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市长黄奇帆:重庆不做候鸟城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3月14日 10:30 中国经营报

  3月4日下午,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市长黄奇帆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重庆一方面要用各种各样的政策、基础性设施建设和软硬件服务把客商引进去,另一方面,也要把为企业服务的农民工留下来。

  作者:黄杰 

  如何才能将山城重庆打造成为中国最具投资吸引力的大城市?黄奇帆的答案只有一个:山高人为峰本。

  3月4日下午,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市长黄奇帆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重庆一方面要用各种各样的政策、基础性设施建设和软硬件服务把客商引进去,另一方面,也要把为企业服务的农民工留下来,未来五年,重庆所要践行的道路,是如何实现人力资源强势整合,通过利益整合,重庆要把所有在重庆工作的人群统统留在重庆,让他们变成重庆人,不再是候鸟一族。

  而为黄奇帆这一大胆构思提供强力支撑的平台,则是重庆造大城的恢弘计划。他认为,重庆正在试行的房产税试点、公租房建设、户籍制度改革等一系列涉及房地产业的调控和惠民举措,将使得外来人口有条件在重庆安居乐业。

  筑巢引凤

  “重庆的投资机会不是政府自己喊出来的,而是一个又一个客商进入重庆之后,口口相传宣传出来的。”黄奇帆说,西部大开发新十年计划、重庆两江新区开发战略、川渝经济区规划等一系列国家区域发展政策给重庆注入了前所未有的政策推手,无疑,重庆作为西部十二省市区唯一的直辖市,将成为西部大开发新十年的桥头堡和核心阵地,这一优势是西部其他城市无法比拟的。

  黄奇帆特别强调,重庆也是全国首批开始试点房产税的两座特大城市之一,3年之内需要建造4000万平方米公租房用于外来户居住,这意味着,重庆借助房产税可以达到在房产改革领域先行先试的优势,而借助公租房建设和户籍制度改革等区域性利好,重庆在短期内将聚集到非常可观的人力资源,这些宝贵的人力优势恰恰弥补了企业厂商忧心“民工荒”这一难题,因此,政府搭台盖房、人力资源密集、企业拎包入驻、甚至不用建厂房和民工宿舍的综合优势,将成为驱动重庆良性发展的内核动力。

  多重优势助力,未来的重庆也将变得开始挑食,不再是什么样的客商都可以盲目引进。

  黄奇帆表示,重庆是一个老工业基地,原来电子信息产业十分薄弱,2000年的时候产值只占全国的约1/1000。2010年,重庆电子信息产业产值达到1400亿元,相比过去涨了几十倍。因此,布局电脑产业集群是重庆在“十二五”期间构建人力资源洼地的主要动力之一。

  “电子信息产业高投入、高附加值、高产出,同时也是人力资源密集产业,离开了大量的现代化工人,重庆就不具备形成构建电脑产业集群的基础。”黄奇帆反问,工人为什么要聚集到重庆,而不是深圳、广州?

  显然,重庆建造4000万平方米公租房的目的是要筑巢引凤来,要借助极为廉价的房租优势,吸引凤凰落枝头,为电子信息产业提供最基本的人力“平台”。

  据重庆市政府副秘书长、市国资委主任崔坚向记者介绍,目前,重庆已经布局了“2 6 200”的笔记本电脑产业集群,“2”就是以惠普、宏 两个全世界排名第一、第二的电脑品牌商,请他们在未来几年,到重庆下单1亿台电脑;“6”就是富士康、广达、英业达、和硕、仁宝、纬创6家台资代工商,请他们“十二五”期间在重庆形成不少于1亿台复印机、打印机等电子产品的生产能力;“200”就是200多家与电脑生产有关的零部件厂商。

  黄奇帆也信心满满地表示,目前,重庆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笔记本电脑制造基地。他预计在2011年,重庆将生产3000万台电脑,2012年生产能力则翻一番,2013年或2014年的产量将达到1亿台,形成上万亿元销售值的电子产业,成为重庆工业的第一支柱产业。

  以人为本

  “在黄市长看来,城市越大,人民越要生活的幸福,这也是重庆一方面致力于经济发展,一方面不遗余力地帮助农民工不再当候鸟,而是促进他们自愿落户重庆,拥有重庆市市民户口同时不注销原来农村户籍的动力之源。”崔坚称。

  黄奇帆也坦言:“现在让我头疼的,就是一边要发展经济,一边还要逐步缩小‘三大差距’。”他表示,重庆提出民生导向的发展战略,推动缩小“三大差距”,推进城乡统筹的户籍制度改革和住房制度改革,所有这些战略,光靠各区县长官意志、基层“5 2”、“白加黑”地苦干,是不行的。因此,现阶段重庆的发展模式,就是要按照转变发展方式的要求,以人为本、统筹兼顾。

  建设4000万平方米公租房的资金从何而来?黄奇帆提醒说,重庆去年有165万农民工转户,但更要注意到,这165万农民工并不是全部进入了主城。重庆的城市格局有三个层次,主城是大城市,还有31个中小城市群和一批乡镇。公租房主要解决的是进入主城的部分农民工,他们都有权利参加公租房的摇号。重庆今年会推出20多万套公租房,上半年推出8万套,下半年推出12万套,如果10万人摇这8万套房,会有2万人住不到,但是没关系,这2万人还可以继续参加下一次摇号。

  黄奇帆还表示,农民工作为一个集中性群体,在主城各开发区集聚着近10万农民工,但开发区周围的宿舍还没建好,他们需要住房。因此,重庆市政府作了一个小的调度,从上半年原本由城市原住民、大学毕业生和农民工绑在一起摇号的8万套公租房中,直接拿出3万套配租给农民工,一套房子住三四个人,10万人就住进去了。城市原住民等则在余下的5万套中摇号,摇不到的可以等下一批。黄奇帆认为,全国规模最大的公租房在重庆造,相信总体上能平衡发展需要。

  房子仅仅能解决衣食住行的一个方面。农民工定居重庆,社会福利、国民收入分配机制如何跟进?在黄奇帆看来,这也是重庆造大城必须以人为本的关键。

  “三大差距”是指贫富差距、区域差距和城乡差距。黄奇帆旁征博引地借用基尼系数来诠释贫富差距。他说,如果基尼系数在0.2以内,这个社会均衡有余,效率不足,如中国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时;基尼系数在0.2~0.3,开始有竞争有效率;最合理范围是0.3~0.4;如果到了0.4~0.5之间,就会出现社会矛盾激化,表示贫富差距拉得太大,社会效率有余,公平缺乏;如果基尼系数达0.5,这个社会就不稳定了。现在一般经济学统计认为,中国目前基尼系数在0.45左右,这不一定严谨,没有经过国家统计部门的统计,但是很多社会科学研究者都认同这个状况。

  缩小贫富差距不能仅仅局限于理论。黄奇帆说,每个人活着都离不开衣食住行、养老、医疗、教育等等,不管是富还是穷,山高人为峰,特大城市重庆的版图上,如何让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加有尊严,也在成为新的课题。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