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香梅路:并非让人觉得舒适的路(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3月23日 10:37 南方都市报
深圳香梅路:并非让人觉得舒适的路(组图)
香梅路
深圳香梅路:并非让人觉得舒适的路(组图)
豪宅成片

  豪宅成片的逼迫式背景中,卖菜小贩和赶公交的白领看似平静地穿梭往来,但在表象之下,穷人的心理落差被无限放大,白领则夹在贫富之间坐实了不上不下的尴尬处境。心态异化成了这个街区的恒定主题。

  深圳搜街·香梅路

  “香梅路”这么诗意的名字,与之相配的必然是一条林木葱郁、香气四溢的道路。它既不乏大自然的鲜活景致,更有水榭花都、香榭里等“豪宅”楼群在此扎寨。在许多人的眼中,这里就是个“富人集聚、大款扎堆”的风水宝地。

  不过,我们不能给香梅路简单地贴上“非富即贵”,甚至不是“非贫即富”的标签。因为,这里同样生活着一批生计困窘的草根打工者,以及一群非贫非富、处于边缘地带、经常被主流舆论所忽略的“第三类居民”。他们的生活逻辑,自然与那些以香车为驾、花园为居的富人大相径庭。贫与富的对撼,蕴含于各种人际关系的琐碎之事中。

  ●小街界面

  白天被尾气笼罩,晚上飘起菜香

  香梅路北起北环大道,南至深南大道,虽然它并非什么交通要道,尽管它的路面也算不上宽敞,但在这条路上聚合的却是香蜜湖或者说深圳中心区近10年来最为炙手可热的楼盘,万科城市花园、天然居、水榭花都、香蜜湖一号……任一个名字都曾红极一时,尤其是水榭花都、香蜜湖一号,俨然已经成为深圳楼市界高端和豪宅的代名词。从香梅路北一直往南走,右手边的豪宅区里,大型落地玻璃阳台与精巧装潢交辉相映,无一不在泄漏着居住者对高品质生活财大气粗式的追求。

  尽管如此,香梅路却并非是一条让人觉得舒适的路。路的西侧,基本上是豪宅的领地,而路的东侧,则挤满了密密麻麻且陈旧的高容积率小区,加之又与北环、深南大道、莲花路、红荔路和侨香路垂直相交,使得这条并不宽敞的路承载着极度密集的公交和私家车,经常被堵得一塌糊涂。从莲花路转往深南路方向,在上下班高峰,短短几百米路的两三个红绿灯,甚至可能会堵半个小时以上。在拥堵车辆排出的废气笼罩之下,两旁的路人无不掩鼻而过。

  只有到了晚上,穿行的车辆开始减少,灯火逐次亮起来,你才会发现人居密集背后潜藏的烟火气。整条香梅路上,美食店家几乎形成统治性的局面,尽管这里少了一点八卦路的拥攘,但是餐馆、咖啡茶座众多且粤菜、湘菜、川菜、东北菜等一应俱全。华灯初上,路边随处可以看到路边大排档似的食市,烧烤档的腾腾烟雾,以及卖力叫卖的摊贩,为这条路换上了白日里看不到的浓郁生活气息。

  ●小街属性

  豪宅气息将底层民众的内心落差无限放大

  举着“高价回收彩电、金属”招牌的梁阿姨,数年来一直在香梅路和莲花路的交界口保持蹲姿,环顾四周的眼神透着茫然和苍凉,蛇皮袋里的破铜烂铁就是她谋生糊口的指望。她那半佝半偻的身影,和周围不时透出贵族气息的私家花园、皇家幼儿园、高楼大厦之间形成了鲜明对照。

  梁姨已经养成了一种条件反射———一见到别人拎着大件包裹朝自己走来,就会心头一颤,可希望多半沦为失望。“最好就是旧彩电、旧音箱、旧油烟机之类的‘大件货’,可他们拿来的却总是易拉罐、铁皮、玻璃瓶子……”她依稀记得,一个寒冬雨夜,一辆豪华轿车中走出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随手做出一个“投篮”的手势,把没喝完的宝矿力饮料投进她的蛇皮袋,还挑衅式地吹了一句口哨。

