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掀治庸风暴 公务员上班吃早点被罚损失近万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4月28日 09:55 新京报
武汉掀治庸风暴 公务员上班吃早点被罚损失近万
武汉某单位文明科室内,一工作人员上班时把脚跷在桌上打电话。本报记者 褚朝新 摄
武汉掀治庸风暴 公务员上班吃早点被罚损失近万
武汉某政府办公大厅内,挂着宣传“治庸”活动的条幅。本报记者 褚朝新 摄

  4月6日,一场针对官员的治庸风暴席卷武汉。武汉市“治庸办”暗访了该市14家职能部门,发现上班迟到、上网、玩游戏、炒股、聊天和脱岗等现象29起。4月18日,39人被问责,其中7人被调离现职工作岗位,1人被辞退,2人被要求停职反省。

  武汉掀起治庸风暴的背景是,当地存在投资环境差,优惠政策难兑现,企业投诉有部门乱收费。而在全国副省级城市中,武汉去年的工业产值排名靠后。为改善官员作风、优化投资环境,武汉市委书记阮成发决定发起“治庸”问责。并且当地还在酝酿加强公务员考核制度。

  4月12日8时50分,武汉市洪山区政务中心卫生局,一名工作人员在网上“偷菜”,边玩边说,“‘偷菜’要趁早,再晚就被别人偷完了。”

  10点40分,“武汉市城市管理局行政许可窗口”内,一位戴眼镜的年轻工作人员也在电脑前玩网络游戏,同时开着两个QQ聊天。

  14点40分,汉阳区房管局506“物管中心”办公室,一名中年女子正在浏览股票软件。一名暗访员问:“你们这里还可以看股票啊?”她答:“我们这里什么都可以看。”

  他们这些言行,均被武汉市“治庸办”派出的暗访员,记录在册。

  今年4月6日,武汉市委书记阮成发,发起一场“治庸”风暴。他要求,彻底转变部分官员“庸、懒、散”作风,优化城市投资环境。

  随后,武汉成立了“治庸办”。

  4月12日,由武汉市“治庸办”与媒体组成的暗访组,走进该市8个局3个区的14家职能部门,实施“治庸”。

  次日,治庸办通报称,共发现不良工作作风现象29起。

  上班吃早点,停职一个月

  武汉治庸办暗访发现一些公务员上班迟到、看微博、玩游戏;首轮问责,39人被处理

  4月14日,武汉市房产登记发证中心,一名年轻女工作人员在支部书记办公室里哭泣。她哭得一塌糊涂,扯了一大堆纸擦眼泪。在4月12日的那场暗访中,她被认定为上班迟到。

  武汉房产登记发证中心,是该市房管局下设的一个事业单位。

  武汉市房管局督察室李美田主任介绍说,那天房管局下属的各事业单位,共有6名工作人员被发现迟到、上班时间化妆、看微博或吃早点等。其中,吃早点的工作人员被勒令停职反省一个月,调离岗位,看微博也被调离岗位。

  上述人员还被处以经济处罚。处理最重的是上班吃早点者,经济损失近万元。

  看过6人写的书面检查后,李美田说,有两份让他落了泪,“这些人生活也很难,找个工作不容易”。

  武汉市城管局有员工上班时玩游戏被问责。

  该局副局长张汉明则说,武汉市没有要求经济处罚,所以该局没有扣被通报者的钱,仅调离岗位。

  但此处理结果上报数日后,张汉明发现该工作人员仍在原岗位。有关部门负责人说,“他们还在做思想工作”。

  “有些人太不敏感了,这个时候还要做思想工作。如果暗访组杀个回马枪,那怎么办?”4月21日,张汉明在一个内部工作会议上说。

  在武汉市设立治庸办后,市政府下属的每个局也各自设立了治庸办。

  张汉明就是市城管局的治庸办主任。

  她说,市里开过会后,在局内也提前“打了招呼”,结果还发生这种事,说明有些问题积重难返。

  4月18日,武汉市治庸办通报了首轮治庸处罚结果:责令作出书面检查的23人,通报批评的34人,诫勉谈话的14人,调离现职工作岗位的7人,辞退的1人,扣除当月绩效奖金的4人,扣除全年绩效奖金的1人,取消年度评优评先资格的8人,停职反省一个月的2人,并责成6个相关单位主要负责人作出公开检讨。

