这自行车道长度不过百米,也少有自行车行驶而过。但它的存在会为那些自行车健身以及送煤气瓶、送外卖为生的人们提供安全通道的同时,更有贴心的暖意。这段小石子铺砌的自行车道、凸起的盲道与正常人的人行横道并行不悖,共同弹拨起慢生活的节奏。当然,在道路的中间,仍是飞驰的车流。但就在这一张一弛、一放一收的平衡之间,让生活妙趣横生。

  ●小街属性

  老罗湖的痕迹在林间路旁依稀可辨

  “十多年了,我感觉这里很稳定,似乎一点都没有变化。比如,退休前我记得深圳有家牌子很老的旅游公司在深业大厦开业,如今依然还在。其实,不管是老区委大楼,抑或深港花园、海丽大厦等,这里依稀可以看到90年代末的罗湖。”家住翠竹小区的李明(音)老先生每天下午2、3点都会换上跑步衫在这条马路上锻炼身体,他说:“虽然这个地方车多,但是行人很少,最重要的是两边有很多空白的休闲区域,可以踢踢脚、伸伸腰。”

  如果说宝安南路、人民南路以及东门商圈构成了罗湖的商业中心,那么区委、党校所在文锦路就是行政中心了。然而,这里没有喧闹、密集的人流,取而代之的是步伐缓慢、悠哉悠哉散步的行人,而且几乎每个大厦前面都有一片留白,尽管只是百多平米的小绿地,也被赋予了“社区公园”的雅号。附近的房地产中介业务员小郑告诉南都记者:“不知道是公务员太多还是住这里的人有钱,我感觉这里路人的身上可以发现很多奢侈品,爱马仕、LV、古驰的包一路摇晃,甚至在公园里的狗很多也是纯种的。”

  虽然文锦路人不多,但是李明抱怨,这里最大的问题就是“与爱国路、中兴路交会的四岔红绿灯路口经常会堵得死死的,早上和下班两个时段空气就会变得很糟糕。”他建议,这段路红绿灯太多了,等待的时间太长,尽管马路偌大宽敞,但车都被堵在灯下,行人等待的时间也太长,“最好可以建几条地下行人隧道,并优化一下红绿灯,缓解一下交通压力”。

  它的老城区质地曾造就休闲界传奇

  说这里以罗湖区行政中心而著称是不准确的,因为与凤凰路交会、与乐园路相依,使文锦路穿插着一些灯红酒绿的生活。“这里最出名的应该是‘金龙玉凤’吧。”香港商人Jam es说,“几年前,来深圳做生意,大家都喜欢去那个地方玩。”

  事实上,2000年后的深圳曾有一段时间不像现在那么流行K T V,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城的夜总会、演艺中心再度进入人们的视野,而坐拥老罗湖质地的文锦路在这股复古潮里占尽优势,它的夜总会“金龙玉凤”更是创下了连续几年每晚座无虚席的奇迹,成就了深圳夜总会界的一个传奇。Jam es清楚记得,当年头一次来时的印象,“霓虹灯让人目眩,几十级的大楼梯站满了数百个美女,场面之大、之艳,与《满城尽带黄金甲》相比毫不逊色。甚至在香港人眼里,只要提起文锦路,不用说就是那个地方了。”

  然而,随着K T V称雄,“金龙玉凤”已经失去了当年辉煌。暗哑的招牌,贴满宾馆、特价机票广告的玻璃大门,让人怀疑这里是否仍营业。楼下的保安表示,金龙玉凤的大厅在装修,近期将会重新迎客。未来,它能否找回昔日的辉煌呢?

  第一代移民多安居于此,沉淀了稳重气度

  文锦路与爱国路汇合处,以多岔口的结构、复杂的路况而为人所熟知,而其上的万科俊园,耸立着一座硕大的竖琴,使得它在人们的眼里成了一栋颇为特别的大楼。“当时,有很多人怀疑把楼正对着大马路来建是否会影响风水。”李明表示,“实际上,只有广东人、香港人不敢买,而在来自五湖四海的‘深圳人’眼里只是一种迷信,你看这里很多楼都是正对着马路,却照样风生水起,现在俊园都差不多2万多元一平方米,我都后悔自己当年为什么不出手。”

  李明认为,如果真的要谈“风水”,那么,这里才是一块“旺中带静”宝地,很多早期来深圳打拼的拓荒牛选择在这里安居,与附近的东门、春风路的喧闹相比,不仅多了一份生活、休闲的味道,而且稳定中带有活力,不然,那么多“有历史”的商铺不会在这里十年如一日地生存着。

  ●小街推荐

  社区公园

  街边公园是文锦中路的亮点。数十米宽的绿化镶嵌在车水马流的机动车道旁,虽然没有华侨城片区的树木生长得肆意与繁盛,但它们的存在点缀出色彩的活力,以及提供生活的留白已经是足够。遛狗、聊天,或许仅仅是看一眼,都能让绷紧的神经有轻松的刹那。

