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照民间抗旱样本:市场化对接最后一公里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2月21日 11:15 经济观察网

  作者:种昂

  “这么旱的天,我还是第一次遇见。”72岁的张源广是山东日照莒县安庄镇北柳村村民,家有3亩麦田。从去年9月中旬以来至今,莒县总降水量仅有3.6毫米,比历年同期减少97%,旱情严重程度已达300年一遇。

  安庄镇是一个山丘区乡镇,受气候、土地条件等因素制约,农业生产投入成本高、经济效益低。北柳村附近有着一座小型水库,但村里青壮劳力外出打工现象十分普遍,老弱妇孺缺机械、少工具,本就缺少积极性,而大旱之年浇水成本更高。

  张源广有一儿一女,均在外地打工,只有老伴和他常年在家种地。然而,今年张源广却一点也不为农田灌溉发愁。

  他拿出了一份2010年9月20日签署的《农田浇灌托管协议》。按其规定,供水协会要“制定抗旱计划,保证抗旱及时有效,对因工作原因造成抗旱不及时,给农户造成损失的,给予补偿”。

  莒县副县长林洪鹏指出,三百年一遇的旱情只是气象干旱,事实上因旱致灾的多数原因,不是没有水源,而是无法将水引入农田。往年冬季雨雪丰沛时,不用引水灌溉,田间沟渠年久失修、瘫痪损坏。今年大旱,虽然水库、塘坝、池塘内有水,但很多地区却因留守在家的老弱妇孺无力引水而导致旱灾。

  2008年,北柳村11名60岁以上的老人自发成立了日照市第一个民间水利协会,本着“保本微利、自我经营、自我发展”的原则,统一调水、统一供水、统一灌溉、统一收费、统一管理、统一标准。每亩仅收取费用30元。

  张源广给记者算了一笔账,耕地亩产千斤小麦,可收入1000余元,减去农药、化肥三四百元的成本,刨除雇工、收割费用,仅有400多元的纯利。如果一家一户分散提灌,需要支付柴油费,购买水泵、水管,耗上两天的工夫才能完成,每亩地一次灌溉成本至少要在六七元以上,而一般冬季灌溉需2至3次。农民辛苦一年所剩无几。而水利协会的收费比自己浇地大大节省了支出。

  负责北柳村供水协会的张永旭介绍道,水利协会是自发组建,初衷仅是为了解决村民的灌溉难题。30元的收费中柴油占到了20元,人工工资8元,其余作为运转经费(包括设备维修费用)。11名会员分为三个小组,轮流负责全村麦田灌溉。目前水利协会受到了广泛欢迎,村民已全部与水利协会签署了托管协议。

  “民间水利协会解决了政府没有精力管、一家一户管不了、一部分村民不愿意管的难题。”安庄镇书记刘庆召指出,水利协会确保了有水源的耕地都能得到灌溉。。

  根据测算,原先一家一户的分散灌溉,水源“跑冒滴漏”现象严重,平均每亩用水60方,而如今只用40余方;以前全村农作物灌溉一遍约18天,而现在只需10天;如果算上中央财政每浇地一亩补贴10元,农户每亩实际只需支付20元,浇地的成本更是节省了一半还多。

  北柳村的做法从2010年下半年得到了当地镇政府的认可,并首先在安庄镇42个村引导推广。目前仅安庄镇抗旱供水协会就发展村级协会42个,会员610人。据悉,其他位于平原地带的供水协会,不仅帮助农户引水灌溉,还组织农民修渠、打井抵御旱灾。

  市场化运营

  日照市莒县诞生了诸多村级民间组织,也出现了以围绕水利工程而建的大型供水协会。小店镇供水协会就是整个莒县最大的一个。

  小店镇地处莒县南部山区,地下水不足,但水库资源多、规模小、分布集中。这里一直沿用机械抽水和土渠输水相结合的灌溉方式,水利用率低且灌溉成本高,严重制约着特色农业经济作物规模化发展。

