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牛公务员”江进祥:我吃了性格亏但不后悔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2月18日 10:54 南方都市报

  对话背景:近日,网上出现“福建龙岩现最牛公务员九年不上班工资照发”的文章,称:“福建省龙岩市城建监察支队最近爆出新闻:支队科员江进祥九年没有在单位上过一天班,工资却照发,成为中国最牛的公务员。”

  2月10日下午,龙岩市有关部门回应,称互联网上相关内容属实,将在进一步调查后按照有关法规政策处理。

  2月12日,龙岩市城建监察支队在《闽西日报》上发布公告,通知江进祥按期回单位上班。

  2月12日晚间,龙岩市有关部门就江进祥提出的市政工程地下涵管有严重质量问题及其背后的腐败问题,长期不上班是因为“被无限期停职检查”等社会关注焦点作出回应。

  2月14日,江进祥正式到龙岩市城市建设管理监察支队上班。

  问:网上对你有些议论,你觉得自己这9年的工资领得应该吗?

  答:这些议论都很有道理。但我从来没有主动要过工资……我反复强调过,我不是没上班,而是没班可上。我去哪里上班呢?

  问:你后悔吗?

  答:也没有什么后悔的,我想是天性吧。

  问:可以说,性格决定了你的命运。

  答:性格决定命运。我们做什么事情,一定不能昧着良心。如果都睁只眼闭只眼,没有正义感是非感,我们的国家怎么办?

  旁白:2月14日,一直处于舆论漩涡的“最牛公务员”江进祥在赋闲9年后,正式到福建省龙岩市城市建设管理监察支队上班,成为一个普通科员。

  重新上岗

  南都:重新回到工作岗位,做了哪些工作?

  江进祥:他们先把我安排在支队办公室熟悉管理规定和相关业务,让我具体负责关工委和老龄协会工作,同时包括一些机动性工作。他们都知道我的事情,我也没有犯过任何错误,只是履行了我的职责,不是因为我贪污受贿而受处分的。

  南都:新的同事们热情吗?

  江进祥:他们很理解和同情我,一个个都过来给我泡茶。我知道他们都是想安慰我,怕我在这里受委屈,过来坐坐,陪我聊聊天,也是表示对我的支持吧。

  南都:接近10年没有上班,会感觉陌生吗?

  江进祥:起码,我上一天班,就会好好上一天,这是我的出发点,我做任何事情,都会认认真真、恪尽职守地把它搞好。

  旁白:1999年9月,龙岩市人大常委会组织14名人大代表和4名城建专家视察中心城市,结果发现市政工程还未投入使用的地下涵管存在严重质量问题,时任城建环保委秘书科长的江进祥,正是这次视察的组织人之一。从此他开始了长达12年的“斗争”之路。

  江进祥:这个任务就是城建环保委来组织承办的,也可以说是我的职责范围,我的任务就是全程承担内外所有工作,包括通知、文件起草、带队人,他们发表的意见我要记录,整理成资料上交。

  南都:去视察地下涵管的质量问题,是你们事先定好的任务吗?

  江进祥:不,污水处理厂这个点本来并不在视察范围之内,是一个参与视察的省人大代表提出来的,他说据他所知污水处理厂涵管质量有些问题,是否可以增加视察这个点。我们同意了。

  南都:事先你了解这个项目吗?

  江进祥:这个项目我了解,但它的质量问题我是不清楚的。

  南都:这个工程,对龙岩的重要性在哪?

  江进祥:这个工程投资两亿元,它是福建省重点工程,是龙岩第一个污水处理厂。它建成后不仅仅是为龙岩服务,主要是为我省九龙江流域的城市喝水服务,我们是九龙江源头,下游包括漳州、厦门都是喝九龙江的水的,这个污水处理厂对下游的水源至关重要。

  南都:当时这个工程已经完工了吗?

  江进祥:还没有完成,正在建设当中。但地下管网工程已经铺设完毕。结果我们发现很多涵管已经裂掉了,施工方正把它挖出来,重新铺设。当时大家都议论纷纷,说涵管肯定有问题。第二天,我们就这个问题去听取了工程监理部门的汇报,他们说经过他们检测,发现涵管配筋少50%,承载力只有设计能力的60%。

  南都:也就是说,涵管本身具有严重的质量问题?

  江进祥:对,钢筋少了一半。

  南都:当时代表们的表现是什么?愤怒?

