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市委书记“顶着骂名”还咋“继续”?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2月17日 10:56 青年时报

  “时隔三年、五年或者十年后回头看”云云,本就是“科学发展观”的大忌,若大错已成,“回头”何用?“历史证明”大抵说得通,“历史必将证明”大抵靠不住

  全市5000多个建设工地遍地开花,交通堵塞,尘沙飞扬,市民抱怨一片。对此,原武汉市市长、刚刚上任中共武汉市委书记的阮成发坦言:“我知道,在网络上有人叫我‘满城挖’”,但“建设不会停止,我会顶着骂名继续下去”;“时隔三年、五年或者十年后,当我们回头看,我们不这样做,会对不住这座城市。”(2月15日《楚天都市报》)

  阮书记“顶着骂名继续下去”,可谓掷地有声,让人想起北宋大政治家王安石的名言:“人言不足恤。”对此有人批评这是对“民意”的蔑视,窃以为问题的关键不在这里,问题的关键在“顶着骂名”发生在哪一个环节。

  常识是政府在做出某些重大决策之前,需广泛征集民意。民意未必代表“真理”,有时甚至站在“真理”的反面,但不论多么正确的决策,如果得不到民意支持,就缺少足够的正当性。政府某项决策的正当性,不是建立在“正确性”上,而来源于出台的过程。也就是说,武汉市的“大建设”,正当与否,何必待“三五年或者十年后”?只验之“决策程序”足矣。如果阮书记“顶着骂名继续下去”在决策过程中就已发生,那么即使三五年后全武汉人都对阮书记感激涕零,也不能证明他是在做一件对的事情。

  这么说,似乎“民意”也有可能“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但需要指出的是,征集民意的过程也是政府与民意互动的过程,政府可以在与民意的互动中对政策加以说明,媒体上的讨论也可让“真理愈辩愈明”,政府更可以吸纳民意中的合理成分对政策作出调整,并最后获得民意的支持;这还是一个概率问题,民意确实可能扼杀一项正确的决策,但从概率上计算,这种可能是小概率的,而无视民意做出错误的决策,则是大概率的。“民主”之所以比一个英明的君主重要,就是基于概率的计算。

  当然,如果阮书记“顶着骂名继续”不是发生在决策环节,而是发生在落实环节,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对一项既定的决策,而且事先获得主流民意支持的决策,在落实中就是要简洁、明快,而不能拖泥带水;总有人说三道四,再正确、再正当的政策也没法获得所有人的认同,或者不产生任何负作用。但依然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在落实过程中,暴露出的一些问题,是决策时没有预见到的;或者在落实过程中,政策走了样,不是扰民,就是腐败——当此之时,主政者还可以“顶着骂名继续下去”吗?

  事实上,“时隔三年、五年或者十年后回头看”云云,本就是“科学发展观”的大忌,若大错已成,“回头”何用?“历史证明”大抵说得通,“历史必将证明”大抵靠不住——要“证明”就现在证明,开“空头支票”做甚。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