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访浙江舟山2个无人岛 欲做岛主至少需5千万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4月22日 12:09 新民晚报
记者访浙江舟山2个无人岛 欲做岛主至少需5千万
担峙岛上有盐田、房屋和渔塘姜燕

  特派记者姜燕文/图

  坐拥一方海岛,独揽碧波万顷,当一个黄药师那样潇洒出尘的“桃花岛主”,恐怕是不少人的终极梦想。如今,只要你有足够多的钱,这个梦想即可变成现实。

  4月12日,国家海洋局公布了我国首批可开发利用的无居民海岛名录,涉及辽宁、山东、江苏、浙江、福建、广东、广西、海南等8个省区,共计176个“无人海岛”。日前,记者踏访了浙江省舟山市2个无人岛,并走访了舟山市海洋与渔业局。此次舟山共有10个无人海岛在开发利用名录之列。

  做岛主资金要雄厚

  无人岛,准确地说应为无居民海岛,即指在我国管辖海域内不作为常住户口居住地的岛屿、岩礁和低潮高地等。舟山市海洋与渔业局海域管理处副处长倪定康介绍,简单地说,就是不作为户籍登记地的海岛。

  当个无人岛岛主要花多少钱?这是很多人最想知道的问题。

  首先是使用金,这和岛屿的级别和用途有关。离岸距离小于0.3公里的一等岛,“填海连岛用岛”费用为24万元/公顷·年,而“林业用岛”仅1000元/公顷·年;同为一等岛的“观光旅游用岛”,离岸小于0.3公里的费用为3000元/公顷·年,而大于25公里的为250元/公顷·年。

  根据规定,使用金将按照批准的使用年限,实行一次性计征。但使用金总额超过1亿元时,经相关部门同意,使用金可在3年时间内分次缴纳,不过首次额度不得低于总额度的50%。

  付完使用金,就要面对更为可观的开发资金。以本次舟山市开发岛屿名录中的担峙岛为例,舟山市海洋与渔业局海域管理处副处长倪定康算了一笔账。他说:“假如岛主自用,通水通电、建几幢别墅,绿化再做得好一点,没有5000万元拿不下来。”

  无人岛上各类建筑的建设成本是陆地同类建筑的3-5倍,同时要考虑到岛上的供水、供电问题,还要建码头,购买自有船只,等等。“没有雄厚的资金很难做下来。”倪定康说。

  后期运营成本更高

  倪定康估算的费用,还没有包括后续的运营管理费用。他介绍,无人海岛大都在海的外域,受台风影响较大,后期维修维护费用相当高。

  本世纪初,有一些私营企业家曾实践过无人岛旅游开发,但多以失败告终。舟山市假日岛有经验显示,每年总有一两次台风侵袭海岛,在台风到来之前,酒店要花上整整两天时间,做各种准备。为避免台风损坏玻璃大门,必须把大门用木板固定;而为了防止高盐度的海水腐蚀屋内设施,要用橡皮泥将所有窗户的缝隙塞住。台风裹挟着海水撞击到海岛的岩石上,激起水雾,瞬间扑过半个海岛,飘进房间的水雾会腐蚀室内的金属设备和五金件。岛上移植来的园林式的树木则可能蒙受灭顶之灾。岛上的客服经理说:“树木花草的顶部一沾上这种咸咸的水雾,就会枯死。”所以,每次风浪过后,岛上的园丁都要修剪草木的顶部,因此海岛上的植物永远长不高。

  旅游岛屿无人问津

  此次舟山市列出的10个海岛中,按距离大岛远近和区位优势不同,分为旅游开发类、交通运输类和公共服务3个类别。5个离大岛近的被列为旅游开发类海岛;4个因其位置是规划中的六横跨海大桥和舟山-岱山跨海大桥的必经之地,被列为交通运输类岛,以后作为大桥的桥墩;团鸡山岛因本身即为垃圾填埋岛,故定位为垃圾发电的公共服务类岛。