  该办特别强调,39人均受到2项以上的问责处理,最多的一名工作人员共受到6项问责处理。

  炒股软件一律被删

  武汉市房管局要求公务员承诺不再安装游戏、炒股软件,一旦发现严厉追责

  4月21日上午,武汉市房管局,督察室主任李美田与另三名房管局官员分成4组,在办公楼内对所有办公电脑进行检查,看是否还有游戏软件。

  在李美田的指挥下,该局负责网络的工作人员清理了所有办公电脑内的游戏、股票等与工作无关的软件,保留了用于发布工作信息的内部QQ群。

  检查完后,李美田还让每个人签字,“电脑内的游戏和炒股软件已经被删除,承诺以后不自己安装,一旦发现安装游戏则严厉追责。”

  市房管局还加强了考勤制度。

  单位原本规定8点30分上班,被通报批评后,要求公务人员至少8点20分到岗。

  “你8点30分到岗,配置不好的电脑开机还得一会儿,怎么保证8点30分就能给老百姓办事?所以,必须提前10分钟到办公室。”李美田说。

  为约束公务员们按时上下班,该局新购3个指纹打卡机,上下班都必须指纹打卡,禁止迟到早退。

  李美田是派驻武汉市房管局的纪检副组长,人事关系在武汉市纪委,虽然是武汉市纪委派驻的,“但饭票是房管局发”。

  参与“治庸”后,他向局长周玉珍表达了担心,自己做了这些事情后,会得罪全局的同事,年底民主测评可能会倒数第一。

  不过,李美田又说,自己56岁了,快退了,也不怕。

  在武汉市城管局,也在积极应对治庸风暴。该局副局长张汉明介绍,该局也派出暗访组内部自查。

  张汉明还派人坐在食堂,看哪些人提前到食堂吃饭,第一次发现提醒,第二次发现问责。

  4月19日,武汉市城管局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该局被通报后,成立了一个应对市里暗访的预警机制。凡进入大楼者,都要登记。值班的保安,如果发现疑似暗访人员,要乘暗访人员等电梯或上楼的间隙,找机会报告给保安主管或局办公室。

  张汉明表示不知有预警的说法。

  “如果真有这种说法,是错误的,不管暗访不暗访,都应该保持正常的工作纪律。”她说。

  市委书记彻夜无眠

  武汉市调研发现,当地优惠政策难兑现、有部门乱收费,去年生产总值仅为上海的33%

  叶爱民很高兴能看到武汉这场“治庸”风暴。他为当地的投资环境伤透脑筋。

  叶爱民是东湖开发区华灿光电股份公司副总裁。按政策,该公司去年应该得到政府数千万的补贴,但至今一分钱都没拿到。

  “有些部门动作太慢,兑现得拖拖拉拉,不爽快。”叶爱民颇有怨言。

  江哲昌也遇到类似的麻烦。

  武汉“治庸”重点解决十个方面的问题:

  得过且过;工作推进不力;创新能力不强;有令不行、有禁不止;不作为、慢作为、乱作为;业绩平庸;谋人不谋事;纪律涣散;贪图享受;“走读”现象严重。

  他是武汉半岛重工股份有限公司业务经理。他请武汉供电设计院,设计一个工程供电方案。本该7个工作日内完成的方案,拖了一个多月还没做出来。他说,“再不送电,工人就要退场了。”

  2011年春节以后,武汉市就投资环境进行了一个多月的调研,同时委托媒体专题采访,形成了一份专题调研报告。

  媒体的调查显示,40.5%的企业认为优惠政策难以兑现;有的部门巧立名目,自行设定各种收费项目,难管的事情不管,有利可图的事情抢着管。

  调查还显示:当地行政收费多,在武汉交通部门尤为突出;路桥费多而杂、人为设置“罚款陷阱”等现象大量存在。

  来自武汉市财政局的数据显示,2010年武汉市行政事业性收费达到21.78亿元。

  武汉市委书记阮成发在一次工作会议上说,“我连续几个晚上看调研报告,看后几乎彻夜难眠。”

  而令阮成发同样担忧的是下面一串数字。

  在全国19个省级、副省级城市中,武汉2010年的地区生产总值仅为上海的33%、北京的40%,广州的52%……

  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在19个省级、副省级城市中排名第13位,利用外资排名第11位,城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居第14位……

  武汉建立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已有3年,但多个指标在19个省级、副省级城市中仍排名靠后。

  目前,副省级城市中,还不是“国家环保模范城市”的只剩下武汉等4个城市;武汉连续三届申报文明城市,都因前置条件不够而没有申报资格。

  “治庸”热线,热得发烫

  “治庸”旨在改变官员工作作风,优化投资环境;开通投诉热线后一天有举报144件次

  今年4月2日,在湖北省委、省政府召开的武汉办公会上,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提出“长子计划”,他将武汉喻为湖北的“长子”。

  李鸿忠指出,再困难也要扶“长子”,穿草鞋、穿布鞋的,要把好资源供给穿皮鞋的。“长子”出息了,要带领兄弟们冲出去、去谋生发展,带动“全家”。他要求,全力支持大武汉复兴。