  江进祥:非常愤怒。当时我们不知道这个厂的后台是谁。但是这样明显的豆腐渣工程,实在让人气愤。我们把集合代表们意见的视察报告交给常委会领导审议,当时我们人大常委会也给了很具体的审议意见,希望查清问题。但是这个审议意见一出来,就出现了很多问题。

  违纪撤职

  旁白:江进祥后来了解到,地下涵管的生产厂家东肖文山水泥制品厂的法人代表和市委的领导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在专家组通过分析得出“涵管安装、设计都符合规范要求,属于质量不符合标准问题”的结论之后,仍然没有得到市委正确的处理意见,并且把问题归咎于施工方。

  南都:你觉得一定是属于生产质量问题?

  江进祥:当然。我还接到了群众举报,施工方组织了几十个工人,半夜偷偷去地下,往涵管裂缝里面涂抹水泥,我拿到了证明人的亲笔材料。结果我回到家,施工方负责人就给我打电话,说如果你把这份报告交上去,我们公司几百人就没有工程可做,为了我们这几百人有饭吃,我们的国有企业不倒闭,请把这个材料还给我。因为责任报告已经明确说明涵管问题是生产方责任,听了这个话,我只好把这份材料还给他们。但是后来,责任还是推给了这两个施工企业。我都感觉我对不起这两个企业,为什么?本来是生产方的赔偿责任,可是最后却由施工企业承担了责任。作为具体的工作人员,是我领着代表去视察的,我们的视察不仅没有促使问题解决,反而移祸给了施工方。我们良心何在?我们怎么在监督中发挥作用?

  南都:这是你后来不断向上反映问题的一个原因吗?

  江进祥:是一个重要原因。质量问题已经很清楚了,谁的责任已经很明白了,不能够把这明明白白的事情掩盖起来。

  南都:事实上,把视察报告交上去,是不是意味着你的使命完成了?

  江进祥:是的。

  南都:那你为什么还要管?

  江进祥:我可以不管它。但是它跟我是有关的。这个点是我带队去视察的,视察报告是我写的,所有的工作都是我做的,为什么说跟我无关呢?人家会怎么看?我交上去不管了,以后我再怎么组织代表们去其他地方视察?明明白白的、我看到的东西都没有办法处理,做事情还有什么意义?其他人怎么样我不去管,但是我做好我自己就行了。

  旁白:江进祥把此事披露给媒体并经媒体曝光,在积极向省有关部门反映情况后,他发现自己被市委领导公开批评,并成了单位的“边缘人”。2001年1月,龙岩市污水处理厂荣获中国建筑工程“鲁班奖”。与此同时,该厂原厂长和市建委有关领导因行贿受贿被“双规”。但江进祥的处境更加艰难,2002年龙岩“两会”期间,作为大会工作人员的江进祥把此事写成了给人大代表们的公开信,散发给代表们。此事引起轩然大波,他从此被停职检查,2003年被撤销职务。从此他再也没有去上过班。

  江进祥:市里(领导)给我戴上了5顶帽子:政治流氓、说谎者、造谣者、挑拨者、堂吉诃德式人物。甚至生产方还说我是“想在这个厂家参股、被拒绝之后,公报私仇”,还到法院来告我。事实上,他们找的所谓证人在法庭上都不认识我,还以为我的律师同学是我。结果自然没有被支持。

  南都:从你选择向上面反映问题,并帮助媒体曝光问题,是不是就意味着你已经公开走上了某些人的对立面。

  江进祥:对,等于我正式和他们结怨了。

  南都:在生产企业负责人和建委有关人员被抓之后,你为什么还要继续向上反映问题?

  江进祥:事情还没有彻底解决。一个是涵管的质量问题没有解决,生产厂家也没有作出赔偿,只抓了底层几个人,掩盖质量问题的腐败分子没有得到处理。

  南都:作为工作人员,你向人大代表散发向市委领导“宣战”的材料,这种行为是不是欠缺考虑?

  江进祥:我当时没有考虑这么多……从我的角度来说,我只是做我应该做的。

  南都:你觉得这种行为是你应该做的吗?你知道这是违反规定的吗?

  江进祥:我没觉得这是违反规定的。为什么呢?查遍法律法规,有哪一条是说不能向代表写信的呢?

  南都:你当时发了多少份出去?

  江进祥:五六十份肯定有的。

  南都:你还记得代表们收到信的反应吗?

  江进祥:很惊讶,议论纷纷。

  南都:实际上,这封信起到作用了吗?

