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院城市排名一石起浪 如何客观公平?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5月12日 10:03 南方都市报

  5月6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今日上午发布《2011年中国城市竞争力蓝皮书:中国城市竞争力报告》发布,在此报告中,有一个中国经济效率竞争力城市的排名,前十名的城市为:台北、香港、台中、高雄、新竹、澳门、东营、东莞、佛山、基隆。在一向呼声很高的广州排名则是十名之外。引起了广泛质疑。在56个重点城市中,广州综合竞争力排名第六,但是在科学技术竞争力、商业文化竞争力、经济制度竞争力、政府管理能力竞争力以及企业管理竞争力等分项竞争力的排名中,都跌出前十位。排名结果和常识没有吻合,原因何在,南都记者就此约访相关业界人士——

  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副教授何平:城市竞争力的评测较复杂

  城市竞争力评价体系建立在对其概念科学界定和对若干城市进行调研的基础上,它需要找出城市竞争的共性和对未来最为关注的因素,来保证指标体系的宏观性与公正性。

  城市竞争力的测度较复杂,到目前为止,国际上尚无一个成熟的并被广泛接受的测度城市竞争力的方法及其指标体系。从城市竞争力的内涵来看,它主要涉及到两方面的内容:一是与其他城市相比可以精确测量的相对地位与水平,如城市规模、人均G D P、城市产品在国内或国际市场上的占有率、利用外资规模等;二是无法精确测量但确实构成城市竞争优势的一些不可舍弃的重要因素,如城市知名度、城市影响力、城市创新能力等。以广州为例,其城市的知名度、影响力,则适宜用相应的非显性指标解释城市竞争力的情况。而对于一些重要的数据国内各个城市的统计口径还有差异,所以我们应该看到城市经济系统是由多种因子构成的复杂系统,测度城市竞争力需要建立科学的指标体系,每项指标从不同角度反映城市的竞争实力状况。再比如说,该如何评价政府管理能力竞争力,应该参考哪些指标和因素?我想,居民生活是多方面的,包括物价水平、交通状况、环境污染、就业和居住的生活质量,还有群众的满意度等。而这些因素都比较主观,如果要评比的话,该如何去进行量化呢?需要去调研,给老百姓发调查问卷。

  国家与城市战略研究专家、长江商学院原高级研究员罗天昊:广州经济效率竞争力很强

  衡量一个城市的经济效率,一个很重要的指标,即是投入产出比。目前,中国很多城市的虚妄之火猛烈,一个巨大的假象,即是经济增长,主要靠投资拉动,而这种增长,效率是非常低的。有些城市,虽然增长迅速,但是仔细考究其背后投资增长比整体经济增长更为迅猛。

  依靠固定资产投资增长支撑高速发展的城市,其代表城市为天津,自2008年至2010年,天津复合增长率保持了国内平均最高水平。分别为16 .5%,16.5%,17.4%。相对而言,广州的增长速度,虽然稍逊于国内增长最快的城市,但是,其效率却是非常高的。自2008年至2010年,广州的生产总值分别为8215 .82亿,9112 .76亿、10604 .48亿,增长率分别为12.3%、11.5%,13.0%。虽然增速在国内城市中只算中上,但是,其固定资产投资率,却非常之低。其三年固定资产投资额,分别为2104.56亿、2659.85亿、3263.57亿,其固定资产投资的最高峰值,也不过30,8%,为国内极少数固定资产投资低于三分之一的城市。

  而在本次的十大经济效率竞争力十大城市中,除台北、太重、高雄、新竹、澳门、基隆等港澳台城市外,内地城市中,珠三角只有东莞和佛山上榜,且排名靠后,一向以经济发达著称的长三角一个也没有,反是来自黄三角的东营成为内地城市经济效率最高的城市。这种排名,引起了广泛的争议。

  事实上,珠三角和长三角诸多城市,其经济效率绝对冠绝全国,尤其是越是民营经济发达的城市,其真实经济效率越高。而重工业比重过大的城市,往往更依靠投资,其真实的经济效率值得怀疑。

  北大纵横咨询管理合伙人方芳:人力竞争力分项指标缺乏客观性

  社科院近日发表《2011中国城市竞争力》蓝皮书,其中广州在人力竞争力的分项排名上比较领先,得分为0 .750,在全国56个重要城市中排第4位。在人力竞争力的五个分项指标中,广州在人力资源质量指数和配置指数上表现不佳,分别排第28和第16位。其实人力资源里面有个技术性的东西,就是霍尔菲德的专家测评法。先由几位专家确定维度,然后在确定的维度之上再采集相关的一些地区,如上海、北京、广州、深圳等地的一些数据信息,然后再专家会诊一个所得到的结果。

  蓝皮书中人力竞争力的五项分项指标还是有点粗,缺乏它的客观性。可能唯一具有优势的就是他在数据记录和数据搜集方面,在这块做得比较细致,但在维度的设置方面还是欠缺科学性。这体现在可能会受到统计数据的限制。蓝皮书中衡量人力竞争力的指标设置还是可以,但是要看他搜集数据的渠道还是比较窄,有几个定性的渠道没有去采集。比如像现在的网络招聘、猎头招聘,还有人才市场,这一块它的数据对于人才的质量是有一定影响的。若以珠三角为例,这个地方的民营经济占据了比较重要的地位。在资料数据的收集上,对于人力资源的评价,要从源头和终端这两个方向来着手。各大院校是人才的输出渠道,需要院校相关的测评数据,如人才基础的数字和理论知识结构等情况。其次是人才的流向,如研究院、外资企业等,而对于人力资源来说,用人单位的评价是最重要的,即人才的满意度。因此只要把握好人才供应和需求这两个方向,对于一个城市的人力竞争力就会有比较清晰的了解。

  华南理工大学经济与贸易学院副院长桂寿平:广州政府管理竞争力被低估

  关于政府管理竞争力,从中心区来讲,政府的管理能力在亚运会之后有所提高,政府的管理水平和重大活动是息息相关的。从整体来讲,广州亚运会举办达到了预期的目的,国际影响力比较大,市容市貌的改观也比较明显,从这个角度来讲排名确实偏后了一些。

  广州人口比较多、外来人口也比较多,广州这个城市对外来人口的包容性也是很大的,我个人认为至少应该在20名之内。才能和广州的经济总量、国际影响力、国际地位等相匹配,其交通状况比北京上海也要好一些,这方面管理应该是比较靠前的。

  广州文化是岭南文化,应该得以发扬光大。广州这么多年来对岭南文化的宣传力度不够,电视台应该加大宣传力度,不仅在广州,而且要在全国。广州的商贸是很发达,商贸出去的话,同样要把文化带出去。所以“商字当先,文化配套”,一起打包走出广州。关于教育文化问题,广州的大学是不少的,有影响力的主要就是中山大学、华南理工等等,还是应该多打造一些大的有名气的学校,整体单位做大,基础做大了,学科门类全了,学科能力数得上。关于经济制度排名低的问题,改革开放以来,广州一直走在前面,但是市场管理和市场本身的提升步伐不是很明显。开放度很大、市场也很活,但是市场发展水平不够,政府要重视,提高市场的效率,所以在这方面还是存在一些问题的。如何来评价一个政府的管理能力,要从交通状况,城市建设水平、居民生活水平和福利劳保等等方面来评价。仅仅依靠问卷调查过于主观,是一种不可靠的调查方法,我的建议是将问卷调查和面对面采访结合起来。

  (第三十九期)

  粤港经济学家联席会议联合主办

  采写:南都记者 龙金光

  实习生 张志婧 梁虹

  南都漫画:邝飚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