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干部屡遭质疑 曝权力运行规范化不足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2月18日 10:34 法制日报

  1986年出生的女孩,工作3年,就被提拔为辽宁石油化工大学国际教育学院副院长。最近两天,副院长王圣淇、辽宁石油化工大学、王圣淇的父亲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

  而在不久前,重庆市一名“80后局长”也成为社会舆论“攻击”对象——重庆市永川区工业园区港桥管委会招商分局一名“80后局长”冯军全拟任该区纪委预防腐败室主任。对这一消息,网友质疑:冯军全的“在职大学”学历是否符合任职要求?不满18岁就进入事业单位工作是否违规?多次挂职锻炼、岗位借调经历等是否存在违规选拔漏洞?

  对于网友的质疑,冯军全“搬”出了自己的学历证书、父母均为农民的家庭成员信息等“证据”一一回应。

  《法制日报》记者发现,近年来,但凡有“80后”被提拔,即引起社会舆论的质疑。早在2009年,“史上最年轻市长周森锋”就引起了社会的热议。公开资料显示,湖北省宜城市第四届人大四次会议以无记名投票的方式,选举产生了新一任市长周森锋。据了解,以全票当选市长的周森锋时年29岁,系湖北省当时最年轻的市长。随即,对“周森锋父母”、“周森锋背景”、“周森锋后台”的探讨铺天盖地地展开。

  为何“80后”干部频频成为众矢之的?

  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夏学銮对《法制日报》记者分析说,目前这种对年轻干部提拔的质疑声,反映了社会对干部提拔的公开、公平性不满,对干部提拔存不信任的心态。

  中央党校党建部教授蔡霞对《法制日报》记者说,“80后”被任用为干部,本来不应当受到质疑,因为培养年轻干部是我国近年来干部任用的理念之一。无论是有意培养年轻干部或者从重视提拔有才干干部的角度来讲,“80后”被提拔为干部本身无可厚非。但现在一有“80后”干部提拔就会引起质疑,这其中的原因是多方面的。近年来,我国一直致力于干部提拔任用制度化建设,但是由于过去多年“人选人”方式的延续影响,导致目前干部任用的制度化建设和执行还有待进一步完善,制度选人、公正透明等原则还没有完全实现。

  据了解,《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规定,党政领导干部可以从党政机关选拔任用,也可以从党政机关以外选拔任用;党政领导班子成员一般应当从后备干部中选拔;选拔任用党政领导干部,必须经过民主推荐提出考察对象;民主推荐按照领导班子职位的设置全额定向推荐;个别提拔任职,按照拟任职位推荐。

  “现在我国在干部任用方面对于不同类型、不同级别干部的任用程序不够明确,主要表现在选拔干部时,是选举任用还是行政任用,目前还没有明确。”蔡霞说,我国在上世纪90年代曾经提出过干部分类管理,但并没有很好地落实。什么干部应当通过票选的方式产生,什么干部应当通过行政任用的方式选拔,还需要进一步明确廓清。

  蔡霞还认为,目前行政任用的制度还不够健全,主要体现在制度建立并没有具体到常规性的建设。行政任用并非只到任用的时候才考察,应当建立起对干部的日常工作考察、考核机制的规范化、制度化,对干部实绩应当有一套科学、可操作的日常考察机制。这样一来,在准备提拔任用时,就有明确的依据,可以最大限度地排除人为因素,也容易使人信服,否则容易产生由于制度不明确造成的运作不透明。

  夏学銮对此表示赞同,他告诉记者,只有保证干部任用制度化、加大公开透明性,才能遏制腐败,同时也能减少社会上的不信任情绪。

  此外,蔡霞还向记者分析说,提拔年轻干部之所以会引起如此大的影响,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目前权力运行的制度化、规范化不够。

  “由于目前权力运行规范化不足,个人意志主导权力的现象时有发生。在这种情况下,权力就容易转变为掌权者的个人利益,所以会引起权力争夺、不惜走关系甚至违规任用干部。而这又关系到公众的切身利益,所以人们普遍关注干部的提拔任用。”蔡霞说,只有将依法规范控制权力与民主监督制约权力结合起来,让权力制度化运行,独立于个人意志之外,遏制以权谋私,才能降低社会上的不信任情绪,减少干群之间的对立情绪。

  夏学銮认为,在规范权力之外,在必要时公开干部的成长背景等资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但是在操作上应当兼顾对干部家庭成员隐私的保护。

  本报记者任雪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