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官方要求公务员退还被滥发津补贴数千万元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5月03日 10:21 新京报
武汉官方要求公务员退还被滥发津补贴数千万元
  5月2日,一名武汉市民经过武汉市公务员局门口。武汉各市直机关公务员目前正退还多发的津补贴。本报记者 禇朝新 摄

  4月开始,在武汉市直行政单位,进行着一场清理公务员津补贴的行动。公务员们被要求退还2007年至2009年间多发的各种津补贴,保守估计,总额有数千万元。

  此次清退的背景是,去年中纪委等六部委对广州、武汉等六地市公务员津补贴进行检查,发现不同程度存在滥发。记者调查显示,滥发放的津补贴,部分是地方政府私自允许、批准。用来发放的钱,则主要来自预算外收入。

  专家指出,预算外收入失控,是造成滥发津补贴的原因之一。应尽快全面清理现有工资外的津补贴,按标准透明发放。

  □本报记者 褚朝新 武汉报道

  4月7日下午,武汉市教育局财务处处长宋卫斌参加了市教育局的局班子成员会议。他并非局班子成员,但会议的内容跟他有关。

  当天上午的时候,武汉市召开了规范公务员津补贴的相关会议。市里要求各委办局立即自查并清退不规范发放的津补贴。

  这次清退会议的召开,源于一年前中纪委等六部委的一次检查。

  武汉市一名知情官员介绍,2010年3月,中纪委等六部委派出检查组,分赴广州、武汉、成都、青岛、宁波、南宁等6地,对公安、工商、城建、房管、教育、地税、卫生、房产等八家市直机关公务员津补贴情况进行检查。

  检查发现,2007年至2009年,各地均存在不同程度的不规范发放津补贴的情况。

  今年4月,武汉市要求各市直机关部门的公务员,退还2007年至2009年间超规定多发的津补贴。据保守估算,总额有数千万元。

  中央的清查风暴

  中央检查组翻着账本看,最终,确定了一批超出规定,需要退还的“福利”和补助

  宋卫斌介绍,去年赴武汉检查的,是受六部委委派的河南省财政厅官员。

  根据《公务员法》,公务员工资包括基本工资、津贴、补贴和奖金。公务员按照国家规定享受地区附加津贴、艰苦边远地区津贴、岗位津贴等津贴,享受住房、医疗等补贴、补助,在定期考核中被确定为优秀、称职的,按照国家规定享受年终奖金。

  据武汉市一知情官员介绍,此次中央检查,在《公务员法》之外发放的津补贴,都属于滥发。

  武汉市房管局监察室主任李美田介绍,当时中央检查组翻着账本看。最终,确定了一批超出规定,需要退还的“福利”和补助。

  武汉市财政局行政政法处一名参与规范津补贴工作的副处长说,此次检查是中央的例行检查。

  2005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六部委《关于做好清理规范津贴补贴工作的意见》,对规范公务员津贴补贴进行了部署。

  2006年7月,中国实行新的公务员工资制度,同时开始对中央机关、各省市津贴补贴发放进行清理规范。由此开始,中纪委等六部门每年派出检查组到各地检查公务员津补贴的发放是否规范。

  上述有关知情官员介绍,2010年3月的这次检查,武汉市卫生局等两个部门的不规范发放津补贴最严重,“国务院后来通报了这两个部门”。

  武汉市教育局4月7日的会议决定,4月13日讨论清理方案,17日全部清退,18日清退工作全部完成。

  “18日,我们已经完成了,自查报告也都交了。”4月28日宋卫斌说。

  “发得多退得多”

  一市直机关被要求清退的津补贴908.87万元,在册123人,人均应退还金额7.39万

  记者调查发现,武汉各市直部门清退的津补贴数额,与职务级别关系不大,部门之间差别很大。

  4月19日上午,武汉市房管局监察室主任李美田介绍,该局也在进行津补贴的清退工作。该局一名副科级官员,需清退的金额约4万元。

  “我自己要退49115元。昨天我退了一笔,财务还跟我打电话说退晚了。”李美田说,按照清退的方案,第一批他退了14300余元。

  4月19日下午,武汉市城管局副巡视员张汉明介绍,目前她已经退了1万多。

  4月28日,武汉市地税局一名副局长介绍,他要清退的金额约8万元。同日,武汉市教育局财务处长宋卫斌说自己共要退还3万多。

  李美田是武汉市房管局处级官员,与宋卫斌行政级别一致,两人多发的津补贴相差近2万元。张汉明是副局级巡视员,要退的津贴与实职的武汉市地税局副局级官员相差约3万元。

  武汉市一名知情官员介绍,中纪委去年检查的6个地方,武汉滥发的津补贴不是最多的,广州等地发得更多。

  5月2日,国家行政学院研究员、全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副秘书长胡仙芝介绍,发达地区财力雄厚,公务员各种津补贴多,收入也就高些;即使在同一地区,所处单位和部门不同,同一级别的公务员,收入差距也很大。

