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微访谈:书记露面“莞香花开”粉丝骤增六千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4月28日 11:00 南方日报

  ■解密微访谈 书记露面,“莞香花开”粉丝骤增六千

  据市委宣传部网络科副科长曾立斌介绍,此次微访谈活动,从提议到促成花了不到一周时间。东莞并没有冲着“全国首例”这个噱头,而是在“莞香花开”运行一段时间后,自然而然想到了这个点子,刘志庚书记爽快地答应了。

  在刘志庚书记微访谈前,“莞香花开”粉丝数量是10.05万人。微访谈信息发布后,粉丝骤然增加了6000多个。

  刘志庚的爽快,忙坏了合作方新浪微博负责人。新浪微博主管刘清利说:“原本东莞市委宣传部和我们沟通这个事情,我们以为至少要等一段时间,没想到这么快就促成了。”

  本周一晚,刘清利几乎熬了个通宵,将“对话东莞市委书记刘志庚——如何走向幸福”的主题页面做了出来。

  前天晚上,刘清利从北京飞到东莞来协调此次活动。他说:“这毕竟是全国首例地级市一把手的微访谈,新浪总部非常重视。以前几个地级市的市长开过微访谈,要说市委书记,确实是第一次。”

  刘清利说,全国有5000多个党政单位以及官员个人开了新浪微博,党政机构超过3600多个。新浪网希望通过东莞的带动,让全国各地的党政部门、党政官员更多的触网,更近距离接触网友。

  曾立斌说,在微访谈开始前,我们提前撷取了数十个问题,幸福东莞、产业升级、教育、交通与文化等都有涉及,还有书记个人的从政经历、兴趣爱好等。

  他说:“我们不会去刻意回避网友提问,而是秉着开放、包容的态度去看待此次微访谈。刘书记也要求,让宣传部门接下来把所有网友提问分门别类的汇总,转给相关部门单位,因此对于每个网友的提问都是一视同仁。”

  刘志庚书记在微访谈过程中侃侃而谈,说得头头是道,让负责发布微博的打字员很难适应。

  该打字员说,每条微博的字数要控制在140字之内,但网友的提问往往涉及多个方面,刘书记的回答也是尽量全面、细致。她需要在较短时间内做到字数和意思的一致。

  昨天的微访谈出现了不少错别字。曾立斌说,打字员现场发布保证了即时性,但由于时间短、工作量大,难免出现不少谬误。

  昨天微访谈的许多问题来自媒体,对此,曾立斌认为,媒体信息比较敏感,因此抢占了发布微博的先机。但在访谈过程中,其他市民和全国网友的提问越来越多。

  ■角色掠影 幸福推手朱晋:一场想入非非的采访

  2008年8月,我被派驻东莞,开始记者生涯。

  在此之后的数月,金融危机暴发,东莞一度“告急”,这也酿成了网络问政的第一波风潮。一篇万言网文《东莞:“风暴眼”中的世界工厂》,博得网上无数点击,也将网文作者“我叫梁山伯”卷入了“风暴眼”中。随后,“我叫祝英台”、“我不是祝英台”等网友粉墨登场,搭台唱戏。一时间,网络议论东莞成风,好不热闹。

  这场大戏的高潮,是当年12月3日,市委书记刘志庚、市长李毓全等约见网友代表。路庆鹏、肖功俊、陈宏等6名网友,从线上来到线下,从虚拟进入真实,与刘书记团团围坐,畅所欲言。

  这次谈话进行了3个小时,也被网友评为东莞“最幸福的网事”。

  此后,东莞逐渐从金融危机中缓过神来,网络问政也趋于平静,暂告段落。“网络大虾”们的神奇往事,已成几缕青烟飘去。

  然而,互联网世界始终瞬息万变,传播信息的方式不断革新。刚刚过去的2010年,被称为中国微博元年,微博让“网络问政”出现了新的可能性。

  今年甫一开春,“幸福松山湖”、“莞香花开”、“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等政府微博纷纷开张。4月中旬,我参与采写《东莞党政部门成“微博控”》,我隐隐感到,东莞网络问政的第二波或许即将到来。

  我想,有些时候,真正让我们在意的,不是资讯,而是我们选择这些资讯的方式。就像西奥多·罗斯扎克在《信息崇拜》中所说的:“真正值得尊重的不是信息,而是思维的艺术。”

