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官场强制“再造”(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2月21日 12:06 南方周末
山西官场强制“再造”(图)
山西已获批国家资源型经济转型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袁纯清整顿吏治,亦是为转型服务。谢正军/CFP

  在煤矿与官员的种种利益纠结中,一些地方不正常的官场规则已成为山西转型的掣肘。现在,新任的山西省委书记袁纯清决心整顿吏治。山西官员们意识到,整个官场的强制“再造”,已然到来。

  □南方周末记者何忠洲发自山西

  这个冬天,山西官场呈现出“异样”的气氛。

  大规模的官员“星期六义务劳动”正在太原开展。太原市委书记陈川平要求干部们“一周工作六天,每天多干两小时”。市长张兵生则表示率先垂范,“元旦春节假期,我和各位副市长带头加班办公!”大批的官员被要求往外走。在孝义、忻州和大同等市,都有近百乃至上百的干部“下江南”,到江苏、浙江等地交流或挂职。

  山西也在大量进人。在长治,该市事业单位近600个岗位招聘,直接喊出了“研究生免笔试,博士生直接进”的口号。

  也有人要往下走。山西各级官员都接到通知,从2011年开始,各级领导干部下乡住村同吃同住同劳动常态化、制度化,从省委常委开始。

  更为紧锣密鼓的是,一大批市委书记县委书记、市长县长的位子正在面临更换。几个月间,山西官场呈现出动态的紧张。

  与之前官员更迭更多的因为安全事故、环保风暴不同,现今的吏治整顿更明显地表现为自我清理。

  变化的背后,来自山西官场这些年来少有的一次主动重塑。重塑的推动者,是从陕西调任山西省委书记半年的袁纯清。

  官场痼疾掣肘山西转型

  熟知山西情况的当地政情人士说,贪腐现象屡禁不止的山西官场痼疾由来已久,由煤矿资源所引发的暴富,以及背后地方官员和利益群体的种种纠结,在过去多年中已然暴露无遗。在许多当地人看来,一些官员并未为山西的发展提供强力支持。相反,不正常的官场规则已成为山西转型的掣肘。

  历任山西执政者,都曾对山西吏治表达过自己的不满。如于幼军,他曾历陈山西地方官员四种“病症”:诚信缺乏症、大局淡化症、服务冷漠症、效率低下症。而孟学农也直言山西官员缺乏市场意识和锐气。

  拍案而起者也有。就在袁纯清到山西前两个月,在有山西省省长王君参加的山西省安全生产工作会议上,一位与会者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一些官员拿了下发材料就悄悄溜出会场。王君当场怒喝:“电视照相了,办公厅记下了,接着晚上播出。如果把部队带到这个程度,那工作还怎么搞?什么都搞不成!”山西官场的状态看起来也让新书记袁纯清不满。在他去年全面阐释转型思路的“7·29”讲话中,这位省委书记说,“一些干部满足于资源优势下的小日子……在得过且过中打发时光”。

  当然,山西的吏治未必就比别的地方更为恶劣,一位研究者就曾如此对本报记者辩解。在他看来,如同污名化的“山西煤老板”标签一样,因为层出不穷的安全事故,处于风暴眼中的山西官员更容易留下诸如官商勾结这样的印象。

  尤其出现亿元警察、一个县煤炭局长就有几亿资产的案子,所以连带着整个山西官场形象受影响。

  这种印象甚至激起了外界对山西执政者的某种同情。及至临汾市委书记9年换了5任,襄汾溃坝后无人愿意接手的窘境发生后,“晋官难当”成为当时中国官场最具有意味的一个词,而“山西省长谁来干,临汾人民说了算”更是成为苦涩幽默。

  但客观地说,因为腐败而引发的官场地震在山西也确实未曾稍息。

  吏治整顿欠佳的具体原因,一位研究者向本报记者分析说,一则安全生产问题耗费了执政者的大部分精力,一则能源大省山西官场上形成的各种利益关系盘根错节。

  这位研究者说,能不能彻底改变官场风气,成为摆在山西执政者面前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

  曾有过中纪委工作经历的袁纯清履新后,上任后的第三个月开始闪电般的整风。当时,由省纪委组织专项检查,摄影记者跟随,专门到茶楼、洗浴、按摩等场所搜寻官员。山西省纪委公布的数据说,此一整风行动山西省共查处了421名违纪的“享乐官员”。

  山西官场为之震动。

  推手袁纯清

  袁纯清的吏治整顿,正碰上一个好时候。

  一直折磨山西执政者的安全生产,因为煤炭资源整合而有所改善。而之前层出不穷的问责与安全事故,震塌了许多地方官场,实际上也为袁的官场布局提供了足够大的可能。

  据山西省纪委公布数据,自洪洞“12·5矿难”开始的山西煤焦领域反腐败行动,再加上此前的黑砖窑和其后襄汾溃坝等事故,两年来山西因煤而被免职、问责的官员至少有2000名。

  这实际上也给了袁纯清足够的腾挪空间。当地观察人士说,当山西获批综改试验区已然确定之后,这位踌躇满志的新书记,除了要消化这份厚礼下的各种优惠政策外,也必然要进行吏治整顿,以便清除腐官和庸官,让吏治不再受掣肘。2010年底,在有各市县组织部长参加的会议上,袁纯清即兴发言称,“我们不是一个俱乐部,我们是先锋队……所以‘管’是题中应有之义,不是一般的管,应该严格去管。”袁纯清吏治整顿的组合拳虚实相济。