  “在武汉,这一次就是,发得多就退得多。”上述武汉知情官员说。

  宋卫斌介绍,在中央六部委抽查的武汉市8个市直单位中,武汉市教育局多发的津补贴总额排第六,约200多万。

  记者通过知情人获悉,武汉市一市直部门被要求清退的津补贴为908.87万元,整改期间在册123人,人均应退还金额7.39万元。

  一单位滥发13种

  一名交警称,路面执勤的交警呼吸尾气,享受“污染费”。这一次,“污染费”也在清退之列

  据媒体报道,复旦大学副教授孙琳曾专门调查过中国公务员薪酬问题,据其不完全统计,各地擅自发放的津贴补贴名目达300多项。

  调查显示,在武汉,超出中央要求范围发放的津补贴名目很多,个别单位一个部门内部超出国家要求发放的津补贴13种。

  据记者调查,武汉市一市直部门被要求清退的津补贴共有:考核优秀奖5.67万元,年度考核奖72万元,社保考核奖299.72万元,征管考核奖326.36万元,财政征收奖22.1万元,残保征收奖10.95万元,社保压欠奖10.95万元,组织收入奖33.43万元,“五一劳动奖状”称号奖40.5万元,绿化奖60.5万元,征管系统上线奖11.2万元,两型机关先进奖6.9万元,综合治理奖8.95万元。

  宋卫斌介绍,武汉市教育局被要求退还的津补贴名目,包含普法先进奖、第13个月的工资、绩效管理等。他说该局主要是绩效管理方面超发了,按照文件规定是发2000元,“我们超发了,是按两个月的工资发的。”

  “以后,加班费也不能发了。”宋卫斌说。他认为武汉市交警“更冤”,因为他们的“污染费”被取消了。

  4月29日下午5时许,一名在长江日报路执勤的交警证实,在路面执勤的交警每天呼吸大量尾气,享受一定的“污染费”。这一次,“污染费”被认定为未按规定发放的津补贴。

  4月21日,武汉市房管局监察室主任李美田说,他近3年多次被评为信访先进等荣誉称号所发的奖金,也在清理之列。

  部分是地方政府批准

  部分超规定的津补贴是地方政府自己批准的,也有单位因此写报告,希望保留

  在被清理的各类津补贴中,武汉多名官员指出,相当部分都是经过地方政府批准发放的。

  4月28日,一名知情官员介绍,清理工作开始后,武汉市一家市直单位觉得所发津贴都是政府批准的,还特意给市相关主管领导写了一个报告,希望得到“照顾”。

  这份落款时间为2011年4月27日的报告称,该局所发的“征管考核奖”和“社保征收奖”,人均每月600元左右,是2005年经武汉市领导批准并报“市阳光收入工程领导小组”备案保留的。

  此外,根据该报告,该局发放的组织收入奖、财政征收奖、残保金征收奖等均有市领导批示,并按收入指标挂钩,按征收实额考核发放,属于市政府对该局税费征收完成情况的工作性奖励。

  报告称:“2009年度财政征收奖每人2000元、残保金征收奖每人1000元,对我局干部职工超额优质完成各项工作具有较为明显的激励作用。”

  该报告还披露,该局一次性奖励人均3000元“五一劳动奖”、每人1000元的“征管系统上线奖”、每人600元的“两型机关先进奖”等,都有按相关中央、地方政策发放的。