  初显网络问政潜力的微博,它的一个ID也是肉身的延伸。凭借一个账号、一张照片、或者寥寥的140个字,你在现实生活中很难达成的采访,或许能在微博上交流互动,轻易实现。

  因此,当4月26日下午3时45分,我在专题页面敲下提问刘志庚的首个问题之时,似乎已经成了一场想入非非的采访——这种煞有介事的提问,显然比实际采访容易得多,也有趣得多。书记在140字之内的简洁有力的答复,也显然破坏了政府通稿、平常发言的严肃与拘谨,让一切开始充满期待。

  然而,这并不违背新闻采访的原教旨。微访谈一开始,刘书记回答了我的首个问题后,一次成功的采访便宣告完成了。至少,我也有幸重温了下当年网络问政的快乐与荣光。

  相比两年前,如今的网络问政变得更为直接,更为有效,也更加充满了乐趣。从职业本身出发,我们做记者的,不就是追求能轻而易举的采访到当事人吗?

  失望炮手肖功俊 :时间太短,希望多人在线

  如果要问昨天参与在线微访谈的网友中谁提问最多?毫无疑问就是东莞著名的“炮手”——东莞市屹立印刷有限公司总经理肖功俊。

  从前日下午6时23分至昨日下午4时23分,他在线提交了26个问题,内容涉及治安、法制、城轨建设、文化、人才政策以及政务服务等。

  尽管当天微访谈的互动话题几乎都是围绕他所关注的内容而展开,但肖功俊本人提的问题无一被选中。

  因此,在微访谈结束后接受本报采访时肖功俊表示“很遗憾”。

  他认为,访谈中有些问题提得针对性不强,甚至是不痛不痒,所以整个过程缺乏惊喜,也缺乏亮点。

  他建议,考虑到网友关注的问题很多,今后的微访谈不要只是刘书记一个人在线回答,而是由书记召集问题所涉及的相关部门的主要负责人,一起来回答。分门别类,针对性的回答,提高效率。

  忠实粉丝东莞上空的鹰:伉俪合作,多手准备

  市委书记在线回答市民提问,是个一诉衷肠的好时机。为了让自己的提问能够得到书记的直接回应,市民纷纷亮出高招。有以数量去博取高命中率的,也有在提问方式、方法上寻求突破的。

  博友“东莞上空的鹰”则是双管齐下,两手抓。

  从前日晚8时至昨天访谈结束,“东莞上空的鹰”共提问近20条,问题数量直逼肖功俊。有意思的是,为了获得提问机会,这位博友并没有把提问对象仅限于市委书记刘志庚,他还把问题抛给了主持人叶纯。

  更有意思的是,在访谈开始前,本报记者在网上与这位博友巧遇。当得知记者会访谈前往现场时,该博友还特别委托本报记者在现场帮他转达提问。

  尽管由于访谈没有安排现场提问环节,而他的在线努力又没能被运气眷顾,最终他的问题也没有得到刘书记的在线回应。

  访谈结束后,他告诉记者:“以在线微访谈的形式来与市民互动,其真正意义是把市民意见收集起来。问题能不能解决,不在于有没有被书记直接回应,而是接下来相关部门如何去具体执行。”

  以“东莞上空的鹰”的名义向刘志庚提问的博友,其实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对新莞人夫妻,他们来莞工作和生活已有10余年。

  主持人叶纯:书记“织围脖”,我来递毛线

  昨天的主持微访谈,并不是叶纯与刘志庚第一次搭档。

  早在2009年4月28日,东莞广播电台主持人叶纯就主持过刘志庚与网友的网络互动。相比上一次网络互动,昨天的微访谈借助新浪微博的平台,即时互动性更强,影响力也更大。

  叶纯说,她是周一接到任务的。刚开始有些紧张,毕竟微访谈会有些不确定性。

  叶纯常在自己节目中访问别人,但为书记访谈作主持,问题是博友提出的,不是自己想好的,她只是做穿针引线的工作。叶纯说,她的主持工作是书记“织围脖”,自己负责递毛线。

  叶纯说,她自己就是个微博控,对微博比较了解。市委宣传部负责人找她,认为其形象比较好,有亲和力,而且以前有过跟刘志庚搭档的经验。

  接到任务后,叶纯便找市委宣传部网络科的人要了关于微访谈的资料,熟悉访谈的主题、形式和流程。

  在昨日的微访谈中,博友的提问由叶纯提出,书记再作答。如何选择问题?叶纯说,昨天的主题是“建设幸福东莞”,一般会多提方面的问题给书记作答。最终选择提哪些问题,是由市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决定的。

