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时代的官员“网路”(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4月18日 11:16 中国新闻周刊
微博时代的官员“网路”(图)
微博时代的官员“网路”

  如果官员们尊重网络上看起来虚幻的民意,也许就可以让群众“多上网,少上访,不上路”

  本刊记者/李静睿

  “微众时代,一条微博、一段微视频、一句流行语,都是微动力,都可能成为引起风暴的蝴蝶扇动的翅膀。”4月10日,刚刚上完国家行政学院MPA班“提高网络社会领导力”课程的政治学教研部副教授雷强向《中国新闻周刊》回忆起他第一次上这门课的情景:2010年10月9日,国家行政学院第23期厅局级公务员任职班,坐在讲台下的,是15名自选了这一课程的地方厅级官员,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来自宣传口。

  忐忑不安地上完这节课之后,雷强给学员们留了五分钟的反馈时间,作为一个创新者,他也想知道,这些在地方媒体管理中举足轻重的官员们,怎样看待他的观点。出乎意料的是,大部分人热烈响应了他的课程,雷强回忆说,“学员们最大的感慨是,网络时代怎么一瞬间就降临了?”

  几乎在同时,北京市委党校也在自己的新学期开设了一门名为“新兴信息平台:博客与微博的使用”的选修课程,授课对象是北京市的区县局级干部。北京市委党校教务处副处长杜保友说,这个层次的干部平均年龄在五十岁上下,对网络知识的了解相对有限,因此课程一般是在计算机机房里进行,老师手把手地教给他们,如何注册微博、如何浏览博客、甚至如何使用MSN和别人聊天。

  一个学期之后,这门课由选修成了中青年干部的必修。杜保友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是因为他们认识到 ,“新媒体的运用能力已经成了开放和网络时代中,干部尤其是中青年干部素质结构的重要方面”。

  在千里之外的浙江,“微博与领导工作”也刚刚被浙江省委党校列入了官员脱产学习班的必修课。“不管是不是以党校培训的方式,微博已经成为中国官员的一门必修课。”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党组书记叶小文说。

  党校、行政学院、社会主义学院,是中国官员培训的三大基地,他们几乎不约而同地关注到了网络尤其是微博时代下执政方式面临的挑战,并且在第一时间将其纳入自己的课程设计。雷强说, 以前官员们的口号是“为人民服务”,而在微博时代,他们需要面对的是怎样“为人人服务”。

  “走出一条网路”

  《中国新闻周刊》接触的培训老师都提到了一个官员触网中绕不开的名字:伍皓。雷强说,虽然在网上伍皓的声名毁誉参半,但他在课堂上还是对学员们说,相信历史会证明,“伍皓会是一个先驱,而不是先烈”。他还对学员们说,经过几次方向性调整之后,伍皓目前的微博“红河微语”正是官员们在微博时代中应走的方向。雷强也很赞同之前伍皓说的一句话:在微博这个社会大学里,我们共同学习,共同思考,共同分享。

  2009年上半年,刚刚从新华社调任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的伍皓也来过北京参加国家行政学院的地厅级领导进修班,国家行政学院社会和文化教研部副教授高宏存当时就是他的老师。在他看来,伍皓对网络特别是微博的热情,在官员们只是一个特例。

  “根据最有代表性的新浪微博统计,现在新浪微博上通过实名认证的党政干部只有1200多个,这跟全国有4000万公务员比起来,是个太小太小的数目。我知道有一个省曾经在培训的时候做过统计,县处级官员中开通了微博的数目刚刚超过10%,有意愿的人也只有30%。”高宏存对《中国新闻周刊》说,“而且已经开通的官员中大部分也是‘穿马甲’,没有透露自己的身份”。

  高宏存目前在国家行政学院上着好几门跟网络有关的课程:互联网与政府管理,新媒体与网络舆论管理,领导干部如何应对新媒体。跟外界流传官员培训都是在教“怎样对付媒体”的想象不同,高宏存说,他希望在课程中让这些高级别的官员们明白,网络虽然是一个虚拟社会,但它和现实已经不可分割,在两个社会中,每一个成员都有权利和义务,他使用了一个网络术语,“我让他们要先‘熟悉水性’,即使他们现在还没有真正公开下水”。

