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成为一张引领风尚的“国际脸”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5月16日 10:31 财经国家周刊

  “国际都市”与“中国城乡”   

  经过数年的努力,天津作为一个国际化大都市的面貌已经初步形成,成为一张引领风尚的“国际脸”,与此同时,天津还是一座深具中国典型特征的“大城市、大农村”的特大型城市。

  在外界关注成渝城乡统筹试验的同时,天津也在持续推进自己本就有的这项改革任务,这是天津综改的核心内容之一。天津的华明镇作为全国小城镇建设的典范成为了上海世博会的一个专门馆。对应沿海河双向拓展的“双城双港”路线图,其实蕴含着的是天津统筹城乡、分片发展的统筹思路,也为全国解决“大城市病”提供了“天津思路”。

  《财经国家周刊》:天津的小城镇建设在全国是非常有特色的实践,华明示范镇的名气很大。我们在发展城市经济的同时,是如何来谋划小城镇建设的,我们的城乡统筹发展试验怎样区别于其他地区?

  黄兴国:我认为在城乡统筹方面天津做的是非常有特色的,大城市郊区的城乡统筹发展是一项有突破性的改革。因为滨海新区开发开放是国家战略,天津不能忘记作为一个特大型城市,还有350多万农民。

  你说的华明镇在上海世博会上作为城乡统筹建设小城镇唯一的一个典型,在世博会最佳实践区作为一个专门的馆展出,参观的人数超过200多万,现在国内外来天津参观的已经有1000多个代表团,许多党和国家领导人都来华明镇实地视察过。

  在这背后我们是有一个系统思考的,而核心是一切为了农民。

  我们首先要认识中国的农民是非常伟大的,中国革命为什么能成功,就是走了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依托的力量是农民,而农民的核心问题是土地。解放初的时候我们国家实施土地改革政策,把广大农民的积极性调动起来;邓小平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他为什么在农村开始启动改革?用土地承包到户办法把农民生产积极性调动起来。

  中国的国情是农民占大多数,这里面有深刻的道理。中国的农民为什么伟大呢,我认为中国的农民对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做出了三次大的贡献,第一贡献是农副产品,第二次贡献农民工,第三次贡献农用地,没有这三次大的贡献,工业化“化”不了,城市化“成”不了。

  农民做出了重大贡献,综合配套改革的任务之一,要把农民的问题解决好,我们的目标是让农民“安居乐业有保障”。

  比如我们搞的华明示范镇试点,主要把握两条,第一条基本农田不能占用,因为有国家18亿亩的红线,这个红线不能突破;第二条是充分尊重农民的意愿,一定使他感到这个政策对我有利,“我拥护,我赞成”。

  总的来说,我们叫“三区联动、四金农民”。

  三个区联动,就是把宅基地盘活。华明镇有宅基地1.2万亩,4000亩搞小城镇建设,4000亩通过市场出让,还有4000亩搞一个低碳工业园区,这样就业就解决了,居住就在居住区里面,工作在产业园区里面。

  所谓“四金”,就是多数农民有四金:有租金(原来承包地不种了租给人家有租金)、股金(村办企业股份量化到人)、薪金(在工厂就业有劳动所得)、还有保障金(医疗保险、养老保险),这样就实现了那七个字“安居乐业有保障”。

  《财经国家周刊》:其实各地关于农村的改革试验,质疑声也多出在农民的土地,觉得是不是谋求点就在农民的土地上,包括现在对“农民上楼”大家也非常敏感。

  黄兴国:不能简单讲“农民上楼”这么一句话,如果我们把农民要解决的问题都解决好了,家家户户都实现“安居乐业有保障”,他还有什么意见呢?华明镇没有搞试点以前,因为开发区征地拆迁补偿工作不到位,每年8000多人次上访,我们搞了华明镇试点之后没有一个人上访,这说明一个道理,只要我们的工作符合人民的愿望,就会得到群众的拥护。

  天津在城市的周边建设41个小城镇,一个小组团5万人左右,它是一个和谐生活的宜居共同体,小城镇里,小学、中学、幼儿园、大卖场、污水处理、暖气、太阳能、中水回用、超市、停车场、博物馆、医疗设施、文化设施、老年活动室应有尽有,空气又很新鲜,实现了公共服务均等化、城乡一体化。

  《财经国家周刊》:从天津的规划来讲,现在是“双城双港”战略,两个城区是中心城区和滨海新区,小城镇群环绕双城之间,其实是形成了一条连绵海河的大的经济带,我们的这个城乡统筹的谋划是不是对大城市管理的综合考量?

