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斥巨资创文明城市 原市委副书记称面子工程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5月23日 10:45 中国广播网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近日,广州媒体人周筱赟的新浪微博上贴出了一封公开信,标题是:《原长沙市委副书记实名揭露长沙市政府劳民伤财2亿元》。公开信直指长沙市近段时间来在创建文明城市的所谓“优化市区环境”的试点活动中,出现了一些肆意挥霍国家财政,重形式、轻实效、扰民损民的荒唐现象,批评长沙市现在的一些做法是“好大喜功、急功近利”。

  公开信的起草者,是一位叫做朱尚同的退休老干部。他今年82岁,曾担任中共长沙市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部长、湖南省教育厅党组书记。这不一般的身份,让这封公开信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强烈关注。是什么促使一位82岁高龄的前市委副书记用这样的方式反映问题?中国之声《对话当事人》,请听中国之声记者对朱尚同的采访。

  写公开信事发偶然

  拿到朱尚同老先生的手机号码时已经是下午1点,担心老人有午休的习惯,记者先发了一条短信,询问是不是方便接受电话采访。两分钟后,短信回过来:可以的,并附上了一个固定电话号码。

  电话打过去,一个老人的声音有力地从听筒里传了出来。老人说,为了接受采访,他把午睡的时间向后推迟了。

  退休赋闲在家的朱尚同身体还不错,现在靠看书和与老朋友打打电话打磨时光。虽然已经退休20多年,但还是十分关心外面的事情。

  被问到为什么会想起写公开信,老人说,事发偶然。

  朱尚同:我已经退下来20多年了,从来不去干政,但是这次我坐在书房的时候就看到我对面居民楼并没有坏,而全部搭上脚手架在装修,我一们这个小区全都是脚手架,我就奇怪了。

  后来就看到街道办事处发的服务居民优化社区环境的材料,这是响应长沙市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和打造人民满意城市的要求的具体行动。为什么要这样紧急动员,为什么要一哄而起,我就写了个稿子送个朋友们看。我是希望通过这个能够改进工作。

  引发关注始料不及

  朱尚同本来是想通过某种渠道把这份材料递交给长沙市有关领导,他并没想到通过网络传播,所以对今天由网络引发、铺天盖地的关注,老人颇有些始料不及。

  记者:你最初是不是打算通过邮寄等正常渠道反映给有关领导呢?

  朱尚同:本来是这样,本来题目是市委书记并什么什么,后来由于已经捅到网上了我就改成了公开信了。

  记者:为什么后来传到了网上呢?

  朱尚同:我发给几个朋友们看,有的朋友就把稿子送给报社记者了,记者就用微博在网上发出去了。

  记者:通过网络的举报并不是您的本意?

  朱尚同:我就是给朋友们看看,最早不是我打算这样做的,上网也不是我上的,我也不会上,也不知道微博是什么东西。我根本没想到半天之内几乎所有网站都上去了,这么快!

  朋友一个不经意的行为在网上掀起了轩然大波,有人递话,希望朱尚同能发表声明,说网帖内容不是他的本意,却被朱尚同拒绝,他认为应该“文责自负”。

  朱尚同:既然我发给朋友,朋友转给记者了,而原始的意见就是我的公开信,是我起草的啊,我没有理由不承担责任啊。

  区政府派区长登门解释

  朱尚同在公开信里说,为配合长沙市评选文明城市,长沙市芙蓉区在火星社区试点“优化市区”,现实却是“肆意挥霍国家财政”的“扰民损民”工程:社区的围墙,不论新旧与否,一律换成通透式铁栏杆;强行拆除居民楼凸起在外的防盗网,从头统一安装;传闻政府为这个试点已拨款2亿元。

  公开信发表后,涉及的区政府派区长登门解释。听了区长的解释,朱老不仅没有改变自己的观点,相反,通过记者事后对区长解释的调查印证,老人更坚定了自己的观点:某些市政改造工程就是 “面子工程”。

  朱尚同:区长说,朱老有一件事您没说对,我说什么事,他说其实我们考虑到这些房屋多年煤气没装进去,有的自来水水压达不到。恰恰好有个记者在旁边,就听到了这个话。他就立即走了到附近转了一圈,居民们说和他们说的完全不同。所谓装煤气每家要交1800元,一栋楼比如说有40户,要有20户同意装煤气公司才能来装。因此区政府、街道办事处并没有在煤气上补贴老百姓一分钱,所有的钱都花在了外部装修上,面子工程。

  长沙市花费巨资给城市楼宇穿衣戴帽,是为了迎接全国文明城市的评比。“全国文明城市”称号是反映我国城市整体文明水平的综合性荣誉称号,它被许多城市管理者认为,是我国城市的最高荣誉。从2005年10月至今,我国已评出2批全国文明城区,第三批全国文明城市大约会在今年8月评出。

  创建文明城市应提升软实力

  长沙市有关部门为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区)到底花费了多少钱?公开信里曾提到是两个亿,朱尚同说,区长说没这么多,但到底多少,最后也没能说清楚。

  朱尚同:我第一次稿子写的是这个试点拨了两个亿,现在市文明办说是8000多万,区长告诉我是5000万,我估计远远不止这个数额,因为我追问他,他没有明确的回答。

  朱尚同说,他并不反对提升城市文明形象和市民素质,他想强调的是,创建文明城市,应该摒弃大跃进式的硬件打造,而是要把精力和财力放到软实力的提升上来。这既不是一蹴而就的,其效果也是某种全国性的评比难以体现出来的。

  朱尚同:我的想法是希望不要采取全国这种评比方式,我认为这种工作方法一定没有好处,劳民伤财,一定是下面去应付,一级哄一级。把这些钱拿到更需要的用途上去,社会更加安定不更好吗?

  网络是反映问题的不错方式

  网上的轩然大波会转变为现实生活中的压力,一些朋友担心事件会给朱尚同带来影响,但朱尚同丝毫不担心。

  朱尚同:有朋友很担心,我倒是没有什么,因为我那个3000字的公开信站得住脚。而且作为共产党员也好,作为退休公民也越好,反映这样的情况完全正常的,封闭网络恰恰是不正常的。这样的问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我说我82岁了,我本来就坐在这里看到的,我觉得应该提提意见希望他们改进工作,如果你一定不接受,我也没有办法。

  朱尚同说,自己从来没想过会用网络的方式反映问题,事情过后,他反倒觉得,网络倒是反映问题的一个不错的方式。

  朱尚同:我觉得从现在来看,既要有上级领导工作作风的改进,一定要改变现在几年搞一次大家惶惶不安的局面,同时也需要舆论和群众的监督。所以说我觉得公开发一下没什么了不起。我觉得像这样的问题网站上发完全不影响政府形象,连这个都这么紧张完全没有必要。记者陈俊杰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