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重塑城市形象 市委书记刘志庚提出大讨论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5月06日 10:24 南方都市报
东莞重塑城市形象 市委书记刘志庚提出大讨论
  昔2005年4月6日,傍晚时分的市行政中心广场附近,一位村民正在放牛,他身后就是已建好的会展酒店以及在建的楼盘。冯宙锋摄
东莞重塑城市形象 市委书记刘志庚提出大讨论
  今如今的中心广场宏伟壮观,气派非常。近30年的高速发展造就了东莞的经济奇迹,如今,面临转型的东莞需要重塑城市形象。刘在富摄

  一场城市形象的讨论正在东莞发生。

  1990年,中国GDP增速罕见低潮3.8%,第二年姓“资”还是姓“社”的争论风起云涌;2009年,中国改革开放样本之一的东莞GDP增速降至5.3%,今年东莞开年就将目光锁定城市形象,市委书记刘志庚提出要大讨论。

  讨论通常是变革前奏,东莞需要变革。

  经过30年高速行进,东莞这趟列车不能再靠土地、劳动力作为动力,它需要文化、创意、科技等更为环保、更为优良的能量源泉。

  城市形象不是一个虚无缥缈的词汇,而是崭新路径选择。

  作为东莞城市进程的见证者和记录者,我们希望为东莞命名。

  工厂还是酒店,袁崇焕还是虎门销烟,开直升飞机的富豪还是流水线上的产业工人,哪个才能真正描摹出东莞真实形象?开放、包容、活力、慈善,哪个才是东莞之所以成为东莞的核心特质?

  命名不是一锤定音,而是探讨无限可能。

  郑小琼的铁皮房

  “来这个城市之前,唯一知道的是虎门,学中国历史都知道。”2001年,21岁的郑小琼从四川南充来到东莞。当初的想法,这是一个打工的城市,有很多工厂。“在这边进工厂赚钱,然后回家开小商店什么的。”

  大朗镇高英村的铁皮房,花了24天时间,帮助郑小琼完整了对东莞的最初印象。东莞曾经有无数这样的铁皮房,由本地人修建专门租给外地打工者居住。

  没有门牌号,没有标识,很矮很薄很简陋。长三米,宽也是三米。

  郑小琼到如今仍然记得第一次走进这9平方米落脚处的感受:霉味,潮湿,阴暗,局促,房间似乎居住着太多生活的尘垢与伤痕。

  “来的第一天,老乡就告诉我,要小心查暂住证的人。我第一次听说‘暂住证’这个词,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郑小琼能明白的是,“老乡眼神表达对这个暂住证的恐惧。”

  “啪啪。”“啪啪。”“出来!”“出来!”“暂住证!”“查证!”这些声响帮助郑小琼很快明白了暂住证到底指代什么,也明白了老乡恐惧的原因。郑小琼散文《在铁皮房》中,她连用51个“啪”记录下在凌晨2点遭遇查暂住证的声响,除了孩子的大哭,她也记住了治安员铁棍敲打铁皮门以及在水泥地板上拖动的声音。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一次次地向治安队员递着这些证件,像等候发落的罪人一样,等候他们的发落,他们从我们的手中接过暂住证、身份证、厂证,用强光电筒照了照我们的证件,然后又照了照我们的脸,那些光,那些强烈的光照得我睁不开眼晴,照在我冰冷的心间,照在我骨头里。”

  2001年,东莞这个位于广东省中南部的城市出台了促进民营经济发展的“48条”,快速发展的经济将无数郑小琼这样的外来打工者裹挟其中。这座城市给郑小琼们提供了工作机会,但是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亲切。外来务工人员如潮涨潮落,来到这里,离开这里,给远方带去关于东莞的消息。

  郑小琼仍然记得,刚住进铁皮房,因为钥匙没保管好,去找房东老太太,被东莞话轻轻数落了几句。“一个人不能老是丢了钥匙,不能老让别人开锁才能进门。”这是郑小琼学到的关于东莞的第一句话。

  负面形象是副产品

  郑小琼博客上的公告内容已经从“主要业务:台湾TOSG丝攻、铣刀、螺纹塞规、搓丝板、滚丝轮、OCC圆车刀……”变成了“有诗歌\散文\小说请寄:xuerendeng12@tom.com特别欢迎二百至三百行左右长诗。”在先后获得人民文学奖、庄重文学奖等重大奖项之后,如今郑小琼的身份是《作品》杂志的一名编辑。

  “说实在的,东莞这个城市,对每个打工者来说都是喜恨交加。”喜的是,“毕竟它提供了我们就业,在来东莞之前,我在我们那个城市呆了半年,没有找到工作。”而且,这里也正是郑小琼作为一名诗人启程的第一站;恨的是,“东莞在两方面给外界形象实在太那个了……”

  一方面是治安,“晚上尽量不出门,穿得也不显眼”。朋友蓝紫曾经因被抢劫而受伤住院的经历,让郑小琼对于东莞镇街、特别是一些交界处的治安状况深为不满;另一方面是“黄”,郑小琼说:“我可能在工业区感受得少一点,而且这种东西也不是东莞独有,但是我手机上也经常收到那类短信,实在太过了。”