  黄兴国:非常对,城乡统筹的改革试验,我们做过深层次思考。

  随着城市化、工业化的推进,不解决好农村农民问题,以后会不断形成城中村,问题可以无限扩大,最后还是要政府解决,所以我们必须超前对它作一个系统的、全面的考量和规划。

  其实小城镇环绕在城市中心的周边,大城市中心区的房价也得到了调控,交通拥堵以及城市的卫生、教育设施的承载的能力得到了缓解,它将对城市管理的系统改善。

  有人问我天津这座大城市的交通拥堵怎么治理?我认为拥堵的根本原因在于城市的布局。

  “布局决定格局,格局决定结局。”这句话我经常讲,一个城市有好的规划,好的布局,就不会形成严重拥堵的结局。

  《财经国家周刊》:我们注意到天津在职业教育方面发展非常之快,而且有自己的鲜明特色,天津也成为了国家职业教育改革试验区,我们是如何考虑这一改革的?为什么选择这一项重点突进,与天津市的改革顶层设计是怎样的关系?

  黄兴国:国家教育部把天津作为全国的职业教育改革试验区,近3年来,我们的改革探索做得还是比较好,成为综合配套改革当中的一个大亮点。

  我们是怎么思考这个问题的?众所周知,二次大战之后德国、日本都是战败的,但他们后来的经济发展搞得还是非常好的,特别是产品搞得非常得棒,原因有很多,有文化背景,民众的严谨、勤奋、精细、敬业的原因,此外,我认为他们职业教育的成功,非常关键。

  天津的目标是建设“北方经济中心”,首先是建成北方制造业的中心。在这个过程中,高层次的领军人才花多少钱都可以引进,但是我们还需要数百万有技能的劳动大军,这个靠我们自己来培养,我认为这是我们综合配套改革需要解决的问题。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天津这个城市,六年以前人口的平均年龄已经到了40岁,通过最近五、六年年青人口的引入,下降到了37岁,我们想再通过五年左右,引进数百万年轻人,城市人口平均年龄能够下降到35岁,就会使这个城市变得年轻,充满着创新的活力。

  显而易见,人口老化以后,吃养老金的人多,创业的人就少了,这个城市就缺乏活力了。此外,相对天津的发展,要与带动和服务中西部地区发展结合起来,所以,职业教育改革,我们做了这么四个方面大的思考。

  我们通过“校企合作、中外合作,东西联动”的方式来发展职业教育,其中一个很大的亮点就是投资400个亿建设一个50万人的高级技工、技师的培训基地,建成后有20万人在校脱产学习,30万人在岗培训,每年形成50万人培训规模。

  现在这个培训基地正在形成,七所高职学院和体育场馆、图书馆等各项设施都建好。以后我们还可以与青海、新疆中西部地区签订协议,让西部、中部的中学生到天津来培训,取得“双证书”——毕业证书和职业技能证书,毕业后让他们在天津就业,使他们成为天津的新市民。

  这样,天津引进的不是一般的农民工,而是经过培训之后有技能的年轻人,这就从根本上改变这个城市年龄结构,深层次地解决了人口老化问题。

  我们做职业教育改革这件事,既能破解用工荒与找工作难的问题,又能破解东西联动问题,还能破解老年人口增加年轻人口比例下降的问题,第四破解了高端制造业发展,技工跟不上的难题,我们用统筹的思路来谋划职业教育改革。

  所以,我觉得我们的改革应该是“一环扣一环”的综合配套改革,决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改,一定得系统的考虑,完整地进行改革的顶层设计。

  央企项目与民营文化

  很多人对天津崛起的直接印象,就是大项目的全面落地,其中的央企大项目引来了诸多艳羡,而当“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已经成为一个必答题时,黄兴国也赞成,在“调结构”这个大概念中,提高民营经济的份额比重也应该是改革应有之义。

  《财经国家周刊》:现在全国都在提“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调整产业结构”。您觉得在这个过程中是否也应该包括增加民营经济比重这一含义,您原来曾主政民营经济繁荣的宁波,您对天津发展民营经济作怎样的思考?

