廊坊市委书记赵世洪:后发优势是最大优势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3月07日 14:08 中国经营报

  作者:梁宵

  如何发挥后发优势、错位发展来提升城市竞争力?如何借重现代信息科技手段提高城市的发展和运行水平?如何理解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这一重大命题?中共廊坊市委书记赵世洪在接受《中国经营报》专访时对此一一作答。

  本世纪第二个十年,廊坊必将成为关注的焦点。这个京津之间由龙河与凤河交汇塑造的明珠之城,一个口号正在叫响:幸福廊坊,龙凤呈祥。

  作为新兴城市的廊坊,是一座极具创新和挑战精神的城市。在很多城市的数字化还蹒跚起步的时候,廊坊的“智能”构想从蓝图已开始走向了现实;中央刚刚提出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以社会矛盾大调解为主要特点的“廊坊经验”已开始向全面的社会公共治理迈进。后发的廊坊,正在径直追赶发达城市的步伐,甚至“要做得比后者更好”。

  如何发挥后发优势、错位发展来提升城市竞争力?如何借重现代信息科技手段提高城市的发展和运行水平?如何理解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这一重大命题?中共廊坊市委书记赵世洪在接受《中国经营报》专访时对此一一作答。

  智能城市是未来城市发展方向

  《中国经营报》:据我们了解,廊坊是中国较早提出建设智能城市的地区。你们是怎样认识和实施的?

  赵世洪:城市本是人类智慧和幸福的最大载体。我们建设智能城市,就是为了运用智慧去追求并实现人类的最大幸福。这是建设智能城市的根本目的和根本手段。我们所要追求的幸福,从人类共同目标来看,就是自由、公平、富裕、健康和安全。

  在建设智能城市、实现最大幸福的过程中,我们既要看到物质,也要看到精神;既要看到技术,更要看到人。在技术层面,就是要综合运用互联网、物联网、网格计算、人工智能等现代电子信息技术,对现有城市的神经系统加以改造、提升甚至重建。在人自身的层面,就是我们每一个人都要转变思维方式、行为方式,从身边做起、自我做起。打造智能城市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一个渐进与革命相生、相伴、相行的过程,需要我们付出长期的努力。具体到廊坊,作为后发地区,只有抢先做一些适应未来需要的新东西,才有可能弯道超车并迎头赶上。我们认为现代电子信息技术进步本身提供了这种可能性。首先我们从城市功能和城市形态两个基本方面,来确定廊坊未来城市的发展定位和走向,就是要建设一个“生态、智能、休闲、商务”的城市。在城市功能上,廊坊要打造大北京地区的休闲商务中心;在城市形态上,廊坊要实现“智能”和“生态”。为此,我们要集中发挥方方面面的智慧,运用目前经济状况所能支撑的技术手段,尽可能把高端的智能产业和智能元素引进城市来。

  目前,我们正在建设一个润泽国际电子信息港的项目,就是投资100亿元做一个关于云计算的大型信息存储、运算、分析中心。这其实是新一代互联网的中心的中心、基础的基础。这应该说是智能城市处理海量信息,广泛与外界交流信息处理所必须具备的一个基础设施。同时,我们进行了局部先行,比如城市管理,我们建立了万米网格的数字化管理机制。把这个城市按照一定的间距打成网格,每个网格都有传感器,没有传感器的有巡视员,人也是传感器。一旦发现问题把它报给计算机管理中心,接到信息,相关部门会按照程序自动及时处理。再比如,我们的项目考核招商中心建成后,所有新的城市建设和产业发展规划、项目都可以嵌入数字化立体图像中,马上就能看到完成之后的效果,甚至地下管网的连接都可以一目了然。我坐在办公室就可以全面详细了解各项工作的进展,而且非常客观,将大大提高我们的工作效率和水平。

  今年年中,我市的数字城市基础平台——数字化地理信息系统将初步建成,以此为依托,智能规划、智能交通、智能保安,乃至政务工作管理的工作任务电子台账系统等都将尽快投入使用。虽然我们的智能城市建设还处于创建、整合与不断提升的初级阶段,但已经证明其无限的潜力价值和追求的现实可能性。

  社会管理应是社会公共治理

  《中国经营报》:2月19日,胡锦涛总书记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社会管理及其创新专题研讨班开班式上,就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发表重要讲话。关于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你是如何理解的?在理解和贯彻社会管理时政府应该注意哪些问题?

  赵世洪:胡锦涛总书记提出要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我以为这是在当代国际大背景下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到现阶段的一个十分重要的任务。我理解社会管理实际上是指在国家宪法指导下的现代公民社会中的“社会公共治理”问题,并不简单是“管理”这个词表面所传达出来的社会管控之意。社会公共治理是要解决一个大家共同面临社会问题时,如何构建起依法、科学、民主、文明的沟通协调机制,使各方面的力量、利益在快速的发展过程和矛盾纽结的冲突中能较为平稳的、至少是不超过危险临界点的状态下正常运行和实现。在这个过程中,不仅存在上与下的治理(G-P和P-G),还存在下与下的整合(P-P),和上与上(G-G)的协调。因此,我认为我们要很好地领会把握社会管理的基本概念和基本任务,这是各方面首先要注意的问题。

  《中国经营报》:一个城市的社会管理水平都体现在哪些方面?廊坊的具体措施和做法是怎样的?