  郑小琼站在桥上看一道叫“东莞”的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也看她。

  曾经的产业工人和工厂、酒店构成许多人对于东莞的第一印象。作家贾平凹说东莞:“工人特别多,钱也特别多。”梁文道曾对南方都市报记者描述他印象中的东莞:“在我印象中,东莞是一个由工厂和酒店组成的城市。当我听到东莞这个‘城市’,都觉得怪。因为城市是由市民构成的社会。这个社会有他们的生活、文化。但想到东莞,那是一个去干事儿的地方,没想过是能够住下来的地方。”

  “我很多朋友对东莞的第一评价是:有钱,第二评价是:除了有钱还有什么?”林江是东莞市首届特约研究员,中山大学岭南学院财政税务系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因为对东莞情况熟稔,林江成为媒体在报道东莞时最乐意采访的学者之一。其实,林江还有一个身份:东莞人。“我是东莞南城人,高中是在东莞中学念的。”

  在林江看来,治安差、黄色多,这样的负面评价是特殊历史条件下的产物,与东莞自身发展的道路息息相关。“过往三十年东莞外向型经济立市,要招商引资自然需要配套服务。企业要来投资,下订单,当然会有接待、商务洽谈的实际需要,所以东莞酒店特别多。但是到后来有些改变,需求不一样了,酒店要维持运作,当然就会出现其他一些东西。”林江说,东莞以前治安比较差的原因与此类似,外向型经济让东莞工厂林立,但是“东莞本地人愿意去工厂的很少,不像江浙一带,所以就要大量吸收外来人口。人口多了,城市社会治安形势自然会严峻一点。”

  妻子不放心博士来东莞

  “东莞根本没有必要去理”,东莞理工学院文学院院长田根胜在东莞已经工作、生活了二十年。对于东莞的负面形象,比如“黄色”,田根胜说,现代社会把任何东西都有商品化的倾向,这是商品经济冲击的必然结果。田根胜将对东莞描述为“黄色”,斥之为“窥阴癖”。

  但是,如果东莞负面形象影响到东莞的发展,则不得不对城市形象予以足够重视。从2001年至2009年末,东莞的GDP总量从不足700亿元跃升至3760亿元。但是,在世界金融危机的风雨飘摇之中,以外向型经济为主导的东莞遭遇GDP只有个位数增长,转型升级成为东莞自上而下的现实抉择。林江说:“转型需要吸引能在东莞长期居留的企业和人才,北大、清华的专家、高材生,他们愿意在这个城市生活,一个面目模糊,甚至是负面形象的城市难以支持他们的到来。“

  东莞市委副秘书长温淦荣大概会很赞同林江的观点。在今年年初东莞两会期间,温淦荣参加社会科学、新闻出版组讨论时,拿起麦克风第一个发言谈的就是东莞软环境发展还有待提高。温淦荣说,外界对东莞环境有些误解,认为“要爽就来东莞”,“这样不利于吸引来人才”。他以一个实例说明这样的影响有多么直接:“我都碰上一个例子,两个博士要来东莞某科研机构工作,但是他们的妻子不放心,怕他们来东莞会学坏”。

  东莞市官方对于城市形象与经济发展之间的关系十分清楚。东莞市副市长江凌对《南方日报》记者说:“以前大家对东莞的印象就是打工城市,高素质人才不会关注东莞。我们现在就是要力图改变东莞的形象,做的很多工作,目的都是要使城市对高素质人才更有吸引力、号召力,而这和我们转变经济方式的努力方向是一致的。无论是体制、机制还是城市发展战略,这些配套工作都会很好地支撑产业结构的调整。”

  “东莞有今天,背后的力量是文化的力量”,东莞市委书记刘志庚从文化的角度看待转型升级。他说东莞经过了三十年以要素为驱动的发展,主要就是靠土地、劳动力,如今东莞要靠的则是文化、创意、科技。刘志庚是在东莞全市文化名城建设座谈会上说这番话,“名”追求的是国内、国际的影响力,他将城市形象建设纳入其中。

  自上而下的正名努力

  城市形象的话题刘志庚今年1月份就正式提出了。今年1月,东莞召开全市宣传思想工作会议。正是在这次会议上,刘志庚提出了一个问题:东莞的市歌在哪儿?刘志庚说,东莞出名出在产业,是制造业名城。但是,东莞整体形象“还没有概括成一句广告词,东莞还没有市歌。我今天出这个题,希望宣传部门好好考虑。”

  此后,“城市形象”成为东莞市各级领导布置、评价各项工作时经常提到的名词。3月,东莞市长李毓全在全国两会期间谈东莞三旧改造,理由之一是有利于改善东莞城市形象;4月,广东宏远男篮夺冠,刘志庚致辞勉励球队“为东莞城市形象的提升增辉添彩”;5月,全市防范和打击黄赌毒活动动员大会,刘志庚说下大力气铲除“黄赌毒”,建立“与我市全国文明城市相适应的良好城市形象”;6月,东莞市举行龙舟文化节新闻发布会,十镇街首次以“龙舟文化”整体亮相。这也正是年初东莞市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东莞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王道平提出的:整合现有结清资源,塑造城市城市形象品牌。

