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花都区委书记:少一些GDP 也要宜居和创业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3月09日 11:26 南方都市报

  潘潇,男,1957年10月出生,广东省电白县人,汉族,省委党校研究生学历,工学学士,1973年6月参加工作,1975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5年9月至今任中共广州市花都区委书记、区人大常委会主任、区人民武装部党委第一书记。

  广州应该统筹空港经济区发展,成立空港委员会,做好整体规划,有核心区、服务区、高新技术制造业区,避免各区各自为战,恶性竞争。

  ——潘潇

  2005年,潘潇到花都就任区委书记时,这里还只是一个偏居广州北部、经济上算不上发达的农业区,GDP刚刚突破300亿元,财政收入也只有11亿多元。而五年后,花都已经成为广州发展最快、最具活力的地区之一。

  “一个月亮带动了很多星星,月亮光芒四射,照得我们心里亮堂堂的。”潘潇以此比喻汽车工业对该区经济强大的支柱作用。花都并不满足于此,利用靠近机场等资源,还计划引进飞机制造项目,让花都有更多的“月亮”。

  知名策划人王志纲曾有个比喻:“番禺是上半场,花都是下半场”。对此潘潇笑着补充道:“下半场一定更精彩”。

  大项目带动效应

  没有走“先污染后治理”的路

  GDP和财政收入是非常重要的,但我不认为G DP的增长就是花都社会进步的全部,更重要的是花都经过这几年的发展,产业布局发生了重大变化。我们宁愿不要一些GDP也不要让污染企业进来。

  南都:你在2006年花都区十二次党代会上提出的施政纲领是:未来5年,花都区要实现3个20%,城市化程度要提高20%,城乡收入差距缩小20%,单位生产总值能耗降低20%。这些目标现在都达到了么?

  潘潇:基本都达到了。

  南都:你如何评价过去五年花都区拿出的这份“成绩单”?

  潘潇:“十一五”期间,花都G D P保持年均13.9%的增长速度,而且财政一般预算收入保持平均每年32.9%的增长速度。

  当然,GDP和财政收入是非常重要的,但我不认为GDP的增长就是花都社会进步的全部,更重要的是花都经过这几年的发展,为未来十年二十年的发展奠定了相当好的基础。

  产业布局方面,围绕建设一个适宜居住和适宜创业的幸福之都,我们忍痛割爱,放弃了过去很多的高耗能产业,关闭了很多水泥厂,原来这里的水泥是很重要的一个产业,现在泥石场全部复绿。原来准备做的纺织工业园、橡胶工业园也取消了,花都现在的水环境和空气环境得益于产业的调整。所以,花都没有走人家走过的“先污染后治理”的路,而是一步到位。我们宁愿不要一些G D P也不要让污染企业进来。

  花都也特别重视对水环境的治理,在广州市还没下治水令的时候就开始治理,第一个新华污水处理厂2006年12月就已经启动建设了,所以花都是第一个完成治水任务的。

  引进飞机制造业,想到就要做

  花都这几年产业调整都是通过大项目带动,产业链延伸很长,一个“月亮”带动了很多“星星”,月亮光芒四射,照得我们心里亮堂堂的。有什么不敢想的呢?我们的条件很具备啊,我们有地方,有这么多年的招商经验,再说我们还有靠近机场这个得天独厚的条件,国家也会对这个方面进行投入。

  南都:花都在“十一五”的快速发展,也得益于“大项目带动战略”?

  潘潇:对,花都这几年产业调整都是通过大项目带动,产业链延伸很长,一个“月亮”带动了很多“星星”,月亮光芒四射,照得我们心里亮堂堂的。像花都汽车城已经扩大到215平方公里,带动了花都西片区发展。花都的定位是发展先进的制造业,除了汽车外,大功率机车也落户了。还有飞机维修项目,以及我们正在和加拿大谈的飞机制造项目。

  南都:花都提出发展飞机制造项目是什么时候酝酿的?