  赵世洪:一个城市的社会公共治理问题涉及到方方面面,这里不可能都提到。我认为首先是抓好百姓急需、个人和家庭难以承担、市场机制又无法有效解决的基本民生问题。具有这些性质的问题都是社会公共问题,又由于事关最迫切、最现实、最基本的民生,所以必须优先解决好。2010年,廊坊的城镇登记失业率不到3%,保持全省最低水平,在全省率先完成农村困难群众危房帮建工作,率先建立城乡低保标准自然增长机制,实现了“不让一个孩子因家庭困难而失学”的目标。我们也不回避而是直面新出现的问题。比如廊坊现在作为中等城市也面临着较严重的堵车问题,我们已经整合交通、交警、城建、城管等部门力量,从机制完善、硬件建设、软件管理入手破解这一问题。

  我认为,比上述基本民生问题更重要的公共治理问题,是我们在快速现代化进程中出现的种种矛盾纠纷和利益诉求的化解和协调问题。这可能更是社会公共治理的本体问题。我们廊坊有一个经验就是“社会矛盾纠纷排查大调解机制”,在各个基层设有调解场所、调解制度和大家信赖的调解员,把大量的社会矛盾和民事纠纷,在政府、法院介入之前加以前端调解,实现人民、行政和司法三位一体的调解工作的有机统一。实践证明,这种办法在解决社会和经济纠纷与诉求当中是十分有效的。廊坊连续多年保持了离北京最近、非正常进京上访全省最少。实际上,“廊坊经验”的根本特点,就是以法律权威为核心标尺和手段,统筹协调多元的社会争端解决机制的过程,力争用双赢和谐的预防、调解性手段维护社会公正与稳定,求得法律、社会、政治等效益的最佳化。其本质是以人为本与依法治国两项根本原则的高度统一,是中国特色法制理念的成功探索与实践。我们已经把“廊坊经验”提升拓展到整个带有矛盾调处性的社会治理中去,使之成为建设和谐廊坊、幸福廊坊的重要根基。

  后发优势才是最大的优势

  《中国经营报》:从“小廊坊”发展到“实力廊坊”,廊坊的各项经济指标迅猛增长,作为一个新兴城市,如何认识和发挥“后发优势”?

  赵世洪:在如今,各种发展可能性纷繁复杂、科学技术日新月易的情况下,怕的不是没有,而是有的是一堆“鸡肋”,弃之可惜、食之无味。比如一个城市刚刚建好,但是看起来什么都不是,城市形象和功能都没有打造好,但是已经把空间资源全部挤占浪费掉。实际上现在我们很多拆除的建筑只有20年的时间,这是极大的浪费。后发优势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充分认识后发的可能性,使选择的机会成本最小,能够在现有的各种可能性中选择一个最好的。如果选择了次好的,就不得不付出“最好的”机会成本。因此我认为后发优势是最大的优势。

  后发地区不愁不发展,怕的是乱发展。现在对于中国大多数城市而言,真正缺少的不是资金,而是理念、眼光、标准和落实执行的能力。首先要清醒认识到自身优势所在,其次就是要有科学规划。廊坊的城市规划都是和国内、国际最优秀的团队进行合作,这样也就保证了能够充分运用自身优势,打造出廊坊的核心竞争力。比如聘请世界顶级的美国霍克公司制定了“生态、智能、休闲、商务”为主定位的城市总体规划,在上海世博会城市最佳实践区展上“廊坊案例”,作为亚洲唯一城市,荣获世界建筑界最高奖项——美国建筑协会优异奖。

  正是基于对廊坊自身优势的发掘和发挥,小廊坊实现了大跨越,“名、实、势”皆好。“名”就是廊坊的名声在外叫得很响,再不会被误认为是潍坊。“实”就是发展实惠,越实的指标越好。2010年廊坊市财政收入完成195.44亿元,同比增长36.3%,地方一般预算收入105.86亿元,同比增长52.8%,增速均居全省第一且遥遥领先。全市实施建设亿元以上项目810项,同比增加175项,完成投资890亿元,同比增长17.8%。“势”就是未来发展态势很好,各种重大利好齐聚。而且即便相比其他更发达的城市,廊坊也具有很多领先和有益的创新和经验。从我们内心来讲,既然是后发,就要下决心在一张白纸上画出最新最美的图画,做出一个比先进地区更好的城市来,而且也应该是这样。

  《中国经营报》:处于京津之间,廊坊在发展战略上一直强调与京津对接,目前也成果颇丰,对接京津的策略是什么?“十二五”在此方面会有哪些新的突破?