  这就是贫富之别?这就是富人和贫民的差距?或许,我们没必要把有钱人一次不经意的动作归纳为“富人瞧不起穷人”的对立状态,但无可否认的是,这条街上总是有意无意地流露出上层人士所特有的优越感。比如,一排排豪华的建筑群下,会有冰冷阴森的铁栅栏将闲杂人等阻隔开来,还配上一块显眼的告示牌:“私家花园,来访登记”;若是有人不识抬举地在门外逗留过久、左顾右盼,马上就会有身披制服的保安上前盘问:“干什么的?来找谁?”从地下停车场突然冒出的轿车会以数声尖锐的喇叭来招呼心不在焉的路人。总而言之,这些现代化、奢华化的景致犹如一块贫富分明的屏障,投射出一种“穷人免进”的落差感、苍凉感。

  对于保安小刘这样的“打工仔”而言,在富人扎堆的环境下谋生,着实是一顿纠结的心理考验。他一边将富人们的生活轨迹尽收眼底,一边又无奈地面对自己生活拮据的困窘状况,于是总免不了一顿自惭:“当初来深圳,不就是想过有车有房的生活吗?在这里待了7年,终于发现房子车子都是别人的,自己根本无望染指。”诚然,高企房价和缩水工资之间的冲突,早已成为深圳打工仔们难以释怀的心结,可若终日面对这片香车成群、大款出没的豪华园区,“近在咫尺却远在天边”的富豪生活会将草根们的落差感无限放大。

  小刘还透露了一个细节:“私家花园的人到底有多富?你看,宝马、奔驰连地下停车场都装不下,到路边排成了队……而且,从停车场延伸出来的辅道,都是高级沥青铺成的,简直比外面的大路还要耀眼,附近还有皇家幼儿园、贵族学校之类的,据说学费跟读大学差不多……”但小刘最不能容忍的是,一些豪宅居民也要跟他们抢“保障房”:“去年我在报纸上看到,家住水榭花都的有钱人也去申请‘保障房’,连我们这些穷人的小窝也要抢走吗?”

  “第三类居民”在贫与富之间裸露尴尬心态

  或许,我们不能简单地给香梅路贴上“非贫即富”的标签,那些薪水收入处于中层、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白领住客也是这里的主力人流。俊景花园租客A TH EN A自称“第三类居民”,她时常感到自己身边存在着莫名的敌意。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附近,打扮比较时髦的年轻女郎都会招来流言蜚语,被封上什么‘二奶’、‘小蜜’、‘小三’之类的外号。”A TH EN A对接二连三的桃色绯闻极其不满:“你只要跟一个开名车的男人打招呼或并行,就会被那些愚昧的家伙说你跟谁谁谁有一腿……难道,在他们眼中,年轻貌美的女子都是没有自立能力的、都是傍大款的、都是做权色交易的放荡货色?我们只不过是这里的租客,对居住环境、交通便利度要求高一点罢了,也是天天加班的上班族,花的都是自己劳心劳力的血汗钱。”

  A TH EN A表示,“第三类居民”的处境其实很尴尬:“正因为你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所以富人不会把你纳入自己的阵营,而穷人们更是用‘仇富’的眼神来对待你。”她透露,每隔几个月,房东就会打来“涨租”电话:“现在租房比供房压力还大,也不知道房东怎么想的,豪宅都好几套了,还要压榨我们工薪族这点小钱。可是,路上的乞丐却都把咱们当成了活菩萨,端着个碗,眼巴巴地望着你……他们都误会了,尽管这里被称为豪宅片区,可同样有很多中档楼盘,未必都是有钱人啊。”

  香梅路的“第三类居民”,是处于贫富之间另一个层级,既不是绝对的弱势群体也不是强势的富豪,总是被主流舆论所忽略。他们手握体面小区的钥匙,却只是租住于此的匆匆过客;他们顶着“白领”的帽子,不至于像底层草根那么困窘,却也要为体面生活殚精竭虑,勒紧裤带;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很有可能一辈子也撕不掉“第三类居民”的标签,可“求上而得中”的他们必须继续平凡又辛苦的打拼。他们所建构的生活节奏,也必将会被更多的深圳打拼者复制、延续。