  潘潇:“十一五”中期的时候。开始我们构想空港的发展主要是服务业,例如引进联邦快递,但效益还没有很好显现出来,它还有个过程。我们这么多年的体会就是,花都是发展先进制造业最合适的地方,有先进制造业为龙头,第三产业就能配套上。现在花都的增长速度全市第一,当然总量不如开发区,因为起点不同。

  南都:如果飞机制造项目进展顺利的话,花都很快就会有一个亮堂堂的新“月亮”?

  潘潇:是的。他们的人来了以后,我们谈得非常满意。飞机制造以前我们连想都不敢想,就像以前广东不敢想发展汽车一样。汪洋书记说首先要敢想,想得到才能做得到。有什么不敢想的呢?我们的条件很具备啊,我们有地方,有这么多年的招商经验,再说我们还有靠近机场这个得天独厚的条件,国家也会对这个方面进行投入。

  区域竞争盼统筹

  我们有的是省管,有的又是市管,大家都有自己的想法,平时说要合作不要恶性竞争,但实际上航空公司总部来了以后,它有税收,大家就东抢一块,西抢一块。

  南都:现在广州市提出要发展空港经济,这对花都什么影响?

  潘潇:其实在这之前我们也报告过市委,为了避免行政管辖造成的重复建设和无形的浪费,广州市应该统筹空港经济区发展,成立空港委员会,做好整体规划,有核心区、服务区、高新技术制造业,避免各区各自为战,恶性竞争。

  我去了韩国仁川机场以后,感受到这个统筹非常重要,它细到每栋楼都规划好了,有些是招商引资,有些是会展中心。我们现在还没有这方面的规划,空港就是要打破这个地域界限,规划一个非常完整的经济区,如涉及空港制造的,甚至可以延伸到韶关。我们有的是省管,有的又是市管,大家都有自己的想法,平时说要合作不要恶性竞争,但实际上航空公司总部来了以后,它有税收,大家就东抢一块,西抢一块。

  南都:现在不光空港这块大家都在抢,就连汽车城大家也在抢,佛山、中山等城市也想搞,这是否给花都带来压力呢?

  潘潇:这个不会。只是形成一个良好的循环,我们不怕竞争,就像在一条专业街上,成行成市了。它就是一个大的汽车城,反而配套会越来越完善。配套完善单靠一家来做是不可能的。你看我们100万辆车的时候零部件是多少?佛山现在专做零部件,把我们的零部件吃掉,它审批项目快,它有地且地便宜。它就做好零部件运过来,给你花都这里去装,所以真正的利润在税收。佛山很聪明,但花都也很聪明。为什么说我们一定要做到100万辆?做到100万辆的时候,运输成本必须是非常低才有戏,所以零部件必须包围在花都的旁边。

  东西并进的布局

  整个花都以新华为中心,统筹为“一东一西”两个经济体,东西结合,同步发展。

  南都:在优化区域发展环境、拓展发展空间方面,花都将如何布局协调?

  潘潇:在经济发展上,整个花都以新华为中心,统筹为“一东一西”两个经济体,东西结合,同步发展。

  在制造业方面,明确新华街东部、花山、花东和雅瑶镇依托机场,重点发展空港经济;新华街西部,赤坭、炭步、狮岭以汽车、机车等装备制造业企业为龙头,大力发展零部件及配套产业;

  在商业方面,做好“一东一西”两个商业中心区规划。东部以原有机场商务区为基础,继续向西、向北扩展,重点吸引总部经济、展览中心等进驻,打造“机场商圈”;西部以广州火车北站新的商务区规划为基础,以铁路交通枢纽为依托,打造“北站商圈”,实现花都商业的“东西并进”、杠铃式发展;

  在文化方面,全力打造花都的广州市名镇、名村,争取一年内见效。梯面镇要以生态旅游为特色,在“土”字上做文章;炭步镇塱头村要大力发掘古村落文化,在“古”字上做文章。

  城市化靠工业化

  工业化越彻底农民越少

  解决农民问题的根本是减少农民。减少农民靠什么呢?就是搞工业化,让农民就业。工业化程度越高,农民就业就越彻底,农民的收入就会增加。

  南都:我们也知道,农村人口仍是目前花都的主要人口,接近70%,城乡居民收入差距依然较大。未来花都如何破解这一难题?