  在此后的4月6日,阮成发发起了“治庸”风暴,旨在改变官员工作作风,优化投资环境。

  4月11日,武汉市正式开通“治庸”投诉热线,接受群众举报投诉庸官、懒官和散漫官。

  次日,湖北媒体在报道时称,“治庸”投诉热线热得发烫。根据统计,当天共接到各类举报、意见等167件次,其中投诉举报类144件次。

  两名工作人员轮流接听记录,“连吃饭的时间都用上了”。

  4月13日,武汉市长唐良智到武汉化工区管委会视察一个80万吨乙烯项目建设工地。

  视察中,该管委会和企业负责人向唐良智称,该项目建设中存在18个问题,其中请求武汉市财政局借款1亿元支持乙烯铁路专用线项目建设。

  唐良智现场决定,把此工程作为治庸问责解剖性工程。

  晚上7点,现场会一结束,武汉市财政局局长张福来就与该管委会主任沟通借款事宜。晚上9时,该管委会主任黄克强连夜签发了借款函。

  14日下午3点,借款的相关手续全部办妥,武汉市财政局将1亿元资金拨付到化工区项目资金账户上。

  从商谈借款到一亿资金到账,整个过程不到20小时。

  4月21日,武汉市财政局副局长陈祖信还接到一项任务,他被要求调查武汉市收费和罚款的情况,提出治理乱收费的政策建议,并规定他,4月29日前,必须完成。

  武汉市房产登记发证中心支部书记张祖斌认为,治庸后人人自危。连办公电脑上是否应该保留QQ,武汉的官员们都有些犹豫。

  武汉市城管局副局长张汉明说,经慎重考虑,觉得很多工作需要通过内部QQ群布置和传达,最终决定保留QQ。

  武汉市委书记阮成发在一次工作会议上说,人人自危有什么不好,如果领导干部“不自危”,那么人民群众就会人人自危。

  “治庸绝不是一阵风”

  武汉正酝酿制度加强公务员考核,该市硚口区尝试给公务员GPS定位、防止偷懒离岗

  4月19日下午,武汉街头,记者搭乘一辆出租车去武汉市城管局。出租车司机聊起治庸风暴,“搞得好啊,就要好好治治有些当官的。”

  该司机称,最近搭乘了几名客人,都说起武汉一些机关的办事效率提高、服务态度变好了。

  官方发布每个细节、信息,都会成为武汉市民判断、揣摩治庸是否动真格的依据。

  武汉市治庸办18日通报的信息,首轮被问责的39人中,大部分是事业编制的工作人员,被问责者职务最高的是一名副处级调研员。

  4月21日,作为武汉市委机关报的《长江日报》,刊发武汉市青山区老干局局长易国祥的评论文章题为《“治庸”不能只治下》:这场行动总是要由领导组织实施,一些只想着“治下”没想到“治己”的班子和领导,本身就是庸的表现。兵庸庸一点,官庸庸一片。

  阮成发对此有回应:绝不容忍“庸班子治庸”。

  问责治庸能持续多久,则是武汉人最关注的问题。

  记者先后两次联系武汉市“治庸办”,欲就武汉治庸的进展和如何保持长效进行采访,都被婉拒。

  该办一名官员说,治庸工作刚刚开头,还没有太多的成绩,宣传得太多,老百姓会认为政府是在作秀。武汉治庸,都是按照市委书记阮成发等人的指示和讲话进行的。

  在坊间也有这样的疑问:武汉官员说起治庸,言必称阮成发,如果阮成发不久调走了,武汉的治庸还继续吗?

  上述官员在电话里告诉记者,“这个问题我回答不了你”。

  事实上,在武汉掀起的这场治庸风暴中,最后一个环节就是如何建立长效机制。

  “你现在问我如何建立长效机制,我真的回答不了。”上述官员说。

  武汉市房管局监察室主任李美田认为,此次治庸风暴有专门的机构和人员,“按这个姿态和魄力,不会是一阵风。”

  在武汉市硚口区,则已经试水GPS定位公务人员,辖区38名市容监督管理员手机中引入GPS功能。该区统计局局长易鹏称,给管理人员“定位”,可防止他们上班时间内偷懒或离岗等。

  按阮成发的计划,大规模的追责还在后面,“从7月份开始,全面开展检查追责。”

  4月19日,武汉全市公务员管理工作会透露,7月份,武汉将出台《加强公务员平时考核的意见》。相关的制度建设,正在酝酿中。

  阮成发在一次会议上说,“绝不是搞形式、走过场,刮一阵风就完了。”

  □本报记者褚朝新 湖北武汉报道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