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车改两年省3400万 局长骑女儿自行车上下班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4月14日 11:02 浙江在线-今日早报
杭州车改两年省3400万 局长骑女儿自行车上下班
德胜路上的杭州市机关公务用车服务中心,停放着大量公车。记者 胡元勇 摄
杭州车改两年省3400万 局长骑女儿自行车上下班
制图 黄昕
杭州车改两年省3400万 局长骑女儿自行车上下班
一场“自讨苦吃”的车改

  到今年5月1日,杭州市市级机关公务用车制度改革(以下简称杭州车改)刚满两周年。这项被杭州市委副书记叶明称为“自讨苦吃”的改革,得到了国家发改委、国家财政部等部门以及媒体的广泛赞誉。

  公务用车问题,因公车私用等腐败问题,被舆论广为诟病。那么,被媒体称赞真正动了公车制度根本的杭州车改,实施两年来,到底收到了多少实实在在的成效,为政府省去了多少真金白银,又产生了多大的社会效益?杭州的车改,是否还存在什么不足?

  ■车改样本

  原杭州市环保局长何荣坤

  骑着女儿自行车上下班

  坐下属的车参加公务活动

  连日来,记者采访了牵头改革的杭州市车改办,以及已参加车改的杭州市环保局、杭州市财政局等部门。

  每天早上,原杭州市环保局局长何荣坤,总是习惯性地骑着女儿学生时代的坐骑——捷安特自行车,到单位上班。

  从2009年5月1日起,杭州市首批20家市级机关单位实行车改,环保局也位列其中。作为当时的局长,何荣坤和副局长们,也和其他19个局一样,再也没有了“专车”。自那时起,他的"专车"便是自行车。

  杭州市的车改,尽管触及了这些局长们的“利益”。不过很明显,何荣坤属于转型较快的响应改革、适应改革的领导干部。

  “当局长的时候,去市政府开会比较多,反正比较近,都是骑自行车去的。”如今,何荣坤卸任局长,担任正局级巡视员,这个习惯更是保持不变。

  他说,还是环保局一把手的时候,经常要去下面区县调研。车改后,所有干部都拿到了不同额度的车贴,所以他们一般都是几个同事拼一辆车一同前往。

  “我虽然是局长,但自己不开车,所以经常搭我们处长们的车子。”何荣坤笑着说,“在国内其他城市,局长搭下属的车参加公务活动,可能还是比较少见的吧。”

  他说,不仅如此,为了节约成本,环保局在车改后,能在市区开的会,尽量安排在市区开。最好是骑自行车半小时之内能到的,所以公务活动交通开支确实大大下降了。

  原杭州市财政局长陈锦梅

  管钱的局长不坐车

  财政局养车费用节省20%

  何荣坤骑自行车上班的事,在车改之初还被中央电视台等媒体专门报道,另一个报道的典型是杭州市财政局原局长陈锦梅。

  杭州市财政局在车改前,整个局总共有90多辆公务车。车改后,从局长陈锦梅开始,每个公职人员出去开会、调研,都自己解决交通工具,或骑车或打车或自己开车。大家从开始的不适应,到慢慢适应,公务活动基本未受影响。

  精于计算的市财政局干部们算了一笔账:全局车改后发放车改补贴,比车改前同期的养车费用降低了20%。

  “90多辆车,节约20%的成本,那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啊。管钱的局长不坐车,很稀罕,所以每次开车改的相关会议,陈锦梅都是作为典型作报告的。”杭州市某局局长说。

  一场“自讨苦吃”的车改

  杭州市委副书记、杭州市车改三人领导小组副组长叶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杭州车改本意是消除“马路上的腐败”。

  其实,早在2003年,杭州市车改办便通过调研制定了《全国车改情况与杭州车改基本设想》、《杭州市级机关公务用车制度改革初步方案》等文件,形成了“先易后难、先基层后机关、先试点后推开、整体推进、分步实施”的推进思路。这些颇为官方的语言,其实在日后推进改革中,至关重要。

  经过了将近7年的研讨,杭州市才最终决定在2009年5月1日起正式推行车改,为了减少阻力,根据“逐步有序推进”的既定方针,首批改革单位仅为20家。2010年2月1日,杭州又启动了第二批车改,有36家单位参加。

  “单轨制”是杭州车改最核心的要素。就是车改单位不保留一辆公车,所有人都参加改革。“简单地说,就算你是局长、副局长,也没有专车了。” 杭州市车改办接受采访时明确表示。涉改单位和个人公务用车一律自行解决,或通过新组建的杭州市机关公务用车服务中心叫车解决。

  杭州市依照实际工作职务层级,划分为九个不同的公务用车补贴等级,从300元到2600元不等。为了应对重要公务活动接待和重大应急突发事件处置等,杭州市还按不高于车改单位涉改人员全年车贴总额10%的比例安排公共交通专项费用。