  首先是整风,流传甚广的是袁纯清三次送书的故事。上任伊始袁推荐的第一本书是韩毓海的《五百年来谁著史》,时值山西省思想工作座谈会。这本学术著作里有《为什么山西失去了曾经的核心地位》和《山西是一个令人胸怀天下的所在》等篇章,它被视为是袁用来加强官员们的山西认同,给山西同僚鼓劲的。

  当时袁纯清说,“(山西)近些年在全国排位连续下滑,加上几起突发事件的负面影响,导致缺乏大发展的胆气、魄力和信心。”第二本书是《把信送给加西亚》,时值袁全面阐述自己执政方略的“7·29”讲话上。这本书反映了忠诚与坚持,袁说,“如果说策划、布局项目体现了我们的想象力和决策力,那么推进和落实项目则主要考验我们的执行力。”第三本书是《公司的力量》,袁认为,该书是一本可以培养领导干部“世界眼光”的好书。

  与送书类似,建立官员下乡同吃同住同劳动制度,要求太原市干部“摒弃一般性的工作状态,树立超常规的干劲和姿态,以‘白加黑’‘五加二’的精神,只争朝夕”,要求所有省委常委亲自带队前往所辖的11个地市区进行官员考核,这一系列行动则属于具体而微的整风。

  更大的动作当然是换官。2010年12月,山西省委出台了推进干部选拔任用工作的6条意见,推出了7个一批的具体措施,明白无误宣示2011年将成为山西“换官之年”。省委组织部官员表述的官样也直白:“面对山西目前年龄专业结构不够科学的人事格局,要把能够担当重任的干部选出来、用起来。”吏治革新政策有很多条,出现频率最高的是年龄界限和懂经济,而“因年龄、专业及个人原因不宜交流”的则要转成虚职(巡视员等)。

  种种动作表明,袁纯清也正努力为山西官场建立一个新的形象。

  在做十二五规划时,山西省发改委曾面向公众征求意见,命题为“写给山西未来五年的一封信”。南方周末记者也从宣传部门获悉,从2010年12月21日起,山西省委省政府连续召开11场新闻发布会,由25个厅局负责人发布新闻,“让人民知道政府在做啥”。

  这一次,山西官员们终于明白,强制“再造”,已然到来。

  官员心态与转型之难

  “7·29”讲话被视为全面阐释袁纯清山西转型路线图的一次讲话。提出要“五年再造山西”。此一讲话后得到山西各地广泛的讨论和学习,这在山西历史的经验里也未曾有过。

  山西省委政研室副主任马文革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介绍了一个会议细节,袁纯清讲完后的掌声可用两个词来形容:雷鸣般、经久不息。会议主持者几次站起来双手示意都未得平息。马文革认为,这表现了与会者内心广泛的认同。

  在讲话最后,袁提出要深化干部人事制度改革。“实现发展转型,关键是干部要转型。”官场换血的风潮之下,官员的忐忑尽显于一些暗地里的表露。

  在南方周末记者的采访中,一位已届退休年龄的官员表露出他的羡慕,“再早几十年……”他说,“从来新人胜旧人。”而之所以会羡慕新人,“谁不愿意在一个好环境下为官呢?”暗地里,官员们会猜测本地最终的人事动向。倒是那些因为年龄已经没有机会的官员们心态更为平和。《国家干部》主人公夏中民原型的宿青平,曾被中央和有关部门评为“人民满意的公务员”的王敬瑞等,与本报记者论及仕途,当年的风云人物们显得气定神闲。

  因为安全问责而转任临汾城建局局长的宿青平,在和本报记者的通话中明确表示自己早已看淡。而在阳泉副市长任上已十年的王敬瑞,在坦承自己仕途已然没有机会,更重要的是在现任上有所作为的同时,把心思花在了已出版多年的一本书上。名为《芝麻官悟语》的这本书,在近年的官场中产生很大影响。

  当然,也有豪气干云者。

  耿彦波是这些年山西官场最具标志性的争议人物之一。作为大同市长的他,早在任太原市副市长时就以强拆闻名。在强拆激起国人极大民怨的时候,耿的强拆却似乎得到更多当地官员和民众的认同。

  不过就在去年底,这位市长被国家土地督察北京局约谈。2009年执法检查显示,大同新增建设用地375宗,违法用地179宗,违法占用耕地面积比例达到15%以上。

  在对土地督察北京局的检讨中,耿彦波曾表明他的焦虑———在山西省经济排名中,作为典型资源型城市的大同目前已从当年的“老二”跌至第八。而这种焦虑,以及焦虑下山西经济发展思路的碰撞,也成为山西官员心态的代表。

  值得注意的是,从去年开始,“右玉精神”成为山西大力倡导的学习典范。在山西右玉县,十八任县委书记坚持植树,使全县森林覆盖率由不到0.3%提高到52%以上。人称“飞鸽牌”干部做了“永久牌”的事。

  事实上,近期的一系列整顿,再加上综改区的设立,山西正呈现出乐观甚而亢奋的状态。

  与之前南方周末记者在山西采访不同的是,本地学者越来越强调山西本土特点,强调自己的发展优势与机遇:资金洼地,山西省民间闲置资金几千亿,足与浙资相媲美;类似于阳煤集团这样的传统煤炭企业所缴利税中非煤产业所占比重已经达到一半。

  这与之前为山西担当中国“锅炉房”叫屈心态截然不同。

  在多年的波折后,山西开始进入袁纯清时代。一位官员说,面对与周边省份发展的差距,在过去几年中一直备受挫折的山西,求发展的心理更为急切,成了名副其实的“哀兵”。

  而山西希望的是,哀兵必胜。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