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廊坊国土局官员出资400万开发楼盘(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2月17日 11:00 新京报
河北廊坊国土局官员出资400万开发楼盘(图)
1月18日,廊坊固安“惠文佳苑”,该楼盘已使用近两年,但由于承包商和开发商起纠纷,住户至今未领到房产证。陈宁一 摄

  作者:陈宁一

  百万工资拖欠3年

  工长褚国伶向承包商讨要工钱,承包商陈卓表示,开发商不给钱,他没法付工钱

  兔年新春,褚国伶过得并不顺心,工地上拖欠其3年多的工资至今未能讨回。

  “一共3万多块,到现在一分没给。孩子上大学,学费还指望我呢。”褚国伶好酒,说起工钱就闹心,灌下一口白酒,他说,醉了就啥事也不管了。

  酒醒之后,褚国伶还得想这事。

  褚国伶说,不单是他,还有50多个工人、一百多万工资都欠着。“工地上资料员,被欠了近4万,比我还多。”像是安慰自己,他喃喃自语道。

  褚国伶他们兴建的是一个叫惠文佳苑的楼盘,在河北廊坊固安县。2008年,褚国伶进入工地,做了工长。

  褚国伶多次给承包商陈卓打电话,讨要工钱。但每次陈卓都告诉他,“开发商不给钱,我们也没法付工钱。”

  逼急了,陈卓就带着讨薪的农民工们,上固安县信访局。“几十号人跟上班一样,早上8点准时到达。要么静坐,要么找领导说事,但要不回钱。”

  褚国伶已记不清去过多少回信访局。“反正,跟信访局的领导都混熟了。”他说。

  从2010年1月份开始,工人们几乎3天去一趟信访局。建设局、劳动局的相关人员陪着,一陪就是一天。“信访局把开发商叫过来,付工钱。派来的人拎着一个蓝色的袋子,据说是50万。”褚说。

  “双方对账,怎么也对不上。差距太大,开发商认为只差50万了,陈卓却认为还有300多万。”固安县信访局副局长马建军说,“现在开发商这50万确实也未支付,我们只能做协调工作,又不能强制执行。协调多次,我们也很无奈。”

  “开发商对不上账,提着钱就走。一群工人追着车子跑了几分钟,没追上。那是离自己工资最近的一次了。”当时在场的人回忆。

  工程款2年猛涨300万

  陈卓要求开发商增加材料涨价费和停工损失费,县建设局表示,停工,陈卓也有责任

  惠文佳苑的开发商是,廊坊市华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华升公司)。

  2007年,陈卓从开发商那儿,承包了该楼盘的第5和第6栋。根据当时签订的合同,建筑面积7244平方米。按照660元/平米造价,合同价款近480万。

  该两栋楼于2008年施工,2009年竣工。

  竣工后,陈卓要求,在合同价款上增加三项费用,分别为施工变更和签证,建筑法规定的超风险幅度涨价,停工期间损失。

  “所以,开发商应支付700多万。”陈卓说。

  陈卓举例说,施工现场没有存土场地,需要土方外排和回运,产生大量费用。又如钢铁的涨价等费用。

  陈卓认为,停工期间给他造成的损失也很大。

  2008年3月的一天,正在工地检查的陈卓突然接到华升公司的通知。“因为开工手续不全,要停工到10月底。”陈回忆说,“我提出甲方须支付停工损失费,大概60万。甲方没给明确答复,就说最后再补。”

  固安县建设局副局长祖建明说,其实陈卓在施工前,是知道开发商手续不全的。县建设局曾通知他们,等办齐手续后再开工,并提醒过陈卓,要考虑停工造成的损失。

  “但为了赶工期,施工方和开发商当时的利益是一致的,都不听我们的。”祖建明说。

  施工了两个月,后来处罚通知下来,罚了开发商80万。

  祖建明认为,这个停工损失双方都有责任。

  陈卓也承认,事先知道华升公司的开工证件不全,但“当时开发商都是边开工边办理。我想搞房产不会亏,黄卫东是廊坊市国土局工作人员,又是熟人介绍,也就相信他们了。”

  “公务员”出资400万开发楼盘

  黄卫东承认曾参与楼盘开发,但被领导处分后已退出;陈卓称黄的父亲可能还是公司股东

  调查中,不断有人反映,华升公司大股东黄卫东是廊坊市国土局“公务员”。

  华升公司的工商资料显示,2006年10月,黄卫东出资100万,占华升公司20%股份。至2007年8月,黄出资400万,占80%股份。

  “黄卫东是廊坊市国土局公务员,竟然参与房地产开发,这是严重违法违纪行为,为什么没人管?”陈卓说。

  2011年1月19日,记者联系上黄卫东。他说,“我是在国土局工作,当时,表弟潘乐叫我过去帮忙,所以才参与的。当时没意识到这不对,后来领导找我谈话,还处分了我。2008年我就退出来了。现在的纠纷我不太清楚。”

