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微型提案”去向追踪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3月09日 11:56 国际先驱导报

  我的问题去了哪里?——网友“微型提案”去向追踪

  从2006年两会后,广东省官员及相关部门便养成及时上网“认领问题”的习惯,平时他们都会来问政平台来看一看,找一找,主动认领问题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杨梅菊 实习记者陶虹发自北京 两会离你有多远?大多数人的答案,也许只是一串被量化后的公里数。但从你坐在电脑前敲下一篇帖子或留言并点击发送的那一刻起,这距离便成为一次必须寻求答案的发问。而无论这发问的对象是总理、部委、某官员、还是某地政府,一个值得探讨的关键都在于:这个“微型提案”离它要到达的地方有多远?一个电话,一封函件,还是最终兜兜转转杳无音讯?

  从人民网“E政广场”到奥一网“网络问政平台”,从强国论坛“我有问题问总理”到央视“鲁健两会观察”,甚至是陕西省的某贫困县的政府网站,都将成为解答这一问题的现实样本。

  带着问题上两会,围追堵截

  两会又至,中央电视台主持人鲁健开始了他忙忙碌碌的一周——去年开辟的《鲁健两会观察》,依然是他主要的经营阵地。

  这个起源于《中国焦点》之“我有问题问总理”的栏目,绝非两会的应景之作——自该栏目及其网络板块推出以来,鲁健带着众多网友的问题,一头扎进两会,围追堵截各部委领导和政府官员,力争为每个问题都“讨个说法”。

  “去年我在采访各部委以及十几个省、部长的时候,就已经把网友关心的一些热点问题都问了。”鲁健举了个例子:去年统计局公布数字显示20多个大中城市房价上涨了1.5%,这个数据公布后引起很大质疑。鲁健在第一时间将这个疑问带到两会现场,提问统计局局长马建堂,后者则第一时间给予了回复,并坦率说到统计工作还需要一些调整。“我觉得这就是一个很好的回应。”在鲁健看来,这种主动出击、将网友问题带上两会会场的做法,就目前而言,是他和栏目组同事们能做到的最好一步。

  事实上,正如《我有问题问总理》栏目最初策划杨继红曾谈到的那样,“我有问题问总理”,不如说是“我有问题问两会”或者是“我有问题问政府”。在收到网友提问之后,节目组将问题分为三部分:三分之一做成节目播出,在节目里由政府官员回答;另外三分之一分类整理后,由两会记者带上会;最后的三分之一则通过合作伙伴,把互动结果再反馈回网上。

  “我的理解是,问两会的含义其实就是问政,而问政最终还是要化解到各部委的具体分管工作当中。这其实就体现了提问的意义所在,因为不可能所有的问题都能够在两会上以提案的形式反映出来,但我觉得可以把这些问题,不仅仅是我,还有我们的同事,都在会上采访。所以我觉得,所有网友提出的问题、建议,其实都已经化解到节目里了,我觉得这本身就是特别好的参与。”

  两会的价值就在于,能给你提供一个密集与官员面对面的机会。某次两会,有一天赶巧,鲁健在政协会议召开前巧遇卫生部长陈竺,后者在天安门广场一出现,便被鲁健一回头看到,于是迅速打开设备开始采访,一路走一路聊,直到人民大会堂东门的楼梯底下。“陈竺一路跟我说了很多,我问的都是大家比较关心的问题。”

  依据问题做节目,见缝插针

  除了将问题带上两会,鲁健和他的同事更是会利用自己平时采访能够接触到省部级官员的机会,“只要有机会,我肯定都会替他们问到”。

  至于今年两会,除了力求网友有问官员必答,鲁健也有了新的计划——除了固有的提问,同时推出“我有良策”的版块,也就是说网友们可以针对某一位接受采访的官员及领域,提一些建设性意见。“例如增加人均收入方面,有可能提高个税的起征点,但是起征点提高到多少合适?不同的城市、不同的收入水平,怎么能够把起征点定得合理?再例如,如何破解幼儿园入园难的问题?”

  但是,数十万网友的提问,单凭鲁健和他的5个同事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完成后期的追问,而至于针对问题作出具体、系统的分类,也“由于是几个网站一起合作,没能协调开”。而仅仅去年,针对两会和温总理的问题就有十几万,“和人大合作把这些问题与提案议案一起分到各部委,确实是挺困难,去年倒是想过,但是我觉得这个事不能急”。鲁健告诉《国际先驱导报》,他是这么想的:海量的问题,不一定每一份都必须编订成册送达指定部门,而网络本身具有公共平台的性能,问题只要放在那里,也能引起相关部门的注意。

  广东样本,官员主动认领问题

  与全国两会相比,广东省的网络问政,为众多网友的“微型提案”找到了一个值得借鉴的出口。

  2005年底2006年初,深圳热线合资并改版为奥一网,注入南方报业新闻基因。恰逢年初地方两会,在网络互动基本空白的情况下,民众、读者有话无处说,而普通网站的热线栏目也根本没起到传递作用。“为何不利用奥一网和南方都市报的报网互动,开辟专版,将网友问题通过筛选提炼,直接递给相关领导呢?”奥一网总编蓝云告诉《国际先驱导报》:想做一些互动,多跟读者、网友联系沟通,这就是他们做“网络问政平台”的初衷。