  到目前,杭州市实施车改的市级党政部门、参照公务员法管理的事业单位、民主党派、群众团体共两批56家单位,占拟车改市级机关的一半以上,涉改人员3200人左右。

  这场声势浩大的改革,剥夺了大批局长们的“专车”特权,至今一些人还不适应,叫苦不迭。最近记者在采访杭州市涉及车改的局长时,很多人谈起车改都讳莫如深,连连称“有困难,尽量克服、尽量克服”。

  “很多人都把公车当成了古代的轿子,那是一种身份、地位的象征。”杭州市一位长期从事公车改革的人说,“所以他们不适应也是正常的。”

  改革之初,由于外界缺乏了解,连舆论也有些微词,因此杭州市委副书记在接受采访时称杭州车改是“自讨苦吃”的改革。

  “不过由于改革是从上而下,从部分到整体,大大减小了改革的压力和阻力。”杭州市车改办说,“这和市领导的支持是分不开的。”

  杭州市车改办同志强调:“这句话不是套话,要知道我们改革的反对者都是各个单位的一把手,阻力可想而知,没有市领导的一贯支持,改革寸步难行。”

  按照杭州市级机关车改“整体实施,分步推进,三年完成”的总体部署,今年是杭州车改三年计划的最后一年,也可能是车改阻力最大的一年。据了解,杭州最后一批机关单位的车改即将启动。

  ■车改成效

  两年省下3400多万元

  满意度高达90%

  不过,这场“自讨苦吃”的改革,在近期的涉改人员满意度调查中,满意率竟高达90%。

  为何有如此之高的满意度?

  杭州市车改办同志说,首先,车改节约了公务交通的成本。

  杭州市在车改前,共有1200辆公车,1000多名司机,每名司机因编制不同年均工资3到5万,加上车辆购买、油耗、护养等,一年公车消费近2亿。

  现在,实行车改的56个单位,共上缴公车417辆,除了公车服务中心挑选了50%作为工作用车外,其余均补充执法单位的车辆不足,今后上缴的多余车辆,都将统一公开拍卖。

  据杭州市车改办统计:第一批车改单位的用车补贴比车改前公车开支下降32%,第二批单位则下降了30%。按两年口径计算,节约公务交通费用总计为3442万元。

  转变了机关工作方式

  能在单位开的会,就不去景区开了

  “市级机关可车改单位全部车改后,每年车贴总额相当于前几年一年更新与购置公车的费用,而一辆公车每年2万元运行费,临时聘用司机的3万元工资等费用,都可以省掉了。”杭州市发改委体改处一位处长说。

  这位处长介绍说,除了直接成本降低,更重要的是无法统计的间接成本。

  正如何荣坤提到的那样,车改促进了工作方式的转变,很多单位感到“叫车”不方便了,不再像以前一样,三天两头到下面区县去开会了,多改用传真、电话、邮件等方式解决。

  “很多局长都跟我们反映,现在会议室都比以前满了,因为为了节约成本,能在自己单位开的会,就不去外面开了。”该处长说,而以往,一些部门开会,总喜欢挑郊区风景好、安静的地方,往往大大增加了会议开支。

  额外多了300元“车贴”

  普通公务员成为最大受益者

  杭州市车改的另一大支持者,就是普通公务员群体。因为公车,并不是所有公务员都有机会天天享用的。

  但取消公车后,所有涉改的公务员多了一份补贴。最低的补贴虽然不过每月300元,和局长们每月2600元的补贴差距不小,但毕竟这块用车补贴是额外增加的。所以在调查中,普通公务员对此项改革也非常支持的。

  一直骑自行车上班的何荣坤也坦言:“局长们当然会有些不适应,处长以下的干部,在这项改革中受益最大。”

  杭州市发改委的相关人士说,“现在去市政府门口看看,许多领导干部已经开始习惯挤公交车、打出租车来开会了,这种工作作风也是在全国范围内开了先河。”

  “公车私用”等腐败少了

  杜绝了不正之风

  而据杭州市纪委称,车改以来,没有涉改单位“公车私用”等腐败问题的投诉。杭州市的车改,已经成为杭州反腐倡廉制度建设取得突破的重点领域与关键环节,从制度上解决了“公车私用”、“公车专用”及超编、超标购置配备公车等弊端,杜绝了不正之风。

  杭州车改在实行之初,便备受媒体关注。两年来,各级媒体纷纷报道,各大媒体几乎一致肯定杭州车改,并不吝溢美之词。如新华网等媒体评价杭州的车改“实实在在促动了公车制度的既得奶酪,与以往只动皮毛、无关实质的‘作秀式’公车改革,不可同日而语。”

  公车改革的“杭州模式”,也得到了国家发改委、国家财政部、国家机关事务管理局和浙江省纪委等上级部门的充分肯定。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2003年起就亲身参加车改的全国人大代表叶青在接受媒体采访坦言:“最欣赏杭州车改”,公开呼吁杭州车改应成为全国车改的典范。

  ■车改隐忧

  严禁用车补贴沦为“福利”

  杭州车改不会走回头路

  杭州市委副书记叶明之所以把车改称为“自讨苦吃”的改革,是因为车改夺走了官员们的公车,就等于一定程度上夺走了官员们的“官威”。

  因此,杭州市车改办在一份材料中坦言:“目前对车改还存在着不同看法,一些单位领导推进积极性不高。”