  ●小街主人

  林荫小径为香梅路储存诗意

  叶先生,香蜜三村租户

  我在深圳曾经搬家多次,白石洲、新洲南、梅林、蛇口……总是在辗转之中,但独有香梅路有让人难以割舍的魅力,不愿离去。

  深圳人习惯了车鸣,忘记了鸟叫,习惯了以车代步,忘记了走路的感觉,而这一切原生态的美好香梅路都能够让你重温,当然,你得学会发现香梅路上那些深藏的林荫小径。在一个城市的中心区,能感受花开叶落,能品尝阳光雨露,林荫小径实在功不可没。当然,在上下班高峰期,香梅路毫不意外地与全城其他道路一样保持着“堵”的姿态。但我认为绝对是瑕不掩瑜。在林荫的映衬之下,我甚至认为这条交通要道也能用诗意与浪漫作注脚。一直好奇的是,很多林荫小道是足够车辆行驶的,但大家似乎都以相同的默契来维持这里的静谧,少有车辆来惊扰。我爱走在这些林荫道上,偶尔抬头仰望旁边的深宅大院。向往过里面的奢侈与豪华,也幻想过会跟某位豪门名媛就在这条林荫中邂逅,当然也恶毒地揣测过“豪门深如海”。

  香梅路的两头,香蜜湖度假村以及沃尔玛超市无疑是该片区的地标。它们与周边建立的联系并非只是简单的消费与被消费,而是有了情感上的依存,以沃尔玛为甚。对于我来说,每周如果不去一趟沃尔玛,生活就是不完整的。而且,在大家心目中,这里仍是那个“山姆”。不管是我们邻居之间,或者是公车司机、的士司机都会称这里是“老山姆”。或许,在山姆迁走之后,沃尔玛虽然能弥补消费上的需求,却难以弥补周边邻居心理上的那种失落感。我们只能在名称上找寻点曾经共同的回忆吧。

  ●小街推荐

  金麒麟花园酒家

  商务宴请绝对够档次,特别是坐在2楼临湖的位置或楼顶的玻璃包房,湖水环绕,凉风习习,包间里的椅子特别厚重,气派非凡。可是,大厅里零星的服务员总是忙得不可开交,服务缺乏高档酒楼的水准。

  佰味佳客家砵仔菜

  规模大一些的路边档,装修简单。出品传统客家菜,味道很正。客家酿豆腐几乎是客人每次必点的招牌菜,油渣菜心比较原汁原味,猪肉汤很清亮,三杯鸭自然也不错。尽管谈不上啥服务,但上菜速度超快,加上价格实在,难怪一到饭时全满座,露天桌椅摆到大路边。

  德林砂锅粥

  升级版的大排档,典型的潮州粥做法十分大众化,席间多见好友聚餐、二人约会等等,喧闹的人声鼎沸,与热腾腾的砂锅粥倒也相映成趣。冬夜站在店外透过落地玻璃窗望去,那份温暖热闹吸引行人的驻足。

  LOVE

  我深圳我热爱

  无菜系的传统却完善了一个社交的深圳

  飞飞,26岁,公司文员

  深圳有太多值得我们爱的。它文化混搭、它不拘一格。它新锐先锋,它同时却又中庸保守。这一切都如它的菜系一样———它没有自我特色,只是汇集八方菜系,却又不满于生搬硬造,而是用新锐的改良去满足四方客———所以,在这个城市,动辄就有什么菜馆用新派、新概念自居。

  曾有个笑话说,深圳人对什么最熟悉最有感情?答案一定是饭店。从食街到食圈,深圳的饭店有个很显著的特征,就是高举菜系的大旗:“巴蜀风”、“西湖春天”、“澳葡街”、“上井日本料理”……即便地处岭南,粤菜并没有以鳌头之势占领城市人的餐桌。这让我这种爱吃的人欣喜至极。跟不同的朋友去吃不同的菜系,在满足挑剔的味蕾的同时,也不会忽略朋友。毕竟,你跟一个湖南朋友吃了一个星期辣之后,总是会想吃点清淡的,然后,可能就会想起那个可怜的江浙朋友。从这个意义上而言,无菜系的饭桌完善了一个社交的深圳。

  《新周刊》曾经做过,各地酒桌不同酒风。其实,各地饭桌也各不相同。这在不同菜系的餐馆就能窥得一斑。北方菜餐馆觥筹交错,而在南方菜系餐馆,这杯明显就干不起来———因为那小碟小盘的,根本跟不上酒量的步伐。我想,如果有饭桌版木子美想要盘点各地男人、女人的饭桌习惯的话,深圳是能提供大把样本的试验田。

  出品:南都深圳杂志部 总策划:南岛 策划/统筹:林倩 周吟 马凌李骏

  LOGO设计:曾军采写:南都记者 周正阳 黄璐 潘奋图摄影:南都记者 胡可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