  2010年整整一年,被定义为东莞城市形象整体推介年。

  东莞市的宣传部门从年初就开始忙碌了,策划构建东莞城市品牌标识系统,确定城市形象主题口号、形象表示、形象代言人、城市吉祥物、城市动漫形象、城市礼物、城市图书等等;还要占领网络宣传阵地,探索建立“网络新闻发言人”机制等等。7月底,东莞市委宣传部首次向社会公布了15个城市口号,并征集公众意见。“制造”的概念仍在其中占据较大比重,直接出现“制造”字眼的口号就有5个,如:“在这里制造精彩——中国东莞”,“制造奇迹,成就梦想”,“东莞,制造魅力无限”……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城市品牌传播研究院教授范红是东莞城市形象调研项目负责人。从今年5月开始,她带领清华大学专家团对东莞300多位企业家、居民、创业者、外来务工人员、来莞旅游者、来莞外国人进行调研,并与东莞城市调研与研究、城市目标分析、国内外标杆城市品牌文化及形象分析相结合,以形成东莞城市核心价值定位。跟公布的城市口号情况相适应,在范红等专家的调研成果中,普通人对制造业名城的概念最熟悉、接受度最高,其次是认为东莞经济富裕的排第二,第三位至第五位分别是:生态宜居、多元文化、年轻等关键词;在城市精神的调研中,普通人认为东莞具备“务实”精神,而包容、活力、创新依次排后。

  “我们认为东莞的城市形象塑造应该突显创业环境、生态环境、人居环境,对吸引高素质人才、打造高品位城市有很重要的作用”,范红说。

  正在掀起的大讨论

  郑小琼2008年的时候为东莞城市形象提过建议。2008年,郑小琼作为广东省人大代表参加广东省“两会”。在这次会议期间,她与刘志庚有过一次交谈。郑小琼回忆说,那时候我曾提到过能不能免费办暂住证?“当时还是叫暂住证,现在叫居住证。我认为就这个证给这个城市打工者留有太多负面新闻了,我当时建议通过免费来重新塑造这个城市的形象。就是对于暂住证与这个城市我们需要重新植入一些正面信息,用行动来做事,让更多外来工享受到,感觉到。东莞不缺这点钱,这些是小钱,但是对城市形象却是有很大的效用。”

  主持建立了中国首个城市软实力测评体系的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孟建曾经评价说,建立城市品牌标识系统这些动作对于东莞而言显得常规,甚至有点老套。在郑小琼看来,政府更应该关心的是做一个“什么形象的城市”,而不是“城市形象”。她的意思是,这两种表达方式不仅仅是词语位置的不同,关键是理念的差别。前者是一个长期的工程,需要政府从细节从民生一点一滴做起;后者却“很可能成为选一个代言之类的形象工程而已”。

  郑小琼的观点其实是对“如何塑造东莞城市形象”的一个概括回答。8月9日,东莞市委召开会议专门听取东莞城市品牌形象和文化产业规划汇报。在这次汇报会上,刘志庚提出四个问题。除了“如何塑造东莞城市形象”之外,另三个问题分别是:统一认识,一个城市一定要有形象;第二,要怎样重视城市形象;第三,东莞城市形象存在什么问题。按照刘志庚的想法,要在东莞市内掀起一场大讨论,系统地回答上述四个问题,最终能够触摸到东莞这座城市的灵魂。

  一场大讨论正在进行。

  学者、网友、官员、媒体都在关心东莞城市形象这个话题。东莞市委党校副校长、副教授张惠玲说,情感认同是铸造东莞城市灵魂的关键。

  东莞理工学院文学院副教授严前海博士想起影片《海上钢琴师》中,人们看到陆地大喊“美国”。东莞有什么标志性的建筑物,能让人一看就情不自禁地大喊“东莞”呢?严前海认为,建筑物对于东莞而言不是最重要的,要让城市形象在艺术自由想象中自行其事,比如通过一部影片记住一座城市。

  除了偶尔被采访问起,郑小琼每周都以自己的方式描摹东莞的城市形象。她在东莞租了房子,每周五从广州回到东莞,下周一回到广州。郑小琼每周都在工业区不停地走啊转啊,“好像这个城市的节奏深入到一个人内心中,比如我在广州就不习惯那边高楼,甚至连购物的方式也喜欢东莞工业区这种方式,可能是感觉我呆在工业区,跟工友们在一起,更显得自由一点,内心感觉更融入一点。”她在做一个坚持数年的女工调查,深入到每一个个体的时候,经常让她感触很深:“现实生活中,她们是无名者,被外界用‘们’用‘等’就代替了。”

  如果东莞前三十年以女工的身份为自己争得一片繁华,如今她也应该有个美妙的名字。东莞,拿什么给你命名呢?

  印象东莞

  “来这个城市之前,唯一知道的是虎门,学中国历史都知道。”

  “工人特别多,钱也特别多。”

  “在我印象中,东莞是一个由工厂和酒店组成的城市。”

  “我很多朋友对东莞的第一评价是:有钱。”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