  倪定康透露,交通运输类和公共服务类岛屿的意向已经明确,但5个旅游类岛屿尚无明确意向。

  即使距离舟山岛最近处仅240米、毗邻舟山市政府所在的临城新区的担峙岛,也仍未被人“认领”。

  担峙岛,横卧在舟山市政府所在的舟山岛南侧的定沈(定海-沈家门)水道中央,舟山新城大桥横跨担峙岛,将长峙岛与临城新区相连,地理位置优越。临城新区开发已初具规模,酒店、餐饮、百货和医院等均已投入使用。拥有这样丰富的资源的担峙岛,仍然难入投资人的法眼。

  使用权到期怎么办

  无人海岛开发利用的文件中,还有一个数字特别引人注目,那就是使用年限50年。

  2010年3月1日起施行的我国《海岛保护法》规定,“无居民海岛属于国家所有。”国家海洋局、民政部等部门2003年发布的《无居民海岛保护与利用管理规定》中第三章第十五条规定:“无居民海岛利用期限最长不得超过50年。”

  很多人不禁要问,投入大笔资金用于无人海岛建设,50年大限一到,难道只能拱手让人?倪定康说,目前对到期后如何处理还无具体规定,可能参照房地产土地使用权70年到期后的处理方法操作,但相信国家会出台相应的规定。

  浙江省海洋与渔业局海域管理处处长张元和表示,这和土地使用权出让一样,“50年以后,除非是用于国防或其他公益事业,一般只要提前申请,在通过必要的程序后,都能获得续期。”

  【焦点链接】8户人家在担峙岛上从事养殖业

  无人岛上并非全无人迹。舟山市海洋与渔业局提供的一份资料显示,担峙岛上有盐田、房屋和养殖塘,茶山岛上有废弃房屋、渔塘和码头等。

  从横跨定沈水道的新城大桥上看,担峙岛上有十余块大小不等的方形渔塘,渔塘附近的陆地上,还有两处简陋的红砖房,倪定康说,那是渔民的管理房。

  在担峙岛南边的大岛——长峙岛上的马鞍村,记者找到了担峙岛上渔塘承包者之一朱岳定。这个身材瘦小、皮肤黝黑、鼻梁上还架着一副无边眼镜的渔民前不久从电视里听说无人岛要被拍卖的消息,但对此还不是很清楚,至今没人找他详谈过此事。

  朱岳定出生于1970年,舟山临城新区马鞍村村民,早年毕业于某学校的养殖专业。1999年从永华村承包了岛上的57亩渔塘,养殖虾、贝和蟹类,近几年每年净收入都有十几万元。按他和永华村续签的协议,承包期到2015年12月31日。但他拿出的协议书第三条上明确写着“在承包期内,该养殖场如发生国家建设需要或国家建设变动要归集体情况,乙方应服从”。所以,朱岳定无奈地说,真要“拿走”,也没办法。

  他说,担峙岛上的渔塘建于1983年,但经营了六七年后便告荒废。1998年,他经一个好朋友启发,到岛上办起养殖业。虽然租金不高,但每年朱岳定都要花大力气人工护塘,因为台风侵袭,渔塘会受到破坏,每两年就要挖泥土来护塘;每年潮水大的时候,也要修塘,每次投入都不少。

  一旦岛被人买下,朱岳定说:“那我就失业了。”这是他家唯一的收入来源,他的妻子在家照顾读小学五年级的女儿,忙的时候到塘里帮一下手,没去做事。知道渔塘可能干不下去了以后,他大致了解了一下,当地打工每个月大约3000元,一个人一年才三四万元收入,还要看人家脸色,不如现在清闲自由;到外地去打工,自己也不习惯;附近的养殖面积去年还有,今年全被承包完了。

  未来怎么办,朱岳定还没想过,他说,能赔偿一点是一点,希望政府能给他安排个工作,当然最好还是能继续搞养殖。

  像朱岳定这样在担峙岛上搞养殖的,一共有8户人家,永华村和马鞍村各4户。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