  据工商资料显示,2008年,华升公司的股权确实做了变更,黄卫东将所有股份转给了潘乐。

  而在公司股东中,又出现了一个新名字,黄景元,占公司37.5%的股份。

  陈卓称,此人很可能就是黄卫东的父亲。随后,记者打电话、发短信多次联系黄、潘二人核实情况,均无回复。

  1月19日,记者到廊坊市国土资源局采访。局纪委副书记杨春光表示,“黄卫东现在是廊坊市国土局有偿处副处长,副科级,属事业编制。这应该属于黄的个人行为。但我们是第一次听说这个举报情况。要先调查核实后,再做下一步打算。”

  2月16日,记者再次联系杨春光询问核实情况,杨称,“黄卫东已转让出所有股份,在正常上班。”

  记者还询问说,有人反映华升公司新股东,可能是黄卫东的父亲,而按照规定,公务员直系亲属不允许开发房产。

  杨春光表示,这情况他们不清楚。

  楼盘建成,麻烦不断

  由于承包商和开发商纠纷未解决,该楼盘的房产证至今未能办下来,住户为此经常上访

  因为入住了惠文佳苑,杨华(化名)也遇到了挥之不去的烦恼。

  2009年,她贷款31万元,买了一套近百平米的房子。“随后,麻烦不断。我们到现在还没房产证,连一张正式发票开发商都没给。”

  “从搬家开始,麻烦就来了。房子2009年就建好了。买了房子后,一直拿不到钥匙。”杨回忆说,愤怒的住户们,围堵在县政府门口,表达诉求,要住进自己的家。一位带病的老人坐在汽车前,以死相逼。“毕生的积蓄就买了一套房子,却不能住,怎么不急?”

  当时,房子的钥匙在陈卓手里。

  陈卓说,因为开发商不给钱,所以不能给钥匙。后来,政府部门和开发商一起,强制把锁换了,让居民入住。

  刚入住时,居民们水电等方面都无法保证。“连取暖器都不给装,居民们又相约去政府上访。过了几天,就装好了。”杨华说。“直到现在,这房子还不属于我们。”

  她表示,住户们一直在为房子的拥有权上访。

  固安县房管局交易中心主任耿艳敏证实,“到现在,惠文佳苑一直没来申报过相关手续。所以居民拿不到房产证,这样入住也不符合相关规定。”

  固安县建设局副局长祖建明说,因为楼盘的施工资料在陈卓手里,开发商提供不出来,所以住户们没有房产证。这也导致房屋没有经过完整的验收。

  但是祖建明强调,他们现场验收了房屋,质量安全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他解释说,当时甚至有居民称,不能住小区,大家就住进县政府里。“为了维护地方稳定和居民的利益,因此特殊情况,只能特殊处理了。”

  政府协调,至今未果

  县建设局表示,希望双方走法律渠道,尽快解决矛盾

  对于陈卓和黄卫东的纠纷,县劳动局,县信访局,县建设局曾多次协调,但均无结果。

  祖建明认为,陈卓如今的结算书有水分。

  据祖建明介绍,双方分歧主要在建筑面积上。一般情况下,门窗、阳台面积全封上应该按照0.5平米结算。施工方想按照1平米结算。这里差价就是10万块。

  祖建明说,在信访局对账时,陈卓的老婆不愿意对,因为没按他们的结算方法。

  黄卫东告诉记者,是陈卓他们不对账、不结算,才导致欠薪和房产证的问题。不给施工资料,又找不到他们人。

  黄卫东说,“他们还找人到我单位来闹。我已经退出了,找我干什么?”

  陈卓则提供了一个相反的说法。

  他说,“在信访局对账时,开发商派来的预算员和经理表示,对增加部分不清楚情况,需要汇报。后来就一直没有回音,对我们也避而不见。”

  祖建明告诉记者,开发商目前已支付了410万,其中包括价值80万两套房子。陈卓已经将自己的利润拿走了,他现在要的应该是农民工的工钱和停工损失费。

  祖建明说,从2005年开始,陈卓等人就带农民工到政府要工资,有时候是恶意讨要。

  祖建明认为,导致目前多种矛盾出现,陈卓与楼盘的开发公司两方都有责任。如果他们实在无法通过协调达成一致,希望尽快走法律渠道,公平公正解决矛盾。

  关注焦点

  河北廊坊固安县的“惠文佳苑”楼盘麻烦不断,项目虽已竣工近两年,但施工人员薪水至今未发放,小区住户也未领到房产证,从而上访频发。

  麻烦背后,是因为项目承包商在竣工后提出,增加工程款300万,开发商不予答应,于是承包商无钱给农民工,并扣留楼盘施工资料,使开发商无法向政府申领房产证。

  调查还发现,廊坊国土局一副科级干部,曾是该楼盘开发公司大股东,被单位处分后,已转股给其表弟。知情者称,该公司新增股东,可能是这名“公务员”的父亲。

  固安县政府相关部门表示,希望他们通过法律途径尽快解决。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