  黄兴国:你提的这个问题,我觉得非常重要。

  我首先要跟你说两个前提:第一是,我们的目标就是想要调高调优第一产业、做强做大第二产业、加快发展第三产业,三次产业结构必须要协调,我们都有具体的措施。

  第二个前提,我认为天津还是首先要立足于大项目、好项目的建设,因为我们的滨海新区有着2270平方公里的土地,有这么优良的港口,可以摆放许多许多大项目。1986年,小平同志视察天津的时候就讲,老城区与新区之间有这么多的盐碱荒地,摆几百亿美元的大项目都没有问题,你们胆子可以大一点,思想解放一点,步子可以快一点。

  在这两个前提之下,我回答你刚才的那个问题。

  我认为民营经济应该得到持续的大力的发展,我们可以看一看,现在江苏、浙江、广东的经济规模很大,它基本上是国有、外资、民营相得益彰、互为条件、互为补充、共同发展的,天津的发展除了大企业、外资企业外,必须高度重视民营经济发展。

  发展民营经济,我认为不能搞一般的加工工业、低水平的工业,温州在短缺经济时代创造的短缺经济模式是在特定的历史时期内有优势,现在天津发展民营经济照着老路走肯定不行,现在发展民营经济,要在“科学发展观”指导下来定位。

  《财经国家周刊》:江浙地区具有一种天然的创业文化,那么从天津来讲,创业的意识的土壤并不是那么丰厚,那么您觉得在“激发天津本土创业、创新意识”和“吸引外来的民营企业的入驻”这两方面怎么来协调?

  黄兴国:我们是一视同仁,刚才讲了我们要立足于激发天津人民的力量,同时也吸引外来的力量。

  我们制定了科技型中小企业发展计划,叫“科技小巨人发展计划”。我们概括为:“形成铺天盖地的发展态势,培育一批顶天立地的‘小巨人’科技企业。”“铺天盖地”就是要面广量大,“顶天立地”就是冒出几百个或者几千个市场份额大、够规模的高科技含量的“小巨人企业”。

  只有面广量大的“科技小巨人”成长起来了,我们的战略性新兴产业才可能从中冒出来,当整个社会充满科技创新活力的时候,才能建成创新型城市。

  我们吸引大学生、研究生、大学教师;海归人员;国有企业的科技和管理人员;大院大所的科研人员等几方面人才,来天津实现创业梦,同时我们用相应的政策配套起来。

  比如,工商局制定了注册资本金零首付,一开始没有钱,可以先注册,分六个月慢慢到位;又比如,我们根据科技型中小企业成长的路线图,制定扶持政策,凡是被认定为“科技型中小企业”的,区、县政府、功能区一次性给予10万到60万资金的补助,给你第一桶金;当科技型中小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市政府给予500万到1000万的无息的支持;再比如,扶持培育科技“小巨人”企业成为上市公司。在整个科技型中小企业发展过程中,金融都要跟踪服务。今后五年内,天津市两级政府加起来,将拿出220个亿来支持科技型中小企业发展,这个力度很大。

  另外,我们搞的国际生物医药联合研究院,政府出资建一个大楼,里面配置先进的仪器设备,搭建好统一的服务平台,引进了80多个海归团队,他们手提包一拎,就可以进入大楼搞研发了。拎个手提包进来,研发成功了,开着“宝马”出去。

  黄兴国简历

  天津市委副书记,市长。中共第十六届、十七届中央候补委员。

  男,汉族,1954年10生,浙江象山人,1973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72年11月参加工作,在职研究生学历,管理学博士。

  曾任浙江省象山县晓塘公社团委书记、党委副书记,县团委副书记、金星公社党委书记,县委宣传部部长、县委副书记、书记。1989年七7月起,先后任浙江省台州地委副书记、书记,台州市委书记,省政府秘书长。1998年1月起,先后任浙江省副省长,省委常委、宁波市委书记。2003年11月起,任天津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市政府党组副书记。

  2007年12月28日天津市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四十二次会议表决通过,任命黄兴国为天津市代理市长。

  2008年1月 当选为天津市市长。

  中共第十六届、十七届中央候补委员。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