  潘潇:农民问题在花都是很突出的。因为花都是农业县转变过来的,农民以耕种为主,搞工业化他就失去土地了。解决农民问题的根本是减少农民。减少农民靠什么呢?就是搞工业化,让农民就业。工业化程度越高,农民就业就越彻底,农民的收入就会增加。而且,这也改变以前对农民放任自流的做法。

  花都为什么提工业化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根本?举个例子,就是朱村,东风日产扩产这个大项目,我整个拆平它,就得找个靠近城市的地方,让农民住进公寓,把农民变成居民了。我们也能安排个商铺给他,起码他靠那个铺而,就有收入了。再一个就是就业,你有工厂,他就业转变成产业工人。工业化带动城市化,这是一个非常漫长过程,但我们必须这样做,如果不这样,农民和城市居民的差距会越来越大。

  当然,花都大力发展工业,是逐步减少农村人口,不是说就不要农业,花都也扶持农业。这几年农民收入的增长速度比城镇居民收入增长速度快。农民不富裕,花都就谈不上富裕。这次区委全会更加明确提出统筹城乡发展,让教育、医疗等能都惠及农民,才是真正的幸福花都。

  跟番禺比,花都有环境优势

  番禺是上半场,花都是下半场?下半场一定会更精彩。

  南都:2000年,花都跟番禺同时撤市建区。从现状来看,番禺区通过大量房地产开发建设,城市化步伐明显更快一些。将来花都怎么追赶番禺?

  潘潇:这是各个方面因素决定的。一个是地理优势,一过了洛溪桥就是番禺了;第二个,番禺已经开通了几条地铁线,交通非常方便。一个重要原因,政府当时定下的城市发展方向,先是“南拓北抑”,“抑”就是“生态保护”,我们提了之后,改为“南拓北优”。

  花都有它的差异性竞争优势。花都的空气环境、生态环境、城市形态都非常好,我们没有建很多高楼,因为机场在这里,必须限高。我们也没有把城区建得密密麻麻,我们还是拉开容积率。现在在做花都区中轴线的规划,还在朝城市配套上琢磨,我们把黄冈中学和耀华国际中学招进来,投资七八个亿把人民医院迁建,地铁9号线在2013年就通车,让教育、医疗、交通这些都跟上了,那么加上花都的生态环境,就很有优势了。

  南都:知名策划人王志纲有个比喻,番禺是上半场,花都是下半场。

  潘潇:下半场一定会更精彩。(笑)

  九难题有待破解

  对花都而言,“十二五”时期面临的仍将是一个优势与困难同在、优势大于困难的环境。

  南都:新的五年规划目标,要完成的话有哪些困难?

  潘潇:对花都而言,“十二五”时期面临的仍将是一个优势与困难同在、优势大于困难的环境。一是产业虽基础好但仍需优化完善,临空产业有待加快发展,皮革皮具产业有待优化提升;

  二是工业发展预期目标明确,但目前仍处在工业化发展的初级阶段;

  三是龙头产业已经形成,但还未能有效延伸;

  四是城市化进程很快,但城乡和区域发展不平衡;

  五是城市建设变化大,但配套设施还不完善,居住综合环境有待上档次;

  六是经济快速发展,但城乡居民收入差距依然较大,农村增收速度仍然较慢;

  七是发展需求与体制制约矛盾日益明显。市、区之间的管理体制在很多方面和花都的快速发展的需求不相适应;

  八是资源消耗加快,发展成本加大,可持续发展资源日趋紧张,土地供应、饮用水、供电等保障压力越来越大;

  九是发展与稳定的矛盾日益突出。留用地的落实,机场噪音区搬迁等历史遗留问题急需解决,项目征地拆迁难度越来越大。

  “放权”提升竞争力

  一个城市的发展要快,有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城市。简政放权,减少环节,对我们的竞争力会带来进一步提升。

  南都:在接下来简政强区的改革中,花都将如何抓住这个机遇?