  在杭州市一些部门,主管机关和所属事业单位在同一幢大楼办公,一些机关甚至和事业单位“混岗”,这让没有拿到车贴的事业单位人员多少有些落寞。

  还有一些不太自觉的涉改人员经常以“共同调研”之类等冠冕堂皇理由,拉上事业单位人员,顺便用上事业单位的公车,导致事业单位用车紧张。

  甚至有个别领导干部,经常坐下属事业单位的车子,个别事业单位的领导抱怨自己几乎成了领导的“专职司机”。这是杭州车改后新出现的不正之风,这些新问题正在考验杭州车改的公信力。

  改革过程中,杭州市始终在担心车改福利化倾向泛滥。

  “车贴不是福利。”杭州市车改办表示,虽然他们一再强调公务用车补贴不是福利,并采取了一系列措施遏制福利化倾向,但仍有不少涉改人员把车贴当做“津贴”,舍不得使用或者多用,却把那10%的公共交通专项费用当成人人可用的“香饽饽”。

  “一些单位还经常超出预算,或者超范围使用。杭州市车改办一位长期参与车改工作的处长说,“所以我们呼吁财政部门加强审核,审计部门加强审计,要进一步完善公共交通专项经费的使用监管机制。”

  杭州市发改委副主任、市车改办主任何新根在接受采访时坚定地说:“杭州的车改是不会走回头路的。”

  ■新闻剖析

  公务员叫车半天90元,全天180元

  新组建的公车服务中心是如何扭亏为盈的

  在此次车改中,杭州市新组建了机关公务用车服务中心,为公务活动提供用车服务。

  经过将近两年左右的经营,中心已经基本实现了收支平衡,去年还略有盈余。但今年面对连续上涨的油价,开始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亏损。

  200辆车一年收入500多万

  完全满足56个单位用车需求

  杭州市机关公务用车服务中心副主任赖立新说,机关公务用车服务中心虽然是为公务用车服务,但并不是所有公务活动都可以享受这一服务。

  “相关文件明确规定,中心主要保障车改单位大型公务活动接待、重大应急突发事件处置、重要执法公务活动等专项集体公务活动用车,也为个人公务活动提供一定的用车服务。”赖立新说,但用车单位首先要提前一天和他们预约,并确定时间、地点和用车时长等信息。

  然后由中心统筹安排第二天的车辆,短信通知司机和用车单位。用完之后,用车单位在回执单上签字。

  赖立新说,中心采用准市场化运行机制。通俗地说,就是任何单位用车都得付费。一辆普通轿车半天90元,一天180元,最贵的是中型客车半天260元,全天510元,费用均通过杭州市政府的财政会计结算。

  在车改之前,56个单位共有417辆车,但车改后,中心只留了近200辆车,砍掉了超过一半车辆。

  如此大规模的缩减,是否能满足公务用车需要?

  “目前我们有近200辆车,每天出车50次左右,完全能满足这56家车改单位规定的公务用车需求。”赖立新说,剩余的部分车辆,他们大多以市场价格较低的水平租给一些事业单位和政府部门,提高中心车辆的利用率, 这部分收入也占了中心总收入的40%。

  两年来,公车服务中心共出车14493辆次,安全驾驶里程88万公里,一年经营收入500多万元,已扭亏为盈。随着中心的成功运作,其模式也吸引了全国许多车改或准备车改地区上门考察学习取经。

  不过,最近油价上涨也让中心感到压力,连续两个月都出现一定程度的亏损。

  两年来没有接到投诉

  司机收入提高了30%

  车改单位涉改的车辆,一律上缴,经过精心挑选,公车服务中心留下了其中的近200辆,并在涉改单位原有的司机中挑选了60名司机充实到了中心的司机队伍中。

  “我们现在这支60人多司机队伍,是非常职业化的。”赖立新说,以前他们只需要服务好某个局长就行了,但现在他们每天都可能面对不同性格和特点的公务员。

  中心还设置了严格的考核制度,比如中心要求司机要在规定时间提前15分钟到达指定地点,如果没有按时到达,就要扣发相应的奖金,并取消评奖资格。

  赖立新说,这批车子,如果没有出车,那么就必须停在杭州市政府、市政府综合楼和德胜路的公车服务中心。“严格禁止司机把公车开回家,我们还在每辆车子上安装了GPS定位系统,一旦发现把公车开回家,值班司机就要扣400元。”

  公车服务中心车队的李队长说,如此严格的制度,刚开始三个月,司机们有些不适应,毕竟很多司机都是给领导开车的,不过三个月后就都习惯了。

  “中心运行两年来,没有发生过一起投诉,但表扬的部门倒不少。”李队长说,就在记者采访前,还有个用车单位专门打电话表扬他们的司机服务好。

  有付出也有回报,这批专门的司机体现了专业的素质,收入也比之前提高了。

  “以前司机的平均月收入在2500元左右,现在,基本工资加上出车次数和总时间合算,平均收入提高了30%。”赖立新说。

  (通讯员 马建华 记者 章建森)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