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发改委主任:江津合川永川要建双百中心城市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5月24日 10:16 重庆商报
重庆发改委主任:江津合川永川要建双百中心城市
市发改委主任杨庆育 首席记者 钟志兵 摄(资料图片)

  继去年出台加快万州、涪陵、黔江经济社会发展的决定后,本月9日,市政府常务会又审议了《中共重庆市委重庆市人民政府关于加快江津、合川、永川区经济社会发展的决定(送审稿)》。这意味着,我市引人注目的重大区域性发展规划,聚焦到了渝西片区。

  重大政策频出,有何深意?“当前,重庆已处于工业化和城市化加速的关键阶段,未来要形成什么样的城市架构,市委、市政府需要制定前瞻性的政策给予引导。”昨日,市发改委主任杨庆育在接受记者专访时给出了答案,江津、合川、永川都要建成100平方公里和100万城市人口的“双百”城市。

  为何频出政策?

  重点定位有序推进工业化城市化

  商报:市政府常务会近日审议了《中共重庆市委重庆市人民政府关于加快江津、合川、永川区经济社会发展的决定(送审稿)》。这是继去年相继为万州、涪陵和黔江三地量身制定政策之后,市委、市政府在区域经济发展战略上作出的又一决定。市委、市政府为何要频频制定区域性支持政策?

  杨庆育:放眼全球,任何一个城市在进入工业化中级阶段和城市化加速阶段后,都需要在一个较大的地域内,谋划合理的城市体系。西方一些发达国家和地区,已走过这段历史。比如,英国在工业革命的过程中,用十几二十年的时间,通过工业化吸引人口的转移,然后形成城市化,构成了英国的几大工业区;又如在美国,其东海岸、西海岸和五大湖地区,集聚了美国近一半的工业产值。

  当前,重庆就处于工业化和城市化加速的关键阶段。根据规划,到“十二五”期末时,重庆的城市人口要达到60%。到“十三五”期末时,这个比例会增长到70%,使城市人口达到2100万到2200万。大问题就来了:重庆未来要形成什么样的城市体系和架构?

  之所以密集制定区域性的支持政策,市委、市政府就是想通过对重点地区的定位导航,引导工业化和城市化有序推进。

  政策有何深意?

  事关重庆未来城市体系建设

  商报:从西方国家和地区走过的路径来看,这是一个完全市场化的经济过程。这次出台下策有何深意?

  杨庆育:不错。但在社会主义特色的市场经济国家,一个鲜明的特点就是政府能把握住经济运行中的前瞻性规律,再通过宏观调控,走出一条健康、科学发展的道路。市委、市政府就是要前瞻性、先导性地通过政策引导,培育一批大城市,再通过这些城市的传导,最终形成重庆的城市体系。可以说,现在研究制定的这些政策,都是事关重庆未来城市体系和工业结构的重要决策。

  城市体系怎样布局?

  六大中心城市成中间支点

  商报:如何理解层级不同的城市体系?目前重点规划的城市在其中扮演何种角色?

  杨庆育:到2020年,重庆要形成一个1000平方公里1000万人口的特大城市。应该说,即便在全世界,目前有这么大规模的,也仅有纽约、东京等少数城市。这样的特大型中心城市,需要对周边地区形成强大的辐射和集聚作用,需要对周边的资源进行优化配置,形成品质比较高的城市经济。

  而市委、市政府研究发现,重庆的这个特大城市要发挥集聚辐射作用,目前还缺乏能在中间承接的大城市。所以,在充分分析了现实条件和历史原因后,市里把这个担子交给万州、涪陵、黔江、江津、合川和永川六大城市,让他们扮演中间支点的角色。

  城市如何架构?

  重庆将形成四级城镇化架构

  商报:这些支点如何形成?重庆未来的城市体系和架构是什么样的?

  杨庆育:按照目前的基本考虑,万州、涪陵、江津、合川和永川五个城市,都要建成100平方公里和100万城市人口的“双百”城市;黔江小一些,要建成30平方公里30万城市人口的规模城市。这样,重庆的城市架构就能基本成型:一个“双千”特大城市,周边有几个上100万人口的区域性中心城市,然后环绕着10万到20万城市人口的区县,再下来又有若干中心集镇。我想,未来重庆差不多是这样一个四层级的城镇化体系。

  政策含金量怎样?