  潘潇:这一改革对我们来讲是一个利好。我们现在最头疼的是人才。因为一个城市的发展要快,有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城市,有多少土地的运作决定这个城市发展的快慢。我们现在的指标是很紧很紧的,这个是很成问题的一个事。所以,简政放权,减少环节,我想对我们的竞争力会带来进一步提升。

  一是对下放的事权积极跟踪,从机制上做好保障;

  二是对于垂直管理部门与地方政府在条块管理上存在的责、权、利不统一的问题,要加强双方的沟通配合和人员交流,减少业务上的矛盾和工作的重复性;

  三是以此为契机,积极探索新方式解决编制人员紧缺与管理事务和公共服务增加的矛盾,加大推进聘任制公务员的力度;

  四是对街道管理、服务、维稳和执法等机构进行整合,切实提高街道社区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水平。

  谈人生

  既是研究者 更是实践者

  南都:你曾经当过知青,也是1977年恢复高考的大学生,也曾经在国外进修过。这些经历对你的执政理念和作为,一定产生过许多影响。

  潘潇:经历就是你在厚积薄发,在潜移默化之中,把无形之中的积淀运用其中。作为党委书记,对一个区域发展的定位,主要是把握。而且这个把握,主要是实事求是,是符合实际的。我觉得,这些经历对我影响是很重要的。

  一个,我从基层干起,生产队长、大队书记都干过,所以我对农民特别有感情,对农民的情况很熟悉;第二个,我是学理科的,逻辑推理比较强,理科就是比较实干;第三,我以前在北京的大机关工作,后来在市委我也工作过,对机关的运作,我是比较熟悉的。

  另外,我最感谢的还是哈佛对我的培训,这个过程是相当有意思的。它是把世界各国的发展拿出来,让所有学生参与讨论,没有统一的答案。在潜移默化当中,对我的分析能力和解决问题能力的提高是相当有帮助。现在很多时候,我的思维方式在用它。总之是,活到老学到老,这个是很重要的。

  我研究生学的是经济,平时会比较注意对每天股市的把握、对经济问题的研究。比如说贷款,去年我们就贷款了不少,先把钱拿出来,今年银行不贷款了。但是我们已经把钱拿出来了,那就是基于对经济的判断,未雨绸缪。

  南都:你曾经形容自己“既是一个研究者,也是一个实践者”。

  潘潇:对。实践会更多一些。

  谈梦想

  把瑞士小镇复制到花都

  南都:就你所了解,国外有没有一些卫星城镇,它的地理、经济等形态,和花都比较相似,它的发展模式也值得花都借鉴?

  潘潇:在我心目中,比较接近的是瑞士的沙夫豪森镇,非常像花都,青山绿水,距城区开车半小时左右。它的配套非常完善,在那里,老人家悠然地散步,拿着小说,遛着条狗,我都羡慕死了。老太太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的,在那里喝着咖啡,非常幸福。我就一直想复制这样一个模式出来,让人体会到幸福。

  南都:你描绘瑞士小镇的美好图景,是你对幸福感的一个理解,也是你对花都未来的一个梦想?

  潘潇:对。我相信花都能够实现。

  心水路线

  潘潇带你游花都

  ●推荐线路:花都广场-资政大夫祠-圆玄道观-洪秀全故居-华严寺-香草世界-芙蓉度假区-王子山森林公园-红山村农家乐

  ●推荐理由:这条线路既可以参观到美如其名的花都城市建设,又可以体现花都厚重的人文历史,还能欣赏到花都良好的生态自然美景。

  明日预告

  南都对话

  海珠区委书记邓伟强

  2002年,邓伟强从山清水秀的市郊从化来到老城区海珠时,有些“顶晤顺”:臭河涌比墨汁还黑,道路不畅,空气污染严重,令他的鼻炎都要发作。

  如今,海珠终于旧貌换新颜:产业结构升级优化令原来的工业区身段轻盈;历史与生态保护让她更添魅力。有了“一轴两翼”四面为珠江水所荫庇的海珠,光彩正呼之欲出。邓伟强打算,以后还想住在海珠。

  统筹:李劲 许黎娜

  采写:南都记者 马小六 许黎娜 实习生 王琰 通讯员唐联彬

  摄影:南都记者 刘可 张惠斌

  南都制图:张许君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