  微访谈原计划是一个小时的时间,但博友提问实在热烈,新浪微博负责人跟市委宣传部商议后,递了一张纸条给叶纯,说希望能够刘志庚能够延长访谈时间,多回答几个问题。

  “当时不可能私下悄悄问书记,只有先斩后奏了,没想到刘书记爽快地答应了。”叶纯说。

  叶纯说,主持微访谈跟平时做广播节目没有太大区别。微访谈面对的问题五花八门,一个问题回答多长时间,主要靠书记自己把握。

  递毛线的工作并不那么简单,比如织完一条微博了,什么时候继续递毛线给书记织下一条微博,需要叶纯与刘志庚的默契配合。

  叶纯说:“书记很照顾我,回答完一个问题,他会重点强调最后几个字,然后看一眼我,我就知道他回答完了。”

  ■声音 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范以锦:

  现在官员与民众交流的方式有很多,微博是一种很好的新形式。微博传播迅速,覆盖面大,语言简洁直接,微博的这些特点,使得官员与民众之间的交流变得更加方便和迅捷,民众也多了一种问政的渠道和方式,这对于推动民主政治建设有积极作用。

  地方一把手亲自上微博与网民互动,这会起到一种良好的示范作用,会影响其他官员也注重微博的交流功能,这也是东莞此次微访谈的意义所在。

  微访谈在起步阶段,可能会就一些比较正面和宏观的问题进行交流。但从长期来讲,官员对于问题的关注应该涉及各个方面,并要着力于切实解决实际问题。这需要通过制度化的推动,使得微博交流成为公民问政的一种自然渠道。

  ■刘志庚“触网”史

  2004年岁末,时任东莞市长刘志庚通过媒体以《假如我是市长》为题征求社会建议,东莞电台阳光网开通网络平台,邀请网友参与讨论。

  2007年03月9日,全国人大代表、东莞市委书记刘志庚作客南方网“两会直播室”,与网民交流经济发展和农民工问题。

  2007年09月5日,刘志庚结束了对香港的考察后接受了人民网专访。

  2007年09月6日,刘志庚向参加“文明东莞—首届全国重点网络媒体东莞采风行”活动的28家网络媒体介绍了东莞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工作情况,并与记者进行了交流。

  2008年11月12日,针对网友万言书《东莞:“风暴眼”的世界工厂》,刘志庚给予高度评价,并专门作出批示,称网文作者针对东莞如何应对经济危机,做了较全面而系统的研究,提出了许多建设性的意见。

  2008年12月2日,刘志庚邀请“我叫梁山伯”、“我叫祝英台”、“夜郎锅王”等6位网友进行座谈,共谈东莞发展大计。

  2009年04月28日,东莞青年网络论坛邀请刘志庚与青少年朋友进行了20多分钟的网上互动,网友们就青年创业、志愿服务、新莞人子女上学等问题与刘志庚进行在线交流。这是东莞市领导首次与青少年进行网上实时交流。

  2010年,春节前夕,刘志庚首次通过网络向广大网友拜年。

  2011年春节,刘志庚再次通过写信的方式在人民网、新华网、南方网、东莞阳光网等网站给广大网友拜年,信中称,感谢网络大虾们对东莞过去一年的关注与厚爱,并衷心希望广大网友“手触键盘、心怀东莞”,继续为东莞“十二五”的成功开局一网情深、劳神费力。

  ■花絮 刘志庚的粉丝叫“牛肉粉”

  昨日,一些网友通过《南方日报·东莞观察》官方微博发表对微访谈的看法。有网友戏称,如果刘志庚开微博,刘的粉丝可以叫“牛肉粉”。

  网友“妖精神叨叨”则说:“或者‘铁板牛肉’。因为铁板比较耐煎熬,而刘志庚说过他能忍受住社会的争议。”

  专题统筹 南方日报记者 朱晋 刘进专题采写 南方日报记者 朱晋 刘进 谭志红 李书龙专题摄影 南方日报记者 苏仕日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