  雷强则公开对学员们说:“以前草鞋书记杨善洲是‘地来地去’,现在你们可以‘网来网去’,上上天涯社区和强国论坛,老百姓们该说的都说了,该骂的也都骂了。”他希望官员们在他的课堂上学会在微众时代中做官,应当“走出一条网路”,因为“当你的微博粉丝超过100,你就好像是一本内刊,而超过10万,你就是一份都市报了”。

  杨雅云是北京市委党校的微博课程老师。她坦承,自己在讲课的过程当中,最主要还是在进行最基本的普及,“告诉他们微博到底是什么,怎么申请,怎么发言,什么叫微博控”。在课堂上她也会现场带领大家去注册新浪微博,但是她并不十分支持学员生们立刻实名上网,“我也会告诉他们,你们随时可以把昵称改成实名,实名上网的官员会面临一些压力,你们是否考虑清楚,能不能承担这样的压力?”但她也会给学员生们讲述随手拍解救乞讨儿童的故事、利比亚“三个微博救了一千人”的故事,目的是希望他们了解,微博不仅流行,而且在执政实践中真正有用。

  多上网,少上访,不上路

  到底该怎样给官员们上网络课,在目前尚无一个标准答案。国家行政学院开设这些课程,并没有得到中央的任何授意,也没有得到专门的指导,也没有和别的院校进行一些交流,一切都是在摸索之中进行,因此谈不上有什么专门的教材。新华社也有报道说,由于对微博的研究远远跟不上微博的发展速度,开设了微博课程的学校找不到授课老师的情况时有发生,现在被请去给官员们讲课的常常是一些网络公司的运营官,而在教材方面,很多去上课的官员手里倒是拿着一本书:李开复的《微博改变一切》。

  杜保友回忆说,北京市委党校的微博课程事实上脱胎于2006年开始的“提高领导干部的媒介素养”课程,当时的一个主要背景是奥运会即将举办,北京的官员们不可避免地将要面对各种各样的媒体考验。作为一个教学板块,这门课程首先是请媒体专家讲解理念,当中既包括知名学者,也包括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的官员,还有不少大家熟悉的电视台主持人,“我们把白岩松和敬一丹都请过来了”。然后要进行行为训练,“从2006年下半年开始,我们每期局级班都要去中国传媒大学开仿真度很高的模拟新闻发布会,后备干部的相应训练则在校内进行”。

  与这一课程的精心设计相比,刚刚起步的微博课程显得较为原始,杜保友说,目前只有机房讲解这一种形式。按照初衷,他们只是把官员作为一个使用者来安排课程的,“我们得到的反馈也是,官员们都觉得上这个课很必要,也很有用”。

  不管各个学校的微博课程如何设计,最终都将不可避免地落在“社会管理”这一当前最热门的概念之上,这一概念最明确地提出来自“十二五规划”,并在今年被中央高层反复在各种重要场合提及。杜保友说,事实上北京市委党校的媒介素养培训课程一直是和另外一个“公共事件的应对与处置”课程合在一起开设的,属于同一板块,总之“我们是希望通过培训中的这种模拟,增强官员们在管理中有效应对和化解各类矛盾和危机的能力”。

  根据《中国新闻周刊》的了解,目前中央已经将“社会管理”作为一个庞大的课题项目提交给理论界进行研究,国家行政学院政治学教研部承担的是一个名为“公众参与和社会管理”的子课题,而在这个课题之下,他们将把网络社会下的执政方式转变作为一个重要的研究对象。

  雷强在课堂上反复讲述的,也正是这样的内容。他在上课的时候很赞许广东奥一网的问政平台,因为它“一贯高度尊重个体诉求,经核实后这类帖子均会正常、醒目处理,由相关部门提供针对性解决方案,最大限度地减少上访及‘上路’等极端群体性事件”。他希望讲台下的官员们明白,如果他们真正尊重网络上看起来虚幻的民意,也许就可以让群众“多上网,少上访,不上路”。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