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左市常务副市长蒋连生:“陆路东盟”看崇左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4月02日 13:53 中国经营报

  “中国-东盟自贸区”给崇左创造出历史性的发展机遇,所以我们提出的口号是“陆路东盟崇左看”。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我们也遇到了一些困难。

  崇左市位于广西壮族自治区西南部,2003年8月6日正式挂牌成立,是广西最年轻的地级市,下辖七县市区,其中宁明、龙州、大新、凭祥四县(市)与越南接壤,边境线长533公里,有国家一类口岸3个,二类口岸4个,边民互市点13个, 全市总面积1.73万平方公里,人口240万,壮族人口占88.3%。崇左市是南宁-新加坡经济走廊起点区域的城市,也是广西北部湾经济区六市中唯一的陆地边境城市。

  本报记者 屈丽丽 北京报道

  崇左人有句俗话:推开门就是越南,走两步就进东盟。这个地处广西壮族自治区西南、建市不过8年的年轻城市,与越南相邻,拥有533公里边境线和闻名遐迩的友谊关(旧称镇南关),在中国面向东盟开放合作大棋局中的地位可以想见。

  今年3月底,崇左市下辖的凭祥综合保税区正式通关运行,成为“南宁-新加坡经济走廊陆路大通道”重要枢纽。曾因经济欠发达长期不为外界所了解的崇左市,将面临怎样的机会与挑战呢?日前,来京进行“陆路东盟商务文化节”推广活动的崇左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蒋连生接受了《中国经营报》记者专访。

  “陆路东盟南崇经济带”启动

  《中国经营报》:听说你们正在建设“陆路东盟南崇经济带”,能否介绍一下最新的进展?

  蒋连生:“陆路东盟南崇经济带”,是按照“中国南宁—新加坡经济发展战略”构想,提出打造的南宁到崇左180公里高速公路沿线的一条经济通道。加快推进陆路东盟建设,不仅是崇左“十二五”期间的核心战略,也是崇左所在的广西北部湾经济区达成的一个共识。目前,我们与北部湾经济区管委会正在共同编制《中国-新加坡经济走廊:南崇经济产业带发展专项规划》。

  在该规划中,重点突出了南宁-凭祥友谊关高速公路沿线的九大工业园区,其中包括2008年12月经国务院批复建设的广西凭祥综合保税区,有面积达17平方公里的中越凭祥跨境经济合作区,还有边境合作经济区、空港物流园、中国东盟青年产业园以及国际物流区等。凭祥综合保税区已完成建设,在3月底正式运行,中越凭祥跨境经济合作区,则是我国第一个先行先试跨境合作区。在上述工业园中将重点部署六大产业,即糖业、绿色农业、新兴能源工业、现代物流与贸易、新兴造纸业、农副产品加工业。

  《中国经营报》:你们重点部署的六大产业,是基于何种资源优势和战略考虑?

  蒋连生:崇左是以糖、锰为主要产业的新兴城市。崇左是中国的“糖都”,甘蔗种植面积稳定在400万亩左右,糖业是一个循环产业,除白糖外,还可生产蔗渣纸、味精、酵母等,甘蔗叶能用来发电,仅蔗渣纸年产能即近100万吨。崇左又是全国最大的锰业基地,锰矿储量达1.39亿吨,绿色锰业正成为崇左的第二大产业。这为我们发展新兴能源工业奠定了基础,因为锰可以做成锰离电池替代柴油,是新型的清洁能源。

  崇左有天然的区位优势发展现代物流与贸易服务业,凭祥口岸是广西最大的陆路边境口岸,2010年货物进出口量达454万吨,总金额超过人民币400亿元。

  在此基础上,我们计划“十二五”期间全市工业总产值超过1000亿元,其中糖业循环经济总产值要达到300亿元、锰业循环经济总产值达到300亿、有色金属(包括建材、化工工业)总产值达到300亿元以上。

  用好硬环境 改善软环境

  《中国经营报》:从地理位置上看,崇左是“一条扁担挑两头”,一头是公认的“世界工厂”珠三角,另一头是正在崛起的新“世界工厂”越南,在产业转移过程中拥有一定的地缘优势,崇左如何打造更佳的投资环境?蒋连生:崇左曾评为中国西部地区最具投资吸引力的城市。在硬环境上,我们的土地资源很丰富,1.73万平方公里只有240万人口,人均耕地面积广西全区最多,而且崇左环境优美,天蓝山青水绿。在软环境上,市政府制订了一系列特殊优惠政策,比如外来投资企业的地税两年内全部返还。崇左是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的第二个试点区域,根据最新统计,2010年前10个月凭祥口岸的跨境人民币贸易结算总额达110亿元,占了同期广西全区的51%。广西刚刚决定,包括崇左在内的北部湾六个城市所有进出口岸的货物,减免高速公路通行费,这又是软环境改善的重要一环。

  《中国经营报》:据了解,中国凭祥-越南同登跨境经济合作区建设,正积极谋求国家政策支持,这将在哪些方面促进崇左投资环境的改善?

  蒋连生:凭祥跨境合作区是“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框架之下两国先行先试的合作示范区,由中越两国共同管理,我们设想,它至少在三个方面与其他园区有所不同。

  第一,它享受的政策开放度应高于国内现有的综合保税区,后者是我国目前最接近自由港政策的特殊区域,而跨境合作区应该有所超越,力求更开放、更便利、带动辐射能力更强、国际合作的色彩更浓。第二,它应该是首先落实“中国-东盟自贸区”有关政策的园区,比如通关便利化,进一步减少非关税贸易壁垒等,以更加突出投资优势。第三,全面开展先行先试的实验,除了贸易、投资、服务之外,在文化、旅游、法律,甚至政府公共服务上如何进一步深化,都可以尝试和实验。

  三大瓶颈待突破

  《中国经营报》:2010年1月1日,“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正式全面启动,15个月以来,自贸区给崇左带来了哪些机遇?陆路东盟经济带的建设,又面临哪些挑战呢?

  蒋连生:“中国-东盟自贸区”给崇左创造出历史性的发展机遇,如珠三角传统制造业向越南转移过程中,为地处要冲的崇左带来了大量人流、物流、信息流、科技流和金融流等。所以我们提出的口号是“陆路东盟崇左看”。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我们也遇到了一些困难。

  首先,东盟各国大多经济发展较快,但区域内交通基础设施相对薄弱。南宁到新加坡陆路距离3000公里,到曼谷1700公里,到河内600多公里,目前南宁到新加坡陆上通道高速公路中国境内段基本建成,但出境后的公路等级低,建设任务很重,去年9月,广西自治区政府在中越官员会谈中还主动提议加快河内到凭祥友谊口岸高速公路的建设工程。

  其次,陆路东盟经济带沿线各国城市口岸众多,要形成强大的经济凝聚力与吸引力,通关便利化将是工作重点和难点。我们正加强与沿线7国13个口岸城市的地方政府之间的合作,谋求建立相应的合作机制。

  第三,“中国-东盟自贸区”建成后,大量商品实行零关税,但按规定边民每天只可携带价值人民币8000元的商品进出境,如何发挥通道经济优势,拓展边境小额贸易,更好地带动农民增收致富,也是我们的当务之急。

  区域经济·市长版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地区经济司大力支持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