  最初的体现方式只是“有话问省长/市长”的栏目,比如,开省两会的时候就推出“有话问省长”,深圳市两会后又做了“有话问市长”。开始只是单纯地搜集网友问题并通过专业记者递交,直到2008年底,所有栏目得以集中,形成目前的“网络问政平台”,2009年改版后形成全国第一个系统化的网络问政平台。如今,这个平台已是五个“一体”,网友不但可以通过互联网来发帖,还可以通过手机、手机报、手机网发帖,甚至能通过电话留言。

  据蓝云透露,从2006年两会之后,广东省官员以及相关部门便养成及时上网“认领问题”的习惯,“平时他们都会来我们问政平台来看一看,找一找,主动认领问题”。

  最初发现有官员上奥一网“网络问政平台”,还是2007年,有工作人员第一次发现跟帖中出现政府官员的实名回复。“比如最早深圳福田区、罗湖区的区委、区政府看到网友的问题跟他们相关,就实名跟帖,做解释沟通。这些东西我们一开始看到也不相信,曾怀疑是网友恶作剧,后来打电话一核实,原来是真的。”蓝云说。

  而除了实名跟帖外,有的部门也习惯每两三个月将网友问题通过工作人员整理归纳,一口气回答二三十个,然后通过网站统一发布,或者传真给奥一网发布。

  三分之一直达省委书记案头

  据统计,5年间仅网友递给广东省委书记汪洋的有效问题,便达到十多万条。而这些问题从网友点击提交到真正抵达汪洋书记的案头,基本流程亦并不繁琐——

  网友如果有问题,无论是否奥一网用户,只要留下真实姓名,帖子通过人工审核(有价值,符合法律,符合真实性,符合人性道德原则),就会被放出来。放出来之后,如果是有价值的帖子,奥一网工作人员随时推荐给省委办公厅的相关部门,“我们会根据帖子的轻重缓急,及时打电话推荐,或者以每周写工作总结的形式向上报送”;同时,广东省委办公厅设有专门的网络信息资源处,该处直属省委办公厅,每天有专门人员上网关注,很多时候问政帖子刚刚放出,他的电话或者MSN、QQ就来了,一部分问题便是通过网络信息资源处,传递给汪洋书记亲自或通过工作人员交办。

  蓝云告诉本报记者,汪洋书记“肯定上过网络问政平台中跟自己相关的互动栏目,应该也上过人民网、南方网跟他本人相关的互动平台”。这个推测并非没有依据:有一次跟网友见面,其中一个网友昨天刚发的帖子,第二天汪洋见到他,就能够准确说出帖子的名字与主要内容。

  此外,到目前为止,广东二十几个省局机关、十多个地市都已经在奥一网注册了网络发言人,如广东省工商局网络发言人,他的工作日并非只有3月15日前后,而是一年365天,只要看到与自己相关的问题,他都会上网回复网友,或将问题予以交办。

  为了保证问题处理的及时和透明,广东省委办公厅已经牵头举办五次网民集中反映问题交办会(今年2月23日举办了第五次)。所谓交办会,即从各个网站上网友和汪洋书记互动帖中,抽取二三十个问题,通过省委办公厅的名义,向省局机关、地市交办。交办中,每一个问题都会给出处理期限,30天、40天或者15天不等,到期必须给出一个妥当的处理。而截至目前,第四次交办问题绝大部分都已经得到妥当办结。值得一提的是,整个交办过程持续网络现场直播,所有问题来自网民真实提问,由省委办公厅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办公厅主任徐少华督促办理——由此,众网友眼里,徐少华有另外一个更为亲切的称呼:督办人。

  而根据奥一网的统计数据,5年来,网友有效提问的总量30多万条,其中近三分之一直接给到汪洋书记。当然,这一方面跟汪洋书记在网友间的号召力、人格魅力有关。但更重要的原因在于,网络问政有一个体制化的保证,只要问题言之有理,基本都会得到妥善地解决,而一个良性的互动渠道就此形成。

  此外,据蓝云介绍,奥一网众多的提问帖子,往往也会成为南方报人们的新闻线索,一个短短的问题催生一篇沉实有力的优秀报道,从而对现实产生强大的推动力——这无疑也是网友提问的另一好去处。

  提问完全落实任重道远

  奥一网总编蓝云坦言,奥一网网络问政平台之所以能够走在前列,最重要的因素在于,它已经被纳入政府工作轨道并成为一个常态化、体制化的存在。“各个政府部门,尤其是党政领导会持之不懈地会抓下去,它不会三分钟热度,也不是两会期间做个秀,或者书记、省长、市长跟网友表个态,不是这样的,有一个团队,有一个常态化的机制跟进。”

  然而反之亦然,当人们越来越期望运转有序的网络问政平台越来越多时,却也不得不考虑这一关键性因素实现的困难程度——当政府、相关部门缺少与之对接的环节和关口,网络问政的流程极有可能中断在由网络真正抵达核心部门的途中。

  正如某论坛负责人所感到的困惑那样:我有问题是一回事,这些问题如何转交至当事单位是一回事,而递交后问题能否得到解决则更是另外一回事。

  不可否认的是,目前大多数开设“两会提案”或“我有问题问两会”的网站和论坛,并不具备一条递交或者转达意见的流畅渠道,许多问题往往止于提问,而无法真正得到答案。

  而在蓝云看来,网络问政能否在全国范围内有效复制,尽管要跟各个地市的具体实践相结合,但网络问政的核心不会改变——首先政府官员通过网络跟民众进行平等的沟通对话交流,另外一个就是,民间智慧通过网络问政平台进行集纳,上升为群众的集体意见,甚至有可能转化成政府执政的重要参考,“这是两点基本的原则”。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