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书记自嘲“三禁书记”:先禁猪再禁摩后禁人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5月11日 11:31 大洋网-广州日报
东莞书记自嘲“三禁书记”:先禁猪再禁摩后禁人
刘志庚昨到南城代表团参加分组讨论。记者倪黎祥摄

  市委书记刘志庚昨到南城代表团参加分组讨论,笑谈“网事”:

  昨天上午,市委书记刘志庚来到南城代表团参加分组讨论。其间谈及打造幸福东莞、引进高端人才、治理交通等问题,坦诚畅谈。对于市人大代表、南城区委书记钱超提到的东莞有交通拥堵的趋势、需要未雨绸缪严防“城市病”的意见,刘志庚表示同意,称治理交通问题实际上就是人、车、路的协调治理。

  他还笑称:“说到这里,我想起网上有人说我是‘三禁书记’,在东莞先禁猪,然后禁摩,现在要禁人了。不是这样的,我是把‘十二五’规划中关于‘促进人口增长’改为‘提高人口素养’了,提高并不等于简单地限制人口。所以说称我为‘三禁书记’是一种误会。”  

  谈幸福东莞:别争论扎实做

  “幸福在东莞是个总的目标,实现这个目标,首先是政府要把各项工作做好,最后由老百姓来作出评价,领导干部说幸福不幸福还不算数。”

  昨日上午的分组讨论中,人大代表、南城区委书记钱超首先发言,他认为,东莞刚刚公布的“十二五”规划主题、主线、核心、重点四大要素齐全、勾勒出了未来5年东莞的发展蓝图,按照这个规划,东莞奋斗5年,一定能够成功转型,以后东莞对于全国的影响力必将更上一层楼。

  “领导说幸福不算数”

  说到打造幸福东莞时,钱超表示,南城在实践中要以村、社区为平台,南城的村、社区族群生活方式浓郁,每个村的族群历史文化都有几百年,以一个村为一个单位,创“幸福家庭”,只有每个家庭幸福了,才有全社会的幸福。

  刘志庚接过话题说:“幸福在东莞是个总的目标,实现这个目标,首先是政府要把各项工作做好,最后由老百姓来作出评价,领导干部说幸福不幸福还不算数。”在场的代表们频频点头。

  “我觉得幸福也是分阶段的,不同的人对于幸福有不同的理解,一个人在不同的阶段对幸福也有不同的追求。比如一个新莞人,他在东莞若有工作、有户口、孩子能够上公办学校,他就有了幸福感;一个公务员,工作稳定、工资达到理想标准,也有幸福感;一个小姑娘,找到了一个好的对象,她就觉得很幸福。”

  “结果让老百姓评价”

  刘志庚认为,打造幸福东莞,治安非常重要,东莞已连续多年将改善治安放在政府每年为民办的十件实事之首。“昨天《广州日报》的记者问我,有政协委员说可以给东莞治安打100分,我说怎么可能。”

  “幸福也是分阶段的、时刻都在发生变化的,比如一个男人,结婚后本来很幸福,但是老婆每时每刻都在关心他,不停地端茶倒水,不离开他片刻,这样下去,就成了幸福中的痛苦;一个家长,成天操心孩子的成长,这是痛苦中的幸福。”

  刘志庚说,作为政府公务人员,对于打造幸福东莞这个目标,不要去争论,不要去做文字上的片面理解,只要做扎扎实实的工作,最后的结果让老百姓来作评价。

  谈人才引进:特案要灵活办

  “我在深圳龙岗的时候,就请了两个校长,也是政策很难落实,我灵活处理,给弄了过来,人家一来就把几个学校搞活了。”

  钱超在谈到东莞人才引进时,称南城区准备“放开思路大干一场”,其中一项是决定把原羽毛球名将、退休教练汤仙虎请来南城,做南城羽毛球学校的总教练。可是汤仙虎生活在北京,现在是羽毛球名将林丹的教练,其未成年的女儿在北京念书,汤仙虎本人愿意来,但是他女儿的事情不好办理。

  闻言,刘志庚大力支持:“这有什么不行的,想办法把他女儿一起接过来。”

  钱超又说,南城还准备引进一个人,就是南开中学的一位校长,此人已经56岁了,按照调动政策来办已经超龄了,只能是聘用,但是“聘用可能请不来人家”。

  听此,刘志庚也表示全力支持:“这个需要灵活办理,我在深圳龙岗的时候,为了搞活当时落后的教育,就请了两个校长,也是政策很难落实,我灵活处理,给弄了过来,结果是人家一来,就把几个学校搞活了。”

  “来了就说心里话”

  在场的人大代表、宣传部长王道平发言说,东莞人才引进政策不是很好操作,比如那些有能力、没文凭的人才,在政策上就不好落实。比如展览馆,条件不错,但是级别不高,人才来了给他100万元,对于人才来说不多,但是别人会说太多了。

  刘志庚说,什么样的人才享受什么样的待遇,这个需要制定一个明确的标准,比如他在省级或者国家级有关机构、论文方面的成就如何等。

  人大代表、宏威数码总经理范继良表示,希望多参与政府的会议,多向政府表达自己的声音。对此,钱超当场表态:“以后的政府重大会议都会邀请高端人才列席。”

  “来了就要说心里话。”刘志庚紧接着说。

  谈治理交通:人车路协调治

  “交通治理就是人、车、路的协调治理,控制车、发展路、控制人这三个因素都需要解决,其中提高司机的素质、控制人的数量、提高人的素质非常重要。”

  钱超说,目前东莞有些路段已经出现经常性的堵车情况,动不动就堵成四五百米的长龙。他认为,应该阻止其他城市堵车的“城市病”在东莞上演。

  “东莞一向不主张修建立交桥,认为这有碍观瞻,这是观念问题。我去长沙看过,他们在前几年堵车严重的路段设计了一个简单的下沉式通道,就基本上解决了。一定要谋划未来的交通治理,观念需要转变。”

  “堵车问题的建议很好。”刘志庚就钱超的建议谈起自己的观点,“交通治理就是人、车、路的协调治理,控制车、发展路、控制人这三个因素都需要解决,其中提高司机的素质、控制人的数量、提高人的素质非常重要。”

  “当时鸿福路比较乱,很多人横穿马路,有领导说不要设置栏杆,会影响美观。我说这个要实事求是,我们东莞的人口素质确实没有北京的高,就坚持设置了隔离栏,后来交通事故少了,鸿福路交通也改善了。”

  “说到这里,我想起网上有人说我是‘三禁书记’,不是这样的。我认为东莞资源有限,无法承载太多人口,因此我把‘十二五’规划中的‘促进人口发展’改为‘提高人口素养’,提高并不等于简单地限制人口,所以说称我是‘三禁书记’是不对的。”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