  除专项资金外还有体制支持

  商报:这一轮规划为什么要选择江津、合川和永川?

  杨庆育:去年出台的三个决定,主要是为两翼的发展布局战略支点。江津、合川和永川这三个城市的着力点,则是放在渝西片区。之所以选择他们,是因为三个地方都具有扮演区域中心的潜质。什么是区域中心?两个字:吸和张。“吸”就是吸收,它能凭借科研、产业、管理、金融等综合实力,形成对周边人、才、物、资源的吸引;“张”就是张扬,对周边的东西进行了吸引后,生产和培育出来的产品、人才等必须向周边输送。应该说,江津、合川和永川都有这样的能力。

  再者,从地理空间看,三地大致分布在渝西北边到南面,具有承接辐射的空间条件。

  商报:从去年为万州量身订做的决定中看,一个最大的特点是有数千亿元的“真金白银”支持。即将出台的江津、合川和永川规划政策含金量如何?有何特点?

  杨庆育:含金量都很高,但政策立足点不一样。如万州、涪陵和黔江这三个城市,由于发展相对较差,就更多考虑财税和项目上的支持,而且比较直接。但江津、合川和永川这三个城市,由于经济实力比较强,市里除了考虑安排一定的专项资金外,含金量更多体现在体制效应上。

  三个决定正式发布后,大家会发现,在公共服务均等化建设、城市建设等方面的支持上,会有更多的笔墨。另外,在加强组织保障、空间保障、要素保障、财税支持、人才保障、简政放权等方面,也会有一些政策。

  会否拉大差距?

  中心城市可带动区域崛起

  商报:但外界也有这样的担心,6个城市本来就是相关区域内发展条件较好的,再叠加了特殊政策,会不会拉大区域差距呢?

  杨庆育:资本和资源就是要朝着盈利的方向去,这是必然的。市里为6个城市量身订做不同的支持政策,也是出于这样的思维去考虑的。市委、市政府乐于看到集聚,因为用辩证和发展的眼光看,它有了集聚就一定有辐射,就能带动整个区域的共同崛起。

  譬如,去年万州、涪陵、黔江在获得特殊支持后,经济发展增速高于全市两到三个百分点,带动六个区域性中心城市的地区生产总值占全市比重提升至23.8%,比上年高了0.2个百分点。与此同时,两翼相关区县的增速并没有下降,也有了不同程度的提升。

  谁是下一颗棋子?

  今后原则上不再出类似政策

  商报:江津、合川和永川之后,谁会是市委、市政府区域性规划布局的下一颗棋子?

  杨庆育:我认为原则上不会再有,今后即使有,也只是以会议纪要的方式在某方面给予某地支持。

  商报:这会不会让有条件打造成为大城市的区县失去动力或空间?

  杨庆育:不会。我特别希望,没有进入主城九区和按区域中心城市规划的其他二十几个区县,能因地制宜打造自己的特色经济。我也完全相信,在一定的情况下,这些第三层级的城市,完全有可能超过前面的城市。比如现在的长寿,虽然不是区域中心城市,但已经具备这样的条件。

  反过来,目前已经或即将获得特殊支持的六个城市,要真正成为区域中心,也必须依靠自身努力。我认为,真正的区域中心城市,不是靠哪个命名出来的,而必须把握住机遇,把握住资源,把握住条件。现在市委、市政府量身订做的政策,就只是创造了一个条件,一个机遇。

  其他区县怎么走?

  挖掘自身资源打造特色城市

  商报:为什么这样说?对未获得规划支持的城市有什么建议?

  杨庆育:比如说秀山,它东临湖南,南靠贵州,三省交界,地势也比较平坦,谁敢说它就不可能超过黔江,不可以发展成为一个大城市?对其他区县而言,也是一样的道理。

  其他区县的发展,要更多考虑自身特色。就像医院布局一样,大医院布局好了,一样可以建出色的骨科医院、社区医院。如今后哪个地方发现了较大规模的矿产或相关的独特资源,也可围绕它打造成特色大城市。如四川达州,就因资源优势定位中国西部最大化工城。记者 胡顺涛

  人物介绍

  杨庆育,管理学博士,高级经济师,研究员,兼任西南政法大学教授、经济法学博导。1977年参加工作,2006年5月起任重庆市发改委主任。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