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山副市长童光明:从“佛大市小”到再造乐山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4月12日 10:42 中国经营报

  未来五年GDP力争翻一番 突破1500亿

  乐山:大产业支撑大城市

  本报记者 党鹏 四川乐山报道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青衣江、大渡河、岷江三江会流,造就了山水之城——乐山。世界第一大佛给乐山带来盛名,但“佛大市小”的现状,让它在区域和城市经济竞争白热化的今天,面临尴尬境地。

  工业在争议中壮大

  《中国经营报》:乐山大佛和峨眉山天下闻名,支撑起乐山旅游业的一片天空,但你们的工业基础似乎有些薄弱,对此你怎么看?

  童光明:旅游产业确实是我们的强项,但从经济指标角度讲,乐山向来都是靠工业吃饭的。2010年乐山的GDP中,工业所占比重已接近60%,全市工业企业中,有九成是民营企业。经过“十一五”规划期间的发展,乐山确定了五大产业,包括多晶硅、冶金建材、能源、盐磷化工和农副产品加工,其中多晶硅、冶金建材和盐磷化工三大“千亿产业集群”,是我们重点的培养对象。

  有一个独特现象值得注意,乐山的水泥和多晶硅产业,都是在争议中发展起来的。以水泥为例,6年前我刚当上副市长时,乐山水泥每年总产能才1000多万吨,随后国家出台政策要求淘汰落后产能,替代湿法水泥生产线的干法生产线纷纷上马,“水泥过剩论”流行,但时至今日,乐山水泥年总产能达到3000万吨,仅峨胜水泥公司一家年产能就超过1100万吨,而市场需求仍然持续旺盛。可以说,这是一种不断增长中的相对“过剩”。

  打通光伏产业链

  《中国经营报》:说到“过剩”,不能不提多晶硅。大约两年前起,国内多晶硅产能是否过剩就引起各方争执不休,乐山的多晶硅产业为什么不顾争议,逆势而上?

  童光明:乐山市发展多晶硅产业是从2007年开始的,当时全国多晶硅总产量才110吨,我们就占了100吨。当初选择多晶硅,我们至少有两大优势,首先是人才,新中国成立后,国家在乐山建立了一个中国半导体材料研究所,落户乐山的三线企业739工厂,在国内多晶硅生产研制方面走在前列;其次是资源,乐山目前探明的硅矿储量为1500万吨,水电资源可开发量为800万千瓦,盐卤(制造氯碱的重要原料)的地质资源储量达153亿吨。

  乐山现已形成多晶硅2万吨的年产能,包括乐电天威的6000吨项目、永祥公司的9000吨项目、东汽集团的1500吨项目以及新光硅业的3000吨项目等。但随着其他城市奋起直追,如今乐山在全国发展多晶硅产业的城市里,估计只能排到中游了,我们再不努力,就有可能被甩到后面去。

  《中国经营报》:那你如何看待目前多晶硅产业的“产能过剩论”?

  童光明:什么叫过剩?过剩的标准又是什么?是从国内市场看还是从全球市场看?现在欧洲各国及日本的官方都在对光伏产业进行补贴,以提高其竞争力,说明这一市场正在形成过程中,还没有达到充分竞争水平,更不用说进入过剩状态了。

  2009年是多晶硅“产能过剩论”最严重的一年,多晶硅市场价格跌得很厉害,但这其实是受全球金融危机冲击,而不是说这个行业本身产能过剩了。那一年四川生产了大量多晶硅,但自己一公斤都没有用,因为四川的光伏产业刚刚发展起来,这怎么能说“过剩”呢?技术的进步也会造成某类产品在某段时间内产能的相对过剩。市场需求旺盛的时候,萝卜不洗泥就可以卖出去,市场环境变化了,竞争激烈了,就要洗了泥巴来卖,因为市场上还是需要萝卜。

  现在国家设定规模、能耗、成本控制等多个指标,提高多晶硅企业的进入门槛,这是好事,给已进门的企业做大做强的空间。从中长期来看,多晶硅产能过剩是一个周期性波动的现象,随着多晶硅国际市场需求回暖,相信国家政策也会放宽,继续批复更多符合条件的多晶硅生产线,因此,乐山始终坚信能把多晶硅产业做大做强。

  我们的目标是“十二五”期间实现多晶硅3万吨,单晶硅1.5万吨的产业规模。另外,将大力发展光伏产业下游,拉长产业链条,目标是到“十二五”规划末期实现光伏发电能力15万千瓦的产业规模。今年是乐山光伏产业的重点招商年,我们已安排人手到各地引入光伏产业下游企业,乐电天威、东汽等都在进军光伏发电等下游产业。

  《中国经营报》:乐山发展光伏产业的过程中,还有哪些尚待解决的问题?

  童光明:目前主要面临三大问题:第一,多晶硅和光伏为主的新能源产业,还未上升到四川省战略性主导产业的地位,没有一个强有力的领导机构来协调省内整个产业的发展;第二,在产业规划、空间布局、产能调整等方面缺乏全省统一规划安排,四川全省发展多晶硅产业的城市就有眉山、雅安、乐山和新津等,结果是每个地方都未能形成规模效益。比如天威保变不得不在乐山和新津各建一条年产能3000吨的生产线;第三,政策支持力度不够,配套不足。比如电价,现在我们的企业执行电价是每度超过0.7元,但内蒙古只有每度0.2元多一点,作为一个地级城市,我们没有充裕的财力对企业用电进行补贴。如果上级政府对新能源产业提供鼓励机制,在现有电价基础上每度能够降五分钱,对企业就是很大的支持了。

  从“佛大市小”到再造乐山

  《中国经营报》:四川境内长江上游沿线的港口城市宜宾、泸州、南充及乐山,都提出打造“港口经济”,你们如何实现差异化竞争?

  童光明:宜宾、泸州港是长江沿线地区性港口,而乐山港是上升到了省级战略层面的。目前我们聘请了一家日本公司为乐山港做新的规划,主要针对成都、德阳、绵阳三大工业城市需求,提供重装备水运服务。过去乐山港最大泊位是500吨,改造后将常年停泊1000吨轮船,丰水期可达3000吨,成为成都平原经济区通向大海的唯一港口。

  依托改扩建的乐山港,我们提出了“临港新城”战略,新城区规划面积达60~100平方公里,解决了乐山老城空间有限,即四川省委书记刘奇葆所说的乐山“佛大市小”的问题。新城区主要产业包括机械装备制造、综合物流、电子信息与物联网等。根据这一战略,到2020年临港新城将实现1000亿元的生产总值,创造23万个就业岗位,居住人口达20万。

  《中国经营报》:这实际上就是再造一个乐山了,未来乐山的产业结构调整和升级的方向是什么?

  童光明:根据乐山市“十二五“规划,我们在“十一五”五大产业基础上,将产业结构调整为电子信息(包括物联网)、机械装备、冶金建材、盐磷化工和新能源(包括光伏产业、核电等)。

  同时我们也提出了“三大”战略,即大交通、大产业、大城市。大交通带来大产业,大产业支撑大城市,大城市推动大发展。三者互为依托,联动发展,为未来留足空间。我们的目标是,“十二五”规划期末使GDP突破1500亿元。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