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荣谈深圳:多种矛盾交涉 进入高成本时代(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2月28日 11:57 南方都市报
王荣谈深圳:多种矛盾交涉 进入高成本时代(图)
在中国经济50人论坛深圳经济特区研讨会上,深圳市委书记王荣发表主题演讲。 南都记者 霍健斌 摄

  “作为国际中心城市,深圳未来规划的人口应该是三千万。”昨日,中国经济50人论坛深圳经济特区研讨会开幕,众多国内经济学界的“大腕”把脉深圳未来城市发展。综合开发研究院院长樊纲建议,瞄准国际大城市的深圳,应该有承载三千万人口的超前城市规划。深圳市委书记王荣在主旨演讲中坦言深圳已经进入了高成本时代,未来将走独特的组团式发展道路。

  ■ 王荣谈深圳

  难题 开发空间几乎消耗殆尽:

  王荣在昨日论坛的主旨演讲中透露,去年,深圳全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3.22万元,居内地各大城市首位。王荣也坦言,在面临转型的新机遇的同时,深圳也面临多种矛盾交涉、两难问题增多的复杂局面。“虽然我们的经济总量很大,但是我们的开发空间几乎已经消耗殆尽,转变发展方式确实对深圳来讲是非常迫切。”

  未来 城市组团式发展

  王荣特别介绍了深圳特区一体化的构想。王荣表示,深圳未来将统筹推动各区高水平开发、组团式开发,构建世界上独特的新型城市格局,创造现代化国际化城市发展的新模式。“现在我们整个开发的面积已经达到800多平方公里,但是这800多平方公里在将来的格局上,和上海、北京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们是一个组团式的现代化的城市。”

  发展 四个“一流”引人才

  对于一个有着1400万人口,却仅有240万户籍人口的城市,王荣表示,深圳240多万的户籍人口,可以说在全国是最幸福的人群。王荣认为,“深圳已经更早地进入高成本时代。今后深圳要以一流的法治环境、一流的政府服务、一流的薪酬福利水平、一流的生活居住环境吸纳一流的企业、一流的人才,使深圳成为高端人才创新、创业、创优的天堂。”

  ■ 劲爆点

  深圳未来应有三千万人口。

  ——— 综合开发研究院院长樊纲建议,瞄准国际大城市的深圳,应该有承载三千万人口的超前城市规划

  深户人口全国最幸福。

  ———王荣表示,深圳240多万的户籍人口,可以说在全国是最幸福的人群

  希望深圳成为普通人拥有法律保障最大的城市。

  ———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北大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周其仁表示,这才是创新的源泉

  ■ 专家论深圳

  樊纲:建议深圳多培养“灰领”

  “深圳已经成为了经济中心城市,未来面临的问题是如何保持和发展这个地位”,昨日,综合开发研究院(中国·深圳)院长、教授樊纲开出了多条“处方”。

  第一个“处方”是成为人口聚集活动的中心。樊纲认为,深圳未来的规划要按照活动人口达到3000万进行计算。第二个“处方”则是有综合性的产业结构。第三个“处方”是打造消费中心,提供更多的良好的娱乐、购物、消费、旅游的吸引力,承担更多的消费功能。而第四个“处方”则是成为创新城市。“北京为什么会成为创意中心?是因为北京有那么多人在‘北漂’”。

  对于近期深圳及珠三角多个城市出现的“民工荒”,樊纲建议打破户籍制度的概念,将新的财力集中在新的常住人口上,让这些来城市打工的人享受到更多的公共服务,并一代一代地在城市住下来。“今后应加大对劳动力资源的培训,创造出大量的灰领阶层”,樊纲建议。

  刘世锦:深圳应成为真正的“中国硅谷”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世锦认为,中国面临着第二次转型。深圳未来的产业结构应该是在为数不多的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产业中处于高端的环节,应清楚自己扮演的角色,抵制诱惑。“要考虑是不是充分利用了深圳的资源,而不仅仅是和其他城市,比如上海、广州等城市做比较。”刘世锦指出,深圳要把民营企业作为创新的主力军。同时要保持充分而公平的竞争环境,形成以民营大企业为主的创新体制,深圳要成为真正的中国“硅谷”。

  马蔚华:深圳金融业的突破口在前海

  招商银行行长马蔚华认为,深圳要利用深圳30年已有的金融基础,借助毗邻香港的优势,紧紧抓住深港合作,把深圳打造成为一个人民币的离岸中心、财富管理中心和科技的金融中心,实现传统金融的转型。它的基本保障是千方百计地吸引人才,它的突破口可能是前海政策的制定和应用。

  范恒山:什么都想搞都想做大是不可能的

  “深圳应该从自己的客观条件出发,有所为有所不为。”国家发改委地区经济司司长范恒山建议,深圳在科学发展方面做示范,在体制创新方面做试验,走在前面。“利用区域合作借市场、借资源、借土地,拓展你的发展空间、增加你的总量、提升你的经济质量,我认为这一点更重要。深圳一定要有所为有所不为,就在这么一个小地方,你想什么都搞,而且想都把它做强做大是不可能的,要善于利用区域的合作发展,把深圳做强做大。”

  周其仁:给普通人法律保障的最大限度自由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北大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周其仁表示,对于深圳来说,更重要的是保障普通人的权利,“这个事情只能在深圳做示范,我们希望深圳能够成为普通人拥有法律保障最大的城市,这才是创新的源泉。我们现在有很多的阻力,比如说北京买一个车要摇号,买一个房子还要出具5年的纳税证明,我的学生发牢骚说,可能今后找对象都要摇号了。什么东西都要批,这种地方成为创新领先的可能性到底是高还是低?我的看法是,很低。”

  本版采写:南都记者 王莹 刘凡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