  该局在报告中申请允许逐步分期退还多发的津补贴,并保留和完善绩效考核奖励,以“保护、爱护、调动广大干部的积极性”。

  武汉市教育局财务处处长宋卫斌也称,很多补贴都是地方政府批过的,极个别的是部门自立项目。

  武汉市财政局负责清退工作的官员表示,清退工作“只做不说”,不便接受采访。

  公务员有不同声音

  有的公务员希望不退款,只是以后不再发,有的则称既然是要求退,该退多少退多少

  “这些钱发给个人后,经济条件不好的已经花掉了。现在要他们退出来,不少人会觉得经济压力很大。”武汉市房管局监察室主任李美田称。

  考虑到部分公务员家庭经济困难,武汉市一些部门争取到了分期退还的政策。按照计划,第一批需先退还30%。

  宋卫斌介绍,该局行政编制89人,其中9人称家庭困难,写报告申请分期分批退款。

  李美田认为,规范公务员的收入是应该的,但是不是可以考虑既往不咎,不该发的以后坚决不发就行了。

  武汉市城管局副巡视员张汉明对清退的态度是,此事是市里整体要求,不是一个人、一家单位的事,没什么好说,他们要求退多少就退多少。

  武汉市教育局财务处处长宋卫斌表示,今后会严格的按照《公务员法》来,文件没规定能发的,坚决不发,加班费也不能发。

  也有观点认为,清理行动会影响工作积极性。宁波市海曙区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副庭长叶光明撰文称,收入下降影响基层法官的工作积极性和队伍稳定。“法官收入得不到很好的保障,下降幅度过高,可能导致部分法官面对外界不良诱惑抵抗力下降,甚至自行寻找其他‘创收’,势必危及司法公正和司法廉洁。”

  中等收入高幸福感

  1000名接受调查的公务员,3%对自身幸福感评价“不满意”,7%对收入不满意

  与公务员系统清理津补贴相比,武汉的公务员考试显得十分热烈。4月24日,75393人在武汉市14个考点参加湖北省公务员考试,人数创下历史新高。

  武汉市人社局介绍,武汉市今年公布招录的716个职位,共有29008人报名,职位与报名人数比为1:40,也是比例最高的一年。

  4月25日,武汉媒体报道,公务员工作稳定、福利待遇相对较好,是武汉公务员考试热的重要原因。

  国家行政学院研究员胡仙芝认为,近年来公务员考试竞争激烈,与公务员工作相对体面稳定,待遇相对优厚密切相关。

  武汉市教育局财务处处长宋卫斌介绍,该局公务员收入每个人都不一样,以自己为例,正处级的月工资在5700元左右,实发到手约5000元,妻子是一所小学教师,月工资3000多元。

  “还算可以,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宋卫斌说。

  根据2010年5月13日武汉市社科院发布的消息,2009年武汉城市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18385元。

  同日,武汉市直机关工委和武汉市社科院组成的联合课题组发布《武汉市公务员幸福指数研究》,该课题调查了1000名公务员,3%对自身幸福感评价为“不满意”。对收入状况的不满意度比例为7%,对所在单位权力资源非常满意和满意比例为54%。

  胡仙芝介绍,从全国范围来看,目前公务员平均薪资并不算高,算中等水平。据3月28日的《瞭望》报道,除公务员工资之外,不少地方和单位自行出台了许多福利性补贴,名目繁多,构成了公务员收入中的一大变数。

  国家“十二五”规划纲要指出,要整顿和规范收入分配秩序,完善公务员工资制度。清理规范国有企业和机关事业单位工资外收入、非货币性福利等。

  多发的钱从哪里来

  专家指出,为多发津补贴,有些地方有些部门千方百计违规“创收”

  据了解,目前武汉市直机关公务员滥发的津补贴已大半清退,不过记者尚未调查到有官员因此被问责的信息。

  4月22日,武汉市财政局参与清退工作的官员介绍,所有清退的钱都将直接由专门的账号直接进入国库。

  各单位多发的津补贴钱来自哪里?上述武汉财政局官员表示不便接受采访。

  据《瞭望》新闻周刊报道,各地滥发津补贴的资金来源,基本是预算外资金。

  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经济学研究所副所长陈明生向媒体介绍,行政事业性收费是预算外资金最主要的来源,占全部预算外资金的近70%。各种行政收费项目主要集中在公安、建设、工商、房管、教育等部门。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宋世明在《遏制部门职权利益化的制度设计》一文中曾指出:为多发津贴补贴,有些地方和有些部门千方百计搞违规“创收”,加剧了“政府权力部门化,部门权力利益化,部门利益个人化”倾向,直接导致政府职能异化和公务员角色错位。

  据胡仙芝介绍,2005年实行“阳光收入”后,各部门收支两条线,但仍有部分收费按比例返还到各单位作为办公经费,且上缴的收费越多返还得越多。“小金库”的清查情况,也不太透明。

  来自武汉市财政局的数据显示,2010年武汉市行政事业性收费21.78亿元。

  4月22日,记者获得一份新华社撰写的供武汉市主要官员决策参考的《武汉市投资环境问题及对策分析》报告摘要。该报告称,武汉行政收费多已经在社会各界形成普遍共识,“路桥费多而杂、人为设置‘罚款陷阱’等现象大量存在。”

  胡仙芝指出,预算外收入失控,是造成公务员奖金津贴补贴发放失控的原因之一。

  陈明生则建议,应将现有工资外津贴补贴尽快全面清理,实行公开透明的津贴补贴标准和发放办法。在不突破规定的前提下,按属地化原则,同一地区同类人员保持大体相当的津贴补贴水平。

  (王会涛对本文亦有贡献)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