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纪委称“喝茶”有成效 茶楼老板苦恼官员避嫌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4月22日 11:52 中国新闻网
杭州纪委称“喝茶”有成效 茶楼老板苦恼官员避嫌
杭州拱墅区纪委请“喝茶”的清风阁。严格 摄

  杭州古运河畔的钱运茶楼近日因当地拱墅纪委请干部“喝茶”而蹿红。

  钱运茶楼位于杭州拱墅区运河边,记者上周末在此喝茶。拾阶而上,三楼一间面积20多平米雅座名为“清风阁”,摆放三张长条木桌,平时一般可容纳20几人。外面是一个硕大露台可以饱览运河风景,此处正是杭州拱墅区纪委请“喝茶”的基地。

  记者走进清风阁,其时并没有客人,墙上挂着“常修为政之德,常思贪欲之害,常怀律己之心”、“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廉洁奉公、执政为民”的条幅,记者想拍照,结果被服务员阻拦,称老板不同意。

  至今为止,杭州拱墅区纪委在这里共有11次干部约谈记录。

  “这里氛围适合纪委谈话”,杭州拱墅纪委信访室主任张路红这样告诉中新网记者。他是 “请喝茶”制度的主要起草者之一。“喝茶约谈大多属于提醒性质,如果已有证据在手,就没有必要此程序,而是依规启动调查程序了。”

  据介绍,出现七种情形拱墅区纪委可启动“喝茶谈话”:党员干部本人申请,希望和组织谈心或说明问题、提供线索;区纪委常委同下级党政负责人进行廉政谈话;虽未接到举报,但已出现针对个别机关党员干部的不良传言、网帖等迹象的;在信访、办案、纠风、效能督查等过程中了解到异常情况;社区纪委提供党员干部8小时外监督信息的;征求全区党风廉政建设和纪检监察工作意见、建议;其他需要交流谈话的。

  但“喝茶”后的风波也让纪委始料不及。“香港廉政公署喝咖啡、杭州纪委喝茶,纯属东施效颦”;“反腐不必那样文质彬彬”,“茶钱是否浪费纳税人的钱?”

  拱墅纪委一再重申,喝茶只是一个举措,民众不要忽略喝茶的本质。

  “民众关注度高,可能是因为纪委组织工作的神秘性。此举一定程度地打破其神秘性。纪委工作是应该兼具严肃性和透明度的。”杭州拱墅纪委信访室主任张路红认为,纪委“请喝茶”无论内容和形式都具有一定的成效。

  而喝茶的茶楼杭州钱运茶楼一时间也爆得大名。

  在上周末的采访中,记者遇见一位来自河南信阳的张先生,他是一个极少喝茶的人,在北京时就听说过杭州纪委喝茶的“清风阁”,这一次自称“慕名而来”。

  “我不是公务员,也没做亏心事,不怕到这里来喝茶”。张笑谈。

  记者采访时钱运茶楼的老板邱仁明不在茶楼。当老板娘听说是记者,连连摆手:喝茶可以,吃饭可以,打折可以,免单也可以,就是不要采访。

  “全国的记者都找来了。”老板娘如是说。

  随后中新网记者电话采访了杭州钱运茶楼的老板邱仁明,他告诉记者,茶楼只是提供了一个喝茶平台而已,他并不希望外界尤其是媒体太多解读,很多报道里说的并非他的意思,比如有报道称“在曾经的公务员邱仁明看来,30元一杯的清茶,让11个蹙眉走入的人展颜而出,是纪检工作的进步”。

  邱为之很苦恼。“很多时候我都不知道纪委在喝茶,怎么知道什么蹙眉走入展颜而出”。

  “来的都是客”,这位茶楼老板认为客人是否来自纪委并不重要,这对他而言本质上还是一笔生意。邱透露“纪委茶”每位只收28元,包含一杯绿茶,加两三份小食。而对外是60元一位起步的自助茶,邱觉得也正常,因为纪委约谈大多坐一个小时就走。

  而这位邱老板最苦恼的还是茶楼生意。

  钱运茶楼的生意也没有因为纪委喝茶后“钱运”火爆,虽然也有慕名而来者。

  就在记者采访的周末,记者发现钱运茶楼大堂上座率不到五成,三楼雅座也大半放空,包括大名鼎鼎的清风阁。而这时,正是杭州新茶上市茶楼生意旺季。

  “这里商圈还没有形成”, 杭州钱运茶楼的老板邱仁明告诉记者,茶楼虽然靠近运河,但周围除了拱墅区区委区政府,没有百货大楼、没有电影院、没有娱乐场所、没有写字楼,只有居民区,所以目前茶楼只能以当地社区老年人为主。“规划有问题,留不住客人”。

  而纪委定点的28元一位的茶钱,无疑不是一笔大生意。

  当地一位机关单位官员则告诉记者,以前他也偶然会在钱运喝茶,纪委定点后他就不到钱运茶楼喝茶了,“避避嫌,省的别人看见以为纪委请喝茶”。(记者 严格 沈兰)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