  赵世洪:廊坊与京津对接的一个基本策略就是:变近为通,变通为同,同中求异,异中求好。

  变近为通,即是强调交通和通讯上的畅通无阻,确保廊坊与京津空间上的最近真正落实为时间上的最省。通中又要求同,形成与京津同城一体的局面。然而,廊坊在一些地方又不能和北京相比,所以就要求差异化发展、错位发展,使廊坊成为京津不可或缺的重要合作伙伴和功能区域。差异化还不够,还要向上错位。向下错位就是接收那些北京转移、淘汰的产业,而向上错位就是发展北京本身需要,但受限于资源、环境等不能再发展的产业,这就是异中求好。举一个例子,像电子信息产业对环境的要求很高,2010年廊坊空气质量二级以上天数达到344天,一级天数94天,这相对北京肯定是优势。类似的“好产业”还有很多,比如廊坊正在做的文化艺术中心、会展中心、中央生态公园、环首都经济圈的养老基地等,都是以上述“十六字方略”来开展对接京津服务的产业。

  “十二五”在对接京津上廊坊会有更大的作为。首先要把握住“十二五”规划的契机,不仅要与全省规划对接,也要积极对接京津规划,更要努力将廊坊战略上升为国家战略。比如加快廊沧高速、密涿支线建成通车,提速京台、密涿高速建设。启动京燕轻轨前期工作,谋划推进京廊、京固轻轨建设,做好京沪高铁通车后的商贸物流开发。谋划与首都新机场路网对接和临空经济区建设。推进与北京通讯、供电、供水、供气、污水处理等设施的共建共享。

  记者观察

  城市的智慧

  /梁宵

  下水井井盖不翼而飞,生活垃圾私堆滥放,廊坊曾因此绞尽脑汁。“过去如果有领导视察,的确非常紧张,担心被这些没有注意到的小问题杀个措手不及;但是现在无需突击治理,随便参观,我们有这个自信。” 廊坊数字化城市管理办公室负责人王树军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

  这只是廊坊智能城市管理的序曲,但已经预示着一段“经验旅程”的开始。进展4年,廊坊的“数字化”迎来了高级领导视察、数不胜数的学习参观,其成果可以用今非昔比来形容,一个简单的例子就是,过去下水道井盖丢了一周甚至更长时间都不能被及时补上,现在可以当天发现,2小时内处理完毕。

  这首先得益于高新科技的应用。廊坊市的任何部件:一棵树、一座桥梁、一个垃圾桶在整个城市电子地图上都有包含各方面数字信息的身份标识:归属部门,管理单位,施工建设单位,先进的数据库技术使这些信息管理不在话下;城市监督员发现任何一个部件的问题,可以借助先进的通讯手段及时传送照片、录音到处理中心;而GPS定位系统就会即时捕捉到事发地点。智能城市自然与高科技紧密相关。

  而这并不是智能城市的全部,甚至不是主要部分,更重要的是管理机制。在廊坊,数字化城市管理办公室是一个特殊的机构——级别不大,但权力不小。挂靠在综合执法局之下,却代表政府统一协调调动终端136个部门和单位:市政、交通局、建设局等各个政府部门以及移动、联通等大公司都是其统一“管理”的对象。

  “各个部门往往是单打独斗的,而城市管理是系统工程,统一协调是关键。”王树军说。

  在这个综合的协调和调度平台之上,遍布城市各个角落的260多名监督员发回信息,由中心整理立案,派发到相应的主管单位,再跟踪处理结果;它同时也是一个综合的服务平台,“为终端部门和企业省去了收集信息的工作,使其能把更多的精力转移到处理行动上”;它更是一个综合的监督和考核平台,代表政府对各部门的工作效果进行核实,包括结案数量、按期结案率等等,通过这些数据系统生成部门的工作排名,以十天为一个周期刊登在《廊坊日报》上,接受群众监督;另一方面,每个季度都会召开的数字化城市管理联席会议,由市长亲自对表现不佳的部门公开点名;而这些情况还将列入市委组织部对领导班子的考核之中,数据都是系统生成,不能随意更改。

  这恐怕才是智能城市管理的要义所在:整个城市的行政资源统一调配,极大地节省了行政成本;政府部门考核量化而直观,避免了行政机关人浮于事,而城市管理却相互推诿;通过数据库建立对高发事件进行提前预警和部署,给政府决策提供了量化、真实可靠的依据;城市事件应对及时而高效,真正实现“城市让生活更美好”。

  更重要的一点,不要以为智能城市管理就必然要“斥巨资”打造,廊坊的“数字城管系统”投资只有2000多万元,相比“过亿投资”的城市效果有过之而无不及,正是依靠对此前公安系统中的信息资源和网络资源的整合,廊坊市才做到了低投入高产出。这更加需要“综合”智慧。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