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松:西安国际港务区是西部的“旭日阳刚”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3月03日 10:32 21世纪经济报道

  刘涌 西安 北京报道

  刚刚送走陕西省委常委、西安市委书记孙清云的调研,又迎来陕西省委书记赵乐际的视察,其间,还与海尔集团、陕西电子信息集团、西安迈科国际金属集团进行了集中签约——从正月初七到正月十四,西安市副市长韩松忙得不亦乐乎。

  2月14日,正在布置工作的时候,韩松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一阵简短的耳语,挂了电话,他抬头合目数秒,然后颇显淡定地对周围的人说,“兄弟们!就在今天下午,批了!”

  3月1日,西安正式对外宣传这一消息。西安等待国家正式批复设立综合保税区已经整整两年,而今,终于板上钉钉。

  生长于山东、成长于北京的韩松如今的最爱,是西安——这座正在焕发活力的古老城市已让他无条件地融入全部,他被调任西安任副市长已5个年头。

  有一次,听到外省电视台主持人在介绍羊肉泡馍时说,这东西就适合端一碗,蹲在大漠风沙里吃,那些外地人对西安的一知半解让他很“纠结”,在他心目中,大西安的未来应该是个可以与世界同时律动的国际化大都市。

  西安综合保税区的获批,更让韩松兴奋。“这将极大程度上给力西安。”

  西部“旭日阳刚”

  西部综合保税区将与其它功能叠加产生“1+1+1>3”的效应。

  《21世纪》:我们注意到,西安保税区落户在国际港务区。这对于国际港务区建设,有什么重要价值?

  韩松:西安国际港务区是西部的“旭日阳刚”!——其前景如旭日朝阳,其脉动活力阳刚。设立、建设、运营西安国际港务区是陕西省委省政府、西安市委市政府从全球视野出发,立足陕西、西安实际,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充分兑现西安城市价值、推进西安城市国际化的战略选择,更是深入推进西部大开发和东西部区域经济协调发展的有效手段。

  我们通过陇海—兰新线与沿海港口相连,作为新亚欧大陆桥中国段上最大的中心枢纽城市,港口的一切功能都可以在西安前置实现,包括保税功能。

  整个西北的有进出口业务需求的企业,再也不用跑向沿海港口办理手续了,在西安,他们将享受到一切可以享受到的保税和退税政策;而那些具有进出口加工需求的企业,大可将产业向西部转移。

  西安综合保税区和西安铁路集装箱中心站、西安公路港的功能连接和叠加,将产生“1+1+1>3”的效应。

  不过,国际内陆港,只是西安国际港务区核心功能区。这好比是台高效的引擎——只有引擎的车子是不会跑起来的。国际内陆港,将是现在的西安的城市新禀赋,而在未来,则是国际化大西安的核心战略资源和最大的比较优势!

  《21世纪》:西安在内陆港建设上已经开始进行积极的探索。这对于西安来说,有什么实质性意义?

  韩松:要深入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就必须消除造成东西部经济发展不均衡的不利因素,特别是为西部提供具有口岸服务功能的国际港口,经济中心城市是地区经济发展的核心,是各类经济发展的平台,在内陆地区经济中心城市建立“国际港口”、连接国际航线,将直接促进内陆地区经济全面发展。

  西安是新亚欧大陆桥中国段最大的中心枢纽城市,处于全国地理几何中心,因此成为西部大开发的桥头堡,被国家定位为“国际化大都市”,在西安建设国际内陆港交通区位优势最为明显。

  国际内陆港的国家新使命

  西安国际内陆港为西安贡献了一个“经济出海口”。

  《21世纪》:继北京、上海后,西安成为国家第三个确定的承担建设国际化大都市目标的城市,内陆港将如何促进这个目标的实现?

  韩松:首先,西安国际内陆港为西安贡献了一个“经济出海口”,实现了国际贸易的便利性,同时催生出一个临港经济区,从而使西安外向型经济发展水平提高,以西部综合资源和广大的市场虹吸世界五百强企业西部总部聚集的同时、培育本土和国内良性企业走向世界,参与国际市场竞争。

  其次,国际国内产业转移的实现在拓宽西安参与全球经济大循环的同时,将以当地高新技术产业,特别是现代服务业的快速发展为需求,作为世界一流的现代服务业示范园区,西安国际港务区将依托国际内陆港,成为服务西部地区的现代服务业基地,西安也将因此获得现代服务业对GDP的贡献率,进入国际化大都市的行列。

  第三,国际大都市一方面体现在国际惯例和国际因素对城市经济社会的影响程度,同时也体现在城市对国际经济社会的影响程度。

  目前,国际范围内还没有适合国际内陆港参与海港国际运输法规。西安国际内陆港有责任以实践经验为国际、国家制定出相应的国际内陆港公约、公路运输通则等提供支撑,从而形成国际法则和惯例,使西安真正成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国际化大都市。

  《21世纪》:作为内陆地区的西安,外向型经济活跃程度暂时还无法和沿海地区相比,此次西安综合保税区的自我发展需求,是如何和国家战略契合起来的?背后蕴含哪些信息?

  韩松:西安综合保税区是中国最大的国际内陆港——西安国际港务区的核心组成要件,同时也是国家区域性资源配置中心在西部地区的重要支撑点。因此,我们不能孤立地看待西安综合保税区,而应在陕西、西安打造西安国际港务区的历史背景下去了解它的意义。

  在西安建设一个拥有综合保税区的国际内陆港,是国家战略的重要内容,是国家意志的重要体现。

  我认为,国家在西安设立具有综合保税区的国际内陆港——西安国际港务区,可以促进五种关系的互动。

  首先,可以促进新欧亚大陆桥沿线经济体间的互动。西安国际港务区可以充分发挥西安位于新欧亚大陆桥中国段最大的中心枢纽的地位,东联西进、促进沿桥国家、城市间的国际贸易往来。

  其次,可以促进西部经济板块与东部经济板块之间的互动。通过西安国际港务区的运营,实现西部资源优势与东部产业优势的互动,推动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优化产业结构,推进西部大开发战略深入实施,从而推进我国东西部平衡发展。

  第三,可以促进西部市场与国际市场的互动。西部地区在拥有国际内陆港之后,可以利用口岸服务功能迅速实现临港经济的发展,降低国际贸易和国际物流的成本,进一步虹吸产业向西部地区转移、聚集,从而推动西部经济融入全球经济大循环。

  第四,可以促进西部物流与国家物联网之间的互动。西安国际港务区的发展建设,使西安能够通过与国家海关系统其他特殊监管区域和其他国际贸易、国际物流板块间的贸易、产业、物流、金融、人才等信息交互更为频繁,从而进一步完善全国物联网综合体系。

  第五,可以促进“西安经验”与其他内陆城市之间的互动。西安通过西安国际港务区的发展建设,在自我探索的基础上,在国际、国内众多学者、企业界人士的关注与修正下,已经形成了一套相对成熟的“国际内陆港发展模式”,关于内陆地区走向开发开放的“西安经验”可以与全国其他内陆城市一同分享,形成有效互动,为内陆地区的全面发展做出贡献。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