  驾车在这里虽然容易有堵车的烦恼,有这些绿色相伴,也是不快之中小慰藉了。

  昇逸酒店外墙

  在文锦中路与中兴路交界处有一栋大厦的外墙上,用充满着后现代风格的笔触写着“色、受、想、行、识”几个大字,佛教佛经中的“五蕴”元素让这个酒店充满着神秘感。

  但这里并不是一家艺术酒店,而是在乐活概念下的水疗商务酒店。疲累的旅途中有水疗作为情绪的舒缓,是不少享乐一族的心水之选。

  俊园

  文锦路上的标志性建筑之一,也一度引发各大媒体的竞相讨论。且不论广场上的竖琴是否能打败岭南居民的头脑里根深蒂固的风水信念,但当时(上世纪90年代末),这幢楼确实记录了那段盲目追赶超高层建筑的历史,也是深圳房地产发展的前车之鉴。

  迷信路冲的风水之说,是个人的朴素信念,而迷信高度创造荣耀与财富,则是一场全社会都在玩耍的游戏。或许,在头脑发热的时候,这里的竖琴果真能起到警醒之功效。

  ●小街主人

  沙尘污染严重,戴口罩成了街头一景

  Vitas 外企销售

  文锦路一带的酒店宾馆,是我屡次公差的暂居之所,在这里,我度过了N个夜不能寐的时光———因为,即使时至深夜,我用曲弯的枕头牢牢缠住脑袋,双耳塞上棉花,可楼下飞速穿驶的汽车却仍在炮制剧烈的轰鸣声,无情地把我的睡意搅得支离破碎。有一次我和噪声的搏斗持续到凌晨3点,掀开窗帘朝下一看,车辆还在干道上排成长龙呢。真佩服长居于此的老街坊,他们究竟练出了怎样的神功,竟可抵御这长年累月的高分贝轰炸。

  与噪声轰炸形成搭伴之势的还有沙尘污染。车胎卷扬起来尘粒,喷管吐出腾腾雾烟,犹如一道乌黑的屏障,于是令过往行人不约而同地做出捂鼻的动作,而这里更常见的情形是———结伴而行的情侣根本无暇卿卿我我,而是分别用口罩裹脸,情意绵绵的偎依也被防沙挡尘的手势所取代……但是令人费解的是,这里虽然没有绿荫,没有长椅,难以见着便于约会的私密性场所,却总是能见到出双入对的身影,莫非身处沙砾弥漫的环境下,更能考验伴侣诚意,亦可营造一番另类的浪漫氛围?

  若要说对这条街有什么建议的话,我想除了噪声和尘沙之,以下几个问题也值得关注———田贝公交车站附近人流拥攘,垃圾也经常丢得遍地皆是,北端天桥过于密集,往往每走几十米就有一座天桥横亘在眼前,虽然此举便于行人横跨马路,却总给人一种突兀、悚然的视觉感受,如果能有几片较为舒展的绿化带(种几排树不算),一来吸附尘灰,二来造就可观视野,三来消除天桥林立的紧张感,岂不美哉?再者,一些尚未完工的烂尾楼,竹架和防御工事却已经拆解,恐怕会给过往行人带来一定的安全隐患吧。

  LOVE

  我深圳我热爱

  雨后的深南路上,嗅到故乡的气息

  晓斌 27岁 网站管理员

  来深圳两年多了,工作原因经常出差,经常赶晚上最后一班的飞机回来,到市区往往是深夜12点之后。印象最深的一次是2009年夏,辗转广州、上海、北京、西安、杭州等地出差,最后回到深圳,居然迎来一种前所未有的新鲜感。此时恰逢台风扫过,湿润的空气带来阵阵凉意,驾车在夜色笼罩的深南路上穿行,飞溅的雨滴好像都变得鲜明而富于张力。那些经历台风洗礼却依旧坚挺的树木,成了一幅令人感慨的景致,沿路可见稀稀拉拉的汽车,写字楼里亮着的灯光,和出发离去时并无二致。不是说深圳只是过客的城市吗?不是说深圳很难给人归属感吗?可我却在雨后深夜的深南路上找到了故乡的感觉。

  有人认为,和其他城市相比深圳没有太多的岁月积累,所以很难给人产生怀念的情绪。可我却认为,一个没有太多文化包袱的城市,反倒在包容指数上创下新高,它不需要什么文化性的标志来塑造故乡情结。一个雨夜,一条阔别半年的长路就能唤起我万般思绪和乡愁,我无法形容那是一股怎样的力量,因为即使我对武汉的雨后长街、广州的雨后长街、北京的雨后长街一点也不陌生,可它们永远没有深圳的雨后长街那么令人动容。

  出品:南都深圳杂志部 总策划:南岛

  策划/统筹:林倩、周吟、马凌、李骏

  LOGO设计:曾军

  采写:南都记者 潘奋图 黄璐 周正阳

  摄影:南都记者 胡可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