  江进祥:起到了,让大家都知道了。

  南都:你不觉得这是很莽撞的事情吗?对事情的解决又有什么好处呢?

  江进祥:对,没有达到我预期的目的。我是想让代表们和我一起,去查清这个问题。结果我的工作证马上被没收

  了,不能去继续发了。

  申述不止

  南都:做这个事情,你和家里人商量过吗?他们同意你这么做吗?

  江进祥:我没有和任何人商量。我做事从来不和家里人说。说了她们会担心。做完了,也就做完了。(笑了)

  南都:对你的撤职处分,你怎么看?

  江进祥:我不觉得我做错了什么。我是撤职一年后才知道自己被撤职的。我问他们为什么要给我撤职?没有人回答我。尤其是撤职以后,从来没有人叫我去上班,但是每个月的工资还是在卡上打给我。一直到2008年通知我去参加一项考试,我才知道他们2003年就已经把我调到了现在的单位。

  南都:这些年,没有去工作,你就四处反映情况?

  江进祥:是的。

  南都:网上对你有些议论,你觉得自己这9年的工资领得应该吗?

  江进祥:这些议论都很有道理。但我从来没有主动要过工资。而且我只能靠银行卡上的数字才知道自己的工资变化了没有。其余的都不清楚。一直到去年。我反复强调过,我不是没上班,而是没班可上。我去哪里上班呢?

  南都:这么多年,你一个人和一群人的斗争,会不会感觉很孤独?

  江进祥:表面上看是我一个人,实际上我并不孤单,我后面站了很多人,很多离退休干部,很多群众都很支持我,都对某些当权者的行为感到痛恨。我当时直接的上级也都退休了,但他们还在默默支持我。他们每年参加离退休干部座谈会,都会为我讨说法,提出当时党组对我的处分是错误的。

  南都:做这些,到底是为了什么?更多的是为自己被撤职讨个说法,还是为当年的涵管质量事件?

  江进祥:这是两个不能分开的问题,但我最终还是希望原来的质量问题得到解决。

  南都:这么多年,可以说,你一直处在劣势,时过多年,还能说清吗?

  江进祥:我不觉得我处于劣势。我为什么这么开心呢,还不会消沉,还充满阳光吗?我的事情在龙岩(党政机关)家喻户晓,碰到好多老干部,他们都握着我的手,说支持我。我做的是对的。

  南都:可是这么多年,出头的只有你一个。

  江进祥:(默然)是的。

  南都:值得吗?为了这件事,浪费了你13年的时光?

  江进祥:是的,从这个角度来说,真的是不值得。

  南都:从最初介入到现在,你没有想到会是这么多年的恩怨吧?

  江进祥:完全没有想到。我跟你讲实话。我现在也觉得当时给代表写信的举动太幼稚了。我只认为我写这个信,我反映的事情是真实可信的,它就应该得到处理;我想上面顶多不去查我提出的事情,但是没有想到,不仅不查提出的问题,反而把提出问题的人搭进去了。(苦笑)

  南都:从这个角度来说,你本意并不是想多么“高尚”,只是被迫选择了“高尚”。

  江进祥:是,是。我当时真没想到被撤职。

  南都:如果你有今天的成熟,碰到当时的情况,你还会选择这么做吗?

  江进祥:如果时光倒流,我想再也不会了。代价太大了。我从40岁成为正科,如果混到现在,最起码也是副处。现在想想,我当时做的很多事情,已经超越自己的职责了。

  南都:你选择那么做,实际上已经等于给自己的官场生涯提前画了一个句号。

  江进祥:画了一个句号。

  南都:从这个角度来说,你后悔吗?

  江进祥:也没有什么后悔的,我想是天性吧。

  南都:可以说,性格决定了你的命运。

  江进祥:性格决定命运。我们做什么事情,一定不能昧着良心。如果都睁只眼闭只眼,没有正义感是非感,我们的国家怎么办?

  南都:你觉得自己是个怎么样的人?

  江进祥:倔强的脾气,比较直率,眼睛里容不得一粒沙子。对就是对,错就是错。

  南都:这是一个悲剧性的性格吗?

  江进祥:悲剧性的性格,以中国官场来说,是这样的。我就是吃了这个亏。

  南都首席记者 姜英爽 发自福建龙岩  

> 相关阅读:
“最牛公务员”今日上班 称问题不解决将退休
最牛公务员9年不上班工资照发续:自称没有后台
福建龙岩现“最牛公务员” 9年不上班工资照发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