  2010年3月至10月,国家财政出资1372万元在牛家沟一带建设了万亩高效自压节水灌溉工程。该项目把6座小型水库通过埋设地下管道连接起来,利用东高西低的自然压差实现无动力供水。老百姓形容道“不用水不用油,涓涓细流到地头”。

  而该工程埋设在农田中的出水口多达1420个,对8个乡镇、31个村庄、3.1万亩耕地进行灌溉,如由乡镇政府直接管理既无精力也不经济。

  此前,小型水库多为集体建设,产权属于乡镇政府,但实际操作中基本由村管理。这使得许多地方只知从库中争水取水,却从不维护。此时正值水利协会在莒县风生水起,小店镇政府依托该水利工程组建起莒县最大的一个水利协会,进行统一管理,并接受镇政府监督。水利协会下辖管理中心和60余名水管员,采用市场化方式“以水养水”、自行运营。

  采访中,记者在田间遇到一位正扛着水表进行灌溉的水管员。他告诉记者,通联水库的地下管线已铺设到田间地头,农户用水只需一个电话,水管员打开阀门即可浇水灌溉,根据用水多少,收取费用。

  根据物价部门的核定,该工程一方水收费0.6元,镇政府、水源属地村、供水协会以2:2:6的比例分配。以每亩地灌溉一次30方水、冬季共浇3遍水来计算,3.1万亩的土地一个冬季收入近200万元。

  不过,小店镇供水协会的负责人坦言,水利协会刚刚组建,管理运营都在摸索之中。今年冬天大旱,农户引水灌溉十分踊跃,水利协会收益较好。但如果风调雨顺,整个冬季农户只需浇一遍水,甚至不浇水,水利协会的收入也会随之下降。但从长远来看,这一收费应该兼顾水库运营维护以及农户、水源地村的多方利益。

  “水利工程与民间协会相结合的市场化模式,有利于农田水利得到可持续发展。”小店镇党委书记卢兆梅介绍道,农田有了灌溉的保证,以前2100亩种植小麦的土地纷纷改种芦笋、草莓、油桃等高效特色农产品。农业种植结构调整后,农民年可增收1260余万元。

  兴水之利的关键

  “莒县是山东农田水利建设投入最多的地区。而民间协会的兴起,以市场化的方式化解了中小型水利工程与农田之间最后一公里的梗阻,让水利设施发挥了更大的作用。”但副县长林洪鹏也坦言,水利工程与民间协会是相辅相成的。如今莒县水利建设资金缺口巨大,如果水利设施投入跟不上,民间的热情也是无的放矢。

  莒县是人口大县,占日照市人口四成,县内学校众多,用当地人的话说就是“吃财政饭的人多”。而莒县也是粮食大县,粮食产区的财政收入往往较低。2010年,莒县财政收入仅有4.53亿元。

  目前莒县水利资金投入来源分为三个层面:其一,大型水利建设由国家财政全额拨款;其二,中小型水利工程省市县三级财政共同负担,比例分别7:1:2;其三,个别微型水利工程由农民按照一事一议、筹资筹劳的方式自发集资。

  副县长林洪鹏介绍道,由于目前县级财政资金不足,支付水利配套资金感到压力巨大。实际上,由于省市两级财政出资往往不足,县级政府的负担比例远远超过20%。而农民自发集资建设却很难形成统一的意见。

  目前,莒县水利建设大多都在“吃老本”,几个大中型水库都是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农业学大寨时所建。像全省各地一样,多年来莒县小型水库数量也是基本没有增加。这一方面是因为小型水库由县、乡镇出资,而地方无力负担;另一方面,一旦水库建成,当地官员反而多出了防汛责任。地方政府自然缺少投资动力。

  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锁定农田水利建设上,中央财政将大幅度提高对水利事业的投入,年投资强度不低于2000亿元,今后10年全社会水利年平均投入比2010年高出一倍,总投资将达到4万亿元。

  “真正做到兴水之利,完善水利工程与民间力量发挥,二者缺一不可。而持续稳定的投入则是一切的保证。”林洪鹏认为,水利关联着农业,水利建设滞后就无法保证农业稳产。如果农产品价格上涨将会使得整个宏观经济陷入更大的危机之中。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